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母亲病危、病愈的过程中修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在部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七年底退伍回家后一直与老家同修一起修炼。二零零二年,我遭中共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在武汉琴断口监狱差点被迫害致死。回想那段闯过魔难的经历,深深感受到伟大的师尊就在我身边,时时看护着我。

在我冤狱期满回家后,我感到师父正法進程在快速推進,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平稳的走到今天,曾经的迫害经历暴露出了我学法少及对亲情的执著,作为修炼人不能时刻把法摆在第一位,就容易被世间人的因素干扰,给自己修炼环境带来很多麻烦。

我妈妈因为看到我修炼后身心的巨变、给家庭带来了和睦,一直都很支持我的修炼。但邪党对我的迫害也给我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几年的时间,妈妈苍老了许多。我知道大法会给她福份,就经常劝她修炼大法,可妈妈总是以忙、没有时间来推脱,我难免就生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怨她悟性太低,经常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可这么好的大法摆在面前,儿子、儿媳、孙子都修炼大法,从不上医院,偶有病业状态,一般一两天就过去了,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摆在面前,她还悟不上来。因此我总是为她着急,总觉的在我遭受迫害时,妈妈在世间所承受的苦难是最大的,只有让她修炼大法才是我对她的最好回报。这种想法在我思想深处缠绕很长时间,竟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羁绊在亲情的纠葛中不能自拔,还以为这也是一种洪法的方式。

大法的修炼是那么的严肃。直到一天,妈妈突然出现“病危”状态,牙齿紧咬,眼球上翻。我还是没有悟到, 继续请来师父的讲法让她听,可妈妈身体状况时好时坏,去市医院检查,又什么病都没有,只是血压偏高,这种状态持续一年多。

我在小镇上开个门店做生意,镇上的人几乎都知道我修炼大法,我也经常给顾客和熟人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可是自从妈妈“病倒”后,讲真相中每当有人询问她的状况,我就在这里卡了壳:我让别人“三退”保平安,得福报,自己的妈妈却躺在床上要人护理,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种状态已经干扰到我证实大法。

我首先想到的是发正念:清除干扰我讲真相,救度众生,破坏我修炼环境的一切邪恶因素。但没有多大变化。我开始静下心思考:这种状态是怎么造成的?为什么是我的妈妈?一个不修炼的常人病倒了,却检查不出病?这使我必须分出更多的精力处理家务,打乱了我有序的讲真相的项目安排,是对我证实法的干扰。

通过多学法和同修交流后,向内找,有同修指出我对家人的情太重,特别是对母亲。是啊,我怎么就只对妈妈“慈悲”呢?作为修炼人应该把我所有的亲人都当众生一样看待,一个人生生世世的母亲不知道有多少,认识的,不认识的,而我对母亲的这种情显得格外重。

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转法轮》

人各有命,这些法理师父都很明确的讲给了我们,同修的交流中也能常听到这样的话题。可是一发生到自己身上就悟不到了,其实这是师父利用这件事情来去我这颗对亲情太重的心。

当我找到问题后,就赶快用法理归正自己的心态,不再是妈妈一喊不舒服就要她修炼。现在她只要对我说哪里不舒服了,我就细心的问她要不要看医生,或去医院买什么药,也主动给她去买药。再也不象以前那样,把自己悟到的法理硬讲给她听,多高都讲。

当我改变自己之后,事情也有了大的转机,妈妈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硬朗起来,我给她买回来的药天天在吃,(以前吃药却不管用),现在家里的活她样样都能干了,我又可以象以前那样,有更多的时间讲真相、救众生,证实大法的美好与神奇了。

其实妈妈也一直把师父称师父,也对别人讲大法好,教别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事情过后,回头一看, 我们自己做的好与不好都会在我们身边的环境中表现出来,大法弟子能时时正念正行,也就会让身边的环境在证实法中变的随心如意。所谓的麻烦事,其实也都是要修去自身的某个执著心。

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多学法,向内找,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个人现有层次上的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