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正法路 昂首走过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四日】我是大陆河北省石家庄大法弟子,今年72岁,于1999年“4·25”的前几天喜得大法。十几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和同修们一起,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艰苦魔炼中,一步步走了过来。

近几年,我陆续看了不少各地同修在明慧网上发表的体悟文章,很受启发,多有教益。在周围同修的鼓励下,我决心也拿起笔来,试着写写自己在风雨历程中精進实修、提高心性的点滴体会,如有悟的不对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告别殃视

几十年前,我曾是个可怜的孤儿。4岁时父母双双被当时侵华日军的飞机炸死。到12岁,正在上小学五、六年级的我,就不得不和互助组的大人们一起插秧、耘田,侍弄属于自家的一亩耕地。为了生活,为了求学,不干不行啊!还好,在那些缺衣少食的艰苦岁月里,我总能得到善良的乡亲们热情的帮助和关爱。就这样我一直在困苦中坚持着,挣扎着,偶尔也曾在一丝的期望中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然而祸不单行,在我临近花甲之际,老伴又离我而去……。面对一连串的不幸遭遇,我曾经产生过脱离红尘出家修行的念头,只是在家人和亲友的苦苦相劝下方才作罢。

万幸的是,1999年4月,在大法洪传中,我和许许多多有缘人一样,终于得法了。当我一口气读完《转法轮》之后,我真的被这部天书彻底征服了。我觉得这就是我一生苦苦寻找而终于得到的生命的归宿,也是我再也不能须臾离开的温馨的家。从此,除了参与集体洪法等活动之外,我总是一遍接一遍的捧读他,而每次又总会有新的收获和新的启示。在集体学法(看讲法录像)的过程中,我逐步体验着师父为我净化身体的无比舒畅和美好。我曾经多病缠身,却在静心修炼中不知不觉变得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骑车、上楼都像有人在推着自己往前走。特别在精神上变化更大,就象前后换了个人似的,心情总能保持一种轻松、舒畅的感觉,思路也更为开放和乐观。比如对自己辛酸的往事,过去一提就想落泪,现在能够从吃苦消业、积德长功的角度思考问题,随时保持正念、正悟,从而使心态纯净,乐观向上,处处沉浸在佛恩浩荡和亘古法缘之中。就这样,仅仅三个多月的初期修炼,就已经使我和大法融为一体,心中牢牢扎下了信师信法的一念:今后无论出现怎么样的狂风恶浪,自己修炼大法永远义无反顾,决不会有丝毫的怀疑和动摇。

“七二零”的邪恶迫害,空前残酷的“考验”着每一个大法弟子。江魔头疯狂绑架了整个国家对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修炼人進行残酷打压迫害,妄图“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就在这铺天盖地的腥风血雨之中,我曾经感到无比的困惑和激愤。明明是高德大法,为什么竟肆意歪曲?明明是慈悲救度,为什么却百般诬陷!尤其那些可恶的邪恶媒体,无休止的倾尽全力放毒,妄图从根本上泯灭人们头脑中仅存的良知善念。我清醒的意识到,本来良好的家庭修炼环境,此时也开始受到“污染”,而乌七八糟的信息往往是从电视机这个“泄毒窗口”倾泻出来的。这绝对不可容忍!

一天,和我住在一起的小儿子说:“妈,刚才电视里又在污蔑法轮功,要不要关上?”我当机立断,边关边说:“从今往后,咱们家的电视不再收看恶党的所有信息,我要和满口谎言的殃视永别了!”话语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家人心有灵犀,含笑点头同意。还是儿子聪明,他很快就把电视机改装成DVD专用屏幕,并且从我的真相光盘中找出了几张,就认真看了起来。从此,我家的电视机有了特殊用途,对此,我很满意,也很高兴。就这样,我家成了名符其实的真相光盘“播放点”,有效的改善了家庭修炼环境,不少同修也频频光顾我家。一次,儿子和他的对象一起看“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光盘,就听他俩说:“你看,刘春玲原来是被重物击倒的,好邪恶、好狠毒啊,这些共产党的警察!”看到活生生的真相如今唤醒了两个年轻人的良知,我从心眼里感到舒坦。

直面绑架

邪党对法轮功是从来不讲法律,也不讲人权的。十三年来,他们始终运用谎言和暴虐,对大法弟子所代表的一切善良群体实施着最为残酷的迫害和打压,欠下的累累血债,罄竹难书;而屡见不鲜的绑架现象则集中体现着其“全民绑架”的罪恶本质。

