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逢大法精神爽 助师正法救人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就在我打算提笔写这篇文章之际,我家的优昙婆罗花开了。那纯洁的小白花,还有那象金丝一般的花茎,让人看了觉得无比的殊胜,正好开了九朵,内人说:“九九归真”,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精進实修呢,我们一定要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回家。

喜逢大法精神爽 修心断欲乐逍遥

小的时候就经常想一些问题,比如说,电影里的和尚是干什么的,整天待在庙里不郁闷吗?长大了也同样疑惑。一九九六年的春天到婶婶家,婶婶说:我现在学《法轮功》,这个功法真好,通过修炼,能强身健体,能出特异功能。那时我已三十多岁了,对气功啊,修炼啊,一点认识也没有,法轮功?那时自己在心里想,我年纪轻轻的,既没有病又没有灾,练气功干什么,那时就以为气功就是治病的,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却圆滑的说:我现在没有时间,以后再说吧。

这一拖又是一年,现在回想起来,晚得了一年法,真是后悔莫及啊。这一年中变化真大啊,当发现妻子在外面早已有了外遇,并且大摇大摆的在外面同居了,我还以为她在外面上班呢,那个心情真是……,整天无精打采,闷闷不乐,觉得现在的人怎么这样,这个世道怎么这样不公,觉得丢了人了。

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正是生活无望的时候,那时哥哥早已得法,闲谈时,我说:听说你们学那个《法轮功》挺好的,给我本书回去看看,看了能不能知道自己的命运?哥哥知道我的痛苦,说学好了什么就都明白了。当时给了我师尊在《悉尼法会讲法》和《美国法会讲法》。这一看非同小可,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好的书啊,从来没有听过这么高深的道理啊,从内心深处觉得就是好,一口气把两本书看完了。师尊在《悉尼法会讲法》中说:“就象我们人修炼一样,你身体生生世世呀,也就是说你可能在每一生、每一世的时候,都有过欺负过人哪,骗过人哪,或者害过人哪,杀过生哪等等事情,说不定做过更不好的。那么欠下的这些业力你就得还。这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不得,得就得失。欠的东西就得还,今生不还来世还,肯定是这样。所以人现在遭了痛苦他认为是偶然的,别人对他不公,别人不好。告诉大家: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以前欠下的业力造成的。”“人吃一点苦、遭一点罪并不是坏事。你遭一点罪,会把业力还掉,你就会真正的去美好的地方,永远不再受苦了。”这一下什么都明白了:什么是气功,什么是修炼;人为何来在世间;别人为什么对自己不公,等等。

那时我一天吸三包烟,在看这两本书时,不知不觉的不吸烟了,有一天忽然想起:哎!我怎么忘了吸烟啊,哎呀!这个大法太神奇了,李洪志师父太伟大了。我对哥哥说:快、快给我书,我要学法轮功,这个功法真好,这次哥哥给了我《转法轮》和《大圆满法》也教了我功法。真是如获至宝,回家后反复通读。这期间又明白了很多法理。那时师父为了鼓励我,给我打开了天目,看到了很多美妙的景象。

炼功时真的象师尊讲的:“会出现往那儿一坐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这都是我们这个功法所必须出现的。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我们要达到这种成度就足矣了。”(《转法轮》)。不光炼静功,动功也一样,走起路来简直就是在飘,干起活来一点也不累。

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的第一节就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通过学法悟到了,通过修炼能返本归真,但必须把业力还掉,就会真正的去美好的地方,永远不再受苦了。

那时妻子已通过关系到法院提出离婚。开庭时本来男孩归我抚养(她不要),应该把楼房给我,结果把楼房判给了她,孩子的抚养费,光定了个数,也没拿现金,以后也拖黄了。亲戚朋友都说:这也太欺负人了,上诉她。当时我想起师尊说的话:“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法理明了,心也放下了,本来应该结束了,但是往往不触及到心灵不算数。房子归她了,但她要给我一半的房钱,她又没有钱给我,她又决定把房子卖掉,亲戚朋友又着急了说,你真傻,人家要卖房子了,你还能坐的住,还不想法买回来,我看你们爷儿俩以后住哪?我说,已经是人家的房子了,卖就卖吧。结果她卖房子,法律有个规定,必须先通过我,也就是说,这个房子我不要的话,她才可以卖给别人。问题是与她同居的那个男人亲自出面,用本来就是我的房子与我交易买卖,把本来就是我的房子又卖给了我。

