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牵着我的手 艰难险阻不回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几年来在面对面讲真相中,用师父的法不断探索和归正自己,心性得到提高,境界得到升华,而在救人的这条路上越走越宽,什么样的人都能做到得心应手,三退了很多人,这一切的一切来自于师父的慈悲呵护,来自于大法的威力,归根结底一句话,只要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能无坚不摧,无所不能,是伟大的师父牵着我的手闯过一道又一道险关,走到今天,下面我把讲真相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共勉,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掌握主动权变被动为主动

一次我走在街上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讲真相,刚一开口,他二目圆睁,厉声吆道,大马路上你就敢讲这个,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笑了,手指来往的人群说:“这么多人,我怎么没给讲,而给你讲,因为在佛的眼里你是个好人,你才配听,坏人就等淘汰了。”他听我这么一说,态度缓和下来了,我接着又说你一不是我儿子,二不是我姑爷(女儿的丈夫),瘟疫,来了瘟你也不瘟我,我为什么给你讲:“法轮功不就是修佛的吗?修佛不得讲善吗?”他听我这一说态度完全变了,笑着说:“大姨,你们的小册子、光盘我全看了,说的全在理。”我说既然这样你就把党退了吧,抹去印记保平安,他痛快退出恶党组织并连连说谢谢,谢谢,我说不用谢我了,谢我师父,谢大法,等天灾之后,你才知道你是世上多么幸运的,当走到公安分局门口,他指着大门说“我就在这里上班”,我说:“记住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

危难来时心不动化险为夷师呵护

一次我连两天去工地讲真相,发《九评共产党》,第三天我还没到工地和路边行人讲真相时,一个人在我后边拍拍我的肩膀问,说什么哪?我头也没回只说了一句“闲聊”,我再和这路人讲时,那人走掉了,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上四十多岁男子他说法轮功我也知道一些,再想和你探讨、探讨,我说好啊!就在道边的台阶坐了下来,首先我问他法轮功好不好,他没回答,我又问真善忍好不好?他说这倒没什么毛病。我就从天安门的自焚的疑点,揭穿江泽民编造的谎言目地,煽动全国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从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到我们师父的褒奖一千多项,从文化大革命紧跟四人帮、迫害老干部的警察在四人帮倒台后,被拉到云南秘密枪毙,他静静的听着,面部表情不断的变化,从疑惑,惊讶,舒展,脸露出了笑容,最后我说,孩子:古语讲“兼听则明”,你一定要多听多看,好的,坏的,正的,反的从中做出明智的选择,不要一时糊涂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难,他说,我明白了,今后我知道怎么做了,我说明白不行,把你脑门这个印抹了,我给你起了化名叫醒悟,好,我们分手后离我五十多米处停一辆110。

回家后向内找,为什么会出这件事哪,是哪颗心促成的,回想这两天在工地,农民工问这问那,有的干活空档也跑过来听你讲,是自己的欢喜心促成的。

刚开始,讲的比较高,尤其一开口就讲天灭中共,有的吓的掉头就跑,有的破口大骂,有的报警,有的说,天灭中共与我有什么相干,我也不是党员,怎么办哪,后来人们都恨那些贪官和赃官,我改称天灭贪官,赃官,这一讲就引起对方的共鸣,你就好往下讲,一次我去本市的最大批发市场,刚一开口讲三个业主就围过来了,一个年轻的急切的问什么时候灭,我去扛炸药,我笑了,说的太原始了,神佛一挥手就把他们灭了,但你们也要保命,保平安,三个都做了三退,他们也讲了邪党巧立名目,经常乱收费,前些日子每户交五十元杂志费,到今天也没看到杂志的影子,人们对社会的腐败深恶痛绝。

正念叱恶人,大法显神威

一天晚上,看见道边坐着三个农民工,我就和他们讲真相,刚一开口,一个农民工突然站起来,从兜里掏出手机,要打110报警,那两个农民工也站起来,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了,我瞅了他们每个人一眼,然后对着拿手机的农民工说,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我要怕你报警,今天我就不会站在这的,你知道你说这句话神佛怎么看你。他说我不相信神,你们法轮功到处让人退党,有病不让吃药,还搞什么自焚,连十二岁小孩都不放过。我说那是假的,他说什么假的,重复了邪党的谎言。我当即义正辞严的告诉他,法轮功是不是邪教,我最有发言权,你看哪个人喉管割开还能说话,唱歌,你看哪个人身上着火,两腿中间夹的雪碧塑料瓶不着,你看哪个警察巡逻背个灭火器,我说你是农民,你们种的地有没有亩产十三万斤的,共产党从建政到现在就靠谎言欺骗中国人,你不醒悟还要报警。他耷拉个脑袋一声不吭蹲在地上,我认为大法弟子不只是善,正念制止他们行恶,也是在救度他们,因为大法的威严与慈悲同在。

同修们,讲真相并不难,想想我们的责任,我们天国世界的众生都在企盼得救,想想我们身边的众生都冒着天胆,一头扎在这滚滚的红尘中,想想师父为了度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割舍的那。

几年来讲真相,我真切的实实在在体会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当遇到恶人时,你嗓子痒痒的说不出话,当危险来时,神迹就会出现,记得一次恶人举报,110警车追赶,我当时骑一辆26横梁车,我只有1.5米的个头,那警车就是追不上,就象一个醉汉左右摇摆,最后一头扎到一个小区里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