2003年5月12日,单位保卫科人员敲响了我家的门。我刚拉开门,三个不认识的男人(610恶徒)就簇拥着闯了進来,说请我去看什么展览。我看来者不善,就说:“我退休在家,任务就是给家人做饭,对什么展览不展览没兴趣,不去。”纠缠了一阵子,他们又换了招数,说让我见见他们的领导,说几句就可以回来。我断然拒绝:“连你们是谁我都不清楚,你们领导我更不认识,我跟他说不着!”他们看我软硬不吃,就干脆让我到单位去,说跟我单位领导见个面也行。那时我就是想快点把他们打发走,因为有两个流离失所的同修正住在我这儿,万一回来碰上会带来麻烦,我就答应了。当时我穿着拖鞋,本想到二楼另一间房里换双鞋。一出门看那些不速之客跟在后面,就停住了脚步。我想起来了,我刚从同修那里取回一包真相资料,正在包装过程,此时绝不能上去!于是,我翻转身来直向楼道口走去。

宿舍院里,停着两辆警车。一瞬间我全都明白了:可耻的绑架正在实施。他们让我上车,我毫不理会,径直向门外走去,边走边盘算,如何用实际行动戳穿他们的罪恶阴谋。警车缓缓的跟在我的后面,我含着热泪,向自动站在旁边为我“送行”的左邻右舍挥手“告别”:“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很快就会回来!”

一進单位大门,恶徒们立即凶相毕露,他们狠狠的扭住我的胳膊,把我塞進警车。由于奋力抗争,我感到心脏有些难受,想趴一会儿,他们不让,依然用肘部强压着我靠在座椅背上。我想,我决不能在迫害面前消极承受,决不能让恶徒为所欲为!于是我理直气壮的对他们说:“我告诉你们,我老早就有心脏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现在你们绑架迫害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弄得我心脏现在又难受起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谁也跑不了,我绝不会放过你们!”恶徒被震慑住了,只好答应:“那你就先趴着,不许乱动。”“休息”了一会儿,我感到心跳缓和了一些,就抓紧时机会讲起了真相: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师父要求我们人人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再说,现在社会上坑蒙拐骗的地痞流氓多的是,你们为什么放任不管,偏要向好人下狠手?电视上说的全都是诬陷、栽赃的谎言,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难道错了吗?正义和良知哪里去了?

警车开進了武警医院,我依然不停地讲着,眼睛里闪着泪花。一个610人员对我说:“阿姨别说啦,你看那么多人看着你哪!”一句话提醒了我,我提高了嗓门继续说下去:“我一个老太太,炼法轮功做好人,有什么错?我好端端在家里,你们冲進来就绑架抓人,把一个手无寸铁的好人往死里整,这是什么世道!”大厅里静悄悄的,看病的和医护人员都在静静的听,有的还交头接耳议论着什么。这时我看到单位的人去交“体检费”,就大声说道:“你们绑架好人,却让单位出钱,还有没有王法?有钱给职工发点奖金好不好!”恶徒见势不妙,连拉带拽把我拖离了现场。

最后他们把我转到了洗脑班(“法制教育中心”)。

一个什么恶“主任”的人讽刺说:“你说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怎么你现在血压这么高?”我针锋相对:“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被几个粗壮小伙强行绑架、折腾这么久,血压怎么会不高?”他无话可说,又拿“学历”说事儿:“我看了你的档案,学历还挺高的嘛!”我当即回答:“怎么啦,学历高还有罪吗?什么歪理!”

初到洗脑班,没让我喘一口气,恶徒就一个接一个的找上门来实施“转化”,其实就是当面诽谤诬陷大法,想探测我的根底。我感到无名的恶心难受,干脆采取单盘坐的姿态,闭上眼睛,连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其间看谁最邪恶,就专门向谁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看来邪恶想采用“人海战术”和“疲劳战术”(整夜不让睡觉,早晨六点吹哨就得起床、跑步、整地、拔草,还要强制看栽赃大法的邪恶录像等等),企图以此折磨我、压垮我。但我横下一条心,信师信法决不动摇,时不时的还要驳斥他们的歪理邪说。一个女恶警无奈的表示:“这又是一个顽固不化的。”

随着迫害的不断延续,我的心理、体力逐步超出了承受的极限。一天,我的双腿突然象没了骨头那样软绵绵的,一步也迈不开了。经测量,高压220,低压120。他们怕出事,就通知单位,说写一个“保证”就可以把我领回去。单位不写,说不敢保证,她回来后一准还会炼的。单位又把这事推给我的小儿子,让他写,儿子打电话问我,我说:“别理他们,我心里有数!”

第二天到医院“看病”,儿子在医院门口等候,看到我整个都脱了相,后面还跟着一帮打手,就向他们怒吼:“我妈怎么啦!你们怎么她啦!”随行女警连忙说“没事”“没事”,儿子不依不饶:“我妈要有个好歹,你们谁也别想活得自在!”恶警连声说:“不会有事,不会有事。”

不久,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洗脑班,回到了自己的家。说来神奇,回家后不久我就恢复了健康状态,开始了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新的征程。我深深体悟到,只要弟子时时正念足,处处否定邪恶旧势力的迫害干扰,慈悲伟大的师父就会精心安排,给我们创造更多更好的修炼契机。谢谢师父!

