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8月4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四日】

  • 中共警察对残疾人士周立银的暴行

  • 王丽英被双合劳教所、戒毒所“严管”迫害二年

  • 四川蓬溪县法轮功学员邓启发遭迫害经历

  • 中共警察对残疾人士周立银的暴行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法无天,残酷至极,骇人听闻,连残疾人都不放过。下面是残疾法轮功学员周立银遭受中共警察暴打的残暴事实。

    周立银,女,湖北安陆市辛榨乡人,今年五十多岁。她三岁时不幸右眼失明,成年后全身上下也都是病,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顽固性头痛等病,小腹内还长约十公分长的肉柱子,也时常痛,病痛时常使她呕吐,吃不了饭,睡不着觉,走不动路。一九九九年黄历二月十七日,周立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她全身的病痛全无,小腹部位的肉柱子也神奇般的消失了。从此她无病一身轻,走路轻快如飞。

    然而,中共邪党就是不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无端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晚,周立银正在家看书学法,安陆辛榨乡派出所的王远辉、指导员周享华等四警察闯入她家,凶狠的对周立银说:“到派出所去一趟!”周立银说,去就去,我炼法轮功做好人,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在辛榨乡派出所,警察非法审讯她,问村里有哪几人炼?是谁传的功?周立银就给他们讲自己炼功前后的身心变化,所长杜逸春凶狠的拍桌子威胁说,你不说就送你去劳教。副所长沈保明逼她坐在凳子上一夜。当时天气已转冷,她仅穿着单裤。第二天清早,四个警察把她拖上车劫持到安陆四里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家人被欺骗签字,还被勒索一千元钱。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周立银和两名学员到北京依法为法轮功上访,她被一帮警察推倒在车上,恶警们用穿着皮鞋的脚踩住她的头,用似铁锤样的重物猛的砸向她的头部,顿时鲜血喷涌而出,喷在车上到处都是。恶警又朝她的背上、腰上各砸了一锤,接着用粗棒子猛打她、拳打脚踢她(穿皮鞋踢),把她打得全身血淋淋的。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恶警把周立银拉到天安门旁边的派出所关了一天,晚上把她送到北京顺平派出所残酷迫害一晚上。期间一警察猛的用脚把她踢倒,另一警察把她抓起来,然后再把她踢倒、再抓起来,反复如此达二十多分钟,直到恶警打累了。恶警逼迫周立银说出地址,她不说,他们从桌子抽屉拿出长刀、短刀、各种刑具在周立银面前晃,威胁她,她仍旧不说,两恶警又拿出钩手的铁钩子、夹手指的铁夹子威胁她。见她仍不说,两恶警就用打火机烧她的眉、眼睛,边烧边威胁:“把你这只眼睛也烧瞎。”周立银说:“我这只眼睛是看法的,谁也不准动!”两恶警又提来一个塑料桶,里面有白亮亮的铁链子,上面都是铁钩子。周立银不为所动,警察看威胁不了她,恼怒成羞,把她打倒在地,一人抓她一条腿,使劲转圈扭,象拧麻花似的,边扭边骂:“把你的腿拧断,看你还跑不跑?!” 周立银被两恶徒凶残的折磨了约十分钟,骨头被扭得“啪啪”响,两恶徒累得直到没力气了才住手。

    第二天早上,辛榨派出所所长杜逸春找到顺平派出所,看到周立银就用拳头猛打她的左眼睛,边打边说:“把你这只眼睛也打瞎!”杜逸春残忍的朝她的左眼猛擂了数十下,直到周立银的头被打晕。

    杜逸春用车子把周立银拉到孝感驻京办,四月十二日,又与安陆“六一零”等一伙人把她劫持回安陆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参与迫害的有司机沈爱明(已遭恶报烧死)、辛榨派出所指导员周享华等。

    在四里看守所,周立银绝食抗议迫害,被输毒液,看守所不放人,她再次绝食一个星期,身体不行了,被勒索一千五百元钱才放回。回家后,她的全身浮肿,腿肿的象柱子样粗,半个月才消。回家后,辛榨派出所的熊飞监视她的住所,一天来骚扰两次,几次企图非法抓捕她未遂。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二年十月,邪党开“十六大”,辛榨派出所王远辉、沈保明,辛榨乡政府、政法委等一群恶人闯入周立银家中,强行把她抬上警车,绑架到安陆河西洗脑班迫害半个月。期间,安陆“六一零”头目李绵楚、聂汉章等指派辛榨计生办的姓董的女的去所谓“帮教”她,日夜监视她不许炼功,强迫她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强制对她洗脑迫害。

