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性 把三件事都做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有一次见到一个卖萝卜的大爷,我想跟他讲真相,可他周围有很多人在买萝卜。正犹豫时,就见一位大娘骑车过来,从老远就朝我笑,看着很和善的样子。我想这是师父安排有缘人来听真相的。这位大娘到我跟前下车,双手拉着我的手,有点久别重逢的感觉。她说:我怎么看你眼熟呢?从哪认识的你?我说我也看你面熟,咱俩是缘份。我告诉她三退。她拉着我的手,发自内心的点头同意。然后告诉我她家住在哪,与我难舍难分的样子走了。我想她这一生就是为了等到今天找我听真相来的,衷心的祝福她。接着又给卖萝卜的大爷做了三退。

得法把家还

一九九五年九月底的那两天,在下午同一个时间里我脑子里都发出这样一念:我有一条路要走。但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又过了几天,还是在下午,我正在做针线活,脑子里又发出一念:我要修炼。这一念发出后,我从内心感到高兴,但又很纳闷:怎么我以前就没听说过‘修炼’这个词呢?要早知道多好。忽然想起来了,以前在姐姐(佛教居士)家,听到一个尼姑说过小松鼠修练什么的。当时我想:要找一个没有魔的法门修炼,佛教太乱不好,我要去炼法轮功,现在就去。于是我丢下手里的活,去了哥哥家。

哥哥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当我翻开书,看到师父法像时感到强烈的震撼,读法时眼泪不住的流淌,我放声大哭,就感觉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心中一种强烈的感受:这就是我要找的,我已经等待已久了。

读着读着,奇迹出现了。以前有很多年了,我不能看书报之类的东西,一看心里就难受,必须马上放下。现在突然间我感觉我能看字了,而且越看心里越舒服,眼睛也舒服。于是我马上要求学功,学功时很明显的感到一条气机带着我的双手在炼,当叠扣小腹时,手掌心劳宫穴打开了,左手里的能量通过右手直往小腹里灌。

我回到家,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脑子里不断的想着“真、善、忍”三个字,一想就感觉到浑身美,美的无法形容,就好象身体里每个细胞都高兴的在欢呼、跳跃,高兴的我坐不住了,感到家里的空间太小了,恨不得把房顶开个洞,透点气才痛快。同修说过两天带我去炼功点,我一天也等不了了,就自己找到了炼功点。

从此以后,我每天如饥似渴的学法,白天有时间就去洪法。我是靠个体作坊为生的,以前一天到晚忙不完的活,现在也神了,我白天一边听法一边干活,活干的又快又好,晚上没活了就专心学法。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邻居们来我家串门,说我自炼了法轮功,一天到晚精气神儿十足,太不可思议了。

师父看我有精進的心,就不断的点悟我,帮我去执著心。过去我爱看电视,一天家里开着电视机,我从电视机前经过,手不自觉的挡在眼前,避开电视屏幕,心里有点怕,感觉电视里面有好多魔。我悟到师父点化我去掉看电视的执着,现在人的道德水准在大滑坡,电视节目里没有什么正统的东西,看就是求,就是接受,那些不好的东西就進入到你的空间场,从那以后我就去掉了这个执着。

一天下着小雨,我接到妹夫的电话,说我妹妹几天不吃不喝了,也不睡觉,怀揣着菜刀,躺在被窝里,已经瘦得皮包骨了。今早上要拿菜刀把妹夫、儿子剁死,吓的他俩连饭都没吃就跑了,妹妹把大门关上,不叫他们進屋,孩子叫门也不给开,冻得孩子从墙头爬上去,说:妈妈我冷,我要穿件衣服。妹妹拿着菜刀从屋里跑出来,嘴里骂着、喊着:我剁死你!吓得孩子从墙头上滑下去了。听妹夫说完,我告诉他别怕,没事,我过去看看。

到了那一叫门,妹妹听出是我,把门打开了。我進了屋,随后妹夫也進了屋,拿起菜篮子赶紧又出去了。我把菜刀收起来,对妹妹说你躺下,我念法给你听。随即拿出带来的《转法轮》读了几段。妹妹的精神就正常了,她说饿了,我看锅里有稀饭,就热好,我俩一起把饭吃了,然后俩人一起收拾屋子。这时候妹夫回来了,看到这情景愣住了,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读法给她听,她就好了,是我师父救了她。妹夫惊叹大法太神奇了。

于是我赶紧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妹妹说从二姐家带来一个地藏菩萨像,供在家里。结果拿来之后,她精神就出了问题。我告诉她佛教走入末法,庙里不干净,狐黄白柳什么都有。师父说了:“这尊佛像不是说工厂生产出来它就有了思想,没有。有的没有经过开光,他拿到庙里也没达到开光的目地。如果找哪个假气功师、邪门歪道的人开光,那就更危险了,狐狸、黄鼠狼就上去了。”(《转法轮》)今天若不是师父救了你,后果不堪设想。赶快学大法吧,以前给你放师父讲法录音,你不认真对待,要不怎会有这种事发生。咱俩与大法有缘。记得母亲说她生产前做了一个梦,梦见晴朗的天空有一片彩云,彩云上一对仙女手拉手,飘然落在咱家后房檐上。随即母亲生下咱俩孪生姐妹。你我都是天上来的,手拉手来到人间,我们应当共同学大法,返回我们真正的家。从此妹妹也走入大法修炼。

