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统计师尹福良被劳教迫害三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长沙市统计师、法轮功学员尹福良,三次被非法劳教迫害、多次被毒打,饱受种种精神与肉体折磨。2009年3月出来后,当地政法委、610、公安没有放松对尹福良的骚扰,安排人监视他。尹福良被迫离开老家,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每当中共的所谓敏感日或邪党要开什么会议,当地610、政法委、公安经常跑到他妹妹家去骚扰,问尹到哪里去了。2012年6月份,茶陵县潞水镇派出所人员还跑到尹福良的两个姐姐、叔叔、伯伯的儿子家进行骚扰,拿着人民给的权力和纳税人的钱无法无天的干着迫害民众的事。

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得到解答

尹福良,1964年6月生,1988年学校毕业后分配到长沙市中建五局三公司从事统计工作,1992年尹在单位获得助理统计师的职称,是企业的骨干,深得领导和同事的信任。尹的兴趣爱好,喜欢看名人传记,世界级成功企业家的书,很想奋斗一番,最终能功成名就。但在92年以后,他开始看《道德经》、白话《金刚经》等,有时还生出一念:“要是今生能修成佛该有多好”。当时修炼的意识较强,苦于找不到师父,1994年到处找气功,在长沙市工人文化宫找到了一门当时全国很有名气的假气功练了几个月后,没有什么效果,也不讲心性,就放弃了。

1996年9月26日中午,尹福良在中建五局三公司一位同事家的墙壁上看到“法轮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炼功功法图解”,打那开始,他对法轮功产生了浓厚兴趣,并一口气看完了《转法轮》。几天后就感觉一身轻,走路象有人推自己一样,顿觉《转法轮》中谈到的现象在自己的身上体现出来了。

尹福良心里很感激,法轮功给自己净化了身体,觉得《转法轮》中说的是真实的,而且他在人生中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得到解答了。尹心想《转法轮》这本书是一本宝书,句句是天机,句句是至理名言,从此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按照《转法轮》好好修下去,心怀“真、善、忍”,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修炼人。后来尹还引导了几人开始修炼法轮功,成为长沙市井湾子片区的义务辅导员。

上访遭迫害失去工作与家庭

然而,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邪党头目江泽民出于妒嫉和恐惧开始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疯狂的迫害和打压,利用所有媒体和宣传工具对法轮功进行造谣、诬蔑和诽谤,整个中华大地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面对这种压力,尹福良在寻思,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受宪法保护,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绝对没有错,世界需要“真、善、忍”,道德才能回升,精神文明才会变好;当务之急就是走出来向政府、向世人讲清真相,唤醒世人的良知、制止迫害,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1999年7月21日一大早,尹尹福良来到了省政府大门口,上午9:00钟左右,尹和其他几名同修一起踏进了省政府的大门,刚一进去,他们就被一群公安人员推上了预先准备好的警车。一路上他们向警察讲,“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们炼功以后都受益了,身体健康了,给国家节约了医药费,道德水平也提高了,为什么不准我们炼,为什么要取缔呢?”警察说,“我们是执行命令,要说向上面去说,向中央去说吧!”然后把他们疏散到各自的管辖的派出所,由单位把他们从派出所接回来。

地方政府解决不了,那就到北京去上访,找中央政府。1999年10月20日尹福良和同修一道登上了长沙去北京的列车,10月29日在北京通县一小区里尹被一群便衣绑架,四个便衣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拿起狼牙往死里打,有的就抽尹的耳光,有的用皮鞋踩尹的脚,接着把尹的头按在地上,把双手用力向后向上翻,呈“飞机式”。过了一段时间后,把尹拖到玻璃幕墙边,要尹双脚呈立正姿式站立,脸紧贴玻璃墙,双手垂直向上举过头顶,胳膊要挟住头不能有缝隙,这样折磨了近3个小时,然后鬼哭狼嚎似地进行谩骂。这样到6点左右,长沙市驻京办事处的人把尹福良接走了。

在驻京办呆了三天,11月1日由长沙市雨花亭派出所片警雷震把尹福良劫持回当地。11月3日长沙市雨花公安分局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为由,非法拘留他半个月。12月8日,尹原单位,中建五局三公司配合中共邪党对尹进行了经济迫害,非法解除尹的固定工劳动合同,使尹失去生活来源。

