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我父亲一生受苦,六岁时,我爷爷就被作为地主典型给活活打死了。为躲避中共对“地主崽子”的赶尽杀绝,我奶奶带着父亲和出世不久的叔叔隐姓埋名、亡命他乡。为逃命,他们曾经拼命的跑,跑得伤力吐血,后来实在跑不动了,小小年纪的父亲对奶奶说:妈,咱别跑了,这活着啥意思,找棵歪脖树吊死算了。

天无绝人之路,冥冥中有定数。经历了这段不为世容、举目无亲的逃难生涯之后,父亲顽强的活了下来,凭借灵活的头脑和一双勤劳的双手,白手起家,在无依无靠、极端困难的夹缝中生存,并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一群儿女。

但对中共刻骨铭心的恐惧及艰苦生活磨砺,造成父亲的既倔强又怯弱、既孤傲又怕事的性格。他平时对家人也很少说话,也不让人说话,常常拿着不是当理说,也不许人反驳。真有什么事时,又会六神无主、束手无策,有点风吹草动就认为又要变天了,快来什么运动了,心里总不踏实,一辈子他老是搬家,我记忆里就搬了七次的家。

父亲不相信气功,认为是迷信,我们出去炼功,他觉得颜面无存,无法接受。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们坚定修炼,更让他感到象天塌般的绝望,经常发呆,或是暴跳如雷、口不择言。父亲身体更瘦了,头发全白了,我们知道他很苦。

几年来,我们坚持给家人讲真相,真诚与善良感动了家人,使他们都陆续的从中共的谎言迷惑中解脱出来。对父亲,我们持续的为他提供认识真相的各种机会,用各种方法解开他对中共恐惧的心结。在大法美好、神奇的事实面前,铁石般顽固的父亲慢慢的对大法有了正的认识,他从极力反对,到观望,至默许,终于在二零一零年十月,父亲决定学功。

就在这时,父亲突患“弥漫性脑梗”,卧床不起,滴水不進,近一个月身体僵硬,不能动。但这次父亲坚信大法,没有花一分钱医药费,很快就恢复生活自理。这在他本人看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他身上了。

父亲说:“以前害怕共产党,说了不少不该说的话,给自己造了不少的业,早认识大法这么好,可能就不这样了,这样也是报应吧。现在的人真是死都不知咋死的,共产党实在太坏了。”

父亲原来受党文化毒害至深,不信神佛,从小到大,家里连祖宗板都未曾供过。现在父亲每天早上三点二十分就起床,学法炼功,雷打不动。今年年后,我们回了一趟家,突然看到家里供了师父的法像,原来是父亲供奉的,他每天恭恭敬敬的向师父敬上香和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