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幼儿教师王福娟被劫持入伊春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一个深受百姓欢迎的泰康蒙古族自治县优秀幼儿教师王福娟和她的丈夫就是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生活中苦心投资办的幼儿园,在邪党“六一零”组织的胁迫下,幼儿园已经空空如也……

那么好的教师;那么好的师教环境;那么好的道德教育;那么值得百姓关照的一角;在中共的迫害下他们却遭到牢狱之灾!

A:
A: 教室前的写字板。

B:
B: 幼儿教室外景。

C:
C: 教室讲台和孩子的桌椅。

D:
D: 孩子的宿舍。

E:幼儿园的孩子的游乐园。
E:幼儿园的孩子的游乐园。

大庆泰康蒙古族自治县胡吉吐莫镇的王福娟、周宏波夫妇在镇上算是名人,因为他们家开的幼儿园教出的孩子很出众。

周宏波原在胡吉吐莫镇农机上班,年纪轻轻便患上脑神经痛、关节炎、风湿病,每次犯病都疼痛难忍,尤其头痛时直撞墙,有次甚至将炕琴(东北火炕上装被子的柜子)的玻璃都撞碎了。自九七年修炼法轮功这些病全好了,人也精神了,整天乐呵呵的。

王福娟原是胡吉吐莫镇中学民办教师,教学认真负责,为人温和,本就善良的她被法轮大法的法理所折服,也同丈夫一同修炼起法轮功。九八年教委改革不够教龄的都下岗,她也是其中一个,因她热爱教育事业所以二零零二年她与丈夫在家办个幼儿园。他们时刻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对孩子耐心负责,不计私利,吃喝不苛刻孩子,教出的孩子基础知识好,成绩好,这十年来乡亲们都信服他夫妇为人,也愿意把孩子送她这儿,为了更好的教学生,每学期她都给自己限定名额,满数就不收了。大家都知道她教的好都提前报名,有时送晚的真是一遍遍找王老师,硬往这送。可就是这样的好老师却被一次次以各种“名目”骚扰、迫害。

二零零二年,周宏波正在给孩子们做饭,当时任胡吉吐莫派出所长李世林带人闯进来问周宏波法轮功好不好?周宏波将自己的亲身经历讲给他,告诉他如何好。“好就和我们走。”然后就把周宏波关进看守所,五十七天后将不肯放弃信仰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周宏波送回家。

从此骚扰不断,甚至开始上她家看着,阻止她开幼儿园。即使这样家长也悄悄的把孩子往这送。二零零七年一月周宏波送真相被非法劳教一年。也是这年教育局受“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在各地私设黑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劫持洗脑,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指使,将周宏波家幼儿园的牌子摘下,抢走执照和证件。心里支持他们的家长默默的,还是把孩子送他家。

二零一一年七月中心校副校长姚继祥(周宏波同学)将在家修房子的周宏波骗到中心校,被在那准备好的司法所陈勇、派出所张浩月、赵国友等六个人抬上车送大庆洗脑班。这次教育局又一次受“六一零”指使,一起将幼儿园封了。接孩子的家长都替周宏波夫妇感到不公、气愤。新学期开始,家长找到周宏波夫妇将孩子送来,这回他们夫妇说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他们一次次找借口封幼儿园,也同样是这信仰使自己坚持做个认真负责的好老师,家长说:“我们就信着你了,如有类似的事我们和他们干!”甚至在司法上班的家长也多次找到王福娟说:“姐,就顶算我求你给我看孩子了。”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星期三下午,泰康县教育局副局长吴全荣、幼教股长常泉、胡吉吐莫镇中心小学校长陈宝柱及一名县教委司机四人,闯到周宏波家,给他家幼儿园下“告知书”,限三天关闭幼儿园,否则公安、政法委一同来拉桌椅、床、玩具、设备,并声称是受政法委指使。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日星期一,大庆市泰康县胡吉吐莫镇中心小学校长陈宝柱、副校长姚继祥、韩俊峰上下午去周宏波、王福娟夫妇家两趟,说教育局让来的,如不关幼儿园明天县里来人,王福娟问他要法律条文,他们说是县政法委赵国庆、曹国辉让的,县长都知道了。七月三日,教育局来强行关幼儿园时,一家长质问教育局长吴全荣说:“你不让往王老师这儿送孩子为啥呀?王老师咋的了?住宿、教室都干净、齐整的,教的好、吃的好、住得好、卫生好,不让送(这儿)你得说出为啥?”吴全荣支吾的胡说“怕孩子以后有危险。”家长说:“这么多年都没危险,再说孩子是我们的,我们愿意送哪儿就送哪儿。”“你不让往王老师这儿送,送你二小(指中心校幼儿园),你能提供这么优越的条件吗?你能让孩子住宿吗?你能用车接送吗?” “你们学校放暑假,我们正忙的时候,王老师不放暑假,这儿啥时候接都行,早会儿晚会儿都行,你二小到点就下班,在王老师这能学到东西,你那除了玩土堆就是看录像,我们家也有土堆何必上你那玩?”教育局长吴全荣说:“幼儿班没这么教的,就是玩儿,要不孩子脑子都累坏了。”家长反问他:“累脑子,孩子没出生胎教咋说呢?”教育局幼教股长常泉赶紧说:”你们不懂教育,不和你说。”家长说:“我们不懂才往懂这儿送,你还不让。”

