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8月27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

  • 抚顺市何素香自述两次被绑架的经历

  • 陕西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张芸贤被迫害经历

  • 保定涞源县侯福云遭受的迫害

  • 抚顺市何素香自述两次被绑架的经历

    我叫何素香,今年五十九岁,于一九九六年三月份得法,得法前曾患上过肝炎、心脏病、眩晕症、关节炎等病症。眩晕症犯病时经常摔倒,有的时候摔得鼻青脸肿,吃了很多年的药。尝试过汤药、丸药、西药,甚至是偏方,好一点的情况在刚吃完药的时候暂时有所好转,但只要停药就病魔就继续找上来。最终都没有效果,每次着急上火就会犯病。

    通过身边人的介绍,得知法轮功治病有奇效,当时是抱着治病的想法走入修炼,想试试到底能不能治了我的病。去参加为期九天的学习班,每天都坐很远的汽车,到第三天亲身体验了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后,立刻感到身体轻松了。九天的学习班结束后,身体感到一身轻,缠绕多年的病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对法轮功开始进行迫害。七月二十一日从凌晨开始,对全市的辅导员进行绑架,我们到市政府去上访要人。当时市政府出动大批警察,给我们扔上汽车拉到一个学校。警察对我们进行逐个登记、审问,晚上才允许我们回家。

    晚上回家后,我左思右想,既然市政府不讲理,不如再上上一级上访,把事情说清楚。想着事情宜早不宜迟,立刻动身去省政府反映情况。第二天早上我们到达了省政府门口,刚站定,突然几辆大汽车拉来大批警察,警察手中拿着警棍,下了车后不由分说对我们大打出手。他们行动迅速,看起来是有备而来,对待我们清一色踢打一顿后,扯着头发拉上大汽车。拉到不知是哪里的山上,把我们扔下不管了。

    被非法跟踪、绑架、劳教一年半。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听说要把法轮功定为×教,于是我决心去北京反映情况。当时我不知道自己在一上火车时就被抚顺便衣跟踪。结果到北京一下车就被便衣抓了,直接将我送到驻京办事处。到了驻京办事处先对我进行搜身,当时我随身带了近两千元钱,在那个时候还算是个不小的数目,被北京办事处的人搜走之后再也没有还给我。紧接着给我戴上手铐,开始审问。在那儿铐到第二天早上,被抚顺刘山派出所片警劫持回抚顺。

    到了抚顺,一下火车直接将我们送到抚顺武家堡教养院,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后。刘山派出所警察,去送教养票,宣布非法劳动教养我一年半。当时全市一共教养了五十三个人(全是法轮功学员)。武家堡教养院用大汽车将我们五十三个人一起送到马三家教养院。

    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

    到了马三家教养院,我被分到女二所一大队二分队,队长叫邱萍。在马三家教养院每天被迫看洗脑录像。不转化的学员在墙角长期蹲着,每天逼迫背监规,被勒令做奴工。在二十平的房间里分上下铺,一共住了三十多人。每天晚上把不转化的学员弄到走廊蹲着,更有甚者,让学员“飞着”(一种酷刑)。几天几夜,无期限的这样迫害,直至转化为止。不定期把不转化学员每次叫进办公室一个人,进行迫害。大连的王慧被电棍电得一声声惨叫,每个房间里的人都听得到。整个走廊都充斥着邪恶的恐怖压力,这个时候,邪悟的人就在屋内配合,开始污蔑大法,并且对学员说:这就是不转化的下场。在这邪恶强大的压力下,很多人抵抗不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只能违心地转化。

    刘山派出所、公安一处对我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我和几个同修被一个邪悟者出卖,刘山派出所一个叫鲍兴海(音)的恶警,到我家先抄家,翻出来大法书、大法资料、师父的法像等物品,全都抢走了。并把我非法劫持到派出所,然后进行审问。问我大法的资料是哪里来的,我不回答,恶警二话不说就给了我一个耳光。让我蹲着,我不肯蹲,恶警用力踹了我几脚。我被派出所非法关了一夜,第二天又将我劫持到看守所,十几天后公安一处外提我。一进去就将我的胳膊吊在上边暖气管子上。让我说出材料的出处,我仍然不说,恶警照我小肚子狠狠踹了两脚。我被吊了四个小时。四个小时过去后,将我从暖气管子上放下来,又对我连踢带打,将我打昏过去,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地上躺着。当时只觉得头疼、头皮发麻,左侧嘴巴疼、发木。后来给我戴上更恶毒的刑具——背剑式背扣,对我继续审问。

