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身份证 佳木斯警察枉法逼我家破人散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我叫付淑玲,今年五十六岁,家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原本有个美满幸福的家,丈夫和孩子都非常好。二零一一年到了退休年龄,办理开工资需要用身份证,我目前只有第一代身份证,我就到户口所在地办理第二代身份证。

我没有想到:因为办身份证,西林和保卫两个派出所的警察滥用职权公然违法,仅仅因为我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对我设阻、刁难、恐吓、蛮横粗暴无礼甚至歧视羞辱等,丈夫受不了这不公待遇,被逼之下和我离婚了,就这样一个美好的家庭活活被拆散了。这也给我们整个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我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导致心脏病严重发作,当局如此无理逼得我的女儿要和警察同归于尽,这种痛苦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但因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心态,才熬过那段痛苦的日子。

下面我将陈述整个办身份证的遭遇,希望有关部门给予公正处理。

病魔缠身痛不欲生 修炼法轮功三月病除

我没修炼法轮功前病魔缠身,浑身没有不疼的,气管炎、类风湿、胃病、心脏病、脑梗椎病、最难治的神经衰弱整宿睡不着觉,只能靠吃安定片维持,吃少了都不管用,最多吃四-五片。半夜去洗手间,手扶墙下地,腿身发直,眼泡肿,总淌眼泪,手脚麻木,真是苦不堪言。在一九九四年间身体非常弱,无力、脖子抬不起来。我和家人到佳木斯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拍片子,结果诊断为脊椎空洞症,大夫说:这种病在病历上都少见,没有特效药只有维持最多活十年,听到这我一下瘫在地上,精神一下夸了,丈夫把我扶起来安慰我说:咱们去哈尔滨大医院做核磁共振,我们到哈尔滨医院检查完,丈夫怕我绝望,隐瞒病情。

回来后,我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药成箱买,丈夫叫单位木匠给我做了一个大药箱,药类齐全,治心脏病的药、安神丸、三叉神经药、安神补脑液成箱喝,不但没好脸还蜡黄,头疼起来有时真想撞墙。当时我家住六楼,得歇几次才能上去,病磨得心焦总想哭,真是生不如死,几次想多喝点安眠药一下过去算了。就在万念俱焚时刻,朋友媳妇告诉我说,你天天吃药那么苦,你不如炼法轮功试试,我当时问要不要钱,她说义务教功,一分不要,就这样我在一九九八年末,开始修炼了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

炼功三个多月时间,我的精神也好了,身上也有劲了,病症不知不觉消失了,朋友、邻居都看到了我的变化,都说法轮功太神了。我家楼下,就是法轮功的炼功点,我每天三点半起来,带着笤帚把场地清扫干净,莲花坛里的草棍都捡得干干净净。银行更夫说,自从你们在这里炼法轮功后,我们都不雇清扫员了。

办身份证 当局枉法逼我家破人散

可是没有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政府突然间禁止炼法轮功,电视媒体,一面倒宣传,跟文化大革命一样,挑动群众斗群众。还用“自焚”造假煽动善良的百姓仇恨法轮功。我当时哭了好几天,觉得没活路了,丈夫在单位压力更大,都知道我炼功。所以,家人提出为了他的前途让我放弃修炼,我说:“我的命是法轮大法给的,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法轮大法我修定了。”丈夫这才答应在家里可以偷偷地炼。

二零一一年春,百货大楼办退休,需要身份证,因为需要第二代身份证,于是我来到西林派出所进行办理,户籍员孙征接过户口在电脑一扫,说炼法轮功的不给办,我丈夫通过朋友认识副所长邵昆海。当时所长邵昆海同意了,可是孙征说,我是法轮功重点,出事谁负责。邵昆海一听,马上翻脸变卦了:“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办身份证是我的权利,我得吃饭,信仰自由”。邵说:“如果不是找认识人,我现在就把你送到‘六一零’去”。我回家后对丈夫说这事怎么办,没有身份证开不了工资,丈夫一下就火了,说炼法轮功工资都开不了,你吃什么、喝什么,我跟丈夫说:“他们违法,滥用职权、刁难、歧视法轮功修炼者。”我跟丈夫商量说:“你别跟我闹,我们是合法公民。”