    相关责任人:
    安陆610原头目李绵楚:13971945556
    副头目聂汉章:13871856881
    安陆辛榨乡派出所王远辉:13507296110
    指导员周享华,警员熊飞,
    辛榨乡派出所原所长杜逸春,原副所长沈保明



    王丽英被双合劳教所、戒毒所“严管”迫害二年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家住黑龙江省漠河县图强林业局法轮功学员王丽英长期被恶警骚扰、监视,抄家、绑架、非法劳教等等。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和哈尔滨戒毒所,王丽英被封闭“严管”迫害两年,终年不见阳光,身体虚弱,出现心梗、心脏病、高血压、子宫瘤等症状,多次休克,住着双拐都站不起来。

    修炼法轮功前,王丽英身患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心脏病,经常休克,速效救心丸不能离身,还有不成熟骨骼,磕碰就骨折,不能正常生活和工作。一九九七年五月七日,王丽英由朋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王丽英心脏病不到三个月就全好了。王丽英按着师父大法“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身心有了很大的变化,又能正常生活、工作。王丽英与家人、邻里,同事和睦相处。

    一、王丽英多次被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当天王丽英、图强辅导员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户外炼功,被图强林业局公安局绑架。王丽英坚信师父和大法,经常被图强林业局恶警长期骚扰、盯梢、跟踪。

    在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十四个恶人闯进王丽英家,非法抄家,领头的是原“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队长王景山,王丽英又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王丽英被抬着绑架到双合劳教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公安局副局长董桂森带着全体“六一零”恶警到单位把王丽英绑架到国保大队,又一次非法抄了王丽英家。王丽英在国保大队被关了一天一夜,恶警逼王丽英说出别的法轮功学员,王丽英不说,就把王丽英非法拘留。拘留十天后,王丽英被非法劳教二年。

    王丽英在拘留所绝食到八月二十九日那天,恶警要强行把王丽英送去劳教。当时,到医院检查身体时,发现王丽英心脏病很严重,随时都能休克。王丽英炼法轮功后,一直没犯的心脏病,现被迫害又出现心脏病症状了。他们没办法送王丽英去劳教,就又把王丽英关押到看守所。

    王丽英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直到八月三十日晚,多次休克,狱警才把王丽英送到医院去抢救。在抢救室里急救了一天一夜,王丽英才醒来。由于身体非常不好,没办法劳教,就只好在当地医院里看病。王丽英身体非常虚弱,在起床下地时滑倒,造成腿第四次骨折。

    在这期间,图强国保大队长郭嗣宏、副队长孙林枫去王丽英丈夫单位,逼迫他给王丽英交“罚金”,王丽英丈夫没交,他们又一次强行闯进王丽英家,在王丽英身体还没有康复、拄着双拐时,恶警孙林枫、王如红带人把王丽英抬着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三、双合劳教所非法关押、“转化”迫害

    在劳教所,他们逼迫王丽英“转化”、写“四书”,王丽英拒绝。王丽英有多次休克,在这样的情况下,劳教所副队长符成娟强迫王丽英参加奴工劳动,王丽英不干。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九日,王丽英休克后,打三袋氧气都没醒来,劳教所才打120急救。在医院医生检查出王丽英有心梗,劳教所的卫生所长陈玉梅不让医生说,改一下名词说“低血钾症”。王丽英向他们要心电图,他们不给看。因为没炼功前,王丽英就有严重的心衰,冠心病,平时就低钾,心律非常低,每分钟30—40次,王丽英要求“保外就医”。

    王丽英的丈夫从家到劳教所坐火车三天二夜赶来看王丽英,要求“保外就医”,劳教所不让见。就因为王丽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转化”,也不放王丽英回家。

    四、在哈尔滨戒毒所被迫害成多种疾病

    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齐齐哈尔劳教所,因做毒葫芦,葫芦粉中毒,所有学员都中了毒,轻的过敏,重的吐,被上访人士刘杰向社会媒体揭报后,齐齐哈尔劳教所女队解体,把所有在押人员转到黑龙江省戒毒所,王丽英又被劫持到戒毒所。

    在戒毒所期间,王丽英心脏病复发,经常打氧,血压特别高。十多年前的子宫瘤,现在又开始复发、流血不止。戒毒所把王丽英送到哈医大二院去看,医生说子宫瘤超大,必须手术切除,王丽英又要求“保外就医”。三大队队长梁雪梅说:上面有令,现在是奥运期,一个都不能放,就是死里头,也不能放回家看病,要做手术,也必须得在戒毒所做。王丽英坚决不同意。家人知道后,也一直要求“保外就医”,劳教所不同意。王丽英只能艰难地忍受痛苦度过一百天,百天后,被多关了十五天,才被放出来。

