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 使我身心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时间如流水,到二零一二年十月我就将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磕磕绊绊的走过十五个年头。

在这近十五年的修炼中,我的身与心也在渐渐的溶于法中的过程中悄然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不再是一个为私为我,争名夺利,在情欲中苦苦挣扎的人。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法轮大法修炼中得到的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无比升华与飞速提高。

因为贪吃,从高中开始我就变得很胖,那时我的体重就达到了八十九公斤。因为胖,常常成为他人嘲笑的对像。但自己却总是不以为然,我还认为这样挺好,不需要改变。

现在回头看,会发现曾经的我对吃的执著是多么的强烈,特别是对肉食、甜食等的执著和喜爱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而这种贪吃的执著心就在眼前,却被我忽略和掩盖了十几年。

有因就有果,正是这个贪吃的因让我在随后的修炼中吃尽了苦头。

一九九七年十月正式修炼后,因为胖,单盘都让我痛的大汗淋漓,加上消业因素,这痛苦让我一想到打坐就无比畏惧,让我逃避打坐。那时的我还是没有悟到要去自己贪吃的执著心和改变自己的形体。

二零零二年,刚到奥地利的第一年,一次和同修一起去一个小镇办法轮大法信息日活动,一起发正念的时候,因为胖我的腿特别粗,双盘很费劲,也疼痛无比,而且腿刚盘上不久就往下掉。以至于我右手立掌发正念,而必须要用左手按着右腿,不让其滑落。

记得一位西人同修纠正我说:这个样子不是发正念的正确姿势。这句善意的提醒让我很尴尬。同修的话就是对我的一个点醒,而我却没有悟到。

我那时大约是九十五公斤左右。

后来一件事情的发生,直接促使我产生必须去自己贪吃的执著心并改变自己形体的念头。

一天我骑车去发报纸,碰到一队中国官员派头的人群,其中一个矮胖的中国官员问我:你在这里如何生存啊?我说:打工。他说:我看不象。我知道他是嘲笑我很胖的样子,如何象辛苦打工挣钱的打工仔呢?当时我的心性也守的不好,不愿听不顺耳的话。我反唇相讥说:你也不瘦!我后来在一本当地华人出版物上看到和我说话那人的照片,知道他是中共驻奥地利的前任大使。

这件事情的发生促使我决心要改变自己的形体,就是说要放下对一切自己爱吃食物的贪婪之心!

一、在背法中突破困境

在二零零四年有二个月中,因为自己的心性没有守住,我在色欲上摔过很大的跟头。那时我的心就象死掉了一样,看天空的颜色都是灰色的,了无生趣。

我在苦闷中消沉了好久,也时常问自己还能修下去吗,自己还配修炼法轮大法吗?那时的我无法控制自己的食欲,特别是对肉食的执著心。真是没有肉都吃不下饭。暴饮暴食似乎成了我宣泄苦闷的某种方式。记不清当时我有多胖了,我最胖的时候大约是一百一十公斤。第五套功法的双盘腿就不用想了,单盘都很困难,费力和痛苦。

师父慈悲于每个学员弟子,总是不断的给着改过的机会。一天我偶然在正见网上看到一本中文版的韩国预言书--《格庵遗录》,看到对法轮大法部份的预言时,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是震撼。我产生一念,我不能这样消沉下去,我渴望能够突破这个看似无法破解的困局。

我多次梦到自己在参加考试,从不及格到及格,到徘徊不前。我苦苦思索如何能更快的突破目前的境况呢?在这期间,我看了明慧网上好多同修发表的关于背法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感到背法是突破自我,自己再精進最好最好的方法,是到自己背法的时候了。也有一次我清晰的梦到自己在一个考场上成为了监考人员。

现在看来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与点化,给知耻而后勇的弟子一个宝贵的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以前学法的方式是通读,但是我发现自己通读的时候时常走神,就必须时常停下来从新读自己刚才走神时读的句子。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起,我学《转法轮》的主要方法就是以句为单位的背法(根据句子的长度,通常是大约二到三句为单位这样背)。

到二零零九年年初我背完了约第十三遍《转法轮》。从二零零九年四月我开始以自然段落为单位的方式背《转法轮》。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只要错一个字或者漏掉一个字,那么这一段就必须从新再背。用这种方式学法,是对自己修炼之心坚韧成度的一种考验和魔炼。

我背法背的真的很苦,苦到自己无数次放弃。我也不知道自己放弃多少次背法,但每次放弃后都有一种不甘心,同时还有一种渴望勇猛精進的心。所以每次放弃后不久就又再坚持的背下去,到二零一零年八月,我用了大约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以段落为单位背完一遍《转法轮》。

随着背法的提高,我也逐渐的意识到,要彻底放弃自己贪吃的执著心了,也到了必须改变自己形体的时候了,无它,因为我的胖阻碍了我的修炼和证实法。这是我修炼路上的绊脚石,我必须把它挪开!

