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景花猝死与赤峰610、公检法人员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杜景花年仅五十岁左右,突然死亡,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被火化。杜景花因何猝死?说明了什么?让我们看看她和她的丈夫陈晓东都做了什么?

赤峰洗脑班对外谎称“法制教育基地”,陈晓东一直是当地“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委任的负责人,使用各种手段残酷“转化”迫害赤峰市各旗县法轮功学员。而陈晓东的妻子杜景花,本在第二逸夫小学(原铁南小学)工作,却以各种形式“支持”丈夫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亲自上阵。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杜景花遭恶报死亡,被火化。

陈晓东,诡计多端,巧言善辩,因而受赤峰“六一零”的重用,一直是赤峰洗脑班首恶。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看到他紧随邪党,迫害善良无辜,在步步走向毁灭,诚恳的劝他不要踩着善良人的痛苦、屈辱向上爬,并委婉地提醒他,当你的妻儿知道你在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好人时,他们会怎么看待你?陈晓东直言不讳地说,妻儿非常支持他的“工作”(指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他的妻子是全力以赴协助他。

有一次,陈晓东因“转化”不了法轮功学员,回到家后,跟妻子杜景花唠叨他的难处,说法轮功人如何如何“顽固”。他的妻子杜景花胸有成竹地说:“我就不信转化不了他们,我去转化他们。”杜景花撇下家务,放下工作,跑到洗脑班协助陈晓东说教,以展现她的“能力”。杜景花花言巧语,费尽苦心地说了一遍又一遍,法轮功学员不接受她的那一套歪理邪说,杜景花悻悻而退。杜景花还说着:就因为陈晓东再三嘱咐我,为了“转化”他们,先别动手,否则,我会打他们耳光,扯死他们。

陈晓东刚从学校调入政府工作时,社交应酬比较多,不能按时回家,杜景花接连打电话催他快些回家并跟他吵。但是,在陈晓东调入洗脑班后,早出晚归,几天几夜不回家,杜景花都毫无怨言,真是全力以赴的“支持”他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仅给出谋划策,而跑到洗脑班为陈晓东卖命。

二零一一年春夏,赤峰市 “六一零”人员骚扰红山区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到林东、乌丹等地威胁法轮功学员,图谋再办洗脑班,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迫害。赤峰法轮功学员想通过杜景花劝善陈晓东,让陈晓东停止行恶,因此,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用心给杜景花写信,杜景花不听规劝,而是更加仇恨法轮功学员,肆意谩骂大法师父,依然支持陈晓东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月间,内蒙古恶徒企图在赤峰办洗脑班,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晓东每次都是全力以赴的参与迫害,把善良人的规劝当耳旁风,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面对法轮功学员的劝善,陈晓东振振有词,自以为是,不止一次地说:“共产党给我发工资,我就听共产党的。我是无神论者,什么也不相信。”

陈晓东被共产党的无神论邪说毒害的失去了良知,并协同妻子迫害法轮功学员。可是,法轮功学员信仰的是“真善忍”,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谁破坏了佛法,迫害了佛门弟子,其罪大无边,必遭恶报。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还给陈晓东列举了很多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实例。 同时,国外的法轮功学员也不断给陈晓东拨通国际长途电话,讲明法轮功的真相,劝其改邪归正。而陈晓东一意孤行,依然我行我素。

然而,国内外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规劝和忠告都未能阻止陈晓东迫害佛门弟子的恶行。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恶报终于降临到陈晓东的头上,陈晓东的妻子遭恶报死亡,被火化。

仅赤峰地区又有多少象陈晓东一样的人在江氏集团的愚弄和利诱下,为了眼前的名利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到了恶报。下面请看部分赤峰“六一零”、公、检、法人员遭恶报的实例。