    马三家劳教所不转化不让睡觉

    第二天早上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宣布劳教三年。当天我就被劫持进马三家,到马三家我分在女二所一大队三分队,队长姓董。每天早晨起来后先背监规,然后立刻干活,有时活忙时干到晚上九点。每天两个包夹形影不离,不转化不让睡觉,连续四、五天不准睡觉,包夹和邪悟的人负责做工作,两个小时换一批人对我进行洗脑,强迫转化。不转化的学员就蹲小号,马三家劳教所每逢节假日或不定期逼迫学员编演污蔑大法的节目。并要求每月写一次思想汇报,不写思想汇报的就给加期。


    陕西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张芸贤被迫害经历

    陕西西安市曲江春晓苑小区法轮功学员张芸贤,女,一九九六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张芸贤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在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被警察绑架,劫持到西安莲湖区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陕西女子监狱遭折磨。非法刑期于二零零六年久月二十六日期满,但监狱不放人,又将她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四十天,才让家人接回。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张芸贤在人行道讲法轮大法真相,邪党党徒把她劫持到西安北郊的洗脑班,迫害九十九天。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张芸贤在西安曲江南湖东边的路旁发神韵光盘,又被曲江派出所警察绑架,关人铁笼。警察勒索家人五百元人民币才放人。

    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张芸贤在曲江芙蓉路边给路人发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到曲江派出所,勒索家人三千元才放人。儿子的房租、孙子的学费都没了。

    十多年的迫害,张芸贤家人也遭到严重的连带迫害,不断的罚款,使家人交不起房费,孩子的学费也不够了。

    张芸贤一家曾遭中共血腥屠杀。她家祖籍是湖北房县。中共土改时,把她家划为地主兼商人,张芸贤的父亲张镜如及三叔被枪杀,十七个土地庙的土地被抢占,一条街的商铺、房子、码头、鱼池及所有钱财都被抢光,连张芸贤的奶奶床底下的罐子、银元财宝都挖走了,只给了张芸贤的母亲一间茅草棚。文革期间,张芸贤的妈妈、大哥、大嫂、小叔被整重病死亡。中共把张芸贤一家整的家破人亡。


    保定涞源县侯福云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涞源县侯福云女士,多次遭受迫害,被迫害致脑出血,于2005年7月份含冤离世,年仅53岁。

    侯福云
    侯福云

    侯福云,涞源县东龙虎村人,1997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前,一身病:冠心病,高血压,神经性头痛折磨了她20多年,炼功不到一个月都好了,地里的活儿能干了,不管严寒酷暑跟她丈夫的拖拉机装卸砖瓦。乡亲们看在眼里,不到4个月,她们村就有近100人炼功。她家装不下,分成4个炼功点。

    得法后的喜悦和身心受益,为了让更多的人受益,侯福云 经常和三两个同修背上录音机和洪法图片去各乡、村找大队干部介绍大法如何好和自己如何受益,要求给广播一下(乡下都有广播喇叭),当时村干部都很高兴的答应,“乡亲们村里来了教炼法轮功的,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谁愿意学,到大队办公室院里来。有人教功”。有一次她说,某某村当时就有7个人学,不到一个星期就增加了15人。

    99年7.20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她们村成了全县迫害的重点,中共人员对侯福云严密监视和迫害。就这样,她两次进京上访讲真相,多次遭受打骂体罚、非法关押迫害与无数次上门骚扰。

    后来,侯福云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她绝食反迫害3个多月,身体出现病危。

    2004年正月十五,一群恶警再次闯进她家门,逼迫她交出从99年9月10日被非法关押刚刚回家才7个月的妹妹。侯福云被迫害致脑出血,于2005年7月份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