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一度被折磨成植物人 河北何海芬再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河北省安平县前庄村妇女、法轮功学员何海芬被闯入家中的中共人员绑架到安平镇派出所,下午又被派出所警察苏增茂等开车劫持到衡水洗脑班。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何海芬曾多次被绑架、关押,三次被折磨致奄奄一息,一度被迫害成植物人。

这次何海芬再遭绑架后,家属每天都找参与绑架的责任人要人。家属找镇邪党书记祝铁军,他不是躲着不见,就是恐吓,扬言要把家属“送拘留所”。何海芬的女儿据理力争:“俺妈被你们弄走,我们家没法过了,关也不怕。”

何海芬的女儿从小看着母亲受疾病折磨,痛不欲生,亲眼看到母亲修炼法轮功后获得新生,也亲身经历了母亲一次一次被中共绑架、关押,折磨致生命垂危……以下是海芬的女儿揭露她母亲遭迫害的经历:

以前,妈妈痛苦呻吟伴我入眠

我是何海芬的女儿,名叫小霞,经历过妈妈的多次被迫害。如今妈妈再遭绑架,我求告无门,焦虑万分。

妈妈炼法轮功前,曾患精神性偏头疼、血管硬化、高血压、腰椎间盘突出、妇科病、关节炎等多种疾病,夏天的时候,妈妈头上都得戴着一顶大皮帽,再后来就卧床不起了。妈妈一年365天只有一天不吃药,那就是大年初一,因为农村人都说大年初一吃药不吉祥。

多年来,从我记事起,每晚都是妈妈痛苦的呻吟声伴我入睡,我和哥年纪小,爸爸又当爸又当妈照顾我们衣食,又得照顾床上的妈妈。农闲时,爸就把我们放奶奶家,他东家西家的借些钱带妈去求医问药。偏方、门诊、大医院能去的地方都去了,钱花光了,病更重了,只好回家。我慢慢长大后,考虑到家里很穷,不忍心看到劳累的爸爸再为我多费心,忍痛退学。

妈妈被病魔整整折磨了十一年之久,在这十一年里,我没有童年的快乐,没有家的温暖,能回忆到的只有生活的苦涩和爸爸疲惫的身躯,因为到后来,妈妈痛苦的有了自杀的念头。

法轮功救了妈妈,救了我们一家

一九九六年,爸从外边拿回来一本叫《转法轮》的书。从那天起,我们这个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妈从卧床、到坐床、再到下床,顶着皮帽子在自家院子里遛达,后来,妈再也不用吃药了,奇迹般的可以给我们做饭、洗衣。

妈妈的身体彻底康复了,好日子降临到了我们家。这个家虽然还是穷,可是能时常听到爸妈的谈笑声了,我和哥也敢打闹、蹦跳了。

邪党迫害,恶梦又开始了

谁知好景不长,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恶梦又开始了,江氏集团开始疯狂的抓捕、关押炼法轮功的人们,我妈也是其中一个。我们又开始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零一年初,妈妈被抓到衡水非法关押。妈经历了被折磨性灌食,她的胃、嗓子被插破,灌进的食物被喷出来,喷出的食物带着血……后来那伙人怕出人命,才让我们把妈妈接回家。整整两个多月,妈妈只能吃一些流食。半年后,坚定法轮大法信仰的妈妈,又神奇般的恢复了健康。

被打毒针,妈妈成了植物人

二零零一年八月,那些恶警竟又闯上门来,把妈抓走、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不到两个月,又来信叫家人去接人,当时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记得那天我坐车到石家庄时,已是傍晚,因是第一次出门,天又晚了,我很害怕,可是救母心切,两顿饭没吃的我硬撑着找到劳教所。

可当我辗转见到妈时,妈的样子差点让我晕过去,原本一百五十斤的妈妈,只剩一个骨架躺在木板上,她的脸是黑的,眼睛闭着,几乎不见呼吸,我搂起她时感觉她的身体是凉的,旁边几个女犯人也掉着泪,叫我回去想开点,以后自己好好过日子,言外之意我很清楚。

但我确定妈还没死,我哭着要给爸打电话,他们说打不出去,我想出去打公用电话,却遭到队长阻拦。后来那伙人专车把奄奄一息的妈送回家。村里人闻讯都来看妈,看一眼都不说什么,都抹着泪走开,有人走到大门口干脆坐下失声大哭,边念叨:怎么好好一个人就成这样了……

我只能一日三餐用小勺给妈喂些流食。我不得不佩服,是大法的神奇,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在没有任何治疗的情况之下,使被迫害成了植物人的妈妈站起来了!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后来妈妈跟我说,她在衡水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打、骂、被轮番监视着罚站不许睡觉、不许坐下;在石家庄劳教所,他们看打、骂无法逼迫妈妈放弃法轮功,于是几个人强行给妈妈打了毒针,导致妈妈成了植物人。

第三次,妈妈又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二年,公安局恶警再次把妈妈抓走,关入洗脑班,几个月的时间,健壮的妈妈又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妈妈被送回家时,正好赶上过年,一家人除了悲痛就是恐惧,想让妈去看病,又怕妈健康了再遭不测。看着妈妈受罪,我想不出一点办法。

衡水洗脑班
衡水洗脑班

那次妈身体好了以后,我因怕变恨,拼命制止过妈修炼法轮功,但都没成功。

这次妈妈再次遭到绑架,我清醒了,妈妈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是大法救了妈妈的命,让我们一家人有了笑声;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剥夺了我们的平静幸福生活。

我希望所有能看到此文的人,能分清是非善恶,谴责那些紧跟中共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维护正义、维护善良,同时也是在维护我们自己的生存环境。

参与绑架、迫害何海芬的主要责任人:

这次参与绑架何海芬的主要责任人是河北省安平县安平镇邪党书记祝铁军、政法书记张跃其等十二人,恶徒们抄走DVD影碟机、几张法轮功真相光盘和几十张真相资料,家中的六、七百元钱也被抢走。

祝铁军,安平镇邪党书记,北黄城村人,现住安平县国盛小区浴华北路11号13单元3楼左门。手机18903182118,车牌:冀TZ6008;祝铁军妻子(富染)13832822295、单位0318-7524016。

张跃其,安平镇政法委书记,郭屯村人,现住安平县红旗街(造纸厂)对过小区东5楼4单元,手机13315822999。

安平镇派出所警察苏增茂

何欢,13784850665(监护)。

郑根起,衡水市六一零副主任,衡水洗脑班头目,办 0318-2026026、13383383636、宅0318-2135585,其妻沈立在衡水哈励逊国际和平医院三甲办上班 13831883168,其岳父沈洪瑞是河北卫生厅副厅长,其弟郑根峰是衡水学院音乐系书记,办 0318-6908579、宅0318-2081189、1332318000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9/曾一度被折磨成植物人-河北何海芬再遭绑架-262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