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病综合症患者在绝望中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我是因为身患重病才开始炼法轮功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

我那时患的是一种疑难杂症,医学上叫作肾病综合症,我患病时全身高度浮肿,还伴有高血压、高血脂、腰酸、失眠等,整天有气无力,因为人体内的蛋白质通过小便大量排掉了(尿蛋白四个加号)。之后的几年中,年纪轻轻的我成了药罐子,每天大把大把地吃药,病情虽然有所缓解,但不能得到根治(尿蛋白由4个加减少到1个加),只能靠药物维持着。

可是长期吃药对身体的毒害很大,尤其一种叫强的松的激素类药物,服用一段时间后,导致身体虚胖、骨质疏松、免疫力低下等,而身体任何部位的感染都会引起肾脏病的加重,所以那时特别害怕受伤和感冒发烧,搞得我整日提心吊胆,真是苦不堪言。

更麻烦的是这种激素药物不能一下子全部停掉,只能慢慢减量,起初一天六粒,为了减小毒副作用,在病情稳定的前提下,医生先帮我减少半粒,过了两周再减少半粒,就这样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共减少了两粒,怕出现反复,再不能减了。住院大半年后,让我回家休养,并定期到医院检查。临出院时,主治医生对我说:这种病能彻底治好的很少,可能一辈子都离不开药,而且不能结婚、不能干体力活。听了这话,我一下子傻了,差点瘫倒在地。

回家后,父母啥事也不让我干,因为劳累了病情就会加重。其实我能干什么呢?浑身没力气,走路也走不远。看着父母愁眉苦脸的样子,我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二十几岁应该是朝气蓬勃干事业的时候,我却成了病秧子,不但无法孝敬父母,还要连累他们照顾。后经人介绍还服用草药,说是民间秘方,反正是病急乱投医,每剂药里掺一包药粉煎服,每天两大碗,黑乎乎的,味苦又难闻,每次都是闭上眼睛灌進去的,还需要忌口,很多东西不能吃,一天只能吃一两精肉,据说吃多了会加重肾脏负担,为好病我只能忍了。在家里呆了两年多,也不见好转,尿蛋白还是1个加号,药又不敢停,尤其四粒激素不能减,我曾经尝试着减去半粒,尿蛋白马上就增加,我几乎绝望了,甚至想一死了之,那段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我有幸得到了大法。那是一个初秋的晚上,我出去散步,看到附近一个公园里有几个人在静静的炼功,那些人面色白里透红而且很祥和,我就有了好感,前去一打听,说是炼法轮功,想炼的话可以免费教我。

抱着试试的想法,第二天我准时去了炼功点,老学员都很热情,不厌其烦的教我动作,很快就学会了全部五套功法,从此除了下雨我每天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炼完后有时间的话还可以一起交流,每次炼功后感觉身体很舒服,有精神了,心情也好了,之前我也练过其它气功,但都是练几天就不练了,法轮功却不一样,深深的吸引着我。炼了两星期后,有位老学员借用居委会的会议室,组织大家免费观看师父在济南办班时的讲法录像,连续九天。

那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通过录像,我第一次见到了师父,师父慈祥而又亲切,深入浅出的阐述了深奥的法理,我的心灵受到了震撼,明白了人生在世的真正意义。我在看的过程中,心里一阵阵激动,身体一阵阵发热,说不出的轻松愉快,身体状况越来越好,腰不酸了,吃饭香了,失眠也没有了,经常是一觉到天亮,这才炼了几天呀?!法轮功太不一般了!我告诫自己好好炼,要坚定的炼下去。

看完录像后没几天,我一狠心把所有的药都停了,包括四粒激素,开始有点担心,怕病情反复,结果一天天过去了,不但没事,反而越来越轻松,力气越来越大,到医院化验全部正常,病彻底好了!我高兴得大哭了一场,父母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从那以后,我什么东西都能吃,没有忌口的;什么重活都能干,煤气罐独自扛上楼也没问题。病好后的第二年我就结婚了,隔年就有了一个健康、聪明的女儿,现已上中学,学习成绩优秀。十几年来,我没有吃过任何一颗药,时刻体验着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师父还经常帮我清理身体,印象最深的那次连续一星期拉肚子,拉出的都是黑乎乎的东西,就象我曾吃的草药那种颜色,身体却丝毫不受影响反而更精神,非常舒坦。后来我碰到住院时的主治医生,介绍了我的奇遇,他也觉得不可思议。以前,我脸上长满了扁平疣,那是一种顽固性的皮肤病,治了很久也不见好,就放弃治疗了,在炼功后半年左右的一天早上,感觉脸上挺痒的,一照镜子发现满脸的扁平疣都变成了小水泡,过几天不痒了,小水泡也消失了,扁平疣不见了,法轮功太神奇了!

后来《转法轮》出版了,那真是一本宝书,我越看越爱看,也记不清看了多少遍,至少有几百遍了。大法不但净化了我的身体,还教导我们按宇宙特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这是一部高德大法,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好幸运啊!谢谢师父!

神奇事太多了,因过去时间太久,有的已回忆不起来了,仅写出体会最深的片段以证实大法的超常和师父的伟大,奉劝有缘人不要轻信中共的谎言,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