真相救人

师父强调:“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致美中法会》)我体悟到,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最应该做好的头等大事,而讲清真相是救度众生的关键环节,一刻也不能放松。

从“我”做起,用“心”洪法。就大法弟子而言,从得法的第一天,就已经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踏上了脱胎换骨、返本归真之路。我们从大法中受益,身心得到净化,精神不断升华,所有对师对法刻骨铭心的感恩之情,使我们激动不已。每个大法弟子都会情不自禁的向自己的家人、所有的亲朋好友反复诉说自己神奇的修炼故事,并通过自己的切身感悟向他们表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纯正信息。其实,这就是实质的“洪法”,也是最自然、最有效的“讲真相”。在初期阶段,大法正是通过这种“人传人,心传心”的形式得以大面积洪扬,使周围大批的有缘人走入了大法修炼。回顾这段不平凡的经历,十分令人珍惜。十多年来,在严酷的打压和迫害面前,同修们始终坚定的走了过来,并且做得越来越好,可见在修炼之初打下的这个坚实基础,真的功不可没。

寄信讲真相,唤醒有缘人。从2000年下半年起,我开始通过寄真相信劝善救人,十几年了,一直没有间断。我觉的寄信讲真相有它难以替代的特殊作用,比如显得“庄重”,收信人有亲切感,愿意看;内容不仅针对性强,还便于反复看,也可以随时传给家人。这对于某些良知未泯的有缘人特别重要。无论从正面(推敲)抑或从反面(震撼)都会产生相当的力度和效果。至于发信地址、姓名的收集,只要留心,并不困难。我除了摘记网上提供的责任单位的相关资讯外,其它诸如校友通讯录、办班花名册、业务关系网,甚而报刊书籍封底所列的编辑、校对、插图以及某些生活用品盒装上的有关信息,我都注意随时采撷备用。当然,某些“热点”单位的“公示墙”,也是不可忽视的重点目标。

开始苦于资料缺乏,我就自己编写劝善信的内容,首先写大法的美好和神奇,用于驳斥恶党的无耻谎言;接下来写自己的实际感受,写大法洪传的动人情景,引导收信者珍视自己的前景和未来,并作出正确的历史性选择。在每封信的末尾,差不多我都要写上:请牢牢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真理历经魔难必将永恒,谎言重复千遍仍是谎言!”为了及时、有效的把写好的信发出去,我上午骑车从城西转到城东,又从城南转到城北,仔细了解邮局和邮筒的分布情况和具体位置,为晚间同修们的集体行动做好准备。初期寄发的数量比较多,记得第一次共寄发了87封,接下来第二次又寄出了80封。经侧面了解,信件大多都已顺利收到,基本达成了预期的目地。

举一个实例。一次,隔壁单元某同事儿子结婚,不料当夜家中即遭失窃,小偷破窗潜入,偷走了几个手机,还有部份现金。一时间宿舍内议论纷纷,单位领导也赶来查问。该领导在我退休后方才调来,与我未曾打过照面,因而彼此不太熟悉。议论之间,我也谈起自家不久前发生的一桩类似事件:深夜,凉台上的窗户被窃贼拉开时,突然发出较大的声响,尔后周围静寂了好一会儿,终于没有了下文。这位领导随口对我说:“你人多好啊,这类事哪能出现呢?是你的丢不了,好人有好报嘛。”当时我的心倏然一热,立刻想起来我曾先后给这位领导寄过两封真相劝善信,看来他一定是收到了,并且猜出了寄信人是我(因为我是单位挂号的老“法轮功”)。从这位领导当时充满善意的音容笑貌,我领略到了大法的威力:真相信确实能使善良的有缘人获得美好的前途和未来。

我给自己规定:大法项目,能做的都要努力做好。我认识到,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只要真修实修,个人圆满应该不是问题;而助师正法、救度世人,才是大法弟子最神圣的历史责任,必须无条件投入其中。凡是师父要的,我一定去做;凡是正在做的,我一定做好;凡是应该做的,我一定随时身体力行,把它真正溶为自己的生活常态,决不留下任何遗憾。

一次,我和同修相互配合,于夜深人静之时在铁道桥上挂起了两条横幅:一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是法轮大法是正法。第二天清晨,许多晨练、遛弯的常人看到后,纷纷驻足观望,议论不止,人员越积越多。邪恶得知消息后,多辆警车呼啸而至,如临大敌。大喇叭喝令人们迅速离开,恶徒则扑向横幅,生怕群众多看几眼。实在说,在另外空间,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气势啊。

我们这片的同修,许多人都参与过这一洪法项目,我也从中积累了一些经验。预先把粗线缝在小条幅上,另一头绑个铁钉子,在现场用力一抛,条幅就挂在了树上。一次,我们三人小组在省际高速公路入口旁边,选择有利地形,挂上了不少真相条幅。当时大车川流不息,车灯交相辉映,红底黄字的条幅,更显得光彩夺目。一位同修当场说:“可惜没带手机,不然把这壮观的场面拍下来,该多好啊!”