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我又一次来到西林派出所,我善心地对孙征说:“阿姨拿身份证是去办退休,需要吃饭,咱俩无冤无仇,法轮功理念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也是合法公民”。孙说:“上边有令,往上找吧!”我说:“你把文件拿出来,有没有不给炼法轮功办身份证件”。孙说:“你们算哪棵葱,有文件也会给你们看?”我说:“法轮功是修佛法的,善待大法弟子,你会得福报的”。孙说:“我有党、有爹、有妈,用不着你们管。”逼我把户口迁走。

后来我丈夫去西林派出所把户口迁到保卫派出所,孙征在户口表格里复印上“法轮功重点”字样,丈夫在保卫派出所开一张“办身份证户籍证明”,准备在保卫派出所办身份证。片警史春叫我去一趟,了解情况。

几天后,我一早来到保卫派出所,史春让我到二楼,气势汹汹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十五年前我得癌症,脊椎空洞症,二院院长给我诊断最多活几年,我要是不炼,今天不会站在你面前。”史说:“把你丈夫叫来。”我说:“他没在家。”他让一个女警给做一下笔录,没等做笔录,警察打电话给我丈夫,我丈夫就赶到派出所。丈夫说让你说不炼就不炼了呗,等你回家我杀了你。丈夫动手就打我、踢我,当时我无法忍受这种巨大的压力和痛苦,我说你们再逼我,我就从楼上跳下去。丈夫悻悻地走了。

当时我下楼准备回家,史春一直跟随着我不让我走,我说如果我家出现什么事,都是你逼的,你要负责。他马上推卸责任说:“你们家庭事,与我没关”。他把我带到一楼叫一名协警看着我,我给我女儿打电话,女儿和侄女都来了,这才让我回家。后来侄女婿请史吃饭,又让我去办理个人手续按手印,输入电脑,这才同意签字说办身份证,可到行政大厅照像,女照像员说,户籍单上有法轮功重点字样不给照,我说派出所同意你为什么不办,后来他把单子拿给管事的。男警员一看,马上给保卫派出所打电话说既然你们同意办,你们把那几个字删去,出事谁负责,就这样他们互相推,到现在我的身份证也没办成,工资开不了。丈夫因为没办成身份证,逼我离婚,不让我回家。丈夫说如果我不答应离婚,他就扇自己的脸,看见他这样我不忍心了,无奈之下同意离婚。

好人不可欺 善劝警察明真相

我今天写出这件事情,并不是恨哪个警察,我知道那些警察并不明白真相,其实对我个人好和坏,我都会心存善念,会宽容谅解别人的,大法教导我们就是要善待别人。我今天要说的是,法轮大法是佛法,迫害法轮功会把迫害都推上绝路。大法弟子是修佛的人,善待大法弟子会有福报,对待大法弟子不好就没有未来了。特别是警察,我同样希望你们有更美好的未来,警察兄弟们:我珍惜你们的生命,我不愿悲剧发生在你们身上。真心希望你们能明白真相,那是你们生命得救的希望。其实机缘已经不多了,所有迫害佛法的人,不远的将来都要面临被清算,家人啊、孩子啊、父母兄弟姐妹啊,甚至连祖宗都要跟随着受牵连。当我想到这些时,我的心在流血。为了将来和家人,赶快清醒过来吧。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仇视或漠视佛法,将来后悔都来不及了。更深层面的东西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总之,我就是希望你能珍惜良言善劝,严肃自己的生命,心存善念,恪守良知,明晓天意,顺天而行,大淘汰中没有你。有一首歌送给您:无论有缘,还是无缘,我都会默默为你祝愿,愿你早日明白真相,愿你平安度过劫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