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宝清县教师刘让芳放鞭炮被判刑五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宝清县八五二农场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刘让芳女士,曾患胰腺细胞瘤,在对生活绝望之际,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康复了。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在农场中心广场放鞭炮,被警察绑架,一个月后竟被中共当局判刑五年,现被劫持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自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来,刘让芳女士遭多次绑架,曾被劫持到洗脑班遭受迫害,被非法劳教两年。在臭名昭著的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刘让芳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强迫坐铁椅子折磨七天;关进禁闭室;做奴工:挑小豆、挑筷子;拒绝做奴工,就被戴手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受野蛮灌食,灌浓盐水。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红兴隆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非法判刑五年。以下是刘让芳女士自一九九九年以来遭受迫害的详情。

修炼法轮功,身体顽疾得以康复

刘让芳,原是黑龙江省宝清县八五二农场一分场七队小学教师。一九八八年,她在阿城上大学时,被哈医大确诊为胰腺细胞瘤。一九八九年,两个妹妹陪她到北京著名的协和医院检查,诊断结果和哈医大相同。

刘让芳患病时,全身浮肿、头晕眼花,每天吃七八顿饭,又吐又拉,浑身无力,起不了床,人浮肿得很难看。协和医院让做手术治疗,并说手术成功率很低,而且手术费用很高。当时刘让芳的家里没有积蓄,生活上靠两个妹妹打工勉强糊口。刘让芳为找到活的希望,就去北京景山公园学练气功,学了好几种法,效果都不是很好。

一九九八年七月,刘让芳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身体得以康复。刘让芳非常感谢李洪志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全家人都高兴,大妹妹刘让英、母亲郭尚云也和刘让芳一起学炼法轮功。

刘让芳也能打工挣钱了,原本被愁云笼罩的家庭,变得其乐融融起来。

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四月,听说天津警察抓了不少法轮功学员。二十五日,刘让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自发一起去了北京中南海府右街信访办,就想去反映真实情况,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刘让芳和大家站在路边,让出人行道,没有标语,没有口号,当时朱隆基总理亲自和平解决了此事,临走大家时把垃圾都打扫干净了。这期间,小妹妹刘让鸽开始学炼法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全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造谣诽谤,颠倒黑白,非法抓捕。刘让芳当时想一定是政府误解了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怎么受到国家攻击呢?刘让芳领着妹妹去中南海、天安门为法轮功上访。当时全国各地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刘让芳就帮助安排他们的吃住。一直到九月份的一天,被警察跟踪绑架,身上有近一万元钱存折被抢走。

在北京东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刘让芳被劫持到黑龙江农垦驻京办事处,八五二农场派出所警察包振东和刘伟东,将刘让芳劫持回八五二农场。

劳教、毒打、坐铁椅子、关禁闭室、做奴工

十一月,刘让芳姐妹正在地里干活,一分场派出所警察于守江把刘让芳和刘让鸽,绑架到红兴隆管理局看守所,警察强迫他们写“保证书”,威胁她们,写了“保证书”就回家,不写就劳教。就

这样刘让芳被非法劳教二年,刘让鸽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那里被强迫做奴工,挑小豆,挑筷子,拒绝做奴工,就被戴手铐。

二零零零年,劳教所开始“转化”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刘让芳被作为首先“转化”对象,他们看刘让芳没有“转化”的意思,就把刘让芳绑在铁椅子上,并恐吓她“转化”。刘让芳说:“我的命都是李洪志师父给的,‘转化’什么呀?”

她被强迫坐铁椅子折磨七天,随后,关进禁闭室(平房),不许出屋。刘让芳隔壁关着七台河的法轮功学员金力红,金力红隔壁也就是西侧最后一个房间关着法轮功学员刘桂华、邓春霞、北京的张连英、鸡西的付美林、密山的王俊华,后来把刘让芳也关进这个屋,时间是二零零零年的七八九月份。

九月末,劳教所的监室搬入新楼,刘让芳被劫持在三楼。当时三楼关着法轮功学员大约有九十人,多数被洗脑,坚定信仰的只有刘让芳、七台河的金力红、佳木斯的王淑君(已被迫害致死)、七台河的刘术玲(已被迫害致死)、富锦的高桂玲、桦南的杨玉波,共六人。鹤岗李英绪也住三楼,她到劳教所就“转化”了,她协助恶警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

