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母盼儿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我是林泽华的母亲,今年八十三岁,我这一生,福没享多少,苦是没少吃,人到了这个年龄,对自己也没什么盼头了,只要自己的儿女平平安安也就没什么遗憾了。可是一想起我那善良无辜的儿子在佳木斯监狱被迫害致瘫,监狱还不放人,想到我儿子每天都在遭罪,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盼着儿子早点回到家里,我盼着还我儿子清白的那一天。

三年前我儿林泽华被友谊县法院冤枉判刑七年,他的孩子才十二岁,就看不到爸爸了。泽华和媳妇早年就离了婚,自己带着孩子。他这一走,把十二岁的儿子扔给了我和老伴,我们祖孙三人生活在一起。看见别人家的孩子由父母领着能到集市,就和我说自己也想去集市玩。看着幼小的孙儿,我的心都碎了。孩子变得渐渐不爱说话,心里有多难受谁也不知道。但孩子向我说出了一个心愿,想去当兵,但因为爸爸炼法轮功,在当地是不能被批准的,可怜的孩子就这一点愿望也破灭了。

在林泽华被关押两年后,我老伴在思念儿子的痛苦中去世,死后连眼睛都闭不上,孩子在里面遭罪他怎么能合上眼睛放心的走呢?只剩八十多岁的我和年幼的孙子相依为命。后来泽华的前妻不忍幼小的孩子没有父母的疼爱,将孩子接了回去。

我儿林泽华今年五十岁,住友谊县凤岗镇。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被双鸭山和友谊县凤岗镇警察抓走,友谊县法院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判重刑七年,到佳木斯监狱四个月就被迫害致瘫。警察唆使犯人李岩松将我儿推倒摔在楼梯上,后背、臀部、头颈撞到楼梯,从此造成下半身瘫痪,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他们兄弟几人接见时,发现林泽华身体严重衰竭,接见时,一犯人把他背出来,见他面目表情痛苦,坐在椅子上,一只手紧紧握住玻璃后的铁栏杆支撑身体,声音微弱。他告诉家人由于他行动不便,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他每天吃很少的饭;睡觉不能平卧,只能靠着行李半躺半卧,起来时需一手拽绳,一个胳膊支着才能起身。

他们哥几个多次找监狱反映林泽华瘫痪的事,要求把林泽华放回家。但佳木斯监狱态度恶劣,不承认有人推林泽华,并说他是装病,监狱以没病为由拒不放人。为了掩盖罪责,给犯人李岩松减刑提前释放。

我儿林泽华到监狱四个月就被迫害致瘫,谁来照顾他,上厕所、洗衣服怎么办,想到这些我的心都在滴血,监狱却说他是装的,连好心的狱警都说:“装病,谁能装三、四年啊。”我真不知监狱这些执法者还有没有人性?

我儿身体原来有几样病让他很苦恼:神经性头痛、规律性咽喉肿痛,严重时吃不下东西,说不出话。大腿根部有息肉,瘙痒淌水;双眼近视不能看红色。一九九六年炼功后都好了。有一天他高兴告诉我:“妈,我现在病全好了,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因为我现在炼了一种功法叫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可好了,以后我也要按法轮功的‘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

那时候我儿子还在做炒货生意。他告诉我,以前缺斤短两掺假是常有的事,修炼法轮功以后他再也不做那种事了,灌袋总是足斤足两,变质了就给换,小卖店都说:上你家货放心。他还经营过带料食品加工生意,有人好心劝他在电表上做手脚,他笑着说:“修炼人要做好人,不能那样做。”他做生意,从来都讲诚信。加工食品少放面、油、鸡蛋、糖根本看不出来,但他总是按标准报料,剩下如数归还。有时孩子饿了,他也不动顾客的一块食品,顾客看不过去,都说:“你这个人太厚道。“许多人到他家,把东西放那就走,只告诉啥时来取,说对他放心。

后来我儿子开出租车,他告诉我,是大法改变了他身体,不然他的视力根本不能开车,他从来不宰客,从不和同行抢乘客,别人抢了他的车位,他也不争辩,有时看见路人带的东西多,他主动帮助送,也不收费。十里八乡的人都夸奖他人品好,是法轮功教出这么好的人。

媳妇和儿子离婚多年,去年儿子的岳父得了癌症,他拖着重病的身体到我家和我说:“我有五个儿女,虽然我姑娘和林泽华离婚了,我还是感觉林泽华最好,最孝顺,我死后,把我的遗产赠送给林泽华。”

乡亲们听说了我一家的境遇非常气愤,都说:难道做好人还做错了么?

我今年八十多了,也没有多少文化,但我也是个知书达礼、深明大义的人,如果我儿子是因为偷、抢、杀人放火坐牢,我也不会这么难过,因为那是他罪有应得。但我儿仅仅因为炼功做好人,就遭这个大罪,我真是接受不了。我年龄大了,不能亲自去监狱看上儿子一眼,也不知能否等到他回来的那一天,也不知我儿能否活着回来,听说去年有三名炼法轮功的被佳木斯监狱整死,这更让我惦念他,我不知找谁能让我儿回家,我现在只有求助各位好心人,请你们伸出援手,帮助我儿早日回家,早日得到医治,圆我们母子团聚之梦!

林泽华的母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