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法弟子:修炼大法 改变我的人生剧本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一年,我在台湾参加了从九月一日到九月九日的法轮大法“九天班” 。生生世世的寻觅与等待,终于让我找到了大法。当时得法的那份喜悦也让我因为每天一下班便关在书房里看《转法轮》而浑然不知道美国纽约发生了九一一事件。

年轻时,我便寻寻觅觅想找到一股心灵支持的力量。无论是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密宗等等,我都有过短暂的接触,但都无法解答我对生命、对宇宙的疑惑。人究竟有没有前世与来生?这世界到底有没有神佛?这个宇宙究竟有没有边缘尽头?

在二零零一年的八月,当我站在台北市最繁华的东区的街道上,整个商圈因为下班尖峰时间交通打结,因此叫不到一部计程车可以回家。但突然间有一部崭新的计程车停在我身旁让我上了车。一坐上车发现车内非常干净舒适,播放的音乐让人听了全身舒畅。跟司机先生一聊才知道他修炼法轮功,也简短听了他的修炼故事,心里感到很触动。下车前他拿给我一张介绍大法的传单,上面有“法轮大法在台湾”的网址,就这样回家后,我马上上网找到了离我家走路不到十分钟的炼功点和学法点。就这样我从入门到今天转眼已经快十一年了!

师父曾说过:“生命的过程,每个人都象一部历史的史册一样。”(《二十年讲法》) 回首十一年来的修炼生活,一切还历历在目,仿佛昨天才发生的事。今天我就以三个主题来跟大家交流分享:

(一) 六岁的女儿

修炼大法后,我不再眷恋外商公司经理的高薪工作,宁可回家洗碗做羹汤,希望把先生、儿子照顾好,弥补多年来因为工作忙碌对他们的疏于照顾,就这样回家当起全职妈妈。

差不多在六年前,在女儿快出生前几天的一个夜里,当我正坐在书房读法时突然感到有东西从我左边的肚子钻進去,马上我眼前出现了满屋子的星光闪烁,非常的耀眼非常的漂亮长达一分多钟之久,我当场一直鼓掌赞叹说:“好美!好美喔!”而当时尚未修炼的先生就在一旁,他却说他什么都没看到。后来我心想应该是女儿的主元神進到她的身体了,准备诞生了,而那一颗颗金光闪闪、美丽耀眼的星星应该是她世界的子民欢送她下世来救度众生吧!

紧接着女儿出生后的一两个月,神奇的事发生了,就是常常在我早上醒来发现睡在婴儿床上的小女婴,她的被子不但没被踢开还被细腻的包裹起来。那都不是我和先生会包裹的方式。那深夜里谁来帮她做的呢?后来在师父的《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看到有位同修的小孩也曾有过相同的经验,那是神仙来帮他们盖被子了。

女儿不到一岁便会流利说话,二、三岁便能熟读 《洪吟》、 《洪吟二》,五岁可以通读《转法轮》、《洪吟三》,最近也刚把两本《精進要旨》读完。也因为从小便可看出她是一位很有胆识的小孩,因此她四岁时便能以认真的态度答应参加新唐人举办的募款餐会中小皇后的演出,这一份承诺她花了半年的时间跟我一起完成,跑遍全台湾十七个大小城市,没有一次缺席,这样的活动有时要凌晨四点钟起床赶中午的演出;有时坐五六个钟头的巴士赶回台北时已经半夜两三点了。这么辛苦,小小年纪的她却从没有喊累;有时在后台等候时,还会一个人静静的练着手势和台步,敬业的态度可以说不输给Model阿姨们。她后来甚至要求希望上台前能跟大人一样叠着手心,齐声喊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二)从参与汉服大赛到汉服走秀

因为自己在学校是学服装设计的,在政府单位上班时也负责过“时装设计新人奖”的推广工作。因此二零零七年第一届汉服大赛台湾区就找上了我负责推广大赛。在一般台湾人把汉服视为戏服的大环境下,我要在全台湾寻觅挖掘出会做汉服又愿意出来参赛的人,那真是高难度的挑战。尤其是第一届的汉服大赛,在完全没有可以参照的条件下,就和几位同修秉持着修炼人的纯真、纯善与热情,我们一同去采访了多位的汉服学者专家、中国服设计师、戏服设计师,还有大专院校服装设计学系的系主任等等。

全台湾只要是有服装科系的学校我们都联系拜访过,只要条件许可的,我们便结合新唐人摄影记者及大纪元的文字记者,还有当地的同修,常常摆出大阵仗的汉服回归设计大奖赛的说明会,一个小时的说明会,我们除了介绍大赛、介绍新唐人,还常常可以播放神韵的宣传影片。就这样我们筚路蓝缕的找到了来自全台湾各地的六十位设计师参赛,其中有二十八位入围决赛。

二零零八年第二届的汉服大赛,我们更把“汉服走入校园”的创意在全台湾八所知名的服装设计学院开展开来,我们事先请学校挑选数位身材高挑的同学来当模特儿,在短短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内要帮她们化妆造型,训练她们走台步,然后在我“悠游汉服之美”的演讲结束后,这几位穿上唐、宋、明传统汉服的学生一出场表演,全场哗然震撼。师生们常因为台上学生的容貌与气质竟变得如此优雅美好而感到不可思议。

