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遵循师父的教诲,把自己要做好的事情做好,证实大法,与同修交流,并提高自己,我写了下面的修炼体会。很少投稿,有不足之处请同修不吝赐教。

一,学法实修,共同精進

原来我们的学法小组不固定的有七、八个同修在一起学法,学法小组设在一对夫妻大法弟子家中。后来我上班了,几周后,学法小组解散了。再后来就不停的有同修三三俩俩的到我上班的部门来看望,有空时就交流一下。在那样的环境下,都是常人,那个场非常的不干净,我常常感觉头痛。虽然我经常发正念和很注意讲真相救度那里的众生,毕竟时间很短,起到的作用有限。所以当我和同修在一起时,觉得進入了大法的场,就感觉舒服极了,我的头脑清爽无比。

他们各自也都诉说着没有了集体学法环境的苦恼。

当我离开了那个环境时,我决定把没地方学法的同修带到我家里学。我家里的环境很好,不合适的地方就是我曾经被迫害过;邪恶曾经到过我家,且这里是统一管理而不是互相不知底细的。还有一点就是这里是家庭资料点。我的想法就是:我们都归师父管,旧势力不配插手。邪恶被大法弟子正念制约已经几年不敢上门,今后更不得上门。我们整体做好三件事,心在法上集体学法,出于公心为大家解决学法场地,谁也没资格干扰。结果几年了,大家一直很安全,学法小组平稳而精進的整体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这里最经常参与的是两个同修一个化名小W,一个化名小L。小W是一九九四年开始学法,参加过两次师父亲授班,98 年母亲去世受到打击不学了,直到二零零七年回到法中。其所在的学法小组半年后,因一位学员被绑架而停止,她孤独一人不知所去,没有了集体学法的环境整日泪水不干。后几经辗转来到这里。开始时状态不是很稳,因为脱离大法十年,在一些问题上明显的法理不清,尤其是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不够明确,当遇到不同意见时,常常不知如何遵从。

比如开始一段时间后我经常给她一部份资料让她走出去发,她克服怕心后都会很顺利的发完。他们原小组的学员不接受时,她都自己全部发完。后来那里有学员警告她:这样是破坏法,本组那个同修就是因为发资料被绑架的,等等。并说她:“你看你忙的,什么都干,又想买手机,又想买电脑,到处去送资料,资料被人扔了就是破坏法……”这时她就识别不了了。后来那里的同修,尤其是被绑架的同修,因病被教养院拒收回来后,怕心强烈,不再做三件事而参与了传销,找她加入时,她就更是识别不清。觉得他们说得也对等等。

但小W根基很好,对自己要求很严,一旦明白了法理就会严格要求自己,在家里洪法也做的挺不错的。我反复与她切磋交流,查找相关法理切磋,逐渐的她的正念越来越强,使她彻底脱离了参与传销的人。

师父几次在定中点化我,一次看到一颗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树干几人都抱不过来,树根处有个小土包,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蹦蹦跳跳的往土包上跑,跑到一半就往回跑了,然后离开了那里跑别处去了。那时正是那些搞传销的人想办法发展她入伙的时候,她识别不了,犹豫不定,听两面讲的都有道理,尤其是她过去搞过传销,还给别人讲过课,求利的心比较重,必须能够自己识正邪,走正路才行,不然邪恶不放过她。

一次小W一个多月没来学法了,我有点失去信心,觉得这样法理不清的人不来就不来吧,没有强制让谁一定要修大法的,路是自己选择。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看到还是那个小孩,穿着很鲜亮的,黑地儿黄边的运动服,面对着两个立在天上的高高大大的古装女神。二者都挽着高高的发髻,上面束着褪了色的红绸带子,梦中觉得那是褪色的红领巾做的。小孩子两侧平伸着两只小胳膊,紧紧握着两个小拳头,双目圆睁,直瞪着那两个大神,一点不惧的样子。那两个女神开始俯瞰着她,后来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不管了。醒后很震撼,前思后想,觉的是在点化我,不应该对同修失去信心,小W已经从旧势力的控制中挣脱出来了。

我立即到她工作单位去看她,并告诉了她师父在梦中点化的情景。小W说确实如此,前天他们又来找她了,而且带来了一个头,劝她加入。她当时坚决的否定了他们,否定了他们的所有邪悟理论,并正告他们以后不要再来找她了,她也不见他们。我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真为同修走过这一步感到欣慰,也为自己不在法上的想法而惭愧。感谢师父的时时呵护和点化。几天后,传销的几十人全部被绑架和关押。后来从被绑架的人家属中听到消息:他们被绑架不是因为修大法,也不是因为干传销,是因为他们都去修那门道了。