    王丽英的儿子来戒毒所接王丽英回家时,王丽英因长年不见阳光,身体虚弱,她住着双拐,都站不起来。狱警派六名人员把王丽英从三楼背到戒毒所大门,儿子又把王丽英背上车。

    在齐齐哈尔劳教所、戒毒所期间,由于王丽英不“转化”,二年间,始终是封闭严管,不让家人见。

    迫害王丽英的恶警有:

    齐齐哈尔劳教所女队教导员: 郭丽
    齐齐哈尔劳教所副队长:符成娟
    原图强公安局长:侯继昌,国保大队队长:王景山,
    现图强公安局长::王江,副局长,董贵森。
    图强国保大队队长:郭嗣宏,
    图强国保大队副队长:孙林峰,
    图强国保大队警察:佟玉莲,胡瑞民,王茹红


    四川蓬溪县法轮功学员邓启发遭迫害经历

    我叫邓启发,男,四川遂宁市蓬溪县三凤镇兰草村人,现年七十三岁。我以前在矿山森林工作二十多年,后来转旺苍县氮肥厂工作至退休,为国家工作32年。当时我身患四种大病:乙型肝类病毒、风湿关节炎、胃病、脑震荡。我老伴也有几种大病,连上庙去也要把药带上。

    后来听人说法轮功能治病健身,我们夫妻就在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一开始修炼大法。结果修炼不到三个月,我的身体就无病一身轻了。

    我们修炼不到半年,邪党就开始疯狂迫害了。我们不管这些,这么好的功法对我们百利无一害,所以,我们夫妻一直坚信师父,坚持修炼大法。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我和几十位法轮功学员在潼南县城弘法,被潼南县公安局绑架关押在公安局会议室,四天里每天只给吃一顿饭,不准睡觉,十四日下午,公安局长张良把我拉到外面,抱着树铐在树上。四天后,蓬溪县公安局、三凤镇派出所警察来将我们拉到蓬溪县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十八天,五月三十日正好我六十岁,家里人被勒索三千多元,警察才将我放回家。

    我回到家后,觉得还没有讲大法遭到污蔑、栽赃、陷害、诽谤的真相讲清楚,因此在二零零零年七月五日,和妻子等法轮功学员一行五人去北京上访,我们在天安门广场上炼第二套功法——抱轮,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警察绑架,后遂宁市驻京办米书记抓到驻京办迫害九天。蓬溪县来人将我们抓回蓬溪县看守所再一次加重迫害,非法关押132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我们正在学法时,三凤派出所所长胡仁华带来几个人闯进我家里乱翻乱搜查,警官唐成忠拿出一张烂纸说是搜查证。在我枕头下面翻到《转法轮》一本,送到蓬溪县迫害近十一个月共342天。

    二零零一年的上半年,蓬溪县警察将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蓬溪县中学附近的招待所,全部五花大绑,游街示众,开批斗大会,录成新闻,在全县和全遂宁放出来,煽动民众对大法和法轮功修炼人的仇恨。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去赶三凤镇场,到三凤派出所问所长胡仁华何时放我家人蒋素芳放回来,他叫我问国安大队,还抄了一个电话给我。我打电话没有人接。中午回家时,我女婿家及我家就被警察姚光敏、张永德非法搜查,警察把我堂屋门撬开,并在第二天以搜到大法师父新经文《路》为由,第四次把我绑架到蓬溪县看守所迫害。在三凤看守所时,胡仁华用拳头打我脸三下,第三下打在我右眼下方,四个月才好。这次我被非法关押634天。直到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我和我家人才被释放。

    至此,四年里我总共被绑架四次、非法关押1152天。

    我们回家后,中共人员还不断地来骚扰,我们就进城租房住,三凤镇中共人员开车跑到我工作的旺苍氮肥厂,卡我的养老金,这样不到两年,我们又被逼回家乡。三凤派出所所长杜芹、政法委书记蒲衍银硬逼我写保证不能外出。

    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晚九、十点钟,政法委书记带了八九个人闯到我家门口,说是派出所的,我们没有让他们进来,他们在外面耗了半个多小时才走。第三天上午又来了一伙人,我请他们进屋坐下,给他们讲大法叫人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一个好人,中共迫害法轮功非法,请他们今后再不要来了,我们不属于他们管,我们是有师父管的。这样他们明白大法的真相后就回去了。

    今年四月,又有人来骚扰我们,也是听了我们讲真相后,都回去了。大法弟子愿所有的众生、世人都明白真相,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