也因为“汉服走入校园”的回馈相当热烈,因此我也受邀请到了香港两所服装技术学院,同样以学生穿汉服走秀来推广汉服大赛。不过在整个学校推广经验中,无论是在台湾或是在香港,我都发现学校的化妆课程走的多是现代派,惨白的脸、烟熏的双眼,朱红的双唇,整体看起来实在一点都不美,真是人不像人的,这样的教学内容真的让推广汉服的我们更觉得使命重大,每一所学校时间再紧凑也一定要挪出五到十分钟来介绍纯善纯美的神韵艺术团的表演。

也因为学生汉服走秀的美好效应,让二零零八年台湾新唐人亚太台主办的“富而有德”募款餐会也希望我能将汉服走秀纳入整个餐会的节目中。或许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中,在过去几年的职场里,我也确实负责过两三年的服装走秀的工作,但那都是与专业的模特儿经纪公司配合。在证实大法的项目里,我完全没有这些预算跟资源,我得在台湾众多的女同修中挑选出二十多位容貌气质不俗,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的年轻女弟子,还有要找导演、挑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当走秀音乐,还要找场地训练台步,更重要的是要找到参与汉服大赛的同修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三十几套汉服。

在未修炼前,我就是一个超级乐观行动派的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那种类型的人。修炼后更是信师信法,坚信只要是在法上,无私无我,师父一定又会巧妙安排。结果当然果真是如此,大法弟子中原来美女如云,发出甄选讯息很快就挑到二十多位佳丽;一位远从瑞士来台湾观摩大法修炼环境的同修,过去当过模特儿也当过导演,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位开公司的老板同修拿出资金来制作昂贵的汉服;就这样什么都有了,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当这些被集训三个月的模特儿同修第一次准备上台前,我们二三十个人围成一个同心圆后伸出右手,大家齐声喊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随着音乐缓缓步上充满干冰云雾的舞台,那些原来会发抖的脚,会颤抖的嘴唇都不见了,汉服的典雅秀丽适切表现出女性的温婉与柔美。模特儿一个个都走得令人动容屏息,真是仿佛天庭里的仙女下凡来。现场观众也都赞叹着穿上汉服的女性实在太美了!就这样第一年我们全台湾走访了八个城市有了八场的表演。

第二年也一样有着震撼人心的演出。到了第三年当我又被赋予汉服走秀的总协调人时,看着在模特儿阿姨中穿来穿去的四岁女儿,我问她:你敢不敢像Model阿姨一样上台走秀。她说:我敢!就这样我安排设计了明朝小皇帝与小皇后在整个汉服走秀的最后一幕ending时,给看了两年汉服走秀的观众一个惊喜与震撼。当这两位四、五岁穿着传统明朝小皇帝、小皇后汉服的小model出现舞台时,现场观众为之欣喜若狂,高声叫好外,一大堆摄影机、相机蜂拥至台前来,就想拍清楚这两位可爱的小小Model,尤其是小皇后大方甜美的笑容更成为大家的焦点。紧接着趁着现场气氛的高潮,便由小皇后串场介绍“神韵”的美好。

目前台湾仍有一群专业的同修继续在负责每一年餐会的汉服走秀表演,而且俨然成为餐会中的压轴。虽然目前我已离开团队,但我以身为这一群长期无私奉献的团队的一份子为荣。

(三)由反对我修炼到变成同修的先生

刚得法的前几年,先生从一次次激烈反对我修炼、到不反对修炼,后来渐渐对我做的大法项目感到好奇、感到兴趣,这整个过程真是血泪交织,苦不堪言的。从法中,我明白:修炼人跟常人有矛盾一定是修炼人的错,因为我们要用高层次的理要求自己。所以每次跟先生无论是谈论大法的事或是生活琐事的沟通有了矛盾,我却要对着他不合情、不合理的要求让步。当然那一颗颗忿忿不平的心,都是一颗颗要去掉的执着心,一颗颗都触及到我的心灵,那几年真是痛苦极了。

而先生对我的态度也从“迷信! ”到“ 大法是好的,是你修的不好!”到后来开始肯定大法并参与一些证实大法的工作了。因为他是装订印刷业的专业经理人,所以大纪元印刷厂机器有问题都先后找他帮忙,他都很热心的飞过去协助解决,后来也促成大纪元印刷厂邀请他加入整个印刷厂的工作团队,来到美国正式工作。这样的发展简直跌破所有台湾亲朋好友的眼镜,他们说先生半辈子的心血根基都在台湾,以他保守的一贯作风怎么可能过来美国这个和台湾文化语言差异极大的地方,甚至全家人都搬过去了。是的,是师父的慈悲安排,给他和一群修炼人在一起的机会。

一年前,当印刷厂的同修在发正念,在学法的时间,先生总尴尬的离开去找些事做,他似乎还在门外观望徘徊着。一年过去了,现在的他已经很自然的跟着大家盘腿发正念了。

十一年前那个阻止我学法炼功,把我骂得最凶最惨的人,现在却常常晚上跟我一起学法,每次听到他很真诚、仔细的读着每一段法时,我内心的那种触动、那种感动,甚至是种激动,实在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形容的。就是只能叩谢师尊的恩泽与慈悲,在多少众生進不来的严苛条件下,能让先生获得这千古的机缘,走進大法的行列来。

过去总以为要助师正法,一定要像律师、医生、大学教授等等具备很高的学历的弟子才能胜任,后来发现也并非如此,我是学服装设计的,找到了“汉服大赛”及“汉服走秀”来证实法,现在在美国我同样可以为证实大法的杂志、报纸写流行时尚的报导;先生是印刷装订业的专业经理人,也同样在证实大法的项目中找到可以贡献发挥的天地。只要有那颗心,大家形成一个整体,师父一定都会巧妙安排。

感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