从小W事我感觉脱离大法时间很久的学员,他们缺少的东西太多了。师父在海外讲法小W大部份都没有,她根本就不知道师父都讲了什么。后来逐渐给她一一补齐。同时我们小组根据同修的具体情况,开始了系统的集体学习师父所有书籍。这对曾长期脱离大法的同修帮助非常之大,也真正做到了我们学法小组同修整体升华,整体提高。

以前讨论问题时经常出现在法上的理解不同而造成的意见分歧很快就解决了,大家在法中有了共识。这就是大法弟子多学法,集体学法的效果。时间不长,小W家里也开了小花,各种真相资料都能做了,在近来的手机项目中小W也参与了协调工作。

小L是外地来的同修,来前我们曾经见过面,所以有点认识。因为搬家脱离了整体环境,他很难得到大法资料,更看不到周刊,逐渐的跟不上正法進程,结果得了所谓的“冠心病“、“动脉硬化”、“糖尿病”,到医院打吊瓶了。我能体会到师父的焦急心情,师父安排他两次与我邂逅。经过了几次切磋,小L很快和很坚定的放弃了治病的心, 不打吊瓶也不吃药了,所有的“病”都很快不治而痊愈。

这个同修和小W不同,没有完全脱离法,只是看不到资料和受到旧势力的干扰。他知道自己缺少什么书和资料,所以很快就补上了。离开法的同修实际上是掉下去了,马上精進起来有些不适应,当我着急的提出每周在公共场所见面给他送周刊时,他失约了。我等了许久,心情非常的沮丧,向内找,知道是自己操之过急,对这类同修的状态不够理解从而吓着了他造成的,到他的商店去找,店员也不肯告诉他的去向。半年后,竟然在洗手间再次邂逅,真是感谢师父慈悲,安排这样的机会。但后来听说,他对同修说他看到我那一刻心里想:“怎么碰上他了?”回头一想,知道肯定是师父的安排,不打招呼绝对的不对,所以我们又接触上了。这次我比较注意说话做事不要操之过急,但几个月后同修又不见了。再见面是同修直接到我家来找我,那时的他,所有的“病”都复发了,他知道自己错了,主动回到大法中来,回到大法弟子中来了。后来通过学法,这个同修挺精進,也参与到手机讲真相中来了。

另四个同修都是老同修,一直比较精進的做着三件事,后来当地针对学法小组出现了几次大的迫害,我们觉得大型学法小组不适合当前中国大陆的现实情况,就逐渐的请精進的同修从新组织学法小组,我们这里基本保持经常性的参与学法的同修在三至四人。在周围环境中,我们也很低调,没人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同修都很注意安全,大家的手机都在很远的地方摘下了电池,为了不影响居民午休,走路和敲门也是很小的声音。

注意安全可不等于怕。我们还在继续吸收找不到整体修炼环境的大法弟子。小J就是这种情况下進来的。是去年上半年由协调同修送来的。小J来时状态不是太好——一九九九年后她就不修了,专门做生意挣钱,直到二零零八年才又开始修炼。小J家里经济状况不错,为大法付出很多。但因为修炼时间较短,经常心性守不住和同修发生矛盾。他家空房中住着一位受迫害的协调人,两人经常因为各种事情发生激烈冲突,甚至大吵大嚷,互不见面,找到他家里商量什么事情也不开门。后来协调人在房中被绑架,小J也被警方传讯,小J不配合,离家出走半年,协调同修至今还在狱中。

这种情况下小J来到了我们学法小组,协调同修也是很犹豫的。我感觉这样的同修其实很需要整体修炼环境,不然就更完了。小J自己和同修都说他掉下去了,我就想,本来就不高,再掉下去 ,还能修了么?大法弟子应该处处为他人着想才对,这样的同修能送来,一定是师父安排的,困难点也要接受。说到迫害,虽然有同修在迫害中受到别人的牵连,但根本上是因为自己心性上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原因还在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在法中明白了“修内而安外”的法理,师父把他送来是对我的信任。一个精進的大法弟子,师父决不允许迫害。我就要做那个精進的大法弟子。“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当然同修不可能一步就提高上来,那就是我要修的内容——宽容。小J来后,只有第一次学法按时到了,以后几乎每次都迟到,少则半小时,多则二个多小时,学法快结束了他才来。学法时我就很正常的说了:大家集体学法应该按时到,经常来晚那不是个对法的态度问题么?他马上大吵起来,然后接下去照样来晚。还有一次气愤的把门一甩走了,回家去了。我觉得他不回来了,可是他回家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搞的我很想不通,修炼到今天怎么还有这样的同修呢?