2000年元月3日,株洲市民政局也配合中共邪党,通过尹福良的姨妹子(株洲市民政局职工)对尹进行了家庭迫害,硬逼着尹的妻子离婚,理由是:“尹不放弃法轮功的修炼,就必须跟我姐姐离婚、分手”。 尹无依无靠,妻离子散。尹的年迈的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晕过去了。

在派出所、看守所受尽折磨

2000年4月1日,尹福良和同修在长沙市河西望城坡千禧屋学法交流。上午9:00左右,长沙市610伙同市公安人员把整个会场包围了,11点30分长沙市雨花亭派出所的片警石云生和郭户籍把尹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杨教导员、石云生对尹进行了刑讯逼供,杨和石不停抽尹的耳光,逼迫尹讲出是谁组织的,哪些人参与了。尹守住心性、不出卖同修。石云生为了在主子杨面前好表现,对尹更是有恃无恐的迫害,双手抓住尹的头发往墙上猛撞,这样折磨了几个小时,最后石云生自己也打累了,也停手了。4月3日雨花公安分局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非法把尹拘留了半个月。在这期间,中建五局三分司伙同雨花亭派出所对尹进行基本人权的侵犯,尹是从农村考学校考出来分配到省城工作的,他们硬逼着尹同意把户口从长沙市迁回他的老家茶陵县潞水镇。

2000年12月26日,尹福良带了真相资料走在橘园大道时,被雨花亭派出所户籍石云生发现了,他用手机一下叫来一辆白色警车。刑警雷震带了三、四名恶警强行把尹绑架推上车。雷很嚣张,不停地搧尹的耳光,还把尹的裤腰带解下来,用皮带把尹的手反绑在背后,还抢劫了尹身上的1399元现金。尹不停高呼“法轮常转,佛法无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没犯法”。他们把尹抓回雨花亭派出所关一天一晚,第二天晚上就把尹送进长沙市杨家山铁路看守所。

在看守所,尹福良也受尽折磨,一个叫谭伟的犯人几乎天天要折磨尹:用“包饺子”的方式,用被子把尹包在被子里,然后在被子上拳打脚踢,这样有内伤外面很难看出来,他们可以继续行恶。他们还强迫尹天天蹲在地上,除非吃饭、搞劳动才可以站起来。一日三餐的碗都要尹来洗,还要洗衣服。有时十几个人的衣服要尹一个人洗,寒冬腊月水冷得刺骨,洗完衣服尹的十指冻木了,失去知觉了,好久才能缓过来。

17天后,2001年元月13日,茶陵县公安局把尹从看守所接回到茶陵县公安局。茶陵县公安局政保大队的警察谭友明,牛高马大,有198斤重,满脸横肉,出手凶狠,当晚在茶陵县公安局办公大楼上对尹进行刑讯逼供,晚上12:00钟就把尹关进了茶陵县看守所。

在茶陵县看守所谭友明对牢头说,对他管严一点。牢头刘智仁自私贪婪,心狠手辣,他认为有上面撑腰,对尹百般刁难,洗碗、擦床板子全是尹一个人的事,床板擦不干净,发现一滴水,要打十板屁股。有时确实擦干净了,刘智仁有意把喝的水和菜汤掉在床板上,说是尹没擦干净要处罚打屁股。有一次打了一百板屁股,拿很厚的塑料拖鞋打,打的时候要使劲打,人人都要听到声音才合标准,否则重新再打。有一天一个犯人实在打不下去了,打到五十板的时候就不打了(一是不忍心打,二个是自己身体也打累了),这时刘智仁接着打,硬打完一百下才放手。尹在那里关押一个月,累计被坏人打了一千多板屁股,几个月后尹的屁股还是青色的。