中心校长陈宝柱故意说:“王福娟这月托儿费你全收吧,你这儿去我那儿的(孩子)这月不收钱。”王福娟不卑不亢的说:“多一分我都不要。”陈宝柱一劲儿在教育局长吴全荣跟前买好,说他以前如何如何扶持王福娟了,王福娟忍无可忍说:“你陈校长是怎么扶持我的,这些年别说桌椅板凳,就是个黑板擦你也没给过,我们幼儿园去(一年级)的孩子你故意出难题考,你们那的孩子不考也能通过。我这去的孩子书都不给,得家长自己找……”陈宝柱恼羞成怒的说:“你这样对待我,你只能吃苦头,吃苦的是你!”

后来取行李的家长对王福娟说:“三嫂,就是陈宝柱整的事,他去我家好几次,让我把孩子送他那,要不上学半年不给书。我当时就急了,告诉他不给拉倒,我们孩子学到知识,非得往他那送?”“他老姚家的孩子上学跟不上,老师告诉家长将孩子送王福娟那上半学期。”家长都表示:只要王老师收,我们就送。

周宏波夫妇被失踪

七月四日,陈宝柱上周宏波家说:教育局让天天来看看收没收孩子。并故意说:“别看梁峰(胡吉吐莫镇司法书记)哪次都没来,但哪次都是他让来的。”

七月五日、六日在陈宝柱、姚继祥去周宏波家的时候,心疼女儿女婿的岳母迎出来说女儿夫妇没在家,五日、六日司法所陈勇连着两天去周宏波父亲家(陈勇与周宏波家有亲属)问周宏波夫妇干什么去了。

六日下午,周宏波夫妇出门散散心。晚上派出所副所长邓君生在周宏波家从七点坐到九点多。七日早晨陈勇又去周宏波父亲家问。七日晚六点多,往回赶的周宏波夫妇与陈勇在大庆火车站“相遇”。晚九点多马百刚、赵艳波等人在镇副书记梁峰(司法书记)带领下,未出示任何证件,劫走周宏波家电脑主机箱、一台打印机、一部手机。周宏波夫妇失踪。周宏波母亲和孩子去问陈勇,他还装不知道,问周宏波咋了?周宏波母亲直接说:“你还不知道?你不跟踪了吗?”陈勇看瞒不住只好承认,上边让他跟踪,没办法。七月九日,家人接到两张拘留通知书,说周宏波在泰康看守所,王福娟在大庆第一看守所。家人至今也没见到周宏波夫妇。

八月二日,王福娟弟弟接电话去泰康签字接姐姐,但他到泰康,签了字却没接到人,连姐姐的面也没看到。八月六日晚,陈勇告诉王福娟家人,王福娟在伊春洗脑班。就是这样一对从来只想服务于社会,办学认真负责,优秀的幼儿教师被镇政府、教委、中心校硬生生送去迫害。

无论是梁辉、陈勇、陈宝柱、还是赵艳波、马百刚等,所有主动抑或被动参与迫害周宏波夫妇的人,都是可悲的,你们善恶不分,残害良善,你们可知天理昭昭善恶必报。你的行为会给你,及你的家人带来多大的灾难?陈勇,你没想过你弟弟的死是不是你作恶殃及家人?王福娟、周宏波夫妇是我们的老乡,朋友,亲属,亦或是同学,他们只想做个好人,他们从未伤害过任何人,当你看到他十六岁无助的女儿,七十岁伤心的岳母,还有被你们硬生赶出教室,苦苦等着老师的孩子们,难道你们真的不曾有些后悔,有些不忍,有些歉疚?如果你还有过一丝未泯的良心,请务必守住自己的良知,不要丧失自己明辨是非和做人的准则,切莫要利令智昏,为中共殉葬。目前,我们中华民族正处于被邪灵祸乱的苦难之中,但黎明即将冲破黑暗,而你有所作为的机会也是转瞬即逝的。所以,奉劝各位,在这人类历史的关键时刻,请展现你的良知与勇气,善待大法与大法修炼者。请看一看大法真相资料吧,当你认同“法轮大法好”的那一刻,你就会得到神佛的护佑;当你从内心深处脱离邪党的控制,退出中共恶党的一切相关组织的时候(声明退党、退团、退队),你就是在抛弃中共,你也就解除了曾经对共产红魔发过的毒誓,那么,你就能平安度过劫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