后来我把专用手机号码告诉了他,让他有事情提前来电话告诉一声,但一定要打公用电话。可是他依然不请假和经常迟到,就打了一次电话还是用自己的手机打的,那个手机不能改串号,换卡也没用,我只好把她的手机没收了,没谁给我这个权利,是j同修知道自己有可能把握不住自己,主动交给了我。不然的话,当这个同修后来被绑架时,我们这个整体就会面临非常的危险。这是后话了。

小J有车,方便了大家参与各种证实法的活动,但我自己感觉他有时并不是很诚心,会找各种理由把别人晾到那里,我就想自己去学开车拿个驾驶执照,再买辆车就方便多了。跟他一商量,他说的话很奇怪:“那你不是全能了么?你也不能那么大包大揽的。”车的事他来解决。我于是放弃了学车的想法。可是在一个大雨天,许多同修在大雨中等了半个多小时,裤子都湿到膝盖了,可他的车坏到半路,是因为电瓶没电了。这样的事只要事前检查和保养一下车辆是决不会出问题的。事情没做成,那么多同修在雨中,我很内疚,觉得很对不起同修,看看他好象很高兴,似乎找到了一个好的借口,可以不用给大家出车了。可是当时是你自己要包下出车的事啊!我简直不知道怎么样对待他才好。

那天晚上我梦到了三只鲜红的大苹果,其中两个是非常完美的,中间一个分成两半,一半也很好,另一半却是扣着的,看不到里面什么样。醒来后明白了师父的意思,那是告诉我,我看到的只是同修的一半,另一半没看到,其实也是很好的,只是我看不到罢了。我仔细想想,同修是非常纯朴善良的,只是做的事情常常不合情理,按照常人的话说,就是有点人格分离的倾向。一方面可以为大法做出巨大的付出,另一方面,在小钱小利上又显得十分的执著。他自己说那个被绑架的同修就经常说他“掉到钱眼里了”,他家里人也都对他有同样的看法,他常常觉得很没面子。旧势力控制他,他又想为大法付出,真到了关键时刻又让他患得患失,把他的纯真本性和后天观念割裂开了,使他的真性偶尔显露一下又被埋没。这种情况真的需要在法中好好修炼一段时间才会改变,心急是没有用的。我一定要自己更加的宽容,原谅同修的不足,鼓励同修精進,师父不放弃他,我们没有理由把他丢掉。

我放下了执著同修的执著心,什么时候来就跟着大家接着学,不再说他了,发现他在逐渐的变好,经常也会按时来了。师父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发表后,我们小组大家开始集体背法,平时在家每天背一页,到了学法日大家过来集体背法,背不下来的回去努力。结果发现,背法的好坏并不与年龄成反比,只与所下的功夫成正比。

我们共同发放神韵光盘、九评、各种小册子,出去贴不干胶。去年我的一台电脑做了二千张神韵光盘,大家都很负责任的发出去了,许多是面对面赠送的,其中也包括小J送给单位同事和婚礼上打包送给客人的几百张光盘。整个学法小组呈现了一种默契配合,比学比修的局面。小J自己拿出了二万元资助安锅的同修和条件比较差的资料点。

再谈谈整体发正念,营救同修。小L在商场听一个非常精進的同修谈到,因为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一桩要案报到邪党中央,当地许多大法弟子受到骚扰和迫害,他本人受到严重干扰,片警经常骚扰他,让他填表,说清那个时间段在干什么并要找到证明人。别人还梦到他被邪恶绑架。我们整体到商场近距离为他发正念一小时,过后恶警立即不再骚扰他,从此以后再没骚扰过他,他自身的思想业力也得到了消减。同修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整体的巨大威力,十分的感慨。其实我们那天也只去了五个人,其中一人还是偶然赶上的。出现这样的结果,也是我们参与的同修想不到的,这次的经历给我们展现了整体的威力,和个人在整体中的强大作用,解除了许多同修认为自己掉了队,修的不好的想法。大家觉得“大法真神哪!做好了真是无所不能啊!”