后来尹福良被转到了茶陵县治安拘留所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 2001年3月8日那天,是尹非常难忘的一天,那天中共恶人想置尹于死地:长沙市雨花公安分局来了一个专案组一行五人,由雨花公安分局政保科刘科长带队,政法委一个姓廖的副书记指挥,还有雨花亭派出所刑警队的汪队长,干事雷震,还有一个专使软招的干事,他们对尹进行刑讯逼供。在茶陵县拘留所的会议室里,晚上十点钟左右,恶警雷震用狼牙铐把尹的双手铐在会议室的窗户上呈挂起的姿式,脚下踩在木凳子上,然后突然把凳子一抽开,借着惯性整个身体立即下滑,手就感到钻心的疼,鲜血马上就流出来了。

隔壁还在办公的茶陵县拘留所的所长谭秋华听到尹呻吟的声音,良心不忍,一脚把会议室的门踢开,指着恶警雷震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出了人命你们要负责的,你们这样硬搞,为什么不凭技巧办案呢?”当时谭秋华就往外打电话。恶警雷震吓得面如土色,赶快把尹从窗户上解下来,让尹站在地上,只把尹的左手铐在窗户上。在接下来的两天,他们也没有停止对尹的迫害。他们几个轮番地搧尹的耳光,用皮鞋踢尹的当面骨,雷还用牙签戳尹的肚脐眼。这样都不能使尹屈服。两天后长沙市专案组的人灰溜溜地走了。

三次非法劳教迫害

2001年4月25日,茶陵县公安局伙同株洲市劳教委非法把尹送往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进行一年半的劳教。

2004年上半年,茶陵县610再一次非法抓捕尹福良,在向尹的家属勒索两万元“保证金”未果的情况下,2004年2月将尹第二次非法劳教,送往新开铺劳教所迫害,留下7旬老母在家中无人照顾。

2006年3月22日,茶陵县潞水镇政法委书记(女)伙同长沙市某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到长沙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以找尹福良为名进行骚扰,其人自称自己是“新上任的镇政法委书记”,想“关心关心”尹,“帮助”他“解决解决实际困难”;几天后,该政法委书记又带领潞水镇派出所警察雷小明,潞水镇管司法的张姓人员,农元村邪党支部姓丁的书记,治保主任尹送香等人前往潞水镇尹亲人家进行骚扰,对其亲人威逼利诱,企图达到其邪恶目的。潞水镇派出所警察雷小明恶狠狠地对年过七旬的尹福良母亲说:“你要是炼了,也要把你关起来”。不仅如此,此书记还采取欺骗手段对法轮功学员与尹福良亲属进行电话骚扰。

2007年7月10日,尹福良去长沙县公安局发真相资料,发完后走到大门口,只差一步就走出长沙县公安局的大门了,突然从黑夜中钻出四五名警察,他们说发现法轮功资料了,他们立即就把尹绑架上楼进行询问。尹不配合他们行恶,不报姓名,当晚长沙县公安局的人就把尹送入长沙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关押40天后,再次非法把尹送入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进行迫害。

刚进新开铺劳教所头五天,尹福良就受到了严重的迫害。他们利用包夹吸毒人员把尹隔离在c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鲜为人知的暗区),逼尹转化写三书,尹不配合,包夹强行把尹按在小凳子上,有时只准坐小板凳的三分之一,一天从早坐到晚上十二点后才能睡觉。邪恶包夹吸毒人员谭明习还不停的拿打火机刮尹的肋骨,非常痛苦,如果尹一喊真相,他们就用脏抹布堵尹的嘴。包夹班长,邪恶吸毒人员张明指挥四五个包夹把尹按在地上不停抽尹的耳光。尹被迫害得神志不清,走路也走不稳。

2008年3月24日,正在开餐时,尹福良和同修小廖共同反迫害,抗议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写三书的无耻行为,他们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无罪”。随后一群吸毒人员象恶狼一样扑向他们两人,对他们进行拳打脚踢,把他们按在地上。为此尹被关了七天禁闭。

尹福良在劳教所里不穿囚服,不带符号,不开餐不点名,所有的活动都不参加,最后尹被非法加教78天。

2009年3月被释放出来后,当地政法委、610、公安没有放松对尹福良与他亲友的骚扰,安排人监视,拿着人民给的权力和纳税人的钱无法无天的干着迫害民众的事。

写出这些迫害真相,不为别的,只为唤醒那些良知尚存的人,共同来制止这场迫害。希望世人能善待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选择善良,将使自己拥有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