用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福益社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六年的七旬老年学员,居住在辽宁省大连市。我把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几件事写下来,一是感激李洪志师尊的慈悲救度;二是告诉世人,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对这样一部福益社会的高德大法,及实践其的大法学员的迫害,实质上是对每一个中国人的迫害。

1、脚脖扭断神奇康复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此之前,朋友曾跟我介绍过大法,说修炼大法后身体好,心态好。因为我性情刚烈,脾气急躁,得理不饶人,加上身体不好,朋友的话让我动心了,但因为炼功点离家很远,所以就没去(现在想想真是很后悔)。一年后,我小妹一家三口都走入大法修炼,为我请了宝书《转法轮》及师尊讲法录音带,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让我听得入了迷。

当时,我的左脚脖扭断了,扭断时,左脚尖都转到脚后跟后面去了。医生说骨头全断了,只剩筋还连着;接骨时,医生让我咬着床单,床单都被我咬成了碎片。小妹来时,我的脚已经可以着地了,但必须拄着双拐才能勉强行走。

听了三遍师尊讲法录音后,大概是十多天的时间,我行走就可以不用拄双拐了,但还需要拄一根棍子。这时,我找到了在家附近的炼功点,我就每天凌晨拄着棍子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炼了三天,我就可以不用拄棍子了,但只能缓慢行走。第五天凌晨,我在去炼功点的小道上,突然感觉一脚(右脚)踩進一个深及膝盖的坑里,吓的我从坑里拔出脚撒腿就跑。跑到大马路上,才想起也没人追我,我为什么要跑呢?也忘了自己脚还没好,怎么能跑呢?现在回想起来,是师尊用这种办法告诉我脚已经好了。从那以后,我的脚就全好了。

后来,我去医院复查,医生问我,你怎么来的?家人带你来的吗?当知道是我一个人去的时,医生很吃惊。因为按照我的伤势,三个多月的时间,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不可能象正常人一样单独行走的。

2、无病一身轻

修炼大法前,我还患有脑神经官能症(脑神经官能症的危害是非常大的,有幻听幻视的症状,脑神经官能症严重者会产生自杀的行为),晚上睡不着觉,有一次受刺激,连续七天七夜没合眼,吃多少安眠药也不管用,医生说再发展下去就是精神分裂症;此外,我还患有胃溃疡,是最容易引起病变的十二指肠溃疡,每当发作时,疼的我直往墙上撞,撞的头上一个一个的大包,手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冠心病、肺气肿、风湿病等等,整天药不离身。修炼两三个月后,一天晚上,大约十一点左右,我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全身动不了了,我大声的喊师尊救我,就看见师尊坐在莲花上,由远而近的飘到我身边,在我身侧为我调理身体。猛然,我耳边听到一声炸雷般的巨响,我一下子坐了起来。从那以后,我所有的病都没有了,切身体会到无病一身轻,学员都说我“行走如风”。

3、未缝合的刀口一夜之间长好

二零零六年,因放松修炼,我从母体带来的脐带发炎化脓(这种病极为罕见),在腹部形成一个拳头大的囊肿,疼痛难忍,后来囊肿破裂,里面的脓在腹腔内流的到处都是,疼的我休克过去几次。儿女们把我送到医院,手术时,医生发现腹腔内脓沾染的地方全部感染,被感染的坏肉全部都得刮掉。最后缝合刀口时,发现刀口下面刮掉的肉太多,无法缝合,经医生研究决定不缝合了,让它自己慢慢长,同时在刀口上下插了两个管,便于腹内血水流出。

十年来在大法中修炼的亲身体会让我坚信,炼功是恢复身体的最好办法,所以在手术后第七天,主刀医生值班替我换药时,我向他提出要出院。主刀医生吃惊的看着我说,这不是闹笑话呢吗?因为当时我的刀口又红又肿,他用小镊子按按刀口,刀口还往外渗血水,还不能拔管。

当天晚上,我坐在床上开始炼静功,对面的患者告诉我我炼了三个多小时。

第二天早上,医院院长、专家及主刀医生一行六人来我们病房复诊。复诊到我这时,院长看到我的刀口,惊奇的说,她的刀口怎么长的这么好?她的刀口下面不是缝不上吗?当时手术时不是说缝不上就让它敞着慢慢长吗?主刀医生说,我就大针小线的胡乱缝上了(事实是刀口下面确实没有缝合)。院长为此专门表扬主刀医生缝针缝的好,刀口长的也非常好。当时,主刀医生只是听院长说,并没有看到我的刀口,当他们一行人准备离开时,他对我说,你不要包上,等一会我回来。不到一个小时,主刀医生回来了,他按按刀口,怎么按也不出血水,两个插管也没有血水。他好奇的看了又看,按了又按,怎么也不能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刀口全部愈合了。我再三向他要求出院,他终于同意了。

回家后,在没有人照顾的情况下,通过学法炼功,一周后我就恢复了健康。

4、迫害中坚定修炼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大法后,我的身份证被警察骗走。当时正好我在农村买了房子,亲属们便帮我收拾行李,准备搬到农村去住。搬家那天,派出所和街道共四个人来找我,想让我放弃修炼,还想翻我的行李。我告诉他们,你们不要听信江××的谎言,全国上下有多少象我这样的人,通过修炼身体好了,为国家节省多少医疗费?李洪志大师救了多少人!如果我不修炼,你们谁能代替我生病?……我说了两个多小时,事实胜于雄辩,最后他们灰溜溜的走了,不再要求我放弃修炼,也没有翻我的行李。

后来,我又去派出所给所长讲大法真相,顺利的要回了我的身份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