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阴霾散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我得法是1997年元旦,因有事到公园找正在炼功的同学(同修),就这样接触了大法 。当时,也不懂什么修不修的。刚学功我就可以双盘差不多半小时,同修羡慕得不行,因她学了几个月单盘才半小时,双盘腿都难拿上。平时,只要她去炼功我都跟着。但我不看书,直到很久以后我才花了一个星期时间勉强看完一遍《转法轮》,才发现这本书能洞彻我的心灵,是我一辈子要找寻的好东西。

虽然我很少学法,但我经常跟着同修东奔西跑到处洪法炼功。由于经常与别的同修接触,我的心性也在开始悄悄变化。以前,在党文化灌输下长大的我自私自利,遇到事情总与人争斗,不争出个我赢你输绝不罢休;加上妒嫉心强,又死爱面子求安逸,一有点小成绩就沾沾自喜,到处显示;平时还不注意修口,不愿面对困难,怕承担责任和后果,总想把自己放在是非外,却总与是非纠缠不清。我的朋友本来就不多,益友更少。修炼后,慢慢的,我发现朋友们都愿意跟我在一起,说我有安全感。

1999年,黑色恐怖降临。那时对大法一知半解的我感到慌乱、迷惘、不知所措。但我知道大法是蒙冤的。我告诉家人这不是事实,但架不住中共的轮番洗脑,家人群起攻击我,本来抗压能力就差的我天天以泪洗面,对着师父的法像,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那时我刚结婚生子,因父亲是公检法部门的干部,对这类事情很敏感。他把我叫回娘家,当着我老公的面,用最恶毒的话语,杀伤力最强的词句,血淋淋的羞辱我,扬言要与我断绝父女关系,让我丈夫跟我离婚。吓得我那才几个月大的儿子哇哇大哭。我丈夫抱着孩子默默无语,母亲在一旁掩面流涕。我消极的承受了这些,但内心却不放弃,因为我知道真相(修炼人明白的那面是知道的)。奇怪,即便这样,当时我并不恨我父亲,只是觉的他很委屈,很可怜。要是以前我俩早就针锋对麦芒,吵开了。

这期间,那位带我入门的同修被迫害了。我带着孩子到劳教所给她送经文,她又指引我找到另一位同修。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懂了一些电脑技术,从而慢慢走出了阴霾,又回到大法中。

大概是2004年底,我家公查出患膀胱癌,全家非常悲伤无奈。因家婆也是因病去世,已经花光家里所有的积蓄,当时我们的负债生活刚结束。为了节约开支,平日最忌讳医院的我,在医生的帮助下,硬是学会了清洗膀胱、换导尿管等医务操作。直到老人家癌细胞扩散卧床不起,都是我精心照顾。所以,老人逢人便说,是他前世修来的福,能遇上这么好的儿媳。癌症晚期是很痛苦的,疼的时候全身冒冷汗,直在床上打滚。我就跟他讲大法好,告诉他真相,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我讲完了,他也不喊疼了,劝他三退他也退了。从此他天天掰着手指念九字吉言,直到去世都不再喊疼了。

生前他总是对前来看望他的人竖起大拇指说:“我家二媳妇(指我)是这个!她是神,她说的都是真的。”我又用MP3放师父的讲法给他听法,刚好听完九讲《济南讲法》他离世了。感谢师父慈悲。

学法后的我口碑很好,父亲不再固执,不再干涉我,只对我说:“你知道就行了,不要乱说,不要到外面闹事就好。”

由于还有许多人心没放下,我学法炼功时而精進,时而懈怠。但师父总是慈悲的呵护,耐心的点化。但我老是精進不起来,属于“中士闻道,若存若亡”的那种。嘴上说的很好听,真遇到问题心就虚,慌乱的象个战场上的逃兵,所以每次过关总留有遗憾。

记得儿子(小同修)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按照学校规定要加入邪党组织少先队。因我曾告诉他少先队是什么回事,孩子悟性也好,从不羡慕,也不稀罕别的孩子戴血领巾。有一天,孩子放学回家对我说:“妈妈,老师让我交两块钱,说是加入‘光荣的少先队’。我们老师也真奇怪,还告诉我们红领巾是烈士的鲜血染成的,她都知道那是一块血染成的布,还让我们绑在脖子上,真恶心。我才不戴那玩意儿呢。”我随口说:“咱不加入,不戴就是了。”第二天,孩子又回来说:“妈妈,老师说了,一定要加入,还要交两块钱。怎么办?”看着孩子发愁的样子,我的心咯噔一下,很不舒服。懊恼的又把矛盾推回去,说:“那你告诉老师,说妈妈不让加入。”本以为老师碍着面子,也不会怎样。这事魔魔,这关也算过去了。

