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寻道 终折服于法轮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真正走進大法修炼中的,其实说起来,我也应该算是老弟子了。九九年四月份,我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得法不到三个月,电视的诬蔑造谣就开始了,由于我们几个都是新学员,一开始就是对这个功法感兴趣,法理不清,加上没有大法的任何信息,也就不明不白的都放下了,互不来往。这一放就是九年。

这九年里,我身体一直继续受着附体的折磨,我意识到不好。认为大法中讲的“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转法轮》〈第三讲〉)是真理。也就是这句话,深深的印在了我脑中,支撑着我一直在意识中坚强的排斥着附体的严重纠缠,没有倒下、更没有妥协,支撑着我东南西北的一直在寻找我生命中的深处最想找寻的、最需要的一种东西。

离开大法后,来到佛教里。我住过寺院,背过佛经,打过佛七,印佛经,买物放生,施舍财物,为的是解脱苦难,脱离六道轮回,再不当人。五、六年中,无论怎样虔诚,我都未能如愿,依然是魔难重重,不得解脱。气急之下,砸佛像,请佛像,反复多次。我以为诚心不够,让我的孩子也烧香拜了佛。师父见我走不出迷中,当晚用梦点悟我:在通往东方的一条金光大道上,有两条小路作为枝杈分别向南和向北延伸着,在向北延伸的这条小路是泥泞的黑土道,向下直通向一个昏暗的大洞里,洞口有五、六个穿着黑衣服的彪形大汉把我的孩子双手向后捆绑着,孩子在拼命挣扎着,我跪在他们面前说:“放了我的孩子,放了我的孩子。”他们满脸凶相,没有一点慈善。

醒后我知道佛教已走向昏暗,走向没落了。信佛教不能走在中间那条金光大道上,那信什么能给我带来光明的前途呢?我仍在继续寻找。

后改信基督教。但基督教里不讲修心,不讲奉献,只是一味自私的索求,这连最起码的好人的标准都够不上。我也是没路走了,只好试试吧。在虔诚的索求过程中,零六年冬天,做了个人流,冻得我差点丢掉了双腿,中医、西医,四方拜求,久治不愈。又虔诚的祷告求主医治,基督的主不能给我医治,没有神迹,我离开了基督。

共产党允许的方法我都用遍了,我的腿也不见好转。我总不能为了讨共产党的欢喜,不要我的双腿吧?我想起了法轮功,偷着试试,九九年炼时,由于身体没有大病,所以也没觉得大法太神奇。这次不同,这次是在路走绝了的情况下,如果不能练好,我将把双腿截掉。我使足了气力,把第一套功做了九遍,三天双腿就行动自如了。家人不相信,说是他给按摩好的。是太难让人相信了。我决定做个实验:所有的办法都继续使用,只把法轮功停用。不到三天,我双腿又疼痛如初。家人泄气了,坐在沙发上不说话了。我告诉他:是法轮功治好了我的腿,不信我再做给你看。又是三天,双腿恢复正常。这时是零七年七月份,我因为不坚信大法,怕以后不能出外旅游,就抓紧时间到北京登了长城,神奇的证实了大法的超常,家里亲朋好友从此信服大法好。

但我由于当时悟性差,业力大,炼了有半个月左右,身体越来越沉重,最后炼不动了,停了下来。干扰上来,人力真是抵挡不住的。离开信仰,我一天也活不了,我继续信基督教。

此时师父点我:在向南延伸的另一条小路,是通向山上的羊肠小道,我正被两个男人架着两只胳膊,往山上拽(我就是被两个信主的硬劝说去的),到了山上,我顺着一个梯子爬到了顶,抬头一看,和我娘家四叔一样高(他家供着观音和××仙),我一看层次不高,就下山了。仍不回头,还以为信的不坚决,把家里的佛书拿到教堂烧了一些,师父见我实在是迷的太深了。又点我一梦:我赶着一群羊,向东走在一条路上,这条路也是向下延伸着伸進一个黑洞里,走在羊群前面的一群人已经走進黑暗的洞中了。这一次我彻底的醒了。明白了某某教也是在走向黑暗,走向死路。

我还能信什么?出家?到武当山修道?都是不现实的,也不可能,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个梦:从天上降下来燃着的三根香。我就只敬苍天吧!取来一个碗(因在这方面浪费的钱太多了不想再买香炉了),装上半碗米,插上三根香,在心里说:“我只信宇宙中最大的那位神,能造天地宇宙的那位神。”就这样的维持着信仰,使我平安的过了四年。四年中我一直在疑惑:谁是最大的那位神呢?

