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岁老人修大法 走出苦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我今年七十五岁,从年轻时开始就挣扎在悲剧痛苦中,一身疾病不说,丈夫和上大学的儿子又先我而去,悲痛欲绝的我真不知怎么活下去了。一九九七年十二月的一天,一个朋友的到来改变了我的命运。从此,“真、善、忍”大法照亮了我余生的路。

悲苦人生

开始修炼大法前,我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牙周炎。所以经常牙痛,后来一口牙齿掉得只剩一颗,手脚也很痛,常常痛得走不得路,做不得事。一九六九年十月,我从农村来到乡政府(以前叫公社)的社办企业上班,成了一名工人。

一九七三年九月,我和同事上山砍木料,在扛木料下山时,脚一滑,我摔倒了,当时就休克了。单位把我送到省人民医院去抢救治疗,第二天我才醒过来。醒来后,发现自己不能走路了,一走路就摔倒,因为头很晕,原来我已经摔成了脑震荡。医生对我丈夫说要做手术。我丈夫担心如果手术做不好,后果更会不堪设想,就没有做手术。我自己也不同意做手术,当时我有几个小孩,最大的才十多岁,最小的只有一岁,丈夫是政府干部,根本没时间照顾这几个小孩。

这样我就回到家,心想休息一段时间,总会好点。可是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为了减少疼痛,我常年吃药、打针、贴膏药,有时到地区、省城、上海去买药,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弄饭、洗衣、种菜等活都是小孩做,连洗头都手痛,每次都是小孩帮我洗。

屋漏偏遭连夜雨。一九九二年五月,我丈夫去世了,我悲痛欲绝。我真不想活了,可是为了小孩,我还不能死,我要把小孩养大。

一九九四年七月,我唯一的儿子又因医生误诊而死,这下更要了我的命,他可是我和丈夫用血汗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啊。我快疯了,我更不想活了,我倒下了。

我整天躺在床上问自己到底哪辈子造了业,也常常问苍天为什么对我这样不公。我身体更垮了,饭也不想吃了,我真不知怎么活下去。

当然在我病重时间,常有亲友来劝慰我,女儿、女婿们对我百般孝顺,也常常劝慰我,我心情稍有好转,病情也稍有好转。不过因我的病还是很严重的,所以一般很少出门,多数时间是躺在床上,有时到外面走动一下,也是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前额,一步一步地挪。

喜得大法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的一天,一个朋友到我家来看我,说她现在在学法轮功,要我跟她学,学了法轮功什么都能想得开,病也会好。当时我是住在三女儿家,炼功点就在她家旁边的学校操场上,下楼就到了。我听了朋友的话,很高兴。第二天早上,我就去了炼功点,晚上就去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当我听完第二讲时,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我两只耳朵出血了,但头不晕了。以后我天天去听法、炼功。师父继续给我清理身体。我开始发高烧,有时烧到42℃,手也肿得很大,但我一点也不怕,家人要我去看医生,我也不去。高烧好了,接着又不分日夜地咳嗽。咳嗽得怎么厉害我也不动心,我把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了师父。

一个星期后,我的身体好了,一身重病全消失了。我能吃、能睡、能走、能挑、能干各种年轻人能干的体力活。我心里一千遍一万遍地感激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一千遍一万遍地感激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决心用实际行动做一个师父要求的好人。

真正的改变身心 宽容慈悲

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学法时,同修读,我就认真地看,由于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通过一年的静心学法,我基本上能通读《转法轮》,也能看一些大法资料。学了大法,我知道要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人了,要时时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所以,我的心性提高得很快。以前,我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谁伤害了我,谁触动了我,我就会和谁干起来。记得以前在单位上,我有一段时间负责种菜,菜地面积大,蔬菜种类很多。当地的农妇或小孩打猪草时,有时到我菜地里剥点黄菜叶,有时没黄的,也偷偷地剥上几片,我见了一定会说他们,并要她们拿出来,有的人拿回家去,我知道后也会去上门要回来。得法后,我对人间的名、利看淡了,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一个外地司机把我的鸡压死了。当时,司机吓得不知怎么办,因为他怕我讹他的钱。当时,我想到了师父的法:“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他不是无意的吗?”(《转法轮》)我知道司机不是有意压死我的鸡,我不应该怪他。于是,我提着这只死鸡对司机说:“不要紧,鸡死了,就死了。这只鸡你带到家里去吃吧。这鸡太大了,我一个人吃不完。”司机感动得连声谢谢。旁边一个人说:“这个老人是炼法轮功的,碰到别人,今天非讹你的钱不可。你今天算走运了,没赔钱,还得了一只鸡。”

平时,我坐车外出,碰到老人,我让座,碰到带小孩的,我帮人带小孩,有时,竟然二只脚上各坐一个,有时小孩在车上哭,只要我包里有吃的,我就给小孩吃,有时碰到坐车的人没钱买票,我就帮人买。当我做着这些善事时,人们总要说:“你老人家这么好,祝你活一百二十岁。”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师父要我们做好人。”人们也就知道了法轮功好,知道了大法师父好。

在我居住的地方有一个老人,他年老体弱,无儿无女,生活有很大困难,我常去跟他提水,也常送些菜和零食给他吃。

还有一个哑巴,年老耳又聋,我也常去帮助他,有时还送衣服给他,有一次,见他炒菜没有油,又赶快买壶油给他。

当地人很了解我,都说我学了法轮功,身体好了,人也变好了。

师父为了度成我,帮我承受了很多苦难,为我操了很多心。为了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我到亲友家去洪法。亲友们见我学法后身心变化极大,都很认同大法,有的学了法轮功,成了同修。没有学的全部三退了。

因我以前病重出了名,丈夫又在乡政府工作,女儿也都在单位上,又住在乡政府所在地,所以熟人很多。凡是我认识的,或邻居的亲朋,只要我碰上了,我都会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亲朋好友讲完了,熟人讲完了,我就对陌生人讲。当地讲得差不多了,我就到下面村子里去讲,有时到外乡去讲,有时到县城女儿家去做客,我也出去讲真相,救世人。有真相资料来了,我就去发,有神韵光碟来了,我就去发送,有了不干胶,我就去贴。

在正法的路上,为了不辱一个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今后要抓紧时间学好法,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