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8/27/2012)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

  • 甘做魔鬼的爪牙——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两任所长的罪恶行径

  • 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 甘做魔鬼的爪牙——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两任所长的罪恶行径

    翻开中华历史,充满了对坚贞、善良、仁义的赞颂;同时又有数不清的残害忠良的罪恶被暴露于世,警戒后人。而在中共肆虐的几十年却是“贤良受辱,小人猖獗,礼崩乐坏,忠义无存。”(《九评共产党》)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中,种种罪恶行径更是达到了巅峰。

    本文曝光的仅仅是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前任所长王延伟和现任所长王晓光的部份罪行,意在让世人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了解中共的罪恶,分清善恶,并为那些参与迫害者再敲一次警钟。这不是仇恨,这里也没有仇恨。

    王延伟

    王延伟,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起始就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任所长,直到二零零四年十一月。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前任所长王延伟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前任所长王延伟

    王延伟管治下的朝阳沟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的黑窝。王延伟作为一个司法行政管理机关的执法者,不去辨别善恶是非,甘当恶党的迫害工具,残酷地迫害那些善良本份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朝阳沟劳教所被中共恶党吉林省委定为吉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基地,全省除延边、白城外,所有被非法判了劳教的吉林省男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到朝阳沟劳教所。吉林省还评朝阳沟劳教所为所谓省级“现代化文明劳教所”,给其拨专款400万人民币修建了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的新所区。

    王延伟精于用利益作为杠杆驱动恶警、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以奖金、晋级为诱饵纵容狱警,以嘉奖、减刑为诱饵教唆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朝阳沟劳教所的最臭名昭著的那些恶警、凶手,几乎都是在王延伟任期内出现的,比如:王建刚、高志禄、陈开义、张凤鸣、祝家辉、李飞、吕炙声、李忠杰、杨光、朱彬、陈立会、刘文瑞、付国华、范盛禄、朱德春、虞铁、李忠波、王涛、刘爱国等,这些人都有恶行记录在案。

    在王延伟任职期间,朝阳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残酷手段被精心研究设计过,并被无所顾忌的公开使用,如:各种电刑(多根电棍同时电击,电击面部、口腔、生殖器、肛门等处)、各种体罚(长时间罚坐板、罚蹲、罚坐小凳、罚盘腿、罚坐水泥地、各种罚站、面壁站、日晒站、胸挂侮辱谩骂言词罚站)、长期剥夺睡眠、上大挂(用手铐和警绳将人长时间吊起悬挂,如:悬空吊、吊挂、一字挂、十字挂、飞机挂、背挂等等,间或施以电击,或用警棍、镐把、三角带等器械殴打)、五马分尸(用手铐将四肢铐在两张上下床的床栏杆上,猛然将两床反向拉开,人立即拽起呈大字形。两手铐旋即勒进肉里,手呈黑紫色)、拍疥(对生了疥疮的人,用硬塑料鞋底抽打生疮处,很快血肉一片模糊)、押小号、各种毒打(脚踢、拳打、手掌砍、摘腰眼、器械殴打:椅子腿、拖布杆、笤帚把、圆木棒、三角带、铁镐钯、狼牙棒(警棍)、小白龙(白色塑料管,可当棍棒使用、可如钻头一样钻肉)、木棒、铁管、八号线铁丝拧成绺、竹板(用到打碎为止,受刑者身体里扎的都是竹刺,然后又往身上抹洗衣粉、盐,再用凉水浇))、浇冷水、残忍灌食(灌高浓度盐水并伴有殴打和语言侮辱)、钳子夹掉脚趾甲、牙签扎手指或脚趾甲、强制洗脑,等等,等等。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二零零四年秋,也就是王延伟在朝阳沟的最后一个秋天,朝阳沟劳教所收玉米。法轮功学员马晓东身体虚弱无力参加劳动,所长王延伟,副所长王建刚、队长朱德全、管教员陆占民四名恶警暴打马晓东,致使马晓东左眼击伤、小腿皮开、脑部击晕、胸内疼痛数日。押小号禁闭,昼夜上大挂,上了大挂后恶警何建新又猛打数拳。每顿饭给半碗稀玉米面粥。