随着背法的精進,加上勤于炼功,我的体重在慢慢回落,当然也逐渐的能控制自己对食物的贪欲和放纵之心了。当然这期间也有过多次失败。在瘦和胖中交替反复。毕竟几十年养成的执著心要去除起来,是很不容易。

那时我每天会抽出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背上资料步行到旅游景点去发报纸,同时在走路的过程中背法。这种在行走中发资料的方法对我的形体改变也起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在这一年多的背法时间里,只要条件允许,我都是采用双盘的方式背法,感觉这样思想更能集中,背法的效果也更好。当然当腿疼到不能坚持的时候,为了不影响背法,我会松开腿等不疼了再次双盘。

我现在学法还是背法,只是不完全是以句为单位的背,而是根据师父这句法的长度和自己一次能记忆的量来决定,是以句号还是几个逗号为单位这样通背。

二、背法促進炼功,改变着自己的形体

自从修炼以来,因为胖的因素,还有消业的因素,让我的第五套功法双盘一直没法坚持很久。

在炼功点,炼静功的时候看到西人同修在那里稳稳的双盘,我就在想,我何时也能这样啊。为了不让自己的胖腿下滑,我就开始用书包的背带把腿绑好,开始时是漫长而痛苦的半个小时。

炼第五套功法是很神奇的,即使在寒冷的冬天我的身体也会发热,即使在零下七度,有时热的手心和额头都冒热气。当然更多的时候也会是疼痛的在冒汗。疼痛的真是剜心透骨,死去活来,这样坚持了一年也疼痛了一年,随着体型的恢复正常,然后就可以不用背带去捆绑了。到现在我双盘最长可以坚持二小时左右。

随着自己在背法和炼功上的提高,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现在我基本能控制自己对饮食的执著心。除了和朋友外偶尔外出用餐外,最近几个月我自己做饭也基本上是全部素食。我从以前的爱吃肉,无肉不欢,到最近完全的素食都能欣然接受。饮食上的欲望也小之又小了,不再需要太多的热量吃到自己的身体里。也自然学会了控制和节制食物中的热量摄取。

这样身体从以前的约一百一十公斤,到现在的六十九公斤左右。减掉了大约四十一公斤体重!

随着身体的消瘦,发现打坐更轻松了,双盘也更加容易了。而且最近发现双盘的时候,不再有明显的疼痛了。最多就是在快结束的最后十分钟有些不舒服。最后有些麻木的腿都会被打通,那种通透的感觉真的很妙!

每周在公园集体炼功,当我炼完第五套功法时,不会结束双腿双盘的状态,而是等到十五分钟的发正念结束后,再结束双盘腿状态。

虽然我现在的打坐还远远没有达到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的时刻。但我想,只要我坚持不懈的在法上精進与心性上的提高,最终一定可以实现的。

三、发真相报纸

前段时间,我通常是主要在网路上发真相资料给大陆的民众。通过彼此反馈讲真相,促三退。

从今年四月开始,同修小花从德国同修那里订了二批华文真相报纸,第一批是一千六百份。我和西人同修与华人同修一起把这些报纸在二个月内发给来维也纳旅游的大陆游客,并利用机会给游客讲三退。

第二批真相报是一千五百份也于七月到达了。这成为我们炼功点主要的华文三退真相资料,有的游客在我们炼功时自己自愿拿取并认真阅读,有些中国游客会主动要,并向大法弟子了解真相,有的会欣然三退。当然也有拒绝拿看真相资料的。

在近十五年的法轮大法修炼中,使得我的身心与言行在法中不断归正与熔合。我也要求自己在以后的修炼中能真正的时刻做到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溶在法中。

无论未来的路还有多长,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向内找,提高心性,努力精進实修,以此报答师尊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