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己 事事处处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六日】我经常和一些同修从法理上交流,鼓励她们排除干扰,有问题向内找,共同做好三件事。其间也有过因同修不理解而产生的摩擦和间隔,有些无法解释的误会有时让我很委屈,无中生有的指责和背后议论,常常弄的我剜心透骨的难受。向内找是我走出这一困扰的法宝,找到了自己那些不易觉察的人心与观念,纯净了自己,坚持每天救度有缘人三十个左右。下面把我这一年多来修炼心性的经过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师尊在《致欧洲法会》中说:“有些学员修炼中一直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谁对自己不好了、谁说的话不好听了、谁太常人了、谁和自己总是过不去了、自己的意见总是不被采纳了,因此什么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事都不干了,甚至一气之下不修了。你真的不知是在给谁修吗?你真的不懂这不顺心的事是在帮你修炼、去你的人心、去你的执着吗?你从修炼那天开始,人生的路不是改变成修炼的路了吗?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吗?”当我再次学习这段法的时候,觉得师父的话字字句句打在我的脑海里,我不正是这样的人吗?

对照师尊的教诲,想起在学法小组同修们真诚的话语,自己隐藏着多少的人心。为什么我指出某同修的不足时没有人支持我呢?自己认为是为整体着想,自以为在法上,好象细声细语都是为同修好,实质还是在强调自我的人心。其实同修们都在默默的做着三件事,圆容师尊所要的。当别人触及到自己的不足时,就原形毕露,说话也不和气了。如同修A说和我一起讲真相有压力,同修B就直截了当的说对我有妒嫉心,她怀疑我劝退是不是把真相讲到位了,不相信我每次能讲这么多人。当时我听到这些话,心中很不是滋味,觉得同修不但不鼓励,反而这样说。我就马上回她一句,《明慧周刊》上登的一个老太太一天劝退六十人,我还只有她一半呢。你要用心去做,每天讲三十、四十都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你比我还会讲。至于我讲的质量怎样,有师父管着,有众神看着,要你操什么心呢?这种口气,这种态度能使人信服吗?

一次碰到同修B,正好是两位讲真相的同修被绑架。同修B在学法小组说:“你看某某真相讲的这么好,本地区还准备把她的事迹打印成小册子,作为其他同修的借鉴。你看一被绑架就把什么都说了,自己也不修了。”同修B讲的是当时的真实情况,我就认为她是含沙射影的指向我。那意思是说你讲的多有什么用,不修自己,还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就马上回了她一句:“讲的多不能证明修的好,但总比只说不做的强。”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还来不来这个小组学法,我大老远来学法,她们对我的帮助不大,我何苦被别人妒嫉自找烦恼呢?找来找去都是别人的错。

“讲的多不能证明修的好”这句话是我随口而出,回家躺在床上细细回味,是啊,我劝退多有什么用?不向内修,处处都怀疑别人在说自己,出现问题都是别人的不对,到底是什么心在作怪呢?我该找找自己了。找来找去把我吓了一大跳,自己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私心、争斗心、好胜心,隐藏的显示心、我能把这些人心带回天国吗?最近因为本地资料少,有同修说没资料发,我就到一百里之外的老家去拿了一些资料,给那些不善于讲真相的老同修去救人,哪知同修不理解,认为是我不愿意发就给她去发。因为我拿资料都是有选择性的,是那种适合打开人心结的资料。如《天赐洪福》、《如何平安度过灾难》、还有《九评》小光盘等。同修拿到手里一看,就说是过期了的,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当时有的同修听到后就觉得太过份,说这些话太不应该。遇到这种事情,我的心里也是很不舒服。过后向内找,这是在去我的同修情。

为什么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修炼人不会碰到与修炼无关的事情,修炼的内涵太大了,不是去几个人心就能修成的。每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事事处处都有与修炼有关的因素在里面,都要用心去体悟,找出执著心,去掉它,修好自己。

我发现我在修炼的过程中,经常把自己的主观思想强加给别人,认为自己想的做的都是对的。我应该把自己认为对这一想法彻底放一放,其实“对”与“错”都是不同境界的认识和表现。我一定要放下自己,用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更大胸怀去对待周围的同修,真心的默默的去圆容。我们都是大法粒子,只有层次不同,境界不同,永远不要用自己悟到的法理去衡量别人,更不要把自己人的观念强加于人。我应该多看同修的闪光点,碰到摩擦,要做到自觉的主动的和同修沟通,找出自己的不足,以达到共同提高。

“向内找”是师尊留给我们提高心性、走向圆满的法宝。我真心希望同修和我一道珍惜利用,让我们在神的路上兑现我们的誓约,完成我们的重大使命,跟师父回家。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