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金晓琴被国保大队恶警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兰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魏东等一伙恶警,使用卑劣的欺骗手段,将兰州法轮功学员金晓琴绑架,随后又罗织罪名,非法对她判刑四年。这期间,金晓琴遭受了各种残酷迫害。

金晓琴出生于一九六三年,原为兰州棉纺织厂细沙车间工人,因身体不好,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金晓琴上班时经常流鼻血,严重贫血,血小板只有四万左右(正常人是十二万到十三万左右),还经常胃痛,每次发作都很厉害。婚后增加了更多病症:肾盂肾炎、心脏病、胆囊炎、子宫肌瘤、风湿性关节炎等等,每个月至少有三天得躺在床上。一九九八年,金晓琴喜得大法。几个月后这些病症全都消失了,完全是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修炼大法使金晓琴重获新生。然而就是因为金晓琴认定大法好,坚持修炼这个使她重获新生的大法,却遭中共邪党绑架迫害。

绑架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 兰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魏东等一伙恶警,非法查抄了一大法资料点,将法轮功学员李宝胜和雷红梅绑架并使用各种手段对李宝胜和雷红梅进行刑讯逼供,威逼雷红梅给金晓琴打电话,将金晓琴诱骗到小西湖公园附近。魏东等一伙恶警隐藏在雷红梅后面的公交车站。待雷红梅与金晓琴打招呼时,魏东等七、八个彪形大汉和一个女警,突然扑上来将金晓琴强行架上警车,绑架到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五楼“六一零办公室”(江泽民私自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魏东指使几个恶警,直接将金晓琴绑在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刑具“铁椅子”上三天三夜,对她进行轮番审讯逼供,将救人的大法真相资料作为所谓的“证据”,编造证据,罗织罪名,逼金晓琴在其伪证据上签字、摁手印,魏东等一伙恶警以伪善的口气说:金晓琴,把你送到一个地方去学习一个月就可以回家了。结果,在六月十七日中午,他们却将她送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第二看守所门口时,一名男恶警非法去翻金晓琴的随身背包,翻到金晓琴准备理发用的五十元现金,竟说:“才只有五十块钱?!”

兰州市第二看守所女队长胡媛,指使犯人脱光金晓琴的衣服非法搜身。金晓琴被关进九号监室。接着,胡媛开始逼迫登记个人信息。之后连续十天,每天都由值班队长以所谓“谈话”为借口,伺机寻找各种信息并借此更大范围的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期间,恶警指使犯人暗中监视金晓琴的一举一动,不让与其他任何人说话,更不许炼功和谈及任何法轮功的话题。

在看守所被迫做奴工

期间,金晓琴被城关公安分局多次非法审讯。一个月后,他们利用编造的证据,强逼金晓琴在所谓的拘捕证上签字,企图加大迫害。

关押期间金晓琴被迫每天做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奴工。当时看守所承接外加工活。兰州盛产百合。百合营养丰富,很受人们欢迎,而百合干除了营养、美味而外,又应着“百合”的美好寓意更成了很多人馈赠亲朋的上选礼品。但是,有几人知道,在那些漂亮的包装后面,那片片百合却是出自在押人员之手,又浸透着多少在押人员的辛劳与眼泪!很多劣质百合被商贩们低价购进后,在看守所内经关押人员之手,去粗皮、剥片、按大小片分拣、按质分等次后,送去烘干,加工成百合干在市场出售。

被关押人员吃喝拉撒全在那二十平方米左右的监舍内,生活和卫生条件极差。一般情况下监舍内都关押着十三、四人,人时达十七、八人,晚上睡觉时一张大通铺几乎是人挨着人侧着身子睡。有时候半夜起来去上厕所,回来时就没了睡觉的地方。夏天更是奇臭难闻。因为百合很多,工作量大,很多时候剥不完的百合就堆放在监舍内,为了不挨打、不被罚,很多人半夜起来剥,第二天一大早交出去。由于空间太小,百合皮无处堆放,就在脚下被踩成厚厚泥泞,监舍里从早到晚散发出来的都是百合腐烂发霉后的味道。很多在二所做过奴工的人出来后很长时间都不愿意看见百合,看见百合就会条件反射般的想起监舍里百合发霉腐烂的那种令人作呕的味道。

