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同修的神奇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上周日,我偶然参加了我们小城的另一个学法小组的小型法会,两位同修的亲身经历充份证明了师尊“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法理千真万确。

(一) 淡忘了的儿时记忆

同修B,女,六十多岁。她得大法的经过很神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段时间当中,她身体不好,一个朋友拿本《转法轮》找到她说:“我一个朋友怕中共迫害不修炼了,你要不怕就给你,你要不要?”她没有迟疑,脱口而出说:“我要,我早就想看这类书,找不到。”

她接过《转法轮》打开扉页,师尊的法像映入眼帘。她异常激动,觉得不可思议!说这是她经常在寻找而找不到的相片——早在她五岁的时候,经常看到堂屋墙上挂她奶奶像的镜框里,出现一个中年男子的像,还闪闪发光。后来她父亲被打成右派,说那房子她家不能住了。在搬家前夕,那镜框发出一声巨响,那闪闪发光的像就消失了。从此,她经常盼望着再见到那张像,但始终没有再见到。

随着岁月的流逝,年龄的增长,这事儿也就渐渐的模糊了,淡忘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那天,在那本书中又见到了这幅像!当时那个激动劲儿简直无法形容。就这样,她得到了大法,走上了坚修大法的路。

同修B坚修大法、助师正法的事迹多得叙述不完,这里只记录两件,以证实大法的神奇。

第一件:她到省城参加法会后几乎同时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儿子从外省打来的,说经过医生诊断发现有癌细胞,让她赶去照顾。另一是女儿从家里打来的,说一位阿姨让她赶快回家,有证实大法的事儿需要她协调处理。是去看儿子那里,还是回家做证实大法的事?在亲情和证实大法之间剜心透骨的抉择面前,由她定夺。她想,儿子的病极可能是假相,儿子年纪轻轻,身体健壮,怎么会得癌症?这肯定是假相,是旧势力对我的考验,我坚决不能承认。于是就给儿子回话,告诉他那是假相,别承认,别害怕。就这样,她果断的买了返回家乡的车票,毅然回到家乡去做协调证实大法的事。

后来亲戚们知道了这事儿,埋怨她不关心儿子。她说她心里有数。亲戚们一定让儿子回来治疗,儿子回来后找了一位德高艺精的老中医诊治,老中医诊断后笑着对她儿子说:“象你这年龄和身体状况,只要加强营养和锻炼,即使有癌细胞也会被‘饿死’,不用吃药,不用治疗。”听了老中医的话,儿子真的不害怕了,没有用任何办法治疗,就按老中医说的加强营养和锻炼。过一段时间又去检查,一切都正常了。同修说,那老中医的话很可能是师父借他嘴说给儿子的,整个过程就是对她的一场考验。只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正念十足,那些关呀,难呀,其实什么都不是。

第二件事,一天晚饭后,她骑自行车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不知怎么一下子摔倒在马路沿上,顿时膝盖疼痛难忍。她立即意识到是邪恶干扰,就高喊:“师父救我!”刚刚喊完,立刻觉得一股气团从头顶冒出离开头顶,随即疼痛消失。回到家中,她要和弟媳一起炼功,正要开始,发现一滴血掉在地上,她知道这是邪恶再次干扰,就把那滴血踩在脚下,说:“现在不能流,我要炼功!”说完血就真的不流了。炼完功她到卫生间洗澡,刚把裤子脱下,立即从膝盖上流下一股黑血,一直流到脚面上。细看伤口,很大,里边是白的,露着骨头,用淋浴喷头把伤口冲洗净,然后按正常顺序洗了澡,洗完澡睡觉。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一看,伤口一夜之间完全长好了!只留下一个指甲那么宽的白细印儿。她把奇迹告诉弟媳,弟媳不信。她让弟媳看纸篓里的那些沾满血的纸,弟媳没有理由再不信了。她说,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二)医院治不好的癌症康复了

同修A,男,五十岁左右,在某学校后勤科任职。修大法后,可能是过病业关,也许是旧势力考验,身体出现“肝癌”和“直肠癌”两种严重“病征”。“肝癌”使得肝区疼得厉害,“直肠癌”让他一天要拉几十次大便,便的都是血和脓血混合物。

同修A始终认为修炼人没有病,这些不是病,是假相,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人。但家人和亲属却一定要他去医院检查,说检查后要是没病,你该咋着还咋着。同修A不情愿的去医院,一查医生下了“判决”说已到晚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医生征求意见,是治还是不治?他坚信是假相,要治也只有师父和大法能治,别的谁也治不了,坚决不治。但家人和亲属却一定要尽心意,就住院了。但事实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各种方法和药物都使了,却一点效果都没有,病情更加恶化。

肝疼的难以忍受,他以顽强的毅力忍着,女儿要给他揉,他坚持不让。他姐姐说,真疼得忍不了,就打个安乐死针平平安安走了吧。他坚决否认,相信师父一定能救他。大便一天最多曾经拉过六七十次。

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跟病友们讲真相,劝三退。他对家人和亲属说:“我说只有师父能治我的病,你们不信,现在你们信了吧?我要出院。”在事实面前,家人和亲属也只好同意出院。

回家后,他不仅生活自理,而且依然以顽强的毅力让妻子同修陪她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劝三退。在这期间得不停的找厕所大便。就这样,两三周之后,他感觉病业症状渐渐减轻,好转,再后来肝疼消失,大便减到三、四次,一、两次。

这次参加小组法会,是他一个人乘公交车前往,下车后还步行一、二里路到会场。在会场他双盘坐在沙发床上三、四个小时,说话声音洪亮,同修们说,他比上周底气足多了,气色也更好了。他的切身体会是,只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不折不扣的按师父说的做,认真做好三件事,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以前,多是从网上、书上或同修们的口中获得大法神奇的讯息,虽然也信,但却不够真切,因为那是远处的事。而今却在本城亲见其人,亲闻其事,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人和事,使我更加感受到师父的伟大、大法的神奇!这更坚定了我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和助师正法的信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