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国保支队冯海波仍在犯罪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上午十点钟左右,大庆市乘风庄法轮功学员金庙庆、姜德荣、张增海在给张增海儿子家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时,被大庆国保支队冯海波和东湖公安分局警察绑架。警察非法抢走张增海的家门钥匙,到张增海家非法抢劫。抢走现金六万多元(警察说的),存折两个,银联卡、银行卡多个,电脑主机、大法书、眼镜盒(里边装着手机)诸多物品。又把张增海妻子和到他家来串门的同修祖晶华绑架。

在此之前,另有四个警察到金庙庆家入室抢劫,抢走大法经书和手提电脑。之后金庙庆妻子宋丽想到金庙庆的朋友张增海家诉说自己家刚才的遭遇,正赶上恶警在张增海家抢劫,结果也一并被绑架。

当天晚上张增海妻子和祖晶华被放回,金庙庆、张增海、姜德荣、宋丽被带到龙南医院检查身体,张增海出现心脏病症状被放回,由于宋丽被看守所检查出血压高,拒收,警察勒索宋丽一万元钱办所谓的取保候审,第二天上午被放回。三天后(八月十日),警察勒索姜德荣老母亲一万元后,将姜德荣放回(姜德荣绝食四天)。目前金庙庆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让胡路区看守所。

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在国保支队主要成员钟鸣、冯海波等人的直接指挥、参与下,遭绑架、酷刑折磨与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据不完全统计,自二零零六年初以来冯海波指挥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共五十起左右,仅二零零七年~二零零八年明慧网披露的被绑架人数就将近二百名,法轮功学员姜湃就是被国保支队迫害致死的。几年来,国保支队的魔爪伸向哪个家庭,哪个家庭就面临人财两空,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国保警察走到哪里,就会给哪里带来不幸与灾难。

明慧网上有篇报道中描述:“我被强行带到车上押往大庆公安局,一路上国保支队工作人员冯海波等人威胁、恐吓、暴力谩骂例如:今天就扒你的皮、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心脏脱落、不转化就火化等恶毒的语言,当时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到大庆公安局晚上被他们铐在铁椅子上,双手反扣背后,指着铁椅子说一会儿就给你通电,知道“姜湃”都死了吗?(注:姜湃,法轮功学员,女,三十四岁。大学文化,未婚,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在短短的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时间就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迫害致死。)然后往桌子上摆一堆矿泉水,几瓶芥末油,三个人把我围住,冯海波抓住我的头发往上揪,另外两个人用口罩洒上芥末油捂住我的鼻子、嘴,反复两次憋得我心脑昏胀剧痛,浑身哆嗦神智不清……”

冯海波他们每绑架一位法轮功学员时都讲:“你们知道姜湃怎么死的吗?给姜湃坐了三天铁椅子,姜湃直跳霹雳舞(指坐在铁椅子内电刑)。”冯海波等给姜湃戴上手铐、脚链,几十斤重,铁椅子的臀部还有一个洞。冯海波等将姜湃迫害的身体虚弱后强行将其关进大庆市第一看守所,然后又绞尽脑汁给姜湃编造几十页纸的谎言逼迫姜湃父亲签字。

姜湃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后两度被送到大庆油田总医院,但他们仍不放人。姜湃临终前母亲看到不省人事的女儿,就讲女儿没被绑架迫害以前是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现在看到女儿被迫害的如此惨景,失声痛哭、诉说,医生都看不下去。冯海波等不叫姜湃父母哭,还威胁姜湃父母不准申诉,不准讲,不准告。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下午,大庆市国保支队冯海波、孙洪亮等四名恶警以有人举报为借口,绑架了让胡路区青年出租车司机包相金,扣押了他的出租车,将包家翻了个底朝天,抄走计算机主机、接收电视的“大锅”、MP3、人民币数百元与大法书籍、数据等私人财物,并将包相金非法关押进大庆市看守所,家人到公安局不断找冯海波要求释放亲人。冯海波蛮横地说:“人是我抓的,就判你了,就不放你,你能咋的?”还满不在乎地说:“你们可以请律师!”又说:“大庆的律师没有敢接法轮功案子的!”有一次,包相金的老父亲单独一人去国保要人,冯海波竟然指使手下把老人反扭胳膊推出门外。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正月十三)下午三时左右,大庆公安分局东安分局社区五队片警丁彩凤冒充物业人员敲门,谎称楼下漏水,欺骗迟贤道打开家门。丁彩凤进门后,国保支队大队长冯海波与东安分局副局长孙万库带十多名警察相继入室,强行绑架、非法搜查。

恰巧法轮功学员唐增叶(女,四十岁左右)前来探望迟的父母,警察非法搜查她的提包,发现了她的身份证复印件、一个笔记本电脑与两万现金(部份钱币印有法轮功真相词语),就将她拖上警车。因撕毁自己的电话号码本,唐增叶遭警察暴力殴打。

迟贤道的父母都已七、八十岁,身患重病。母亲因腿骨骨折拄双拐才能行走,父亲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她为尽儿女孝道,二零一零年新年期间,将二老从山东老家接到身边亲自照顾。刚接来,老父病重住院。此时,正是老人刚出院的第二天。

