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摔跤后的迷茫到回到大法中的庆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回首以前走过的修炼路,坎坎坷坷,有初得法时的惊喜,有摔跤后的迷茫,有从新回到大法中的庆幸,也有用正念排除干扰的经历……

我是一九九七年在母亲的引导下走入大法修炼的。开始对大法只是一种感性认识,对学法不是很重视,更没有注重修心,把炼放在先,修放在后。随着学法的深入,当明白大法的珍贵时,下决心要好好修炼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三次進京上访,两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我心想:就是劳教我也不怕,我就是要坚修到底。这一念被邪恶钻空子了,我真的被劳教了。在被非法劳教一年中,我邪悟了,离开了大法。在二零零七年一月我被医院诊断为肺结核。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到四月份时,已基本痊愈了。一个月后,我身体出现严重的肺结核症状,因为我脱离大法太久了,对病业的现象的认识还是停留在以前的个人修炼阶段。也知道是旧势力的迫害,但我不知道怎么去否定它。四个月后我已浑身无力,生活无法自理,体重骤降。在家人的极力要求下,我只好去医院,放弃过关。在市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无好转,又去省医院住院治疗。医生没有把握治好,说弄不好要切除左肺。

我知道这是旧势力想置我于死地,我觉得我当时并不是怕死,而是我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放下生死,我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我觉的走回来太难了,以后再修。可能师父看我还有颗修炼的心,没有放弃我,不停点化着我。我经常摔跤,有次门牙都摔破半边,但是我没有悟到是师父叫我摔倒后要爬起来。后来又通过我的丈夫梦见我又在炼法轮功了。我自问,我真的还能走回来吗?

这时,以前在劳教所认识的外地同修打电话给我,询问我的近况。我当时决定从新修大法时也是她叫醒的。我说我想修,但又怕自己把握不好,给亲人带来伤害,给大法带来损失。她让我过去一趟。后来她和一位老同修不辞劳苦从外地赶过来看我,她们来时已是下午两点,午饭都没吃,我很感动。我记得最深的是那位老同修给我讲的两个修炼故事,这两个故事都是告诉我要信师信法。这对我触动很大,而且我还明白了,如果现在不修,可能就没有下一次的修炼机缘了。我下决心要从新修大法,不管后面的路多么难走,我一定要走下去。不能因为我没有做好,让我的亲人面临毁灭。前面所经历的魔难,都归根于我没有学好法。

现在我才知道学法对修炼人是多么的重要。我花大量时间背法,一天只能背三页左右,用了五个月的时间背了一遍《转法轮》。从二零零八年到现在,我已经背了二十遍《转法轮》。现在基本上半个月左右就可以背一遍。在这三年背法的过程中,我受益匪浅。师父把法理一层层的给我展现,使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修炼,怎样才能走正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路。

我还想讲讲在这几年中,用正念破除邪恶干扰的几件事例,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启悟。这也是在魔难中见证着师父的法,只要信师信法就无所不能。

为了解决生活问题,也为了给自己提供一个讲真相的环境。二零零八年,我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开了个小店,边做生意边讲真相。刚开始我只敢对熟人讲真相,对陌生人总开不了口。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的正念也越来越强了,开始面对面给陌生人真相资料,讲真相。针对不同的人,我给不同的资料。我店周围有工厂、学校、宾馆、餐馆,来买东西的人有本地的,也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我一般先给资料让他们看,让他们先了解真相,以后再来店里买东西时,就劝其三退,也有第一次就劝退的。

在这过程中,我也碰到了一些干扰。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早上,我正在店里。我楼下的邻居来找我,说我家厕所的水漏到他们家里去了。我很吃惊,因为这是新房,去年才搬的,怎么会漏水呢?我说:“如果真漏,我肯定会修的,你放心吧。”边说边拿出一份真相资料给他看,这时我丈夫气冲冲的从外面跑進来,对我大吼:“你还给别人看这些东西,居委会找我谈话,说有人把你举报了。区六一零要把你送洗脑班洗脑。”然后夺过邻居手中的资料撕得粉碎。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并没有产生害怕的念头,而且很平静,我心里想着:我不能动心,一动心就会受到干扰。这是假相,我一定要把握心性,不能让迫害发生。我忽然想到房子漏水肯定与此事有关。既然是讲真相出问题,那一定与我讲真相的心态有关系。

