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我是最幸福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修炼了十几年,大法真的改变了我。

喜得大法 脱胎换骨

我于一九九八年初得法。修炼前身体不好,患有多种疾病;胆结石、胆囊炎、腰椎间盘突出,特别是还患癫痫。丈夫把我当成保护对象,什么家务活也不敢叫我干。那时我在单位从事会计工作,上着班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同事就把我送医院去。

在我刚看《转法轮》这本宝书时,还没有开始炼功,师父就给我清理了身体,所有疾病不翼而飞。 我能承担起全部家务了。身体改变了,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我在单位负责三百多个供应商家的应付账款。很多供应商家为了及时要回货款,每逢年节就给我一些购货卡、现金和礼品。修炼前我还觉得自己有本事,没有罪恶感,可是身体却越来越糟,特别是年节不是腰抻了就是手被切了。我有时和家人说,是不是我太贪了,遭报应了?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师父告诉了我不失不得的法理使我一下子全明白了,是我得了那些不义之财失去了很多珍贵的德,当没有德时就要用命去交换了,多么危险啊!

修大法后我知道怎么做人了,凡是给我送礼的我都婉言谢绝,有的单位的业务员怕我不收,把钱扔到我办公桌上扭头就跑,我就追出去交还给他。他们都非常感动,都说你太好了,现在哪还有这样的人啊。一次到外地开会,一个老板到我的寝室和我讲他们的困难是否可以解决一些货款,临走放下一个信封。我发现里面是一打钱,我想我是修炼人绝不能贪这不义之财,我立刻写了一封信连同现金一同送回给那个老板。我在信中说“欠账要还,这是天经地义的。我是修炼人,我知道怎么做。我有我的工作,我的工资就是给我的回报。我一定尽我的努力解决你们的困难。把钱收回去,用在该用的地方。”他们很感动,说修大法的人太好了。象这样的事很多很多,我都会处理的很好。是啊,当今社会世风日下,唯利是图,很多人把自己变为坏人都不自知。我是幸运的,我是幸福的,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大法救了我。

去怕心改变修炼环境,从人中走出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修炼环境变了,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非法劳教一年半,走了一段弯路。师父慈悲不愿落下一个弟子,让我妹妹同修和另一位同修来我家,给我送来师父讲法,使我又回到大法中来。

因为在劳教期间家里的亲人在物质上、精神上都受到迫害,由于中共邪党利用媒体谎言给民众洗脑,家里的亲人也被欺骗了,他们把一切怨气都发泄在了我身上,认为是我炼了法轮功给他们带来的灾难,非常仇恨法轮功,不允许我学法、炼功、发正念和讲真相,我一切都背着他们,生怕他们知道,上哪去也不敢说真话,做三件事受到很大干扰。

从表面上看是家人不理解不支持而干扰我。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我的怕心促成的。记得有一次发正念,我坐在床上手刚立起来,心里想可别叫儿子看见(当时儿子在他自己的屋里打电脑),我这不正的一念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看见了,这时只见儿子两眼充血从隔壁房间跑过来,一把把我从床上推到地下。当时自己不悟,对家人只有怨恨,没找自己。后来我走出来到同修家学法,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许多法理。师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告诉我:“人心太重的大法弟子啊,我领你们走的是神的路,而有些学员就是固守着人的观念。过去在个人修炼中,你们总是把大法的好处看作是对人类社会的好处;魔难中,你们把宇宙中邪恶生命利用坏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看成是人为的”“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对于那些正念强、做的好的大法弟子相比较,你对大法的根本认识真的就只能停在人这一层吗?那么你们到底在为什么而修呢?为了人类社会如何吗?为了中国如何吗?为了大法弟子在世间人的一面如何吗?为了只是叫世人给大法弟子在人世间的公正吗?我把法传于你们是叫人类社会怎么样为目地的吗?我是在领你们修炼中走向神、认识上渐渐的走出人超越人、达到生命圆满升华为目地的。”我反复学习师父这段讲法,找到了自己很多的人心,特别是怕心,我明白那个怕心不是我,是后天形成的,我不要它。转变观念堂堂正正学法炼功发正念,家里的环境也随着变了。就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师父在《洪吟二》〈别哀〉中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回想起往事,正是自己画地为牢啊!