由于长时间剥百合,很多人的手指关节受损,金晓琴的右手拇指关节受损,稍一用力就会象脱臼一样无法弯曲,疼痛难忍。

掩盖事实真相

每当有上级来所谓“视察”时,值班队长会通知各监舍,各号长就会立即让所有人放下手中的百合,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百合抬出号室,放在一个上级看不到的空监室里。然后就是铲除号室地上的垃圾和污泥,用水冲洗地面。由于太潮湿,冲洗完后监舍大部份人(号室长和其心腹除外)轮流弯着腰,曲着腿,半爬着用抹布来回在地上推,直到把水擦干为止。接着快速放下床铺(干活时床铺是卷起来的,没有剥的百合和半成品都是堆在床板上的)最后再铺上白床单,整个过程最多也就半小时左右。但就是这半小时也足以让人在大冬天浑身冒汗,且心惊肉跳,因为如果比通知的时间稍慢一点,待上级检查完后,总会有人不是被罚加班剥百合,就是挨打。所以,通常这种时候是听不见有人说话的,只有来回快速奔跑的脚步声、急促的喘息声和号长的催骂声。

往往上级来时看到的都是干净整洁的监室、一尘不染的床铺,还有坐在小凳子上看报纸或“学习”的被关押人员,却看不到真实的情况。

非法冤判四年刑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兰州市中级法院非法开庭,金晓琴被以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七日,金晓琴被转移至甘肃省女子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当时在女子监狱入监队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张桂兰、张金梅、朱芝兰、张明海(已被迫害致死)、杜桂芳、陈洁、崇金霞、李明娜、王志君等,在那里每天都被迫看污蔑、诽谤法轮大法的邪恶录像。尤其是震惊中外的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及前后出笼造谣、抹黑大法的《焦点谎谈》,轮番播放,强制洗脑,灌输毒素,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期间,警察指使、教唆刑事犯二十四小时对大法学员进行左右包夹,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包括上厕所,不许学员们互相交谈、不许低头。每天还要写所谓的“观看感受”、“谈体会”。每周强迫法轮功学员按照他们的邪恶要求写所谓的“思想汇报”,稍有不符合其邪恶要求的,值班恶警便会找法轮功学员作所谓“谈话”。对于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关禁闭,这期间一律不让睡觉、限时上厕所、时时会遭受各种精神与肉体摧残折磨、甚至是加戴刑具等残酷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金晓琴被转到五监区。五监区是整个监狱内迫害最严重、每天干奴工活时间最长的监区,经常不准休息。特别是每到星期天,别的监区都休息了,五监区还要超时、超量继续出工。从二零零六年的十月到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五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休息过一天,经常加班到深夜。五监区主要生产民族工艺帽子,有一部份产品出口到一些伊斯兰教国家。

经过三年零一个月的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七年七月,金晓琴才离开了臭名昭著的甘肃省女子监狱。当天,兰州市城关区公安分局“六一零”与东岗街道办事处派专人将金晓琴交给东岗派出所,由一警员办完登记后才放她回家。

在被迫害期间,金晓琴不仅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身体也在长期超负荷的奴役后疲惫不堪。原以为回家后可以好好休整一下,却不知迫害并没有结束。

“奥运”期间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奥运”要来了,派出所胁迫金晓琴的家人找到她本人,逼迫金晓琴写所谓“保证书”,还用一些变相的污蔑、诋毁大法的题目,引诱金晓琴回答。为了抵制对自己正常生活的非法干扰与继续不断的迫害、抵制和抗议对大法的诬陷,金晓琴以头撞墙倒地(编注:此做法只是在威逼与强迫下的个人所为,请同修不要以过激的方式反迫害。要按照大法的法理,理智智慧的去做)。东岗派出所恶警不但没有对她进行及时抢救,反而指使警察带两名协警闯入金晓琴家中非法抄家。之后,警察害怕承担责任,深夜一点多钟将金晓琴放回。

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东岗派出所又以所谓“谈话”为借口,将金晓琴胁迫至派出所,后送到金晓琴母亲家里,暗中逼迫不明真相的家人对她进行监控。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当天,派出所不惜雇用四名常人,对金晓琴进行监禁,直到“奥运”在兰州的活动仪式结束才作罢。

迫害金晓琴的相关人员:

恶警:朱虹、孙立伟、曹猛
包夹:贾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