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有求之心”这个根本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陷入了很深的困惑之中。在单位,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兢兢业业的工作,凡事为别人考虑,却逐渐的被越来越多的同事们视为异类,不再象过去一样尊敬、喜欢我,而是排斥、非议和不配合;在家里,家人爱吃什么我就做什么,为了做好饭真有点费尽心思,可是,家人的表现在我看来却越来越不满足,每顿饭挑三拣四,让我无所适从;在个人的修炼上,虽然我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别人都说我比同龄人显的年轻很多,但是,还是出现了一些白头发,脸色也不是白白的、光光的,白里透红那种美好的状态……方方面面这些不正的状况,把我密不透风的围在中央。

在压抑和烦恼中,我想通过学法突破,却发现,越学法,越觉的自己在各方面做的都符合法,这些人都是在欺负老好人,于是我认为是自己过去的表现太软了,被不好的因素钻了空子。于是我就一改平时慈悲祥和的心态,开始着眼于“人间的正理”据理力争:严词批评某些不顾全大局的同事,同时自己也不再替同事分忧,持一种“各人自扫门前雪”、“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状态,心里想:“现在人的道德水准都低下的分不清好和坏了,我不必跟他们一般见识,我做好我该做的,不搭理他们就是了(我还以为这就是“放下”)”;当家人坐在餐桌前再挑剔时,我狠狠的呵斥了他,历数了自己的辛苦付出和他不知感恩的冷漠;至于身体出现的一些不好的状态,我无奈的想:或许也是要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不能真的显的跟常人多不一样吧。虽然这样自我安慰,但是我仍然经常处于一种愤愤不平而又困惑迷惘的心态中。

最近,一个同修慈悲而又严肃的指出了我修炼中的不足。我坚信是师父派他来帮助我的。同修的语调平和,我心中的烦恼和愤怒也一点一点散去。我逐渐看清了问题的核心,也就是我一直没有找到的根本执着:对美好结果的强烈的有求之心。

在刚進入大法时,我知道了,通过修炼,能够达到神佛的境界,而神佛的境界是非常美好的,大自在。了解这一点后,我顿时感觉灰暗的人生变的一片光明,感觉人生真的有了希望。这种感觉,本身就是根本执着的一个表现,可当时我却丝毫没有察觉。那时,我内心的潜台词是:只要我做好了,一切都会变的非常美好。所以,一开始修我就力争做一个“上士”,在各方面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也一度被同修们认为很“精進”,我的工作、生活环境和身体也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观。我生活的很快乐,修炼的很快乐,我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神仙一样的日子”。

但是,“七二零”一到,我就突然失去了修炼的方向,因为出现的一切完全不在我的理解和接受范围之内,这一切距离我所期待的“美好结果”太遥远了,反差太大。所以在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在巨大的压力和屈辱下,虽然内心深处一直没有放弃过,但是,我渐渐的离法越来越远。现在想想,就是根本执着才导致了我的困惑,对美好结果的执着,迷惑住了我的双眼,使我找不到修炼的方向。

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后来,我慢慢的又开始修炼。从新修炼后,通过学法,我知道了迫害出现的原因,也明白了现在大法弟子的修炼不是个人修炼,而是身负救度众生的使命,所以一切干扰大法弟子救人的状态都不应该存在,师父不承认邪恶的一切安排,大法弟子也不应该一味承受不公正的对待。明白这一点后,我的怕心陡然消失了,胆气足壮,否定迫害的一念坚如磐石。我把当初的困惑,归咎于入门太晚,学法不深,对正法修炼不了解,却没有在修炼这方面更深一层的挖掘,所以,也就没有找到自己的根本执着。

但是,在修炼中,我发现自己又经常产生一个困惑,就是面对不公正的对待,既不能“一味承受”同时又得有“大忍之心”的纠结。同样是法中的要求,但在我理解起来却非常困难。和同修多次切磋也不得要领。所以,在修炼中的表现就是走极端,不是走这个极端,就是走那个极端。有时非常瞧不起常人的低下言行,陷入跟常人争斗的圈子里;有时又懒得搭理常人,出现问题选择绕开走,或者逆来顺受。走哪个极端时,当时都认为自己在法上,但是过后又感觉大错特错,于是又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其实,仔细分析起来,这种纠结,根子还是对“美好结果”的执着。如果在做出选择之前,都先看结果,都以怎样出现“美好结果”为标准,那当然就会感觉两难。因为常人中的“得到利”和个人修炼中的“得到德”这本身就是一对矛盾。当注重常人生活方面“不被干扰、不被迫害”的结果时,就会选择“争斗”,即使出于顾虑隐忍不发,内心也是愤愤不平;当注重个人修炼要“修出慈悲心、坦然不动”这个结果时,就会选择“一味退让”,当“退无可退”时就会陷入困境而对法产生怀疑。不管怎样选择,都没有完全放下自己,都是对“美好结果”的执着,都没有真正站在法上去衡量。

现在我悟到:作为一个修炼者,当面对一切的时候,能不能完全放下个人的得失,甚至放下从修炼中得到的“美好结果”,这本身就是对你的一个最重大的考验,因为这是对你从根本上是否信师信法的考验,是看你真的要修,还是为了那些“美好结果”而利用大法为自己谋福利。修炼中,修炼者的确会出现一些美好的甚至是超常的状态,那是大法的给予,是大法慈悲与威力的表现。但是,修炼者绝不能为了这些而修炼。如果真的抱着这样一颗有求之心去修,不管这颗心是多么的微乎其微,是多么的隐蔽,那也根本不是真修。因为:“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

完全跳出个人的得失,放下对“美好结果”的执着,纯粹的站在法上衡量,就不会出现遇到困难“向外找”而愤愤不平的状态;就能从各种矛盾中脱颖而出,自自在在的修自己而不陷入常人的“是非曲直”;就能面对各种复杂的现象不动心不迷惑,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拨云见日,清晰的看到法的要求,正念正行;就会改变“老好人”的状态,不迎合,不忍气吞声,不逆来顺受,也不会成为“火药桶”走向另一个极端,而是修出一派堂堂正正的慈悲和威严;就能既有洪大的宽容慈悲众生,又能正念引导对方识清正邪,逐渐归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面对干扰,就能既对常人的不正言行有大忍之心,又能看清在另外空间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正念除恶。

现在,再回头看看我周围的环境,才发现一切问题都是为我修去对“美好结果”的根本执着而设。是我这颗强烈的人心迟迟不去才导致自己烦恼不堪。现在想想,如果我真能放下这颗心,就会认识到,面对的这一切都是宇宙中生命的正常现象,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生命的层次和喜好,本来就是千差万别的,对我的做法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赞成也好,不赞成也好,都是非常正常的。而且,能够体谅他人的不足,能够坦然面对他人的非议,坦然面对出现的一切所谓“好”或“不好”的事情,能够在这些问题面前有正念,这本身就是修炼。修大法是有福的,大法弟子的使命与威德巨大,但并不会因此而让一切都为你让路。修炼这条路上,该给你的,一定是你的,而你应该过的关难,也一个也少不了。正是这些关、这些难,才能考验你是不是一个修炼人。如果我因为自己失去了“爱戴、赞誉、平安、健康”等等而烦恼,那就是对修炼的本质还认识不清。

认识到这些,郁积在心的乌云一扫而空,感到一身轻松。谢谢师父,谢谢帮助我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