修心性 把三件事都做好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恶党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大法,残酷迫害弟子,我几次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却遭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后来又被冤判六年冤狱。期间没有做好,被迫向邪恶妥协,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因此我痛下决心,走好今后的路,加倍弥补损失。从监狱回来,家里情况不太好,儿子离婚了,丈夫常给我制造魔难。一天,我洗被罩,丈夫不高兴,从早上骂到中午,说:没有谁家洗被罩的,浪费水,不挣钱还浪费。我起初忍着,到了中午时,受不了了,说:你还有完吗?拿起把条帚扑他。当时也感到不对劲了,我是炼功人怎么能这样?我这心性怎么了?回想这几年遭迫害的经历,为了维护大法时常与恶警争辩,带着很强的争斗心,自认为是在反迫害,忽视了个人修炼,最终导致自己没过好关。现在认识到了,我下决心去掉它。

一次与两位同修交流过程中,A同修急了,喊着我的名字说,你修得太差了。我一看同修火了,就安慰她,表面上挺平静,可心里不舒服,我知道这是要去我的爱面子心。回到家里执著心还往上翻,我静心找自己,我意识到同修就是我的一面镜子,看似对方有问题,从中我找到自己有显示心、爱面子心、争斗心、指责别人的心、怕被人说的心等一大堆执着,想到这心里平静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看我悟性差,借同修的嘴点醒我。认识提高了,我又与A同修在法上交流,并与B同修一起帮她建起了家庭资料点。

我每天做三件事,时间安排得很紧。每逢集日上午就出去发资料讲真相。平日里早上发完九点正念,开始背法。十点五十五分又开始发正念一直到十二点十五分结束。下午参加小组学法。

一次,同修告诉我,有一位同修已经两周没到她这拿周刊了。原因是该同修出去发资料,看到两名保安,怕心上来了,说以后不来拿周刊了。我说这两期周刊的文章特别好,她看了一定对她有帮助。她不来拿,我给她送去。我立刻亲自找到那位同修,把周刊送到她手里,并跟她在法上交流。同修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回到家,耽误了背法的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就到十点五十五分开始发正念了,可这十几分钟里,我背法背得又快又熟。我悟到背法质量与心性有关。我帮助同修在法上提高,因此得到师尊的加持。平时讲真相也是这样,今天心性好,法背得好,正念发的好,讲真相的效果就好。回来背法就更顺,这三件事是圆容的,那一件做不好也不行。

在师尊的加持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我文化程度不高,不认识英文字母,但很快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等技术。二零零九年,邪恶封网最严重那段时间,我地有的同修上不去网,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对着电脑发正念,我想师父无所不能,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邪恶算什么,我有能力解体它,我要上明慧网,谁也挡不住。每一次上网前都发正念,每一次都能正常上网。记得有两次下载完资料,我按照同修教我的步骤,把明慧网断开,把动态网断开,再断网,可是没有网,没联网。这是怎么回事呢?突然我悟到这是师尊加持,我正念起的作用,不联网也能上明慧。说来神奇,一到下载《明慧周刊》的时候,上网就顺利,周刊期期不落送到同修手中。这都是师尊加持的结果,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用神念救人

从监狱出来,刚开始给人讲真相劝三退的时候,主要是在朋友邻居熟人中讲,范围很小。后来办起了家庭资料点,很忙。好长时间没出去讲真相了,结果人心都起来了,爱面子,见着人不好意思张口,求安逸心也起来了。有一次在集市上买东西,从兜里掏钱,不小心一把真相币散在地上,我马上悟到师尊让我面对面讲真相,但我悟到没做到。第二次在集市上买东西,又一把真相币散落在地上,我马上回家发正念,解体讲真相不好意思张口的面子心,怕被迫害的心,求安逸心。

又到集日的一天,遇到一个做生意的外地小伙子,我决心要给他讲真相,突破爱面子的心。就说:小伙子,我告诉你一句话,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你看你出门在外平安多好哪。他说是好。我问他上学时戴过红领巾吗?他说带过。我又问入过党团吗?他说没有。我说现在人们都知道三退保平安。天灭中共,它太腐败了,是个流氓政府,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却被它又抓又打,有的甚至被活摘器官。他说:是不好。很痛快的答应三退,并很认真的告诉我他的名字。我很惊讶,心想世人越来越明白了,生命都在等着得救。

我又去给一个卖香油的小伙子,他也认可三退,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害怕了,他说我不退了,我赶紧发正念,又给他讲了一遍真相,马上给他起个化名,用这个名字给你退了,退了就完了。你别害怕,我一走咱谁也不认识谁,他同意了,说谢谢。经常做三退,我就总结出经验了,多数人问名字就害怕,他同意退,就马上送他个名字。

我每次出去讲真相之前,都在家先背法,再发正念。每次讲真相前都发正念,解体障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赶上周末的大集,人很多,我就在人流里退。一走一过,三言两语一搭话,就退了。给做生意的人退,也是三言两语,对方忙着卖东西,没时间听你说多了。刚开始讲真相时,只讲三退,不敢给资料。后来突破这怕心,做了三退再给对方一本小册子回家看,冬天的时候送一本真相挂历。

讲三退救人,不能忽视学法。学好法,才能更好的救人。一天我从学法小组出来,刚看的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盘。心想看了不能白看,按照师父讲的去做,出门去超市,买了半根火腿肠,给卖货的母女二人做了三退,母亲发自内心的对女儿说:这位大姨是为咱们好。

风风雨雨的十多年,有师尊的呵护,使弟子在证实法的路上走到今天,当然也有做不好的时候,在讲真相中也有擦肩而过的,没讲到的。多找自己的不足,以后要做的更好,兑现自己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