我回忆我讲真相时的一思一念,找出了问题,有时在给陌生人资料时,思想中会冒出不好的念头:他该不会去举报我吧。当时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对,也没有及时清理,久而久之,这一念还真给我带来麻烦。我找到了漏洞,心里踏实了。旧势力迫害不是冲着我的漏洞来的吗?我心性归正,它不就没有招了吗?我想我应该把这件事从心里真正放下,就当它没有发生,该做什么做什么。师父的法给了我正念,我觉得自己高大无比,那些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它们够不着我。但是这件事情急坏了我母亲,她很担心我被邪恶迫害。我乐呵呵的告诉母亲:“你放心吧,谁也动不了我,人怎么能动的了神呢?”结果这件事情真就不了了之,房子也不漏水了。真象师父说的“我们做这件事情也不允许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转法轮》)

还有一件事,去年我地一位做资料的同修甲被邪恶绑架了,送洗脑班迫害。由于平时不注重实修,邪悟后说出了经常联系的几位同修。几位同修相继被绑架,我的一位亲人同修也被送進洗脑班迫害。我与甲平时来往密切,在一个点上学法,我的资料也是他提供的。当我听到甲被迫害的消息后,没起任何念。邪恶也没找我。邪恶不死心,不断制造假相,企图让我动心。对我家人说,也要把我送洗脑班。知情的同修和家人都让我避一下,出去躲一躲。我没有答应,我就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洗脑班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虽然这次关可能大些,但我没被吓倒。

那几天,我脑中总出现师父讲的一段法:“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精進要旨二》〈位置〉)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我必须放弃所有常人的思想,才能破除邪恶的迫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那段时间学法,我突然悟到一段法的内涵:“有些人炼功的时候,思想不正确,符合了它的想法的时候,它就来教你。一正压百邪,你不追求的时候,谁也不敢动你。你要是产生邪念,追求不好的东西,它就来帮你,你就修到魔道上去了,会出现这个问题。”(《转法轮》)我知道这是师父告诉我该怎么做,怎么排除干扰。我就把握住自己的思想,不动邪念,把心摆正,不被邪恶干扰,不被邪恶带动,照常做三件事。

后来又有人告诉我,甲出卖了我。我心想:出卖了我也不怕,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好的事,谁敢迫害谁有罪。我母亲因为前面亲人同修的被迫害,心里蒙上阴影,这次又担心我。我安慰她说:妈,你别担心,我没有事。“母亲说:“好,我再信你一次,如果半年内你没事,我就真相信你师父保护你。”此事已过去快一年了,母亲从这件事中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再也不管我的事了。

这两次的过关经历,使我明白了:作为弟子,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什么关都能闯过去。最近还发生了一件事。一天,一位女士到我店买东西,我问她知不知道“三退”这件事,她说不知道。我就给她一本真相小册子,她正看时,突然一辆警车停在我门口,从车里下来三名穿便衣的警察。我当时没有害怕,这位女士没有看见警车,还低头在看资料,我想:现在叫她把资料收起来,不就承认邪恶的迫害了吗?而且还影响此人的得救。我做的是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我就静静的望着门口,脑子空空的。这时,女士突然向门口看了一眼,迅速把资料放入自己的包里。象没事一样,那三位警察同时向我店里看了一眼,转身就走了。女士看我很平静,也没有害怕,我就对她详细讲了半小时真相。后来有人把警车开走了。晚上,我在回家的路上,看这辆警车停在离我店不远的宾馆门口。我悟到:这辆警车可能到宾馆有事,旧势力利用它来干扰我,只是假相而已。

这几次过关的经历,我体悟到:作为弟子,我们要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心一定要正,麻烦和干扰都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如果一个修炼人,在任何事情面前,正念正行,谁都不敢动他。悟到这些,我觉的我的修炼道路越走越宽,越走越亮,堂堂正正修炼,堂堂正正讲真相救人。当然修炼过程中,我还有很多人心要去,如显示心、欢喜心、安逸心等。今后我要在这些方面多下功夫,去掉人心,以纯净的心态去救度众生。我只有精進再精進,才能报答师父给我这次从新修炼的机会。

这是我第一次向明慧网投稿,也算是对我修炼路的一次总结与回顾,给师父交一份答卷,与同修交流切磋,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