    朝阳沟劳教所的警察曾经叫嚣:没有照顾老弱病残一说,只要还能活就不放人,人不行了抬劳教所大门外面死,就不算劳教所迫害死的。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有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致死与王延伟有直接关系。在王延伟的朝阳沟劳教所内被迫害致死的,已知有三人他们是:白晓钧、隋福涛、张全福;在王延伟的朝阳沟劳教所内,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放回家两天之内就去世的法轮功学员已知有三人:丁运德、张启发、郑福祥;在王延伟的朝阳沟劳教所内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放回家后两个月内去世的法轮功学员已知有九人:高成吉、黄宝臣、李传文、李晓东、宋文华、田俊龙、王吉年、于显江、郑永平;在王延伟的朝阳沟劳教所内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被放回家后一年内去世的法轮功学员已知有七人:李铁军、曲洪奎、夏林昆、徐锡军、岳凯、郑林、郑永光;在王延伟的朝阳沟劳教所内,被迫害致身体彻底垮掉,多年也未能恢复正常而离世的已知有十七人:常帅、代克武、董哲、冯龙、高鸿飞、金俊杰、李秋、李万云、李占宝、梁柏生、刘端胜、刘金国、宋昌光、王卫东、于春海、张胜起、张树山。

    在王延伟任朝阳沟劳教所所长期间被迫害致伤、致残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更多的无法统计。长春市东北师大附中数学教师孙世斌的被迫害经历,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孙世斌老师,从九九年九月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这四年多的时间里,经历了长春市司法局直属的所有四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即朝阳沟劳教所、奋进劳教所、苇子沟劳教所和兴隆山洗脑班惨无人道的种种迫害。至此,一个体重200斤的年轻的知识份子,被迫害成了浑身伤痕、双目几近失明,经常抽搐、并出现严重脑梗,时而大小便失禁,现今生活已不能自理。

    王延伟在朝阳沟劳教所时就规定:不准坚守信仰的大法学员与亲人相见。尤为邪恶的是:去探视的家属在会见前要填一张表,表中主要内容都是谩骂、污蔑法轮功的污秽问答,如果来人抵制这种做法、或填写的不符合邪恶的要求,那就不准你会见被关押亲人。这是绑匪的伎俩,就是要绑架世人与其一道对“真、善、忍”犯罪吗!这种邪恶的做法一直延续至今。

    王晓明

    王晓明,男,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至今,继王延伟任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所长。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现任所长王晓明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现任所长王晓明

    王晓明本是工人,一九八二年通过考试成为警察,被分到刚成立的朝阳沟劳教所。王晓明从基层狱警做起,一直做到干部再到所长。在朝阳沟任所长之前,一九九四年,曾在刁家山劳教所(奋进劳教所)当过副所长;一九九七年,在苇子沟任劳教所所长。

    王晓明在任苇子沟劳教所所长期间即开始参与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大法学员韩玉珠就是在苇子沟劳教所被残忍灌食后当天(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惨死的。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王晓明调至朝阳沟劳教所任所长。十二月,该所就有两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并已知有三名大法学员,被绑架到朝阳沟不出三天即被迫害致死,他们是:白山市大法学员刘永奇和刘子巍,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日一起绑架到朝阳沟劳教所,他们都在三天后的十三日夜被迫害死在劳教所内,已知刘子巍死前遭受了押小号、残忍灌食、上大挂等折磨;通化市法轮功学员王贵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关押到朝阳沟劳教所,在这里遭受了残忍灌食、电击、毒打等折磨,两天后(二十九日)死在劳教所。王晓明还对大法学员杨明立、柳景民、郑永光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再进一言

