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小时否定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同修好,几天前我经历了一次邪恶的骚扰,派出所、拘留所走了一圈,平安回到家中,整个过程大约九个小时。在这里写出来,与同修交流,请同修指正。

七月二十七日上午,我面对面发真相材料时,被拒不接受真相的人举报,很快警车来了,硬把我带到派出所。我立即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随即师父的法一句句打進我脑子里:“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决那些背后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使形势发生变化,才能使人发生变化。”(《二十年讲法》)“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转法轮》

我心里急速的反复念师父的法,发出强大正念,当时我心里很平静。他们开始问话,我直视着他发正念。他问我姓名、年龄、住址、资料、光盘从哪里来的等等,我不回话,只是对他发正念。换一个人问还是一样,再换一个、再换一个,还是一样。他们没有办法,说:你总是笑眯眯的,为什么不说话?我说,为了你好。他们走了。一会过来一个人,问,你到底多大岁数了?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上边有规定,到七十岁,写个东西回家就是了,够七十岁吗?我仍不回话。他又问,够不够?只要七十岁就回去。他重复着,又说,你不说话,你点头或摇头也行。又重复着。我纹丝不动,他走了。

过了一会,進来了三个人,可能是公安分局的。来了我就对他们发正念。其中一人说,是你呀,老熟人了,進屋吧(当时是在院子里)。我根本不认识他,知道他是唬我。他还是问那套东西,我照旧不回应,照旧发正念。一个人说,看着慈眉善目的,就是不说话。

这时大约中午十一点钟了,按平常这个时候我已经回家了,我对家人(有同修,有常人)发出一念,你们放心,不要急,不要找我,更不能找任何关系帮倒忙。决不能让大法的事受损失。后来我知道,家人和同修商量的结果和我希望的一样,同时也在为我发正念。

接下来搜身,我口袋里装着真相币,一人问我口袋里是什么,我说钱,拿出来给她看,她没吱声。進屋后,他们开始做笔录,是用电脑打字。比前面问话时详细多了。我仍然是充耳不闻,只管发正念。最后,他读了一遍这个所谓的笔录:

姓名:无名氏
年龄:不语
××:不语
××:不语
……

上属情况是否属实?哈哈,全是不语。他自己笑了。接着拿到我跟前叫我看并叫我签字,我摇头拒绝。你干你的我干我的,继续发正念。一会又来一个人念笔录,一会又一个,又一个,都是白费工夫。

下午,他们给照相,我不配合,叫我抬头我低头,叫我斜看我正看,他们没办法,说好听的,“大娘阿姨”的求着我。接下来按手印,我不配合,他们就拿着我的手指头按。我发正念,我是神,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想按就按不上。结果就是按不上,不是滑了就是偏了,累的他满头大汗。他们也没话说,因为是他拿着我的手。两个人轮着,一个人拿着我的手按,另一个人给他擦汗。结果还是按了个乱七八糟。我心里谢谢师父。

这些人走了,操作电脑的人又叫我按整个手印,我不理。進来一个人说,不按算了。他拿出一张纸念起来,意思是你的行为构成了什么什么,你被拘留十五天,走,上拘留所。我马上发正念: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一路发着正念,到了拘留所。他们都站着,我自己找座位坐下,我说,我渴了,要喝水。他们答应。接着一个医生给我量血压。量完了,我没听到结果,只听到派出所的一个人自言自语:骑虎难下。我喝了水后,再量一次,医生说:一样。这时一个人问我,你吃过药吗?我说,没吃过。他问,你头晕吗?我说,不头晕。

一个拘留所的人把派出所的叫到门外,不到半分钟,派出所的人回过头来说,走吧。我没反应,又说,走啊。他眼神指向我,我便起身向外走。门外站的人说,这么精神,哪象有病啊。这过程不到十五分钟。

上车走出大门外,一个人说,这下你高兴了,回家了。另一个人说,你知道你的血压多高吗,二百二。我心里一个劲的感谢师父。又到了一个离派出所很近的一个医院,那人说,再量一次,开个证明。这次结果二百一。到了派出所,那人叫我在门口等,不到两分钟,出来一个人笑眯眯的对我说,送你回去,还是你自己回去?我祥和的说,算了吧,你们也该下班了,我自己回去吧,今天咱们认识了(一语双关),我转身走了。

我漫步走在刚下过雨的马路上,回忆着今天的事,向内找自己……路过菜市场,买了十元钱的鸡蛋,花了六张真相币。一张五元的,五张一元的。回到家,我马上给师父上香:师父啊,弟子让您操心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