当那个大案涉及的同修最后要在法院宣判时,我们提前三天得到了消息,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在最广的范围通知了当地同修。那天现场去了几十人,上班的、在家的都参与到这场正邪大战中来。在现场,我很快進入到定中,以至于同修叫我时都象从梦中醒来一样。师父加持我看到了许多邪恶被铲除。这时就发现,来时天空乌云密布,现在云层很薄,太阳已经从云中露出了笑脸。大约到十一点时,云层散去,阳光射下来,露出了蓝蓝的天空和朵朵的白云。一只喜鹊悄悄的叫了一声,我想是否开庭的状况不错呢?邪恶铲除了不少,如果是就让喜鹊再叫一声,一会又叫了一小声。我的心中没底,只好请师父帮忙:如果开庭过程不错,就让喜鹊多叫几声。果然,喜鹊大叫了四声,同修都笑了。十一点三十我们离开那里。回来后得到的反馈是:同修全盘否定邪恶,揭露了邪恶对自己的迫害,正念很足,并给审判长看了自己的受伤证据,当时在场的人都看了,审判长什么都没说,最后什么也没宣判就结束了。

我们小组的同修,在共同学法精進,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中,得到了很大的提高,逐渐的成熟起来。

二、在手机讲真相中当好协调人的角色

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扮演了一个协调人的角色。我大概从二零零七年开始参与到手机讲真相中来的。开始就是两、三个同修学着干,后来技术同修去了外地,另一同修因为不顺利不怎么干了,我上市场花了一千二百元买了个滑盖的小手机自己单枪匹马的干起来。因为收到的反馈很多,非常受鼓舞,就自己编短信自己发,想办法突破封锁和过滤,同时使用五、六个卡轮流发,但也是只局限于发群发短信。后来天地行论坛同修开发出了打录音电话,手机讲真相出现了质的飞跃,看到论坛上许多同修都加入進来,我自己买不到适合打录音电话的手机,干着急没办法。

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救人的心,就安排了一个同修来告诉我,让我去见外地的一个很久没见过的同修。当时我没一点想见他的心,这个同修我太了解了,那时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孩,很热情,爱助人,没什么特长,时间紧啊!不去吧,可同修莫名其妙的很坚持。我只好去了,因为觉得只有对什么都别执著才符合法。一看到这位同修非常震撼,感觉就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几年的功夫,现在的同修,再不是几年前的那个大孩子了,正在做着许多大人和技术同修都做不了的事情。突破封锁,批量购买着大量讲真相用的手机,那是真正有难度和担风险的事情。我对他肃然起敬。

我知道了师父安排我过来的良苦用心,要我把整体手机讲真相救人的项目承担起来。很快的,我帮助我们学法小组所有同修和他们能接触到的同修,以及另一个熟悉的同修购买了手机,教会了技术。不久夫妻两同修和他们熟悉的同修也加入進来,一下有十多人在打录音电话了,真高兴啊!当然这些电话都要在我这里设置好才能放出去。万事开头难,首先要去掉耳机麦克风,并把线按照教程接好,否则我们就听不到对方的一切,对方什么环境声音都听不到,只能听到录音的最佳效果,还会出现由于泄漏环境声音而产生的安全隐患。

我对着图解抠了一上午也没搞好一个,拿个电焊焊一天,最后把电线焊成个锡块子。郁闷得我都不行了,还是不得不坚持下去——同修都等着你呢,都等着手机呢。好在最终还是搞好了。

明慧推出了彩信新技术,有图片,有配音,比录音电话的又胜一筹。彩信的技术要求比录音电话高出了许多,所有参与的,尤其不是本专业的同修,肯定会体会到其中的艰难和付出,具体的就不说了,想把这个困难程度说清都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开始时,真的是很大的考验。因为跟你学的同修很多都从未用过手机,再耐心的讲解对他们来说都象听天书一样。彩信的步骤繁杂,不是短时间能接受的了的,一个个教要耗费大量的心血和耐力。许多时候,你刚花了几乎一整天的功夫,把十几条彩信手动编辑到同修的手机里,一转眼 的功夫就被他们删的干干净净。看着他们一脸茫然又不懂你着什么急的状态,真的想大哭一场。没有任何办法,为了不辜负师父,众生得救,还得干下去,技术对我来说已经相当难了,对他们来说更是困难。不能怪罪有同修因为太难而将手机退回不干了,那是他们花费了金钱和许多时间也不能搞明白的最终表达。但是我们不能这样表达,大法弟子的坚忍能战胜一切困难,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我们小组的同修進步比较快,因为经常在一起切磋和共同发送及时解决问题才达到的,另一小组的同修因为协调同修A技术上和心性上的难度较大,一年多大家都没怎么学会,我感觉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上,这样的损失太大了。我决定我们小组的同修亲自一对一的教。有了这样的想法后,来自于旧势力的干扰体现在了方方面面。首先就是控制A同修不认真配合,使得我们开车去教他们时只有一个人参与。其次就是A的家人的大吵大闹和威逼A同修不得接触任何其他同修,搞的A连家门都不敢出,间隔了他和那里同修。我们尽量的归正自己,克服求名的心,怕麻烦的心,凑合事的心,整体上不承认这样的干扰,要干就一定干好。几经周折最后还是一个个的教会了那个小组六个同修发彩信的技术,由他们介绍,另一个小组的同修紧接着跟了上来 。