那时心中只有大法,其它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这时心中又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别人说:不行,房子不能给他,得给我,我如何缺房子。他说:那你就拿去吧。要叫常人看,这个人傻了。”“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转法轮》)。我就想,我虽然没有达到罗汉果位,但也不是一般的人啊,我是一个修炼的人啊,修法轮大法的人啊,这点苦算什么,我们才吃这么一点苦,不知师尊为我们承受多大呢,不知自己生生世世造下了多少业力呢,不还能行吗,师父不是说“吃苦当成乐”吗?那么我就把吃苦当成乐;师父不是说大傻子好吗?那么我就要当个大傻子。

自修炼开始,我就与同修参加洪法的活动。至此从没间断过。不工作时白天到周边集市上参加集体活动洪扬法轮大法,晚上带着孩子到炼功点集体学法,或者到邻村去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洪扬法轮大法。

有一次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浑身无力象得了重感冒一样,躺在床上起都起不来,晚饭也没做。这怎么办?我对孩子说:文文啊,你自己做饭吃吧,我告诉你怎么做,我给你看着时间,就这样,一个八岁的孩子在我的看护下,不,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自己给自己做了一顿晚饭,当时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心想,师父啊,您为弟子操了多少心啊,弟子一定好好学这个法。

那时小文文已经八岁了,我一个人带着个孩子,又要工作,又忙家务,并照顾孩子上学。我经常教小文文背诵师父《洪吟》中的〈苦其心志〉〈因果〉〈迷中修〉等诗词,在小文文身上也出现了很多大法的神奇事,由于篇幅有限就不列举了。

助师正法救人忙

一九九九年,千年的末年,也是万魔祸乱世间的末年,一贯实行假恶斗的共产邪党为了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民众,七月二十日,邪恶的小人江泽民利用中共及其在全国上下所有的军警特务,人力、财力、物力,掀起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的黑浪,用各种邪恶的手段,惨无人道的来迫害修炼正法的这些好人,办洗脑班、不让睡觉等等,强制洗脑。虽然邪恶如此嚣张,我却没有被邪恶吓倒,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笑呵呵的面对邪恶,内心对师尊对大法却非常坚信,一丝一毫也没有对大法动摇过。那时共产邪党在各个村都安排了两个人看管一个大法弟子,限制着大法弟子的自由。

那时恶人问我:你有法轮功的书和磁带吗?统统交出来销毁。我想:我的书都是天书,是指引我上天的阶梯,是无价之宝啊,我怎么能交给你们呢,让你们去烧毁这厚德大法呢。我非常坚定的说:没有,我什么也没有!就这一念,就镇住了邪恶,恶人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支支吾吾的说:没有就好,没有就好。那时学法点被邪党强制解散了,我就只能在家学法炼功,但从不间断。以后我们悟到:整体学法、炼功是师尊给我们留下的修炼的路,怎么能叫邪党说解散就解散呢,通过学法交流,我们悟到,我们修真善忍是在做好人啊,好人怎么会被迫害呢,我们要助师正法,走出去告诉世人真相,利用各种方式:写横幅、挂横幅、写传单,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共产邪党如何迫害法轮功,把真相告诉世人,让世人来评判谁是谁非,也是让世人摆放自己的位置,也是在救度世人。

共产邪党的法律全是一片谎言,它说公民有信仰、言论、上访的自由,但你动了那一条它都要整你。它说有上访的自由,那么我们就上访。地方的信访办一概不敢接待法轮功学员,吓得连牌子都摘了,那么我们只好上北京了,那时上北京是不容易的,车站、码头、交通要道,到处是封锁,遍地是鬼兽。