赤峰前市长徐国元被判死缓

徐国元在任赤峰市市长之前就任市委副书记之职,分管政法系统,主管“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徐国元二零零零年三月开始任赤峰市委副书记,分管政法,为仕途升迁,跟着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数十人;为抹黑大法,不惜杀人害命,冤杀赵合,为立功表现制造假案。在他任职期间,恶人曾用跟踪、监听电话,蹲坑等见不得人的手段以及绑架,酷刑折磨,关押、判刑、迫害致死等方式疯狂残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并制造假案冤杀赵合,以讨好江泽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邪党给他一个狂敛的机会,他终于“入瓮”。待他从断头台前转了一圈,回来后不知可否醒悟是迫害大法修炼者遭恶报了。

徐国元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双规,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内蒙古包头市中级法院判处徐国元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赤峰市“六一零”头目杨春悦之子车祸惨死

赤峰市“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杨春悦,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任期间,赤峰地区至少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成百上千的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遭受洗脑精神折磨及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上千个家庭因为亲属修炼法轮功而受到无端的株连和迫害。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杨春悦二十八岁的儿子杨志慧驾车钻入前方停着的一大货车底下,头盖骨被掀开,当场毙命,而副驾驶位上的人却安然无恙。所驾驶的汽车也当即报废。杨志慧,当年二十八岁,原在赤峰市政法委防范办即六一零办公室开车,其间,他和其母也极力怂恿其父杨春悦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杨春悦自知是迫害法轮大法遭报应了,从此恶行收敛。

赤峰市公安局长董歧福遭恶报死亡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大早,赤峰城区部份街道戒严,赤峰市公安局局长董歧福遭恶报,患癌症在北京治疗无效,于三月二十五日毙命,要进行火化。

董歧福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六年,任赤峰市红山区区委书记期间,紧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专项拨款给“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公安等机构迫害法轮功学员,用金钱、名利刺激恶人,在利益的驱使下,红山区公安局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李树成、恶警布仁等为利所驱,更加无法无天。赵艳霞、郑兰风、闫利、袁淑梅等多名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众多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劳教或判刑,有的法轮功修炼者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因被勒索而倾家荡产,有的妻离子散。董歧福支持公安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受到恶党赏识,二零零七年被提拔为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长,不久又提拔为局长,这样可以操控着全市旗县区的公安国保继续伙同“六一零”行恶了。

董歧福五十几岁就丧命,是中共邪党害了他,也是他自己人心不正造成的。无论他在行恶时怎么给自己壮胆“我不信有神”,但都在神的掌控之中,无论他是否相信善恶报应的天理,报应都会发生。命丧黄泉时,邪党给董歧福最后一个“奖励”是,动用全市警力戒严为其送葬——去地狱替恶党还债。

赤峰松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张英车祸死亡

赤峰市松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张英,在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晨,驾驶一部红色夏利轿车在赤峰新城区撞死,当时驾驶的红色夏利车是前些天张英等人扣押的法轮功学员柴玉兰等人的租用车。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张英极力充当江氏迫害法轮功的爪牙,对松山区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被其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就达几十人。在张英出车祸的前两天,他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单晓晨,让手下的警察毒打了两天,当他被撞死的消息一传到公安局,那些警察赶紧扔下刑具说:“总算不用再打了,他报应了。”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今他已恶贯满盈,上天是最公正的,他最终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张玉霞淹死在自家的水缸里

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六一零”头目张玉霞,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在自家的小三号水缸淹死。

自二零零一年张玉霞参加迫害法轮功以来,为捞取政治资本,多次和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强行抄家,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洗脑班进行迫害,采用的手段有罚蹲、不让睡觉、谩骂、欺骗,强迫法轮功学员一遍又一遍地写保证书。

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张玉霞竟然栽到自己家中的水缸里被淹死,当时水缸里只有一尺多深的水。小三号水缸怎么可能淹死人呢?