当我们克服了各种困难,否定了邪恶的干扰,不管是来自于哪方面的干扰后,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包括原来打语音电话的同修在内,参与手机讲真相的同修增加到几十人了,需要的大量电话号码,我们从来没有缺少过电话号码,甚至都基本不用花功夫生成和空号检测,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看似马上就要山穷水尽时,阴差阳错的立刻柳暗花明,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当我们觉得改串号器使用起来比较吃力,阻挡着一部份没有电脑和不会电脑操作的同修加入时,那边已经研究好了新的蓝牙改串号器,修改串号简单的就是举手之劳。改过串号的手机更换一个手机卡,那基本就是新手机了,完全可以保证大家的安全。唯一需要我们的,就是实实在在的用心救人。一张卡一般来说发二百条彩信很轻松,那基本等于发二百本小册子。许多同修都是两部手机一起发,那一个月真是成千上万的发,经济条件好的同修,一月发二十-三十张卡或者更多,都是非常的轻松。几十人一起发彩信救人,威力巨大呀!到了今天,我们早已不再介意当初的辛苦付出,我们的心开始感觉快乐,救度众生的由衷的快乐!

还有一个真正关键的问题是几十同修参与到手机讲真相发彩信中来,必须保证安全。有一个同修出了问题,都将影响到整体救人的大局和干扰同修的信心,也会给别人带来不安全的因素。所有加入進来的同修,我们首先就是把安全措施讲清楚,并把制作好的注意事项装订成册,保证一个不落的发到人手一份,真正的明白 了安全的重要性的并能做到的,才可以帮助购买手机和教授技术,发送过程中也要及时提醒同修怎样才是注意安全。不能做到手机专机专用,和不在家中把手机和电池连上等,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同修,我们先不请他(她)参与進来。所以目前还没有一个同修发生安全问题。

不只这些,协调的事情做的多了,听到同修的赞扬也多了,每日里听到的都是“心性真高啊”“法悟的好”,“什么都懂”,“对手机摆弄的这么熟,都从哪研究出的?”类似的话越来越多,自己开始自我感觉良好,有些飘飘然了,自我膨胀的心逐渐的就起来了。幸亏有大法指引和师父的点化,自己才能注意到心性上的漏洞,尽早的把它修去,不至于酿成大的纰漏。

逐渐的彩信有了更高效的编辑和上传方法,内容更加丰富,体积更小,同修学起来更容易,众生接受的比例更高了。

我自己在电脑上编辑好并加上批量的号码,定时用电脑在外面给大家上传到手机,就解决了发彩信同修的大部份难题。可是我这里的工作量明显的加大,好象别人都没什么事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忙,而且忙的不可开交。要手机的人越来越多,因为串号器的改進,需求也越来越大。每部新手机都要進行技术处理和装入彩信及录音电话,协调的同修明显的不够用。随着小W和小L在做的过程中逐渐的成熟,他们都在很用心的告诉自己接触到的同修发彩信救人的诸多优势和简单高效的发送方法,介绍了许多周边同修参与進来,小W还学会了彩信的编辑和上传,后来他们也都成长为一方的协调人。

我们大家配合得很好,真的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平时大家自己发彩信讲真相和打录音电话向本地民众讲清本地真相。当遇到突发事件,比如当地大面积绑架大法弟子事件发生后,或在发生绑架之前,我们碰巧会得到整个公检法部门或所有政府机关直至派出所的所有座机和手机号码,然后很快制作出有针对性的真相彩信和录音电话,全面铺开的给所有相关人员讲真相。这时大家会配合的非常默契,没有谁会怕邪恶的迫害,只有一念:我们是一个整体,尽最大努力营救同修,制止行恶,同时揭露邪恶,挽救参与迫害的迷中的警察, 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被迫害者,不能得救他们将处在形神全灭的悲惨境地。我们几次整体行动都很成功,我们自己也很安全,因为心在法中最安全,得到师父的保护最安全。

我还有很重的安逸心,功炼的很少。弟子会加紧学法,勤学苦炼,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参与同修的无私帮助和配合。修炼时日无多,自己差距很大,离大法的希望和要求相差更是遥远,只有勇猛精進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