两名女警把迟贤道与其老父母控制在沙发上不准走动,其他男警在冯海波与孙万库的指挥下,对各个房间实施了长达四小时的非法搜查,搜出了一些法轮功书籍、资料与少量的真相光盘、真相钱币等物品及卧室内的台式电脑和一部笔记本电脑、三台家用打印机、二个U盘、四个读卡器和mp3等物品。冯海波等把这些物品当作犯罪“证据”大肆拍照。他们把卧室说成是“作案现场”。

警察要带迟走,迟说:“我不能跟你们去,我妈明天要做手术、我爸不能自理,孩子上学。你们能给孩子做饭吗?我爸妈谁照顾?”

可怜的老母亲抱着女儿哭着不放手,祖孙三人流着眼泪恳求警察不要带走迟贤道。

一个善良的警察忍不住说:“就这样的还抓她干啥?”

副局长孙万库对迟说:“我们带你回去问话,三个小时就送你回来。……我们是人性化执法。”并再三郑重向老人、孩子承诺:“我保证,三个小时就把人放回来。”

迟不相信,坚持不去。纠缠了很长时间后,孙万库失去了耐心,冲迟贤道大喊大叫:“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抬也得把你抬走!”又叫来两个警察连扯带拽地架走迟贤道。老母亲拽着女儿不放手,被拽倒在地,因为腿不好使站起来又倒了。光着袜底、未穿外衣的迟被拖到楼下,抬上警车。

二位老人从地上爬到门口,老母亲没办法追上女儿,躺在门外冰凉的水泥地上,绝望地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发出阵阵干呕。

好心的邻居来搀扶老人回屋,指责孙万库说:“你们这要是弄出人命来怎么办?”孙万库很不高兴地说:“那是他自己想死,也不关我什么事!”一步从躺在门口的老母亲身上跨过去,扬长而去。

十多个警察押着弱女子满载而归。身后迟贤道的家中,白色木质地板上布满杂乱的鞋印和一个个烟头;被子翻了一床,箱柜全打开、翻得乱七八糟,房间内一片狼藉……祖孙三人面对一派劫后惨象大放悲声。

沉重的打击之下,二老病情加重。迟面临中考的儿子忧心忡忡无法专心复习功课。祖孙三人失去依靠,日日以泪洗面,盼孙万库兑现承诺,放亲人回家。迟贤道一直没有回来,远在山东工作的丈夫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工作,请假回家照顾儿子与病中二老。

事情发生不久,明慧网曝光了唐增叶与迟贤道被绑架的消息。由于迟的儿子为维护妈妈出言冲撞过警察,冯海波及手下怀疑是迟的儿子泄露了消息,就向610谎报迟的儿子在网上散布流言,给这个未成年的初三学生上了黑名单。还扬言说,看他未成年,否则把他也抓起来了。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中午,大庆市让胡路区东湖八区法轮功学员张立新出去办事回家的路上,被大庆国保支队冯海波带人伙同东湖分局警察绑架。

冯海波当即抢走张立新随身带的家门钥匙。警察象土匪一样,进门就开始到处乱翻,每一个墙角、床底、柜顶都不放过。灯罩被打翻掉到地上,摔的满地玻璃碴子他们也不管。抢走张立新的私人电脑台式、笔记本各一台、激光和彩喷打印机、手机两部、大硬盘三个、MP3五个、优盘五个、大法经书两套等私人物品。甚至连墙上的所有大小福字,大法师父的大小法像、法轮图全都摘走,这些警察连小电子钟里两节电池都得抠走,小灵通充电器及所有手机、mp3充电器都偷走了,钱包里几十元钱也揣到他们的兜里。警察打着执法为民的旗号,干的却是执法犯法的坏事!

更过份的是,冯海波等人连一个八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神志不清醒的老太太也不放过。指使手下强行把老太太弄到卧室让她躺着,老太太一再说不躺着,警察还要强制她躺下,张立新立即制止恶警的非法行为:不许强制老太太!这样他们才让老人坐起来。过后警察把这个老人交给两个不认识的人看管(张立新的丈夫和两个女儿都不在家),强行把张立新带走。直到晚上七点多,老太太把大便便到裤子里,弄得到处都是,恶警才不得不将张立新放回家。

冯海波甘愿充当邪党打手,至今仍然继续不断的绑架和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持续的给他讲真相,给他写劝善信挽救他,一次次苦口婆心向他劝善,他却一次次的继续做着坏事。

在此再一次正告冯海波:再不醒悟,等待你的只有天理的惩罚!

在这里也建议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警察们,也看看明慧网上公布的大陆各地公、检、法、司系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务人员遭恶报并连累家人的事件。现在你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手段已经被曝光,今天这篇文章发表就是对你们的警告,你们中如果还有执迷不悟者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再次行恶之时,就是你的报应之日。不是吓唬你,因为你们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功学员是佛法修炼者,佛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希望你们放下恶念,真正的了解法轮功,保护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及家人开创一个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