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高校大法弟子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我以前对气功很感兴趣,在读研究生时就接触过一些,也练了一些,仅局限在祛病健身层面,效果不好也都没坚持多久。但总有一种寻道修行的向往,甚至一度想找藏传佛教或者佛教中的经典、探询人生真谛。

有幸在一个较偏僻的外地工作期间借阅一本《转法轮》,开始并不知这书有多珍贵,每晚睡觉前躺在床上看上半讲,不知不觉被其法理所折服所吸引,人生中很多疑问迎刃而解,感觉这是真的。自看书后不久,就有事提前结束了外地的工作,不久回到原单位(大学里),找到了炼功点,请到一套法轮大法书籍,并开始学法炼功,这已是一九九六年十月份了。

师父在《转法轮》里一上来就讲了“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所以那些低层中的病呀、人不好的东西就不应该有了,在身心上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农村考大学又读研留校,压力较大,读高中就有了的失眠症不再有了,躺下来五分钟不到就睡着了,好多同事羡慕我;长期的胃病、感冒也没有了,身体明显的壮了。急躁多疑的性情明显好转,心胸开阔了,与妻子相处也和谐了,都说我变了一个人了。道德高尚做个好人,以致更好的人,这是师父要求的,也是修炼者的基本做人准则。的确个人心性的变化也是在证实着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被最疯狂诬陷期间,好多同事都因为看到我的各方面变化认可着大法,并不相信舆论的造谣,学校个别不怀好意的党徒企图以文革方式,挑起教师情绪批斗大法弟子,未能如意实现。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与同修一道去了北京,就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反映一个公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堂堂高校教师被关進看守所,被非法劳教,甚至游街侮辱,一般民众不好理解。但人们哪里知道,我们心中有法、有信念。如果没有中共黑势力的迫害、广播电视的诬陷,我们哪个又会抛家舍业,冒着危险和世人的不理解前往北京天安门广场呢?不是我们不要家,不是我们不听单位领导的话,是这个“假恶斗”的邪党太邪乎了,无端造谣,颠倒黑白,愚弄百姓,毒害世人。只要有正义感并在大法中受过益的,都会作出选择,维护正的好的真正的宇宙法理,这也是在维护人类的良知,维护世人的生命利益。因为觉悟了的大法弟子知道,宇宙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法给的,听信了谎言,仇视了大法会给生命带来灾难,我们不希望无辜的世人被毒害,从而在劫难中被淘汰被毁掉。这也是这十三年来,大法弟子不停不懈的给世人讲真相的原因。中共真正迫害的是世人。

父母都是所谓地富份子的子女,避免被专政迫害,凭点手艺在外谋生,过着不安不定的恐惧生活,父亲早逝,母亲一生受了很多苦。母亲脾气不好,一身落下很多疾病,不识字,现在七十多岁,老家邻村同修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身体有好处,她知道儿子也在修炼法轮功,比较相信,结果有时高达几乎200mm的血压恢复了正常。但还有哮喘病,特别是冬天、春天,或一有感冒就很严重。可有一天半夜我突然惊醒,看时间刚好深夜二点过几分,不知咋的,一直到天亮我都没有睡着。上午八点三十我上班的途中,母亲打来了电话,很急切的告诉我:“昨晚半夜我差点气上不来死去了,当时给你们打电话,全都不通,没办法就只得念法轮大法好……,约莫三至四遍,一下鼻子就通气了,这次我彻底相信了……,”。说也奇怪,打那以后,哮喘病再也没了,不久还要我给她买辆老年摩托三轮车,还可骑车上街了,老家的人都说太神了。母亲没修炼却受益于大法,都是师父的安排所给予的。

我的博士生导师年龄大了,让我协助指导他的一个博士生。这个博士生二零零九年过年后返校,突然病了,到医院检查,结果得了一种再生障碍性贫血症,血小板仅14X109/L(正常人100 X109/L以上)。对于他的父母而言就如晴天霹雳一样,唯一的儿子,已在读博二了。住進了医院,父母全来了,护士长在一边告诉我:这种病有时比白血病还难治,让做好长期治疗的思想准备,要花很多钱,需要发动学生捐款。

我听了很是难过,在我身边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快我想到了请求师父,也许这是让博士生得法修炼的机会。大法电子书拷贝给他,告诉他不停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打印了《绝处逢生》给他看,他还很接受。就这样,出现了第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医院预订的一种注射用的美国進口药(破坏免疫的,这药需九万多元),突然就意外的不能按时到货,至少推迟半个月以后。医院進進出出都是严重的病人,博士生也不想在医院里呆了,就这样其父母在学校旁租房住下,开始让博士生边炼功边调养,也陪着读《转法轮》。几天过后,他身体汗毛孔出现血斑,父母很是紧张。但不久就消失了。几个月过后,出现第二次奇迹,血小板检查达到42X109/L.这时父母放心了,我告诉他们,要真正作为炼功人就不要用常规的办法,又吃中药调养又炼功,脚踏两只船效果好不到哪去。博士生也改变了认识,主动放弃中药调养,结果一个月后再查,出现了第三次奇迹,血小板达到了132X109/L.就这样这个病症彻底好了,从此他父母也走入了修炼,全家人得法,真是乐融融。

在他们身上也发生了很多奇迹。一开始他们感谢我,我说:这得感谢李洪志师父,是师父给予的。二零一零年六月,博士生按期拿到博士学位也找到了合适的工作,与父母一起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亲朋好友,并讲真相救人。

优昙婆罗花在二零零五年后世界各地开放,我的一个硕士生宿舍阳台玻璃上开了二十九朵,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号,又发现我和研究生们一起上班的办公室落地窗玻璃上也开出了三十五朵天花。我想这是鼓励我要多救这些学生。所有每年指导的本科毕业生尽量让他们明白真相,拷贝破网软件;研究生几乎全部办了三退,还有几个看书学法的。我想这些学生到我身边,都是缘份,不能辜负了师父的慈悲安排,他们也都是师父的亲人。

大法是超常的,人用实证科学思维和肉眼证实神的存在显然是不可能的。天目开了就可看到另外空间和许许多多美妙的东西。我虽然看不到啥,但从法理上,从反映在人间的表现上,我确信神的存在。尽管我也是从事科学技术研究的,但这个科学太有限了,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

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修炼路,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甚至不是修炼人所为,还有很多执著有待修去。师父慈悲,一次次给予我归正的机会。没有师父看护、平衡着这一切,没有师父催着我、推着我向前走,真不知我会在这浑浊的人世中迷失到哪去?谢谢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