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修弟子 才对得起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退休教师,今年六十七岁,九八年十一月得法。得法前性格暴躁,与丈夫关系不好,多种慢性病缠身:如咽炎、鼻炎、口腔溃疡、肠粘连、皮肤过敏和各种不知名的病,经常头晕目眩、心里难过;事业感到很失落,为了寻找一个理想学校,奔波半生从南县到北县,从小学到中学都不尽人意。到了不惑之年终于调入这个城市定居,人地两生,买不起房,工作担子重,人际关系复杂,我深深体会到做人的艰难,哪里都找不到绿洲。

师父的法身把我引入炼功场

我开始寻找适合自己的体育锻炼,如慢跑、太极拳、舞剑等,但身上的病一样没祛。九八年暑假开学后的一天我觉得往日的老毛病又犯了,头晕目眩、心跳异常、直冒冷汗、心里难过,就请假回家休息。医务人员告诉我,星期天教工体检,去检查一下是什么病。就是这天我的人生发生了重大改变,这天要去医院空腹体检,我起得较早,就在马路上溜达,看见商厦门前有一群人炼功,出于好奇就走了过去和他们学抱轮动作,这时来了位中年妇女,面带笑容给我纠正动作,并告诉我这是法轮功,明天早点来,我从头教你,不收费、义务教功,因为要去体检就走了。第二天按她说的时间去炼功,她单独教我动作,几天就学会了前四套功法。医院的体检报告出来了,除几种老病外没增加新病。我就每天参加晨炼,晚上参加集体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从辅导员那里请了宝书《转法轮》和大法书、录音带,都是批发价。我对此功有好感,决定炼下去,成了一名大法学员。

有一天在炼完功回家的路上,忽然觉得走路轻飘飘的,上楼梯身体很轻,吃饭从来没有过的香味,睡觉也很香甜了,不知不觉身上多年的慢性病不翼而飞,成为一个健康的人了。于是我把家中剩下的所有药物及补品全部扔掉,相信从此不会得病了,果真十几年来没吃过一粒药。

现在回忆我的得法过程,就是师父的法身把我领到炼功场的,没炼功前的那个不适的状态就是师父的法身在给我祛病,把我不知名的重病拿掉了,从而引入炼功场的。我与大法结下了缘,人生从此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一切交给师父安排

按照我档案上的年龄应该在二零零三年八月退休,可是这里说明一个情况:当年是下放知青,上学、招工由贫下中农推荐,有年龄限制。我已下放五年,超龄二年,为了有个吃饭门路,档案上少填写了二岁才上学的。到实际退休年龄应该是二零零一年八月,当时悟到我是个修炼人应该讲真话,正好三校合并,人员超编,不少人没有岗位,所以就如实向领导反映情况,要求退休。领导一听求之不得,马上批准。上海工作的儿子家需要我给他带孩子,于是就离开了正在上班的老伴来到了上海。

当时儿子、儿媳都已得法,他俩是大学同学,在上大学时都得了大法。我们真可谓是修炼之家了。每天合理安排好时间,除做好家务外,学法炼功发正念从不耽误,有空就带着小孙子到外面讲真相、发真相传单。小孙子很乖,一声不响。经常去公园和超市。有一次在公园讲完真相就在附近的饭店吃中午饭,邻桌有位奶奶,小孙子主动问:“你是党员吗?”其实就是帮我引话,那位奶奶很好奇听完了我讲真相,并夸奖这孩子聪明。刚吃完饭,对面的公交车来了,我抱着孙子急忙上车,走过二个站头,我一摸口袋吃饭的开票还在,忘了付钱。赶快与孙子下车连走带跑回到饭店,把十六元钱交给了服务员,累得满头大汗,在场的人都很感动,说我是个好人。于是我趁机讲真相并给他们做了三退。

回来的路上给孙子讲为什么这样做,孩子明白了不占便宜的道理。孩子从小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我背《洪吟》,没入小学前就会背七十多首《洪吟》了,还能和大人一起通读《转法轮》。除他认不得的字外,基本上可读下来。入学后,我时间就多一些了,每逢放假,他外婆就来接他,我便可以回家照顾老伴。无论在哪里都不误做三件事,到哪里就救度哪里的众生,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老伴退休后也来到儿子家,我俩就在附近租了房子继续帮助带孙子、做家务。除双休日外,全家五口人的晚饭都在这儿吃。买菜、烧饭、洗刷、打扫卫生几乎都落在我身上。难免有怨气,埋怨老伴不做事不讲卫生给我添乱。家里有时常吵嘴,心性关老是过不去。我下决心改变自己。通过学法尤其学《曼哈顿讲法》及最近经文,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是一颗私心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心作怪。在这样的环境中修炼不正是自己提高的机会吗?“一个人要想修炼,可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讲了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而且它是超出常人的,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难一些。那不是超常的吗?所以比常人中任何事情对你的要求都要高的。”(《转法轮》)修炼环境的好坏,那不是自己生生世世所做好事坏事得到的善果恶果吗?欠债怎么能不还呢?

