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病业形式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我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幸得大法,在风风雨雨中修炼了十三年。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来洗净,为我净化身体,使我无病一身轻;又教给我宇宙大法,让我知道人生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的道理,层次、境界升华。我感到无比的幸运和幸福。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七点,突然一直肚子痛,后背痛,身体感觉往一起缩,想学法可是支撑不住,就倒头睡了下来,我想睡一会儿再学法。到晚上九点发完正念还不行,我想到十二点发完正念就会好,结果还不见轻,夜里把我痛醒来又睡着,到凌晨三点半我就起来了,坚持把功炼完,早上六点发完正念,我想睡一会儿起来做饭、收拾家务再学法,结果这一睡起不来了。也就是五月十三日早上九点,同修来我家看我疼痛难忍,就和我一起发正念,我五分钟发正念的时间都坚持不下来,同修提醒我求师父加持:我是李洪志师父的真修弟子,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别的什么我都不要,历史上和旧势力有什么签约,我都不承认。

当天我坐不住,就躺在床上听师父广州讲法、济南讲法。强忍疼痛,坚持与全世界大法弟子四个整点发正念。后来这四天中,吃不下一口饭,喝不進一口水,胸闷、憋气,真是剜心剔骨的痛,整个身体气息不贯通,炼动功也站不稳。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要坚持。到了下午,一位同修来我家,看到我这个样子就说咱俩学法吧,我就想坐起来,但费了很大劲才起来了,觉得脊背抽筋似的痛,坐不住,只得躺着学法,学法不久又支持不住了,就这样学学停停,炼功也是炼炼歇歇,强忍疼痛凭着对大法的坚信,以最大的毅力坚持整点发正念。四天内只喝了一小碗稀饭。

到第五天,难受疼痛缓解了。但又出现一个奇异现象,先是脸色蜡黄,渐渐的漫延到全身,象涂了一层黄染料一样,咱们中国人眼球是黑的,可我的眼球突然变成了金黄色,我走在街上行路人向我投来惊异的目光,去澡堂洗澡,人们远远的躲着我。就那几天,吃饭食而无味,不想吃也不想喝,没有唾液、眼泪及鼻涕,人象风干了似的,瘦得失去了人相,体重下降了三十四斤,以至长时间未见面的同修见了我都不认识了,以为我是小外孙的保姆。小姑子来家走亲戚一见我这个样子,吓的饭也不吃就回家了,临走时再三叮咛我去医院。我丈夫、女儿及女婿三番五次催我去医院。但我一直没有动心,我说医院是给常人治病的,不配管大法弟子,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我只听师父的,只有师父、大法才能救了我。

慈悲的师父为我们开创了集体学法的环境,虽然被邪恶破坏了,但我们还是想方设法恢复了学法小组,经常三三俩俩在一起学法、切磋。我周围的同修,在我被干扰最严重时,天天冒着炎热酷暑,来我家大家一起学法、发正念,帮我清理空间场,鼓励我精進;同时安慰我的家人,使我的家人明白修炼人根本不会有病,这是一种假相,只要正念正行过了这一难,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同修们和我一起学法、切磋法理。

我担心别人不理解给大法抹黑,就白天不出门,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救人。这样逐渐的觉得一切不好的症状消失了,感觉轻松了,从我身体的变化,周围的世人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小姑子突然患高血压,经医院检查有脑瘤,她马上想到了我,说只有法轮功才能救了她,来到我家我听说后,让她看师父讲法录像,清理了她家邪灵挂像后血压正常了,她高兴的说“法轮大法就是好”。

过了这一难关后,同修提醒我要按照师父讲法向内找:一是人的观念重,二零一零年四月份退休人员年度体检,我单位签检查表的人说:你身体健康就给你签一般,我没有否定,没有用正信的一面证实大法的美好,把自己混同于一般常人,随波逐流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身体。还有执着于儿女情,女儿孩子满月后,我三件事情都放松了,执着于织童鞋、童帽,把自己的修炼不当一回事,走过场。总结自己修炼路上的教训,没有真正在法上去认识,师父的各地讲法学的少,悟性差,不会用大法对照自己。

在学法点上与同修一起学法、切磋,自己对心性上的执着有了一定的认识,初步做到了一点实修,身体的变化也比较快,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两个月病业干扰全部消失,五个月一切恢复正常,体重还增加了二十多斤。我明白这次过关,是在师尊慈悲呵护下,及我对大法坚定的正念闯过来的。其实在学法和用大法对照自己实修方面,还做的很不够。今后要彻底修掉自己不让人说,别人一说自己就急躁、不高兴的魔性。

弟子只做了一点点,师父就给了很多很多,师父的救度之恩,弟子无以回报,只有扎扎实实的实修,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