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二零零六年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四日】二零零六年我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我把所经历的,和我所看到的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揭露出来。

一、每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刚被关进双合劳教所,就遭受暴力转化迫害:坐铁椅子、不让睡觉、精神恐吓,狱警以此来强迫他们写放弃信仰的“四书”,即“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由于法轮功学员李顺英不转化,被单独关押在小号坐铁椅子十天十夜。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时,在法轮功学员意识不清的情况下,由恶人写四书,然后狱警或包夹摁住法轮功学员的手签名,以示此学员转化,劳教所用卑鄙手段达到他们所要求的百分百转化。

二、对那些特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采取长期关小号与所有学员隔离,派包夹人员二十四小时监视、侮辱、谩骂、不让亲人接见、加期、奴役劳动,给法轮功学员造成肉体和精神双重迫害。

对那些违心写所谓“四书”的学员,采取欺骗的手段许诺让她们早日回家,多完成奴役劳动给减期。

四、长期进行精神洗脑。采取的方法有:逼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书刊,外请邪恶人员(如齐齐哈尔的毕亚新等人)强制灌输邪悟理论,此人可自由进入劳教所,被劳教所捧为上宾。

五、劳教所里长期超长时间奴役劳动,从早五时至晚九时减去吃饭时间近十五小时,制作出口的成人帽子。对那些年纪大的,身体弱的和完不成他们采取的手段是:把生产的半成品拿到监室继续劳作,有的学员经常干到凌晨1-2点钟

六、劳教所生产的是:挑牙签;制作帽子;五月节悬挂的彩色折叠葫芦。此葫芦制作过程中那些粉尘对人体伤害极大,其味刺鼻,造成人呼吸困难、胸闷、眼睛干涩、浑身起过敏紫癜。劳作人员从头到脚都是那种粉尘,食堂里的饭菜和监室里的衣物行李等都被粉尘污染。在这样的环境下所有劳作人员均出中毒现象,恶警明知是中毒了,却拿来病毒灵说是流行感冒,让劳做人员吃。

七、劳教所的政委(外号王老虎)在广播中公开叫嚣,每个大队在每个月必须完成生产任务,大队主管生产的大队长付成娟积极配合王老虎的指令,对那些眼睛失明的,双腿瘫痪的,和那些失去劳动能力的也不放过,完不成他们所下的那些生产任务的同样加期。

八、发生中毒事件被外界知晓,双合劳教所女队匆匆解体,并入黑龙江戒毒所,以掩人耳目。

劳教所里吃的是:冬天,冻白菜、冻大头菜汤,黑面馒头,像猪食一样;夏天,西葫芦汤,汤喝完盆底是一层泥沙。而在黑板上写的都是四菜一汤。

九、在劳教所还有一个邪恶的非法组织叫“民管会”这个民管会是专门执行警察指令的,平时是打人,酷刑折磨,监视告密,打小报告等等勾当。

十、在那里警察打人是家常便饭,他们不但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对那些有冤情上访被非法劳教的人员也是大打出手。一次,有一个叫王运芹的七十岁的家住齐市的老人,是糖尿病综合症患者。由于她要求见劳教所领导,谈上访无罪。此举惹怒大队长张志婕,副大队长赵丽娟、黄晶对其大打出手,张志婕和黄晶把她关入小号,锁在地环上,关押五天。从小号出来后王运芹还要见领导,要求解决问题。大队长张志婕指使警察和民管人员把王运芹铐在床头上,不让其上厕所,导致其把大便便到裤子里。大冬天的恶警把窗户打开,冻老太太。最后劳教所的领导不但没见王运芹反倒和当地政府勾结,把头脑和意识清醒的老太太,强行送到精神病院。

酷刑演示:地环
酷刑演示:地环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八年,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解体。这八年里,双合劳教所迫害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们承受了上大挂,坐铁椅子,上绳、坐小凳子、捆绑、暴打、电棍电、灌毒药、打毒针、做奴工等等迫害。我这里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

劳教所主要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
政委:名字不详,绰号王老虎
大队长:张志婕
教导员:郭丽
副大队长:赵丽娟,王梅,付成娟
警察:张丽丽
恶警张丽丽在法轮功学员亲人接见时,逼迫法轮功学员的亲人辱骂大法,及大法创始人。如果法轮功学员亲人拒绝就会遭到不让亲人接见结果。
每当到这时恶警张丽丽都是举起写有污蔑大法的牌子,让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对大法犯罪

参与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普犯有:
王文清,赵东
孙 敏 家住齐齐哈尔,盗窃罪
徐净梅 家住黑河,是治安罪

帮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悟人员有:
张秋兰,陈岩,程凤英,宁慧,陈成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