心归正了,念正了,修炼的环境也随着变了。我深深的悟到,修炼要向内找,遇到矛盾、遇到魔难不是人为的去改变外在环境,而是要向内找改变自己,按照修炼人心性的要求去修炼,只有自己修正了,自己那个能量场是祥和的慈悲的,而慈悲是能量,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的,从而外在的环境就随之变了。二零零六年在我家也建立了一个小资料点,丈夫和儿子陪我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和彩喷打印机。在懂技术的同修帮助下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自己买耗材,自己打印小册子、周刊、周报、不干胶传单和师父经文。后来又买了刻录机,刻录神韵光盘和其他真相光盘,配合同修讲真相的需要,同修要什么,我做什么。当我的心在法上,只想救人,保证每天学法炼功,家里环境一切都那么顺。

我写出这些并不是说我如何如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第一讲〉),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师父呵护着我才使我走到今天。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面对面讲真相 完成史前大愿

二零零二年底我从黑窝回来后,片警来过我家两次。第一次他们来时我很反感,态度严肃,心里都是怨恨,告诉他们你们以后别到我家来,你们一来我们全家人都害怕。他们又找我要电话号码我也不给,我说你们一来电话我们家就打起来。后来也没说什么他们就走了。第二次来我家正好我刚下班,我上楼,前面也有个年轻人上楼,到我们家门前他站住了,我还以为是找我儿子的呢,我一问才知道是片警,他穿的是便装。这一次我没有反感也没有怕,我想,我要救他,他也是被中共邪党欺骗的,他也是被迫害的,很可怜啊。我热情的招待他坐下,不等他开口我就说:“你今天到我家来就是缘份,我没有把你当外人,我把你当作我的小兄弟,我真的为你好。”他看到了我的真诚,就静静的听着,我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伪案,揭露中共的谎言和古今预言等。当我讲完了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在思考,最后说了一句“谢谢!”就走了。从那以后警察再也没有来过我家。

讲真相是我们的当务之急。我知道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要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可是自己性格内向,见人脸红,见生人说话口吃。我想自己做大法资料也是救人啊,给自己的人心找借口。随着学法自己越来越意识到,不能这样了,我是大法弟子要听师父的话,要抓紧时机,不能错过机缘,众生在急切的等着我们救度呢。

有一次我骑车碰到一位在路边坐着的老者,我的车都骑过去了,这时想,我得给他讲真相啊,也许他是有缘人等着听真相呢!我马上又骑了回来,说:大伯有件好事,我要不告诉您是我终身的遗憾。我给讲了真相,并送给他小册子和护身符。他非常高兴连声说谢谢。

还有一件事,对我很有启发。这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士,是同修的邻居,我去同修家学法经常在门口遇到他,我也没在意。后来我在路上又多次碰到他,见面一点头就过去了。后来我想为什么总让我遇到他呢,肯定是要救度的有缘人,我要救他。再见面我绝不能错过机会了。当我这一想,没过几天我在路上又碰到了他。我急忙下车对他说:“大哥,你我是有缘人,有一件事我得跟您说。”他说,什么事啊?我给他讲贵州省藏字石,讲中共邪党的腐败,天要灭这个邪党,我们不做它的陪葬品,退出保平安。他很认可,告诉我他戴过红领巾,让我给他退了,并且一再谢谢。通过这件事,我更加清楚师父的法理,不能错过一个有缘人。

虽然法理明白了,但是距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与同修相比差距还很大,我一定继续努力,救度更多的众生,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