十月份,几乎每天晚上二楼被洗脑的法轮功学员都强迫到三楼听李英绪的邪说。一天,六个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决定揭露李英绪。金力红和李英绪面对面谈,王淑君拉走上来替李英绪说话的人,场面激烈。有人报告了恶警张小丹,张小丹气势汹汹地进屋,大喊大叫地制止金力红说话,金力红和气地说:我们学的都是法轮功,她能说我也应该能说呀?张小丹近似疯狂地喊:“就许她说,就不许你说。”张小丹已摆出要打人的架势,金力红直视着她,没再说话。张小丹是劳教所女队里最能打人的恶警之一,她打人,抢法轮功经文。

张小丹出去后,李英绪说要打手印,接着把身体扭成了蛇状,她原形毕露,几个法轮功学员继续揭露她,有些被洗脑的法轮功学员看到此景,开始反思“转化”是错的。金力红后来给要明白过来的学员写经文,有的人看完经文交给了李英绪,没几天刘让芳、金力红、王淑君、杨玉波四人被关进一楼严管队,从此,刘让芳一直被关在严管队,直到离开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要求回家,劳教所把一楼严管队搬到二楼,把要求回家的人关进一楼。搬到二楼的法轮功学员,白天就能听到一楼传来的哭声、叫喊声。队长刘红光和一群着便装警察不止一次进一楼打学员,佳木斯的张敬芝被打得腰直不起来,吓得不敢说被打的原因和过程,佳木斯的汤红就在一楼被迫害致死,七台河勃利县的芳翠芳在三楼被迫害死亡。

搬到二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隔离,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二楼又冷又潮,条件恶劣,不许出屋,大小便在屋里,便在一个盆,一天一宿倒一次,整天被锁在屋里,屋里气味难闻极了。当时刘让芳、王淑君、张连英、马小华、赵雅贤、金力红被单独关在阴面北侧,张连英的隔壁是水房,金力红的隔壁是仓库,是最冷最潮的。更邪恶的是不给这十几个法轮功学员水喝,开水壶就在门后放着,就
说没水;想喝凉水也不给。当时每天在走廊值班的是七台河的普教不到二十岁的王艳,每天给很少的水洗脸。

那期间劳教所陆续关进很多法轮功学员,陆续很多被洗脑转化,这十几个坚定的法轮功仿佛是他们的眼中钉,就不给水喝。走廊里经常就王艳一个人,很少见到警察。吃饭时警察出现了。打饭时就得开门,饭没打完就喊关门了,金力红在第一个屋先打饭,快速地喝完一碗粥,送饭的走时再盛一碗粥,因为太渴了。金力红和宫队长女说太渴了,没水喝,宫队长一声没吱。很显然,不给水喝不是刘亚东一个人定的,肯定和她的上级有关。后来王艳涉嫌介绍少女卖淫被重新起诉刑事犯罪被公安带走。

二零零一年元旦那天,金力红的包夹走时忘记了锁门,其他人都去开联欢会去了。金力红把各屋门打开,大家终于见面了。短短二三个月的时间,张连英变成了老太太,金力红已经认不出是她了。刘让芳、张连英、王淑君、赵亚贤面无血色,灰白色。住在阳面南侧的王桂梅、邓春霞等脸是紫红色的,面色都不正常。刘亚东回来看门都开了大吼一番。

后来,二楼的法轮功学员搬到一楼,一楼空气比二楼好一些,大家能去卫生间,但还是严管隔离。一天半夜,二个男警察进入女监室,其中一人是劳教所领导直奔刘让芳去掀她的被子,刘让芳大叫一声……。法轮功学员栾秀媛质问:半夜男的怎么进来了?二人自知理亏往出走,金力红拉住那个领导向他讲,劳教所是怎样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此人谎称回去汇报,快速走掉。

第二天,大家扯掉门帘拒绝严管,要求见劳教所领导,刘让芳要求看《转法轮》。结果十二个法轮功学员被骗到南二楼,一群男警察大打出手,十二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反铐在木板床上。邓春霞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对你们自己不好,一男警察恶狠狠地往邓春霞嘴里塞棉被,邓春霞挣扎着,嘴里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金力红说:你们不能这样,一只打手打在金力红脸上。

