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不言放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得法的,当时是自己照着书学炼的。慈悲的师父没有落下我,不断的给我安排修炼的机缘,呵护着我走过了这风风雨雨的十几年。

我的婚姻不顺心,丈夫脾气暴躁,婆家人的生活习惯、行为举止在我眼里低俗,我自命清高,和他们家格格不入。修炼后按照师父的要求,尽量善待周围人,关系改善了不少,但是不去主动亲近他们,而是敬而远之,只是自己努力抓紧时间学法炼功。

迫害开始后,我几次身陷囹圄,周围的亲朋好友受邪党谎言欺骗对我充满敌视或冷漠。我有一个长辈亲戚,大法被迫害前待我象亲女儿一样,迫害后对我充满敌意,上她家去,敲门很长时间也不开门,勉强开了门也不给好脸,也不给饭吃,背后告诉我丈夫:睡觉小心点。言外之意别被杀了。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众生这样的态度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后果?就善意的跟他们讲,一次两次,多次不行后生出了怨心,想放弃不管。通过学法,随着心性的提高,善心随之也越来越大,就不厌其烦的一次一次去说,这过程中,看过不少次的冷脸,但终于让他们明白了真相。

因我们在外地工作,每年过年要回去看婆家的人,原来回家是硬着头皮去的。修炼前每次从家回来体重都要掉几斤,不顺心、烦心愁的,修炼后好多了。迫害后回家,大家又变的冷冷的,这时我不在乎大家的态度了,想到师父要我们做的,把他们当作众生,善待他们,苦口婆心,对每个人一遍一遍的去讲真相,后来家里人背后说:躲她(指我)远点,她总是讲她那一套。我听到后不去理会,仍然年年如此,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家里的人终于明白真相三退保平安了。这过程当中磨掉了我的清高瞧不起人、急躁、争斗等等人心。

记得一次我刚从黑窝被迫害闯出后,身体很虚弱,小姑子家在六楼,我心慌腿软,就为了给她一家人讲真相。可她冷脸,且没有好听话,一次一次的碰软钉子,我心灰意冷,决定放弃不管了。晚上做梦师父点化:小姑子找我要救生圈。醒后想,师父不让放弃,还得管,就接着又去。终于,她明白了,一身的顽疾通过念“法轮大法好”去掉了一半,后开始看《转法轮》,几十年医院治不好的几种病全都好了,非常感谢师父的慈悲。

小叔子家为给孩子治病几乎倾家荡产,十几年了,孩子病也不好。我准备去给他家送福音,去过一次,后传来话说,小叔子怀疑我有什么目地,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但马上调整心态,不去计较他们,他们是在迷中,是可怜的众生,当我的心态调整过来,情况起了变化。小姑子对他们说:人家图你什么,你家穷的叮当响,还不是为你好!他一家人明白过来了,又请我过去,还买了几样水果。过后小姑子说:那水果是专门为你买的,他家穷的一年四季不吃水果,平常蔬菜都很少买,饭菜都很简单,经常是咸菜度日。小叔子家自从明白真相后得了福报,经济情况好转,身体情况好转,原来是下岗打工,忙活半天不挣钱,提前退休办不下来,现在退休也批准了,打工轻松挣钱,孩子学业有成,一家人其乐溶溶。

我流离失所时曾住在一亲戚家,这家男主人出差在外,女主人工作非常繁忙,早上天不亮就出去了,晚上天黑才回来,一整天不在家。他们上初中的孩子吃饭、还有一些基本的家务活、还有孩子业余时间参加课外辅导班的接送,就落在我身上。我对孩子尽心尽力的照顾,在生活上不敢马虎一点,晚上她们娘俩的晚饭也尽量换花样,让她们吃好(我自己吃的很简单),即使这样,因为我打心眼里看不上这孩子的自私、冷漠,他对他妈妈非常的不孝顺、不尊敬,我当时法理不明,不知道这是人的因缘关系造成的,一味的从心眼里瞧不起这孩子,无论我对他再怎么照顾的好,我发出的不善的念,他是能感受的到的,所以他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的。当我离开他家后,有一次过节,他父母请我们一家吃饭,他父亲要求他孩子举杯敬我,他迟迟不肯端杯子,只是低头不语,我赶紧打圆场:不要勉强孩子。过后我反思自己,特别是看了一篇同修写的文章,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又对照师父的讲法,检查自己对人的善心,做到无条件的对人好了吗?我彻底改变了以往对他那种看不上的不友善的态度,并没有做什么,只是从心里扭转了对他的想法和看法,内心开始善待他了。下次去他家时,他主动从他的房间出来给我倒了一杯水端过来,这在以往绝对是不可能的,他总是钻在自己的书房里,非得他爸或他妈把他叫出来勉强应付一下。我抓住机会,赶紧给他讲大法好,并递过护身符,他非常高兴的挑了一张一个娃娃打坐的护身符,我松了一口气,终于解冻了,这也是一个有缘人呵!

