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怎么不闹鸡瘟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我现在六十多岁了,早在还不到四十的时候,就被疾病折磨的我终日苦不堪言。医院诊断我颈椎从第四至第七关节腔狭窄。每天都要大把大把地吃药,经常是难受的我一圈一圈地转脖子以缓解供血不足造成的头晕、难受和焦躁不安。转脖子的情状很象闹鸡瘟的样子,以至丈夫在我转脖子的时候开玩笑道:又“闹鸡瘟”了,就差摔跤啦。

我是教书的,课堂上常是说了上句便没了下句,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工作受到严重影响,自己还整天处于被折磨中。为此我也四处求医问药,但都没有根治的好办法。后来,听说一位朋友的父亲,在北京花了一万五千多元進行了颈腔扩腔手术,虽略有改善,但还是行动不便,只是给了痛苦中的我一丝心灵的抚慰,一丝生活的希望。

祸不单行,九十年代初,我又出现了心脏病。那时,我每晚睡觉时总觉的有电动机的振动感,搅的我心乱如麻,坐卧不宁。为了减轻这种干扰,为了能睡得了觉,我是从东屋串到西屋,从南屋串到北屋,从楼上串到楼下地下室,到处串,希冀能躲开那些震颤。丈夫常说:你是你自己的心脏造成的。可我总是不信,让丈夫晚上出去看看是谁家在搞家庭加工什么的。那时丈夫经常被我支出门去调查是哪家的机器响,为此楼上住户被我半夜叫醒过,对门大姐被我叫来陪睡过。每晚我都用盖联搭在胸口上以求能睡得好一些。就我的串屋睡,被丈夫笑称“老串”,为此又得了个“老串”的绰号。病,越来越重。房颤、脉间歇、颈椎病等每天都折磨着我。

九六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并借给了我一本《法轮功》。读了此书,我深深的被书中的法理折服。读后我初步了解了人生的意义。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把这本《法轮功》拿给一位佛教居士看。他看后说:“这是正法,学佛教还是学法轮功你自己选择吧!”

回来后,我又仔细看了书,并按书中的炼功图式炼了起来。一套功没炼完,突然感觉难受极了,出了一身虚汗,不自觉地扶着墙来到卫生间,没曾想,拉完肚子就好了。这使我甚为惊诧!当时就想,就看了这点书,就炼了这点动作,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了?!这功太神了!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去了公园,始了我的修炼道路。从此我每天有时间阅读大法的书,按着大法的要求不断归正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在工作,生活和社会上我自觉地做一个好人,头脑变得越来越清醒,精力也越来越充沛,性格变得越来越爽朗,有机会还参加洪法活动。那时我情不自禁的整天就是想笑。终于有一天丈夫说:“哎,你怎么不闹鸡瘟了……?”“吆,怎么不串啦?”是呀,这时我才真切的意识到我的颈椎病好了!心脏病也不见了。

这巨大的身心变化,使我判若两人,过去的我疾病缠身,心力交瘁,度日如年;如今的我是精神焕发,无病一身轻。努力实践着大法的法理,努力地去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然而江氏流氓集团无端的残酷迫害法轮功,竭尽造谣之能事,蒙蔽和毒害了无数的世人。为了澄清事实,我们法轮功学员,屡屡上访,申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当权者能了解大法的真实情况。然而得到的却是非法抄家、绑架、非法拘禁和关押以及判刑迫害,酷刑折磨致残致死,甚至活摘器官,残酷杀戮!我从恐惧彷徨到坚定的恪守着自己的信仰——真,善,忍。我也希望尚有良知的中国人呵,放下一切偏执偏见,了解一下法轮功真相,为自己作出正确选择。盼您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