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恩德说不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七十九岁,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我到异地女儿家带外孙,在那里结识了一位邻居大姐,我常与她去祠庙。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这回我找到正主了,真能把人度到天国去。”我听了顿时一愣,觉得这位神一定会很大,可是我没文化,怕修不好。她说:“能修好,能修好,如果修不好,我们把你拉上去!”在她的鼓励下,一九九六年,黄历十一月初二,我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没多久,老家的另一女儿因与保姆发生矛盾,要我代劳。我心里很不情愿,因老家没有炼法轮功的。邻居同修说:“那是师父的安排,叫你回去洪法呢!”

听着很有道理,于是我带着重托回到家乡。回家后听说真的有人在寻找炼法轮功的,没几天我们相识了,并很快的开始了学法炼功,修者日增。

闯过生死关

修炼半个月就遇上考验。因女儿打外孙,我去劝阻,女儿用手一挡,我往后一倒,头撞到墙上,起了一个大包,人起不来了,也出不了声。女儿吓得直哭,打电话叫来了女婿,这时我也好多了,他们要抬我去医院,我怎么也不去,对他们说:“我是修炼人,没事的。”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结果人真的没事。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在我市召开法会,要给新来的同修准备大法书籍。我租了一辆机动三轮车运一大包《转法轮》书。当车开到一交叉路口时,一辆大货车一下撞上了机动三轮车,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三轮车被撞成了两截,车篷也碰扁了,顿时引来了百人围观。我双手抱着一大包书坐着未动,可是两手的无名指各被挖掉一块肉,还见到了骨头,鲜血直流。而我当时一点也不害怕,可三轮车司机吓得又哭又喊,“老大娘不得了呢,老大娘不得了呢…”并求围观的人把我弄下来送医院去。我说我自己下来,司机听到我说话,惊讶的说:“啊?你还没死啊?”我下车后给他付车费,他怎么也不要,我说你不要我就不走,司机没办法只好收下了。这时大货车司机也哭着来了,围观者告诉他:你不要哭,她没死。他扒开人群来到我跟前,硬要拉我上医院。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身体没事,我不会去医院的。大货车司机见我再三说不去,就要给我一千元钱作营养费,钱我也没拿,他说:“你这也不要,那也不要,今后你的儿女会不会找我麻烦?”我说:“我不找你,还有谁敢找你?”司机激动的说:“我做什么好事了,碰上这么好的人了。”人群中有说我愚蠢的,有觉得奇怪的。修炼人都明白,这是师父帮助我还了一笔生死债。

有一年的大洪水冲垮了我们小院的大堤,洪水穿过小院又冲垮了另一侧的哑河堤。我从家出来后走在急流中,洪水从膝盖很快淹到胸部上了,年轻小伙子都走不稳了,我后面的那位年轻人突然就被水冲走了。我却能在水中走稳,突然一个几百斤重的棉花包冲到我面前,眼看挡住我的去路了,突然就拐着弯走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保护我,不然它是不会让路的。我摸水走了大约两里路到达对岸时,还觉得身体象羽毛一样轻。类似于这种危险的事情还有很多,这就是学大法的神奇,师父帮我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大关。

二岁外孙从深水池中爬上来

炼功前我患有多种疾病,眩晕症、风湿、三十年的头部冷,夏天还得顶毛巾,二十年左腿膝弯处不能随意伸直,四十年的左耳结,等多种疾病都好了。修炼后,不但自己身体净化了,家人也跟着受益。

我的大外孙曾经被拖拉机从身上压过,却安然无恙。小外孙患甲亢,住院、打针、吃药,花费两万多元也不见好转。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两个月就好了。

我在异地带小外孙时,有一次因忙于家务没管好他,等我忙完后出门一看,只见两岁的他站在水池旁边,一身衣服湿淋淋的。我问他怎么回事,他指着水池说:“从这儿上来的。”原来他掉進水池中,自己爬上来的。天啊,那水池可有四、五米深,水有三米多深,池子的坡很陡,而且没有任何手扶之物,他掉下去后,没有人帮助根本上不来。

我知道,是师父救了外孙一命。是慈悲的师父对弟子的呵护。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