由于我几次被迫害,丈夫承受不住压力开始怨恨我和大法。我被关在黑窝时,他去看我时骂骂咧咧的、带着一肚子气走了,并且对我眼冒凶光,恨恨的,完全被邪恶操控了。我当时对他也是心灰意冷,心想,随他去吧,几经师父梦里点化,我也不断用法衡量自己,做没做到善待众生,这么近的人,还是要听师父的话,尽力吧,一次不行两次,我开始给他写信劝善,那是用心在写,信还没写完,只写了一半,第二次他去探视,完全变了,对我非常友善,而且告诉我,他在外边想办法营救我。我想,我发出的善念他接收到了,因此也很好的摆放了他的位置。但是我仍然把信写完,出狱后拿给他看,他认真的看了,很有感触。

还有一次,我流离失所在外,他也是怨气冲天,说了很多对法对我难听的话,我也是经师父点化善待他,又把他拉了回来。师父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一次一次点化我,给他机会。幸亏我悟上来了,依我的性格,讲真相不听,拉倒,谁爱咋的就咋的,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原来学师父的“无意中你们造成了许多很难挽回的损失”(《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这段法一直理解不好,最近学了《什么叫助师正法》、《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等新经文,有了一点体悟。有一个被迫害后邪悟了的人,过去跟我关系非常好,我们曾经一起证实法,初期对我的帮助也很大。在一次被迫害中,她承受不住邪悟了,还拉下了不少学员。被放回家后,我不见她,完全把她当成了陌路人。记得开始刚一听说她向邪恶妥协了,非常生她的气,她从劳教所寄给我的信,我不看就撕了,丈夫跟我发火:“你的慈悲心哪里去了?!”我还不悟,后来她越走越远,这其中有我的责任呵!同修们都知道我们关系好,指望我去帮她,而且她对我也很信任,说每次提到我她就哭。是该我去叫醒她呵!我却一次次失去机会。

在同修的一再提醒下,我虽然有了帮她走回来的念头,但是又在私心和怕心的驱使下,只是做了一点表面工作,收效甚微。当地同修都对她失去了信心,认为她不可救要,我因嫌麻烦再也没找过她,她倒时不时的打听我,也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要么不接,要么回避,致使她越走越远。记得前些年她刚刚被放回来不久,我路上遇到她和她交流,当我提到师父对每个弟子的慈悲,包括对犯过错误的,就象父母对孩子一样不想失去我们,希望我们学好,她当时就哭了,但是我后来再没找过她,她被旧势力越推越远。我对不起这个生命,也对不起师父苦心给我安排的一次次机会。当我想明白了我在她身上应负的责任再去找她时,却找不到她,给她留了电话,她也不再回电话。机会不会总有,弥补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对她对我是同样的。

前不久和当地同修交流提起她,同修仍然忿忿的,我谈了我的看法,我说:不管她如何,那是旧势力安排的,这不是师父要的,作为弟子就应该想师父所想,我们往往用法衡量她,却忘了用法衡量自己。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扭转对她的看法,过去是我们的想法阻挡了她,障碍着她走回来,最起码我们是有责任的,现在不管我们做与不做,咱们从思想上要把看法扭转过来。从法中知道,我们修炼人动的念头很关键。在场的两位同修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其中有一位是当地协调人)认可了我的说法。在这里谈出来与大家交流。