不曾想,这事还没完结。孩子照实告诉老师,可老师依旧不依不饶。那天,儿子哭着回来告诉我说,他上课讲话,搞小动作,不完成课堂测试,数学老师打了他;还说,就是因为不加入少先队,所以才那么笨。“语文老师(班主任)说了,再不交红领巾的钱,就让妈妈到学校一趟。妈妈,我们交钱,但我不戴,行吗?”听着孩子委曲求全的话语,看着孩子手上的道道伤疤。我心里又想着逃避,烦闷的心情让我的头胀痛,胃痉挛,五脏六腑纠结在一起。真的是六神无主。这时才知道平时不学法,心念不正的后果。无助的我确实想不出什么辙了,只是每天轮番的对着这事发正念,由于基点根本没摆正,所以所做这些除了能让自己那颗躁动的心暂时得到平静外,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于是就找同修交流,同修说:“你平时学法不上心,总想混过了事,这可能是你要过的关。好好找找原因,看看有什么心没去,误在哪了?当初我儿子过这关时,也魔的够呛。但我始终记住师父说的:‘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转法轮》)。”

回来一想也对,自己学法不上心,做事拖拖拉拉,能拖到明天做的事,我不会今天完成,非要等最后一秒我才有所行动。总等到事情发生了,关过不去了,才知道学法的重要性。才去临考抱佛脚,又是读法,又是发正念,所以成效较小…… 我这还没找着执着心,怕心都没去掉,儿子的班主任来电话了。真应了师父说的“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电话那头传来一位中年妇女训斥的话语:“全班就你儿子没交红领巾的钱,说是你不让加入少先队的,是什么回事?”我的心一悬,又开始紧张起来。也许是刚在找执着心,所以心很快就定下来,第一念就是否定这件事,清除干扰,特别是邪恶对班主任的干扰。然后脑中飞快的找大法中的相关经文,最后镇定的对着话筒说:“老师,是这样的,因我们家是信神佛的,相信因果报应。而少先队讲的是无神论,与我们的信仰相冲突,所以不想让孩子加入……”可能是我的正念起了效果,那老师的语气缓了下来:“我们班就你儿子不交钱,全校都入少先队。你既然不同意加入,我也做不了主,明天你到学校跟校长说吧。”就挂电话了。看似这一次的关又魔过去了。

但我知道这一关其实还不算过去,于是我不停的发正念,不停的向内找,挖出了不少执着心,所有这些心一直障碍着我做好三件事。我想,这次该走出来了。果然不出所料,中午孩子回来转达,老师让我下午一定到校解决问题。虽然找到问题所在,心结也解开了,但听了这话心情还是很忐忑,很沉重的(这也是信师信法不足的表现)。于是我加大力度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解体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不让世人被邪党利用。

下午来到学校,我对老师说:“红领巾既然是用烈士在战斗中牺牲,受伤了的鲜血染成的,那不是象征着一种争斗、暴力的东西吗?用它围在孩子的脖子上,真的闷的慌……”班主任轻声说:“不就两块钱吗?你交了我也好向学校交代。”我的心又乱了,算了,只是两块钱,别难为老师了,就当打发叫花子吧。但一想也不对,如果交了,不就在思想上妥协承认它了吗?“但过去有句话: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所以,一定要把握住,真正的修炼正法,不要掺進任何东西去修,连意念都不能加進去。”(《转法轮》)常人还讲个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个钱我不能交,我拒绝了。她为难的说:“你执意不交,那我们上校长室吧。”

一路上我心里直打鼓,人心又出来了:见到校长我该怎么说?他不同意怎么办?我该如何应对?从一楼到二楼的阶梯感觉走的真漫长。而那句“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一直萦绕在脑中。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着我,只感觉全身热血沸腾,信心百倍。

到了二楼一连找了两办公室也没找着校长,遇见一位老师说校长出去了。班主任无奈作罢:“既然不在,那以后再说吧。”我心里默默合十,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虽然这次没勇气跟那班主任讲真相,但这位老师过后再也没有强迫学生戴红领巾了。

当我牵着孩子的手走出校门时,终于体会到“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的情境。我知道自己的人心重,要修的还很多。感谢师尊一路的呵护,感谢同修的真诚帮助。

初次投稿,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