    作为王延伟和王晓明这样的警察来讲,听到法轮功劝善的话应该很多了。此处不想多言,谨引用“追查国际”网站里的一句话作为再次的规劝:“希望涉案人员能够良知苏醒,审时度势,为了你和家人的未来,揭露黑幕,立功赎罪,以争取最后审判时从宽处理。不管你现在是否站出来,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到中共倒台、你们伏法之时,后悔就晚了。”


    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吉林省女子监狱用尽了各种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设立教育监区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地。对每个刚进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要首先隔离,由两、三个刑事犯包夹监控,还有两个邪悟的人所谓“帮教”洗脑,控制法轮功学员不准踏出屋门半步;不准随意走动、说话。

    三楼和五楼是隔离区,屋门都用布帘挡着,屋门四季紧闭,不准随意开门(因为怕里边迫害的真相曝光)。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就要被劫持在这里每天经受精神与肉体的摧残。除了每天那两个固定的“帮教”之外,有时一天要换十几个人讲那些污蔑、造谣、诽谤大法的陷害之词。这伙人事先密谋商议好,有的假装笑脸,用假善引诱、哄骗学员,实质暗藏杀机;有的则凶相毕露、大喊大叫,大有不听她们的就会置人于死地的架势。

    迫害是逐步升级的,由威逼、恐吓到谩骂、侮辱再到拳打脚踢直至大打出手;然后每日罚站从早5点到晚11点共18个小时,一动也不让动,站的腿肿、脚肿穿不上鞋。如果还不听她们的,就绑到“死人床”上:两手腕、脚腕同时绑在四个床脚的床柱上,身体离床、腾空,四肢抻开,重心都落在手腕、脚腕上,使手腕、脚腕钻心疼痛,非常痛苦,此手段最阴险恶毒。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长期上刑,手腕、脚腕被绑之处最后形成一圈圈的疤痕。

    恶徒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下了他们要的东西,这还不算完,还是不让与别人接触,不让出门半步,要在屋里继续隔离,强化洗脑。这期间开始坐小凳,从早5点到晚11点,必须直坐着,逼迫看中央电视台在迫害之初连续不断播放的《焦点访谈》、及其它一些污蔑诽谤大法与师父的邪恶光盘,把这些邪恶歪曲的东西硬往人脑子里灌,而且还逼迫学员每人必须买一套(7本)邪书,不买不行,在账上扣钱。而且每天下午大课堂有犯人马也驰专门讲这几本邪书,每天还留几段必须背下来,第二天“上课”考问,每天一个不落轮换着背,多邪恶呀!就是强硬洗脑!而且每天留“作业”写对比,还要一天一份思想汇报,表明对法轮功的态度,就是硬逼人走邪路,把人的善良、正信正念抛之脑后,逼迫学员脱离大法越来越远。

    经过半年左右的“隔离学习”,就又逼迫上“大课堂”跟大家一起“上课”。其实是什么“课堂”?只不过是加重迫害,更深入的洗脑罢了,都是些邪说、魔说,由犯人赵桂凤主讲,一堂课下来,全是生搬硬套、恶毒攻击师父与大法的污言秽语。赵要一边讲,一边搜寻看谁不愿意听或不注意听,马上说此人假转化,然后就是再隔离,从新“帮教”,“转化”。那种心灵上的摧残与蹂躏,能把人逼疯了,有几个法轮功学员真被逼出了精神病。

    如果在“课堂”上经她们审核还行的,才考虑让出工到车间干活。但每天必须参加早、晚课强化洗脑,并写所谓“思想汇报”,以此鉴定符不符合她们的标准。如果她们认为可以的,才可以考虑减刑。

    监狱还搞互包监督,一个监督一个。发现谁不合它们要求的,马上汇报;那么被汇报的人就又要遭受一番心灵与精神上的折磨。

    吉林省女子监狱恶人榜:
    原教育监区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首恶:曹红
    现教育监区队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恶人之一:倪笑红
    队长:张淑玲 于丽红
    恶警:刘晓华 杨曦 沙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