在外地教了一个新学员学法炼功,由于对她的关心不够,她总是停留在祛病健身上,虽然学法炼功,但迷于常人的吃喝玩乐。学法五年了,只是从法中索取,不肯出来证实法讲真相。今年旧势力看她不顺眼,把她拉了下来。由于身体难受,她以为师父不管她了,被不好的因素支配的主意识不清,怨恨、造谣生事,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几次想放弃她,想想这个生命,想想给法带来的影响,脑中又不时想起师父讲法,想起我以前的教训(因为一个新学员对法的动摇,我放弃不管她了,她很快离世)最后定下心来,不管她怎么表现,我就是不放弃,一次次长途电话打过去,有时一天两次电话,不断的启发她的正念。她对我的怨恨、对我的误会,有时生气不接电话,有时让亲朋跟我发难,我都用法衡量,不断调整心态,就是善待他们,不能眼看着旧势力对她下黑手。经过了四个月,她终于回头,我又到她身边守了她两个月。终于,通过学法炼功,认识到了前边所犯的错误。这过程中明显感觉到了师父的加持,尽管她表现那么差劲,人都折腾的不象样了,就象快疯了一样,师父一直在呵护着她,只是她不悟。我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虽然走回来了,因为学法的基础不扎实,思想还是不稳,师父又开始给她净化身体,时间不长,她能吃能喝能睡,又白又胖的了。

师父给每个众生都给足了机会,一次一次的给,只要我们能圆容师父所要,就能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我这次这样的不放弃,也是吸取了以往的一次教训。这次,我就自始至终没有放弃这一念,一直在提醒她,而且坚信,她一定会走回来,无论她表现的怎么不理智,我不被假相所带动。最后她终于走回来了,造成的负面影响,通过我们共同努力也挽回了。写到这,我身边正好有一位新学员和她过去的修炼状态相似,每天炼功,学一点法,其余时间不是家务就是玩,有时一天玩五、六个小时,我虽提醒她了,但仍然照旧,有时也很生气着急,是不是真修呵!是不是能走進来呵!文章写到这,我把刚才还有点不平衡的心放下了,什么目地心、求结果的心,要达到我所要求的什么状态、什么标准等等都放下了,不能总是用法衡量他,而不用法衡量自己呵,就是善待他,善心的提醒他。

我们当地有一个同修正处在病业魔难中,帮他的同修很多,我感到有同修背后指责、有着急的、有抓住他的漏不放的,有担心她走不过来的等等。我出门两个月,出门之前去看过她,状态还可以,回来后听说上医院越住越重,我去看她,正在家打吊瓶输液,听说医院查的结果很不好。惊动了外边不少同修来看她,经过询问,感觉大家成熟了,都不再被假相带动,都知道从思想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去看她,她说:你看我这样了。言外之意就是严重了。我说:哪样了?怎么了?我根本就不承认,我也不看重这些表象,你也要有信心。说实在的,尽管她瘦成一把骨头,人也已经脱像,但我心没动,我觉的师父还在看护着她,我相信她一定能走过来,这不是师父安排的,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念就定在这了。什么时候我都要站在师父这边想问题,凡是旧势力安排的,一概不承认。现在需要弟子在世救人,而且我们是性命双修,我们一定要圆容师父所要。我们自身的不正,在法中一定能够归正。交流中她的正念也在往上升,也在不断的找自己的不足。我想,我们大家,特别是她身边的几位常接触的同修,一直正念坚定的加持她,相信她一定能走过来。我之所以有这样的坚定正念,也是在以往看到身边的同修在魔难当中离去,当时被假相带动了,无可奈何的默认了旧势力的安排。通过反思,通过不断的学师父相关讲法,才悟到这一步的。原来也喊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只是停留在嘴上,一遇到具体问题,自觉不自觉的就陷入旧势力的思维方式了。

最近学了师父的新讲法《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更认识到了修炼人一念多么重要。回想我们走过的路,由于对法的理解不深,没有把法学透,修炼人的所思所想不在法上,有些问题没有站在师父这边想师父所想、要师父所要,无意中造成的损失,有的真是很难挽回呵!

作为大法弟子,只有多学法,理解好法,才能走正自己的路,才能圆容师父所要。

谢谢伟大的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