第二天金力红和马小华被关进铁椅子,那天是除夕。那个所谓的领导,来到金力红面前露出得意的笑。邓春霞的上下嘴唇脱掉一层皮。大家被铐南楼约八九天后,又回到一楼严管队 。

野蛮灌食

刘让芳还是要法轮功书,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劳教所用鼻饲管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浓盐水,后来每天男警察捏住刘让芳的两腮强迫从口腔灌饭,刘让芳的两腮都被折磨得呈青色的。

有一次刘红光和几个男警察把刘让芳带到男牢房灌食,强迫刘让芳把呕吐的东西吐在自己衣服里。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一直被铐好几个月,张连英被单独铐在南楼好几个月。一直到二零零一年的五月,省长徐光洪去劳教所检查工作的前一天才把大家的手铐拿掉,刘让芳和邓春霞已经不会正常走路了。在这期间,鸡西的付美林已被超期关押半年了,找他们理论,刘所长竟理直气壮的说:谁超期关押你了。付美琳是九九年四月开始炼功的,九月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先被关进万家劳教所,后被转至佳木斯劳教所。付美林一直被超期关押十一个月零十二天。

二零零一年,劳教所吃的是黑亮硬的馒头,后来就放大量的碱,馒头就不硬了,就变成浓土黄色,掰开馒头就有一种难闻熏人的味道。吃着这种馒头很多人口腔坏了,皮肤坏了。刘让芳头晕,金力红腰痛。刘让芳和金力红提出馒头有问题,遭到女警察的谩骂,后来买了新面,但和坏面掺着吃,坏面掺的多熏人的味就大,坏面掺的少熏人的味就小。这种有毒的面一直吃到二零零二年。刘让芳就是吃上这种馒头开始头晕。

二十四小时受监视、遭毒打、强迫洗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末,刘让芳头晕得非常严重,劳教所想把刘让芳放走,他们把刘让芳劫持到八五二看守所。刘让芳绝食抗议,后被七队接回到刘让芳的大弟弟刘让安家,刘让安受邪党迷惑很深,他对姐姐没有一点善念,刘让芳拖着虚弱的身体离开弟弟家,去邻居家要点饭吃。

后来,刘让芳被安排在农场办公室住,二十四小时被人轮流看管。后来专为刘让芳设一保安员,月工资四百元,此人叫郭勇。刘让芳没有吃的,就去垃圾堆里捡人家扔掉的食物,刘让芳一边吃一边哭。有一次刘让芳曾经教过的学生家长看见了,对郭勇说;刘让芳不就是信仰问题,相信神佛吗?怎么不给饭吃呢?死刑犯还得给饭吃呢。之后,农场决定给刘让芳派饭吃。派饭就是政府决定的到老乡家里去吃饭,一家吃一天。刘让芳到谁家吃饭都说法轮功的真相,告诉老百姓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法轮功没有错,迫害法轮功的人才是坏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五二农场副局长、大队书记、一分场派出所警察于守江和郭勇把刘让芳抬起起,塞进车送到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洗脑班。在洗脑班,男警察黄宝海不让刘让芳上厕所,被逼迫尿在盆里。刘让芳不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警察周记又打又骂,拽刘让芳的头发把刘让芳拖倒在地,头发被拽掉很多。毒打折磨刘让芳的还有李振标、王忠山、包军、王甲林、姓袁的,最后刘让芳被折磨得躺在床上起不来了,昏迷了,才放回家。

放鞭炮遭绑架,恶警入室抢劫

二零一一年十月,刘让芳听说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快死了,变成植物人了,刘让芳高高兴兴地买了鞭炮到八五二广场上去放,被广场管理员诬陷,派出所去两人把刘让芳绑架,下午刘让芳回到家。派出所的人和郭勇晚上九点去非法抄家,姓董的录像拍照,看到法轮功的东西就抢。

第二天,刘让芳被迫离开家,后在宝清法轮功学员家中被绑架。刘让芳的大妹妹刘让英找到八五二公安局姜局长要他放人,姜局长说不可能。十月十四日,他们又去抄家,掠走卫星接收器、笔记本电脑、电视、影碟机三个、光碟等。刘让英被监视一个月后,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