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华瘫痪三年九个月 佳木斯监狱欲盖弥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林泽华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四年,被迫害致瘫已经三年零九个月,佳木斯监狱拒不放人,还说林泽华是装病。八月十日上午,林泽华的亲属来看望他,却被监狱人员劫入一个房间质问关于林泽华遭迫害的真相传单,而对于家人对林泽华身体状况的忧虑仍置若罔闻,不予答复。

八月十日上午,林泽华的三哥和五弟及朋友又一次来到佳木斯监狱,由于三哥没带身份证,监狱610的董大泉拒不让见(这只针对法轮功学员),只好五弟一个人去见林泽华。

监狱有关人员得知林泽华家属来接见后,派人到大厅通知家属说狱长要找家属谈话,原因是狱长接到一封署名家属、揭露林泽华在监狱被迫害致瘫,要求无条件释放的真相信函。

林泽华的五弟还没接见完,就有一个监狱警察在大厅等候,接见一结束,就把家属强行带走了。家属被带到办公大楼四楼的一个房间。狱长并没有来,在场的有监狱610董大泉,非法关押林泽华的监区王姓副教导员,另有两名姓于和姓宋狱警,共四人。他们拿出那封信,追问林泽华家属这封信到底是不是他们写的,家属义正辞严地做了肯定的回答。

他们又追问家属写这封信的用意是什么,于是家属就把林泽华在狱中如何被迫害致瘫,几次看病,家里钱没少花,却什么结果都没有的情况都说了出来,并指出看病过程中的很多疑点,要求更换医院和医生重新检查。

家属回答了所有问题,狱方什么也没说,只是把家属的回答做了记录,记下了家属的电话,说是给答复。可十多天过去了,家属没有接到任何的所谓答复。

佳木斯监狱草草检查 诬林泽华“装病”

法轮功学员林泽华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四年,被迫害致瘫已经三年零九个月,狱方却说林泽华是装病。


林泽华在医院看病照片
林泽华在医院看病照片

接见后,刑事犯将林泽华背回去
接见后,刑事犯将林泽华背回去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上午,经过长时间申请,林泽华终于被允许出监看病,在哥哥亲自陪同下,监狱竟敢违背看病常规和程序,指定事先监狱联系好的医生,草草走过场,在林泽华本人不在的情况下枉下诊断,还说林泽华是装病。连狱警都看不过去,说:“都这么严重了,还查不出来,都三年多了,谁能这么装啊?”

无奈下,七月二十七日上午,林泽华三哥和五弟又一次来到佳木斯监狱,准备和相关人员交涉,并打算就前后几次看病佳木斯监狱均选择同一所医院,指定同一个医生向监区长王庆军提出质疑,而且准备向监狱提出要求更换医院和医生重新检查。

一大早,家属就来到了佳木斯监狱。负责接见批条的610主任董大泉以这月已接见过为由不给批条,并说林泽华没看出病来,瘫痪是装的,很显然监区已与之沟通过。家属给王庆军打电话,王说外出开会,不见。去找主管狱长李好军,被告之不在。找监狱长叶枫,也被告之不在。面对这一系列的推诿、搪塞,家属决定找“驻检”(即检察院驻佳木斯监狱检查室)投诉。来到了“驻检”办公室,一个年轻的女工作人员出来接待说:主任不在,有什么要求她可以转达。于是家属以书面形式给“驻检”留了字条,揭露了佳木斯监狱将林泽华迫害致瘫及看病草草收场的事实。同时提到,已经是第三次向“驻检”申诉,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回应。

林泽华的家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今年 8月15日,家人与林泽华的律师到上诉机关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中级法院递交了申诉状。

林泽华自述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

我是1962年出生于友谊县凤岗镇,原友谊县农场建筑工程公司职工。修炼法轮大法以前,身体有四种顽疾:一、神经性头痛。二、规律性咽喉肿痛(夏季)严重时吃不下东西,说不出话。三、左腿根内侧有一块黄豆大小两公分厚平肉,总是瘙痒,一挠就破淌水,愈合还痒。四、双眼视力0.6,假性近视不能看红色,看红色头晕眼花视力模糊。

1996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无意间发现这几种顽疾全部消失。令人惊奇的是那块黄豆大小的平肉不见了,留下一块黄豆大小的印记至今可见。第一次感受到了没病的感觉,身体轻松,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天工作下来也不累,吃的香,睡的着。年轻人拿东西上六楼还要歇一下,我两手提五、六十斤的东西一口气上楼还不喘。