多花真相币,促醒迷中人。自从师父在讲法中充份肯定大法弟子使用真相币讲真相救人的经验体会后,我和周围的同修也积极行动起来。开始我们把一元、五角的纸币收集整理好,在上面工工整整的写上“三退保平安”、“法轮大法好”等真言,利用赶集买菜等机会都能很顺利的花出去,有时我还告诉对方对着钱上的字多念几遍会有福报的道理。后来,有同修运用大法赋予的智慧逐步做出了更为精美的真相币,效果就更好了。一次,隔壁邻居指着真相币告诉我说:你看,法轮功里真有能人,这上面劝三退的小字就象和钱一块印的一样,我可舍不得花,我要留着做纪念。她同时还给我讲了这样一个信息:某超市收银员收到真相币后,由于“拿不准”,就请示老总。老总问:“钱是真的吗?”经查实后,果断决定:“是真的,照收不误!”真没想到,从此后,这超市的生意格外兴隆,从早到晚,顾客川流不息,人气十足。而离此不太远的另一家超市,规定不让收真相币,尽管它的价位偏低,却引不来消费者的光顾。这事对我启发很大,大法的超常威力真的是展现在方方面面。从此,我更加自觉的运用真相币讲真相救人,天天如此,从未间断过。

小花盛开

2005年上半年,我买回了第一台复印机。师父明确要求大陆的家庭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我家也终于成了这个“百花园”中的一朵小花,心里感到无比的兴奋和自豪,我决心让自己的这朵小花开得更加鲜艳。

从此,我开始没明没夜的印制真相传单和各类真相小册子,还有《九评》一评一册的那种单行版本,以便及时供给身边的同修讲真相救人使用。我和这些大法资料情有独钟,它们有的充溢着大法温馨的慈悲,向人们全面展示着真善忍的无比美好;有的不断讲述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唤醒迷中世人,指引他们弃恶从善、奔赴光明未来的动人事迹。它们就像匕首和投枪,一针见血的揭示出邪党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其中所有令人发指的惊天血债足以验证“天灭中共”的凛然天意。

我体悟到,大法资料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锐利武器,一切盛开的小花都有责任为同修提供足够多的、针对性足够强的、威力足够大的真相资料,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有鉴于此,我还特别关照那些与我有联系的农村同修,每期都要多印一些特别适合在农村发放的真相资料,尽量满足他们讲真相的需要。

这样一直延续到2008年,我又购买了第二台复印机。这是儿子用自己的钱为我买的,质量较好,用起来也方便。不料半年后,竟被邪恶在一次非法抄家中抢走了。我很懊悔,但很快又振作起来,特意请一位经过讲真相对大法有了认识的年轻人买了一台(耗材则由我负责陆续购入)。这段时间我比较注意对复印机加强维护和保养,以便充份发挥它的应有作用。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根据实际需要,我又适时更新了一台技术含量较高,而且价格还便宜许多的复印机,一直用到现在,效果令人满意。在此期间,我注意学习同修的成功经验,重视与复印机经常保持沟通,使资料点随时处于正念十足的修炼环境之中。几年来,我一直按照师父“越到最后越精進”的严格要求,随着正法的不断推進,始终以高度负责的精神,经营着自己的“小花”,实践着自己的坚定决心:一切为了救人,更多更多的救人,同修需要多少真相资料,我就一定保质保量的供给多少!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指出:“历史会在哪一天结束,无论怎么也不会被拖延,只能在具体事情上或者过程中出现变化,没做好的事会影响后来的事情,总的那个时间是拖延不了的,这不是师父慈悲不慈悲。”“但是我们就是尽量的多救、快救,赶在这些时间的前面能救更多的生命。”师父还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完成你自己的使命,在你自己修炼中所在的境界救度你该救度的生命,从人中解脱出你自己要解救的生命,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归位后你都会感到无比的荣幸,也会感到你的宇宙范围巨大的了不得。”

每当回顾自己十几年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修炼道路,除了感到由衷的幸运、感恩和振奋之外,总会想到还有不少的遗憾和不足,与周围同修相比也有多方面的差距。值此正法洪势即将圆满结束之际,我向师父庄严宣誓:一定要“修炼如初”,精進再精進,永不放松,永不懈怠,严肃并且严格的按照师父的要求,“走好自己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