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教我向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四日】我是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刚刚我到炼功点儿,有空了就高高兴兴的去炼功。由于我是两班倒,每天上十二个小时的班,集体炼功赶不上,所以坚持的并不好。我哪天去炼功了,一進车间(由于我们的机器对着车间大门)整台机器上的人都抬头看我一眼说:“今天去炼功了!”我说:“你们怎么知道的?”她们说:“你去炼功就是个红扑扑的脸儿,一不去就是白脸儿。”我很惊讶!这么明显。

炼功不久,我和妹妹骑车回老家。回来上一个大长坡儿,我并不觉得是坡儿。边等妹妹边往上骑,妹妹累得大口喘着气说:“姐,你等等我呀!你怎么这么有劲儿了?”我这才明白,对呀!这是上坡呀!以前不炼功时,我推着走还累呢,大法真神奇呀!

当时我整三十岁,和我在一个机子上干活的有个二十一岁的女孩说:“姐,你别整天这么精神了,自打炼法轮功以后,你的腰板儿天天挺得直直的,精神抖擞的,你这样我们年轻的怎么活呀?”确实,自打炼功以后,我真觉的阳光都是新的。一切都美好的不得了,太幸福了。

我炼功以后,丈夫见我买东西多找的钱全退给人家(炼功以前不吭声赶紧拿回家),在路上看到钱我不捡,他有点儿不信。就把我的手拽着按在钱上,我握紧拳头就是不捡,丈夫终于相信了。我们走出去不远,对面来个人,看见钱捡起来,又在原地转着圈的寻找哪儿还有钱。我和丈夫在不远处回头望着,觉的很好笑。

我们单位是印彩色儿童书的。以前印出去一批我就拿回家一本最好的(没有任何毛病的),我当时没有小孩儿,可看见别人大把大把的拿,自己一本不拿觉的很吃亏。炼功以后我一本也不拿了。有时实在想看就拿一本印废的(那样的工厂也没用了,就得扔了)。渐渐的我发现我们车间的工人也都不拿了,实在想看就拿一本废的。就连大机子上的男的过来看书也都问一句:“有裁歪了的吗?有就给一本看,没有就不看了。”我实在无法形容“真、善、忍”的力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遭受着史无前例的迫害,一时间谣言四起。可我们车间的人却不以为然。我们小组长说:“我不信电视上说的(指电视上对法轮功的造谣、抹黑)。我以前上班那儿同一个办公室有一个炼法轮功的,有一次替厂子收支援绿化的钱,有工人交了一张十元假币,我让他退回去!我知道是谁交的,他说不必了,把那十元假币撕了,又从自己钱包掏出十元补上了。我觉得不炼法轮功,谁也干不出来。”

我们在干活时,大伙都是一块儿干,累了一块坐下休息,这一坐下椅子就不够了。我们差不多每人一把椅子,但我们的小组长到车间后没有椅子。她身体又不好,总想坐会儿,坐谁的椅子上,谁就立刻说:“某姐,这是我的。”只有坐我的椅子上,我一声不吭,找个木板儿什么的坐下。有很多人不只一次的说:“看人家炼法轮功的就不抢椅子。”我听了十分感慨,在这个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社会只有大法能打动我,教我向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