赤峰国安局长翟大明遭恶报死于血癌

赤峰市国安局长翟大明,二零一零年四月死于血癌。他自知行恶太多,必然有一天遭恶报,因此在治疗期间告诉单位和家人对他的病情要保密。

翟大明原是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长,专门负责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他很卖力,很快就被邪党提为赤峰市国安局局长。在他任职期间,利用跟踪、蹲坑、监控等各种特务手段,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几年来,赤峰地区法轮功学员被严重迫害与他有直接关系。

赤峰敖汉旗政法委副书记兼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德利死亡

敖汉旗政法委副书记王德利兼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紧跟邪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怂恿下属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抓人,直接送往赤峰去洗脑迫害,逼迫法轮功学员骂法轮功创始人,骂法轮功,放弃做好人,否则就判刑、劳教。最终遭现世现报,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得股骨头坏死在北京医院做手术时死亡,年仅四十几岁。

赤峰巴林左旗副旗长李国遭恶报死亡

主管教育的副旗长李国,曾任政法委书记,在任职期间,直接指挥抓捕法轮功学员,并劳教非法关押。后任主管教育的副旗长仍然参与迫害教育系统的法轮功学员,造成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拘留、罚款、抄家,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审讯,停发、扣发工资等。李国还伙同赵伯彦(原教育局局长)停发法轮功学员吴国辉的工资、以多种形式污蔑法轮功毒害师生。法轮功学员向李国讲真相写劝善信,他终不悔改,继续参与迫害。李国最终遭恶报,突发脑出血,二次开颅治疗无效,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左右死亡。

赤峰宁城大明城里张井和抹黑法轮功而暴死

赤峰市宁城县大明镇城里村党支部书记张井和(五十三岁),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一直仇恨法轮功和辱骂法轮大法创始人,充当江氏的打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为邪恶的是,配合赤峰六一零制造假案,冤杀村民赵合。然而张井和这恶人恶行却受到了邪恶江氏集团的极大赏识,中央电视台对其进行了专门的采访报道,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他又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大肆放毒,恶毒诽谤诬陷法轮功,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赵合。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七时,张井和赶驴车从田里拉土豆回来,当车走到他家大门口,突然车辕子将他身背顶在门框上,张井和惨叫一声口鼻流血不省人事,送县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后经大夫检查其肋骨撞断,心肺撞烂,民众都说他是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

善恶有报,天理昭昭,谁能例外呢?事实面前,不由人不信哪! 遭恶报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他们的可悲下场不值得人们深思吗?我们奉劝生者:别再追随中共,跟恶党下地狱。

更为阴险的是,在中共统治下的各级党委、政府及其职能部门一直严密封锁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信息,生怕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遭恶报的消息公诸于世,生怕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而无法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仍然在拿迫害法轮功人员的生命当儿戏,拿迫害法轮功人员的生命当炮灰,以维持迫害的暴政。因此说,当今与江泽民狼狈为奸的中共才是残害中华同胞的罪魁祸首。

一个中共扶持起来、迫害法轮功的走卒陈晓东,最终害死了自己妻子。然而,赤峰各旗县六一零、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至今还在参与迫害,为迫害法轮功继续卖命。

杜景花的死,绝不是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我们更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在公检法当中的任何人身上,不愿意看到你们的家庭发生这样的悲剧!迫害法轮功的发起者江××以及应和它的中共才是害死杜景花的罪魁祸首!江××妒恨法轮功,狭隘的怀疑这群善良的修炼者会夺他手中的权力,发动了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企图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修炼者实行“经济上截断、精神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他主要要利用“六一零、公、检、法”这个特殊群体才能达到他的目的,公检法这个群体只是被利用的工具。

法轮大法已经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信仰和认同者越来越多,就是在中国大陆很多地方迫害已经难以为继,老百姓大多明白真相;很多明智的“六一零、公、检、法”人员消极对待迫害指令,甚至暗中帮助法轮功学员;出现了很多敢于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正义律师;还相继出现了天津一级警司郝凤军,沈阳前司法局长韩广生,谍报官李凤智等逃离大陆,在海外公开退党的一大批勇士。希望仍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切莫只顾眼前名利,搞清其中的利害关系,能够悬崖勒马,以行动来弥补自己所犯下的罪恶。

赤峰法轮功学员真诚地奉劝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类人员:名利本是身外之物,生命才是根本。切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切莫迫害法轮功,切莫迫害佛门弟子。也奉劝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拿出一点时间,看看法轮功的真相,早日明辨是非,早日改邪归正,早日脱离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