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高高的围墙上设着电网,隔断了与外界的信息,还有一些无形的枷锁——监规监纪,让人的精神、思想、思维受到压制,身体失去自由,精神也失去了自由,再加上繁重的强制劳役,使这里的空气沉重压抑,这里的人,生活机械单调而艰辛,也使许多警察、犯人是非不分,人格扭曲。

监狱应该是关押犯人,使坏人受到教育成为好人的地方。可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却非法关押着很多善良的好人,她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善良民众,多数是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妇女,也有一部份是六、七十岁白发苍苍的老年人,由于她们只为了做好人,坚持自己的信仰被绑架、非法判刑,被关入这个人间地狱——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有的被冤判十多年不等,最少的是三年,在这里遭受了残酷的摧残。

监狱里,法轮功学员的生活比刑事犯还要艰难沉重,从被绑架入狱到出狱,无论是否被逼迫转化下队参加奴役劳动还是不转化,不管是去厕所还是去洗漱间,都有一个个恶人“包夹”象幽灵一样的跟着你,盯着你的一言一行。

法轮功学员刚一被投进监狱,就被劫持在所谓“攻坚区”,遭受一群“帮教”“包夹”轮流轰炸,用欺骗的谎言,软硬兼施,强迫抄写诬陷师父的“四书”(包括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一旦上当妥协,接着就被所谓巩固转化,下队劳动,在劳动上和刑事犯一样,有沉重的劳动量。监狱把每个人都当成了为他们卖命挣钱的机器,从早到晚不停的运转。在精神上实行“包夹”、“冷落”、“孤立”。法轮功学员一直在这种压抑、沉重、疲劳中煎熬,度过每一刻。连平时法轮功学员与法轮功学员之间也不能单独在一起,恶警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交往、关心,利用一切条件来间隔法轮功学员。

最近来了一位新犯人,她喜欢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她看不惯一手遮天,喜欢别人围着她转的恶犯组长,恶犯组长就打她的小报告,无中生有的恶告,警察听信了谗言,因此分数无缘无故的就降了等,不管她在劳役上多么能干,每一分对刑事犯来说挣的那么辛苦,那么艰难。就因为她亲近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说法轮功为人正直善良)分就降等了。为此其他的一些犯人都互相提醒,为了分都远离不敢接近法轮功学员。

有一位七十七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她叫常余香,白发苍苍,满口没有一颗牙,被非法判七年半,老人交声明不转化,恶警就把她弄到隔离小房,禁止和女儿会见,禁止买东西,禁止……有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她,她说“三天没吃一口菜(菜也就是监狱的大头菜汤、萝卜汤,咬不动了,其它的汤也一样,连猪食都不如)”当时我听了,很辛酸,一个七十七岁的老人,也同样遭受这种待遇,监狱口口声声说人性化管理,可事实上又是怎么样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呢,他们连年迈体弱的老人都不放过。

长期以来,由于精神上的折磨,繁重的奴工,残酷的生活,我“病了”,是“淋巴结核”。二零一零年八月,狱里通知我的家人拿钱做了切割手术,住了六天医院(监狱医院)。出院后,没等伤口愈合好,就被强迫奴工劳动。每天的劳累加上着急上火和郁闷,不到一年,在我还没痊愈的伤口旁边又长出新的淋巴。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上午我被在监狱医院打针,遇到一位六十七岁的老人,叫张秀英,被判七年,我俩打点滴偶然坐在一起我看她旁边站着一个“包夹”,就问她犯了什么罪,她说:没犯罪,只是为学法轮功,只为做好人。刚交谈了两句,就被邪恶的包夹换了位置,隔离起来。正常的交谈都受到限制,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等等,连六、七十岁的病残老人都一样对待,其他病人看到这一幕都撇撇嘴。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鱼龙混杂的地方,有形形色色的罪犯,也是犯罪人羁押的集中营,这里没有同情,只有冷漠,残酷折磨。中共邪党却把一群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在恶犯中间,让恶犯们当“包夹”“帮教”当帮凶,看着盯着,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好人变成坏人,真是黑白不分,是非颠倒。人格扭曲的恶警、恶犯欺压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坚持自己的信仰,宁死不放弃信仰,不穿劳改服,不配合邪恶,不参加奴工劳动不减刑,反迫害。有的罪犯就看这些法轮功学员不顺眼,就到处说法轮功学员怎么怎么了来诋毁法轮功,当警察的面骂法轮功学员,好象法轮功学员与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恶警教唆恶犯迫害折磨法轮功学员。今天在被打针的地方,我就碰到五监区的一个恶犯变态狂,叫马丽沙,趾高气扬的气势,目中无人的摧残法轮功学员。是谁给她的这个权力?是中共邪党监狱里的恶警。

一监区有一个同情法轮功的刑事犯,她看到法轮功学员是善良的人就愿意接近和帮助法轮功学员,为此还招来了麻烦,每月给扣2分。各监区都有这种情况。

刑事犯劳动挣分能正常减刑,可法轮功学员即使劳动挣分却不一定能给减刑,监区报卷时,要扣法轮功学员的分。写所谓思想汇报,恶警满意了才给报卷。监狱审卷时,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听证会,问一些诋毁谩骂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的问题来测试法轮功学员是否真的放弃信仰,回答不骂就给撤卷,即使这次听证会通过了,还有法院的听证会,不符合他们的回答就不给减刑。这都是邪恶“六一零”的阴谋,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进一步迫害,为此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在痛苦中挣扎,不想违背自己的良心说假话,又想提早回家和亲人团聚,她们的内心备受煎熬。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亲眼所见所闻,也是我内心的呐喊。希望社会上的正义人士来关注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这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营救她们走出这人间地狱,彻底解体“六一零”这个邪恶的组织,彻底结束这场长达十三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