修炼法轮功,使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发生根本改变,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和定位,明白了人活着不能为自己活着,要为他人着想,考虑别人,要做好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只有按照人类的普世价值“真善忍”的原则才能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这是绝对不变的标准。以前和人相处以自我为中心、处处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现在为人处事真心相处,更不会算计别人,对人生充满乐观,生活中无论什么样的苦、烦恼、不快、不公,全不放在心上,性格、脾气也发生了改变,过去我腼腆内向,矜持不善交际。与人来往,合的来就处一处,合不来也不来往。修炼后,为人处事落落大方、坦坦荡荡,言谈举止端庄得体,随和毫不做作。以前和别人发生矛盾时总是推责任、怨别人、找别人的不是、没理找三分,有时忍住了嘴上不说,心里一直记恨着,现在遇到矛盾时,能退一步,找自己的原因,想自己哪没做好、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还能善意的解释。

以前帮助别人做点好事要让别人知道,最起码要让别人领情,现在无论何时何地,人不认识都主动帮助别人而且没有条件,不讲代价,不计回报,在单位上班时,为了争权争利与一位同事闹的很僵,积有宿怨,不相往来。炼功后,见到这位同事主动打招呼,检讨自己过去的不是,并赔礼道歉,主动和好,同事动情的说:没事,都是过去的事了。他儿子结婚,我听说后,还随了礼。

师父告诉我心一定要正,贯穿在我的生活中,出租车行业,黑客、宰客是常有的事,我开出租车一年多,跟乘客没多要过一分钱。即使外地人,也一视同仁,童叟无欺。有时赶上乘客着急忘带钱了,人不认识办完事再说,有的过后忘了给钱,我也不追着要,遇到天气不好或半夜出车,或时间长点,多跑点路,也不和乘客多要钱,一位乘客打车,因事没坐,都付了钱,我还钱,他说下次坐车用,我遭受迫害后,我告诉弟弟替我把钱还了。

我曾经做过带料食品加工,当时电费1、2元加工一炉食品,去掉电费所剩不多,有人好意劝我在电表上做手脚,我笑着说,修炼人不能那样做,面、油、鸡蛋、糖是生活用品,加工时少放看不出来东西,我始终按标准报料,剩下如数归回。孩子那年4岁,有时饿了要吃的,我就给孩子钱自己买东西吃,也不动顾客一块食品,顾客看到过意不去说,你这个人太厚道,许多人到我家东西放那就走,告诉我啥时取,说放心。

给人打工时,正点上下班,就象给自己家干活一样兢兢业业,认真对待,不糊弄,精打细算,还不动雇主的东西,雇主在与不在都一样,雇主感慨的说:“雇人还得雇你这样的,好人哪。”

做加工炒货生意时,为了挣钱,缺斤短两都干过,修炼后,不再把坏的炒货往里掺,灌袋总是足斤足两,变质了就扔掉,对原料精选细挑,小卖店没卖完,变质了就给换,小卖店都说,上你家的货真放心。

1998年,我参加哈尔滨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搭公交车时,一位乘客用报纸包的钱(约二十公分厚)。掉在车上,谁也没注意。我和一位同修看到了,同修问我:“怎么办?是不是圈套?”我说告诉他吧,车刚好停了。同修告诉他:“你东西掉了。”他紧张的啊一声低头找钱,谢我俩都忘了,我俩坦然下车。

和女人接触时间长了会日久生情,修炼后只忠实自己的婚姻,除妻子不再和其他女人过份接触,视女性为自己的母亲姐妹一样尊重。

一位同学请我吃饭,饭后对我说上歌厅唱歌去。我听过那是什么场合,就拒绝。他说:我唱歌,你陪我就行了。碍于情面去了,到那,他给我叫来一位小姐陪我,我明白他的意思。小姐跟我唠一会,见我没那意思,找同学说:你这朋友咋这样呢?同学笑了:“他是炼法轮功的!”

一次,孩子做错了事,不敢告诉奶奶,问我咋办哪?我说:你这么这么说。孩子急了:爸,你不是告诉我不撒谎吗?我意识到言传身教对孩子一生影响太大了。从那以后,凡是告诉孩子做到的,我自己必须做到。孩子十八岁了,我没骂过他,打了两次,也只是吓唬他不再犯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