今年过年回家看他父母,兄弟几家人团聚,老伴在众人面前大谈自己的工资比同等条件的人高出二级,如何争来的。我当时听着就反感,认为他在家人面前显示,回来后就说他几句,结果触怒了他,他反过来指责我不象个炼功人。第二天他外出迟迟不归,我意识到有问题就向内找自己,是我昨天指责他造成的,再挖挖根是什么心?是怕他夸富,弟兄们妒嫉的心,多肮脏啊!就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认错并请求师父让他快点回来。然后长时间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及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半小时后听到了他开门声。我说:“是因为我昨天伤害了你,你和我赌气吧?”他说:“哪会这小心眼!是我在市图书馆看书看迷了,一直到晚上九点钟关门,又去吃了点东西,乘公交车又要一个多小时。所以回来太晚了让你担心了,下回不这样了。”大家彼此理解了。目前老伴也和我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和神韵节目,有时跟我一道讲真相,因为他在大学时曾受过邪党的迫害,对大法弟子被迫害有正确的认识,虽然没有修炼,但我相信给他以后得法打下了基础。

佛光照亲人

我姐弟共七人,我最大。现几家共计有几十人,其中六个邪党的党员,其余是团队员,零五年都全部三退。他们都不反对我修炼。零五年我去家乡讲真相被绑架至看守所,他们三姐妹分别给我送衣被,向公安机关要求放人,起的都是正面作用。就连那个信基督教的大妹也赞同大法,说“真、善、忍”这几个最好的字都让你们选去了。现在他们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子女优秀。

弟弟退党后受益,他原来皮肤有白斑块,没有去看过医生,后来越发展越多,退党后全部消失,感到大法的神奇。

小妹夫是位中学教师,不但自己退了党还帮他父亲退党,给他《九评共产党》、真相资料都乐意接收。零八年全家三口人想来上海看世博会,车票提前买好后突然拉肚子很厉害,他想起我教他念九个吉祥字,又用双手在肚子上按我们第三套功法顺时转动几下,奇迹出现了,当天夜里一次也没拉,顺利乘上火车到达上海。来到后他和妹妹都和我讲述这件事的神奇。

我母亲八十多岁,零六年我给她个大法护身符,一直带在身上并说这比钱都重要。就这一念使她闯过了几次大病关现在身体健康,能吃能睡。相反,我父亲曾经看过大法书,身体一直很好,邪恶迫害后不看了,还阻止我修炼,对我上访、做大法的事不理解,说过错话,但师父还给他机会,他和我讲了一个他的梦叫“脱胎换骨”:有一个大门,把门的一个人有一本册子问他愿不愿脱胎换骨、换血,但必须是五十岁以上的好人,他当时在问别人愿不愿意,结果误了时间没有在那本册子上签名,他说这个梦记得很清楚。他七十九岁那年得了肺癌,我让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口头答应但不诚心,给他念《转法轮》也不诚心听。最后住院半月后离世。大法慈悲,但威严同在。

我大舅妈是信基督教的,零五年我去讲真相,她很相信,并告诉我她早就看到过《转法轮》这本书,但没有详细看,只看到书中作者的照片不象是凡人,红光满面很有福相。我和她讲了我修大法后的变化及大法洪传全世界,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她全都接受,给她背了几首经文和《洪吟》,听着赞不绝口。我说现在只有我们师父救人,你信的基督教现在已经没有神管了,劝她学大法她答应了。在和她谈话时她就觉得自己很舒服,原来全身疼腿,不好走路,现在觉得好了。高兴的说:“外甥女你这次是来救我的,我腿走路不疼了,我上集去买菜你在这多住几天!”

以上只是我身边的亲人明真相三退后的几件神奇的事,多年来听我讲真相做三退的人很多,他们都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这方面的例子很多,就不多举了。

正法到了最后,救人的数字还没达到师父的要求,自己还有很多常人的执著没有完全修掉,作为师父的一名真修弟子,只有认认真真的学法、扎扎实实的提高心性、一丝不苟的发好正念、不偏不移的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对得起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