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法轮大法 尿毒症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今年六十岁。一九九七年腊月,我得了肾病,浑身浮肿,经过省各大医院的权威专家会诊,确诊为尿毒症,医院说是治不了了,告诉家属准备后事。当时我四肢肿胀,腿肿的象大棒子一样粗,手指不能弯曲,不能走路,已经连续八天不吃不喝了,家里人把寿衣都给我准备好了,我躺在炕上等死。

我儿子跟我说,“妈,你信基督教吧,兴许管用。”我问:“要钱吗?”儿子说:“你得把你的收入十分之一捐出来,否则心不诚。”我一听要钱,连忙说:“那我可不信。” 因为我这场病把家里的钱花光了,我实在不忍心让家人在我身上再花钱了。儿子紧接着说:“那你炼法轮功吧,炼法轮功不用花钱。”我一听不用花钱,就说:“那我试试吧。”我决定炼法轮功。

开始,我小女儿放学后给我念《转法轮》,书里有许多内容我都听不懂,有些心烦意乱,说不学了。小女儿说:“不学拉倒,我自己学。”有一次,小女儿学法时,我听到有关不骂人、不打人的法理,心想,还有不骂人、不打人的法,可真好。这样,小女儿又给我读《转法轮》,这时我就感到从头顶上往出冒凉气,象有人用冰排一样的东西打我的头顶三下,这时感觉象有水似的哗哗流。当时也不懂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还直吵吵:我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打我。接着,我的腰部象有人用锥子使劲锥了我三下,剧烈疼痛,但过一会儿我就能下地了,我洗洗脸,想溜达溜达,七十多岁的婆婆急忙招呼邻居、亲属,说我是回光返照,不行了。我说:“妈,别招呼大家了,我饿了,要吃饭。”婆母给我做了一小盆小米饭,我全吃了。

第二天,我急着找炼功点,要炼功,家人一点点的拖拽着我,因为我的两腿之间肿了一个包,有小孩头那么大。第三天,我自己骑自行车去炼功点,行到半路被孩子拉回来了,他们都替我担心。第四天,师父给我净化身体,高烧一夜,浑身热的如同火烤一般,我坐在凉水中,凉水就迅速升温,直冒热气。第五天,我全好了,骑上自行车,看到街坊邻居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

师父给我文化 一夜能读《转法轮》

由于自己不识字,没法读大法书,心性把握不住,原来的病又犯了。这时我想看书学法,可是自己一个字也不认识。一天我手捧着书哭,只有求师父:师父啊,您给我点文化吧!我不多求,只认识《转法轮》就行。那晚,我拿起书来睡着了,做梦在看书,书好大啊,土黄色的,一道道的,我只认字,不懂涵义,一急就醒了。自从这以后,《转法轮》上的字我就认识了。

初得法,不太明白法理,一次摔了个跟头,我身体又出现了病态。家人要我上医院,我说不去,让家人给我找炼功人。孩子看我病的太重,就和朋友、亲属硬把我抬上车送到医院去了。在医院里住了八、九天,我不吃不喝,儿子一看我病危,就让他两个妹妹赶紧来,说把妈妈喜欢的东西带来,一件羽绒服,一本《转法轮》书。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天一宿看完了一遍《转法轮》。看完书后,我开始排尿,一天内排出了体内积蓄的所有的尿,真是浑身一身轻。

九旬爷爷退党

是师父救了我,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也要听师父的话,努力救度众生。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五日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后,我先从家里人讲真相、劝三退,爷爷九十六岁了,十七岁时入的邪党,我劝他退党他就是不退,说他的党龄都七十多年了。我说:“你八十六岁那年,四、五天不吃不喝,不能动。我问你是不是要得大法呀,你点点头,我把大法书给你,你上午躺着看,下午就能下地干活了,从此又延续了十年寿命,大法的恩情你咋能忘呢。”爷爷听我这么说,不吱声了。过了十多天,爷爷又病了,不能动了,口中直喊我的名字。我儿子说,我太爷不行了,找医生看看吧。我说“没事”。正月二十七那天是爷爷的生日,亲人们都来给他祝寿,这回他老人家主动喊我让给他退党。他自己退完还叫儿子、孙子挨个退出。但我丈夫不愿退,此时我小孙女哭着说:你看我祖太爷病都好了,不退连命都没了,爷爷你还是退了吧。丈夫终于表示同意了。就这样,家人全部都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

家里人做完了,我在本村挨家挨户的讲真相、劝三退、送神韵晚会光盘。我们农村十天一个集市,只要逢集,我必定去救人,风雨无阻,有时一天能退几十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