长了这么大还真没出过远门,但是内心一点也不打怯,心中只有一念:有师在有法在,不能只有师父保护我们,而我们也要维护大法啊,我们要为大法、为慈悲伟大的师尊说句公道话,不能让大法蒙受这不白之冤!真是神奇,就像走熟路一样,一直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初来乍到,当从南门的侧面过去后,我回头一看有正门啊,心想,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啊,我要走正门,于是我又回去从正门堂堂正正的来到了天安门广场,那真是邪恶的黑窝啊,鬼兽遍地,穿制服的、便衣的警察、还有不熄火的警车时时在广场上乱窜。只见不时有从各地来的大法弟子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愿,手中高举“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那真有震天动地,顶天独尊的气势。有一个非常壮观的景象,这个景象一直在我心中激励着我:有一个老太太容光焕发,慈悲祥和,腕上挎着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包袱,身后跟着两个俊秀的小伙子,只见老太太不慌不忙把包袱放在地上解开,只见露出了金光闪闪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两个小伙子一边一个,拽着横幅他往这边,他往那边,瞬间就把“法轮大法好”横幅展现在天安门广场的上空,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后来我与本地一位同修登记结婚了,她也是离婚多年了,在痛苦的磨难中得了法,通过学法修心领悟到了人生的真谛,那时我们觉得不是为了过常人的生活,而是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能互相促進,共同提高,修炼就是苦吗,就是去人心。我们两个人之间也经常发生矛盾,在做事情上意见不一致,她说她的办法好,我说我的办法好,各持己见,互不相让,有时也争得面红耳赤的,通过学法悟到:都是在救人,只要按照大法去做,怎么做还不行呢,都应该放下自我,圆容整体。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越来越感到救人急迫,救人的重要,越来越感到以前的项目太少了,太慢了。有一天我对内人说:现在网络这么普及,这么方便的条件,这一切不都是为大法而开创的吗?我们为什么不利用好这有利的条件呢!内人说:好啊,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啊,做师父要的,遍地开花,无处不及。愿望一出,师父就帮,其实师父的法身把一切早就安排好了,就等着我们用正念去做了。一次到一个店内,刚一進门,店老板指着一个人对我说:喂!他也是你的同行。我开始一愣,但马上明白了:是同修!因为我经常在这个店内讲大法真相,有一次结帐老板少要了二百元钱,我马上给了她,她说:你们大法弟子就是不一样。有一次老板也是少要了他二百多元钱,他当时没注意,第二天专程把钱送来了。老板说:法轮功真伟大,你们大法师父真了不起。这位同修(我们就叫他甲同修吧),听说后也很高兴,我们谈了很多,我说我们想开一朵小花,他说:好啊,我能帮忙吗。我说,太好了,正愁无从下手呢。

说是简单,但是做起来可就难了,看着甲同修那流利的指法,啪啪几下就打开了法轮大法明慧网,看到了明慧网站的主页,心情那个激动是用人类的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的。只见师尊端坐在在网页的右上方,在静观世间,也好像在关注视大法网站,注视着千千万万的大法徒。

开小花的所需设备都有了,但面对这么一些现代化的东西,我犯难了:这些设备以前连碰都没碰过,上学时连英文都没学过,汉语拼音早就生疏了,怎么做啊?笨手笨脚的试了几次,觉得拨弄这东西不容易,但心里又想:我是大法弟子啊,修大法是开智开慧的,再说已经有那么多的老老少少的大法弟子都学会了,我就学不会?还有师尊在身边呢,我一定行。

逐渐的我们一点点的学,一点点的做,终于能顺利操作了。有了这些法器,我们犹如长了千里眼,生了顺风耳一般。我们这的同修都沉浸在这佛恩浩荡之中,感到无比的殊胜。法器是很有灵性的,两个人做事时,能返出很多心来,虚荣心、显示心、争斗心、等等,当返出这些心来,你不知道悟、不知道向内修、向内找的时候,我们的法器就开始闹情绪了:不是带纸、就是卡纸。这时我们才悟到,得修心了,当把心揪出来,修正了,我们的法器也就欢快的完它的使命了。向内找是法宝,我们要利用好师尊赐予我们的这一法宝。

有一次师尊给我净化身体,浑身难受,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思想中一点也不去想它,通过多年的修炼路程,我从大法中悟到一点理:无论是心性上、还是身体上的魔难,过关过难时,第一念首先要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就这一念,什么妖魔鬼怪也挡不住我们返本归真的路,过关时丝毫也不能向邪恶妥协,那关就好过。那时有一批真相不干胶需要尽快发放出去,内人看着我说:能行吗?我说:师尊为救众生吃了无数的苦,我们吃这点苦算什么,难行能行,行!行!行!说走就走。我们出去很快把真相不干胶贴完了,让众生早日看到了大法真相,在做的过程中身体早已不知不觉的一身轻了。

救人是要抓紧时间的,一点机会也不能错过,身边的人可以经常讲真相,而有些有缘人把机会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经常碰到一些远方的有缘人到我处,大多数人是只来一次,我就抓住一切机会给他们讲真相,促三退,实在没有机会撘话的,就随手给他们一份真相传单,嘱咐他们好好看,要珍惜,会有福报的。找零钱时尽量找几张真相币给他们,他们都会会心的笑笑说:谢谢你!谢谢你!

其实讲真相并不难,师父多次讲法最后都要我们多学法,多学法。学法放松了,心性就跟不上,碰到魔难就不好过,讲真相就张不开嘴,话到嘴边打一个漩又咽下去了。如师父所说,我们不但要多学法,还要学好法,学法要入心,不能搞形式,这样我们才能救了人。

在此感谢师尊慈悲救度!弟子唯有在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中勇猛精進,以报师恩。有不在法上的,敬请同修们给予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