此时家里各门派的书都已齐全,我一会儿看这本,一会儿看那本。怎么也走不出那个漩涡。

零七年大年初三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使我又急不择路信了佛教。孩子在放二踢脚时,很不可思议地被空中掉落下来的炮的底座,把左眼砸坏了,视网膜底部结疤,挡住了视力。至今没有视觉。到医院治疗时,我偷着去了极乐寺痛哭过后,陆续的请回了十二尊佛像。下了狠心非要修个明白。可最终情况是越来越糟,越信越觉得佛教里没有真佛管了。

后来身体被附体折磨的无力抵抗,妥协了两次,花钱立了看病的堂子,但每次都在当天因身体更加难受而拽下销毁了。是师父保护了我,保护了我的身体没有被附体糟蹋。

我不能再这样转下去了,我必须做出选择。我把××功的书送到寺院,圣经书送到了教堂,乱七八糟的气功书,烧的烧,卖的卖。零八年十二月三日,我开始对佛教和大法進行着艰难的抉择,整整三天脑中时时刻刻在思考着,到了六日当我最终决定信佛教,准备把《转法轮》送给大法的人时。晚上,梦见师父和一个白胡子老头坐着天马车离开了我家。七日醒来我知道我选错了,师父这么多年一直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夜晚梦中,我被穿着黑衣服的人害了,八日早,我的前胸象着火一样,越来越重,气息越来越弱,大脑严重缺氧的感觉,马上就要命归西天了。我这时才坚定的意识到:只有大法能救我。我给一个老同修打了电话,同时信佛教的人也打电话叫我,干扰我。同修来了,帮我清理了佛像,给我办了三退,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教我发了正念。我当时还有点半信半疑,这几个字能那么神奇吗?到了傍晚,屋里就我一人,突然我感觉到那个黑衣人在我身后还要害我,我特别无助的害怕着,半天,我才想起老同修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赶紧的念了起来,真是神了,不到六句,那种极度害怕的感觉瞬间消失。

至此,我才完全地相信法轮大法确实是神奇的功法,救人的功法。也就是我多少年来四处奔波,苦苦寻找的以求解脱人生苦难的正法大道。大法师父就是那位最大的神,不然功法怎么这么神奇?此时是零八年十二月八日,是我结束了那种噩梦般的苦难的生活的最后一天。也是我走進大法修炼走上返本归真道路的新的开端。回想自己曲折的回归路程,如果不是师父的指点,牵着我的手把我领出来,我也可能早不在人世了,我的家也早就家破人亡了。是师父拯救了我的家庭没有破败,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就应该精進修行,以报师恩。

现在,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怡然自得的生活着,早起炼功,晚睡前看看书;遇到亲朋好友,告诉一声三退真的保平安;一身的疾病一扫而光,折磨我十六年的严重的神经衰弱,在得法三、四天后悄悄的好了;精神焕发,精力充沛,工作能力,生活能力,方方面面都得到了极好地展示,都令人羡慕,令人叹服;恶化了十几年的婆媳关系、妯娌关系,在大法的圆容下,雪化冰消;不修炼的家人,认同了大法,也都在身体、学习、和事业方面证实了大法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法理的真实不虚。法轮大法不光能使你过上幸福平安的生活,他真的能使你超脱生活中的一切烦恼,魔障,真的能使你脱离六道轮回,生老病死,真的能使你走在返本归真、成佛作祖的金光大道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