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二年以来北京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据明慧网报道的统计,二零一二年以来(截止到七月三十一日),北京地区受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至少九十八人,其中被绑架的九十四人,非法劳教十五人,非法判刑两人,流离失所三人,失踪一人,六十岁以上十人。参与迫害的有中共北京市政法委、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和各区县国保、国安、六一零、法制办、法院等邪党机构人员。北京各区县都办有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截至目前,北京前进监狱仍非法关押八位六十岁以上的法轮功学员。北京女子劳教所和新安劳教所各自劫持关押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

一、秉直上书 被非法劳教

卢琳,女,四十四岁左右,成都中医学院大学本科毕业,家住北京昌平回龙观龙跃园一区。卢琳从二零零零年六月至二零一零年三月曾三次被绑架,最后一次被劫持到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迫害。这期间,她始终坚持法轮大法的信仰,不畏邪恶的疯狂迫害。出狱回家后,卢琳每天清晨三点五十在家的楼下炼动功。

去年六月,卢琳将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信递交到昌平法院、北京最高法院、检察院、国家最高法院,这些机构都拒收,不予受理。

卢琳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到天安门附近的两会代表驻地递交《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位代表的公开信》时,被警察绑架,当天警察将她带到家中进行查抄。她有两个孩子,大的十二岁,小的十岁,目前由她大姐照顾。据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网报道,卢琳已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卢琳在信中指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正的科学,法轮功学员遵循“真善忍”的原则是普世价值观,法轮功学员没有触犯任何国家法律,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根本就不违法,从法律的基本原则、国际人权法律看,劳教制度迫害法轮功学员是非法的。卢琳在信中还揭露自己历次遭迫害的经历。

卢琳女士为人正直,刚正不阿,面对强权,上书直言,堪称“巾帼英雄”,却被恶党屡次绑架、非法关押。

二、高龄老人遭绑架

文木兰,女,七十岁,北京市密云县张家庄村人,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上午,被北京市密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组织)绑架到密云县预审科。文木兰对非法审讯她的警察讲真相,警察无以答对,当日下午四点多钟回家。但二月一日,这些警察再次绑架文木兰,使得其八十一岁的丈夫在家无人照顾。

张宝山,七十三岁,北京市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晚八点左右,一人在家时,双榆树派出所多名不法警察,非法闯入其家,将老人控制在一间屋里,限制自由。由于本人不配合,家人抗拒,恶警绑架没能得逞,老人现在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在外。

郭玉兰,六十七岁,北京师范大学退休教师,现居住在北京昌平区。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中关村派出所五个匪警,在得知郭玉兰在家的消息后,开了一辆大警车,后又叫120急救车,强行将郭玉兰绑架到中关村医院,后又欺骗其家属,强行将郭玉兰绑架拉到看守所迫害。四月十七日上午,郭玉兰绝食、绝水多日后,被放出去,被她的儿子接走了。今年五六月,北京海淀法院再次打电话骚扰郭玉兰的儿子。

郭海山,六十岁,种葡萄能手,北京延庆香营乡香营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上午,老人到旧县镇一带发资料被绑架。十多个警察抄了家,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四月三日,家属收到了看守所的通知,郭已被非法劳教两年。

王洪涛,六十五岁,女性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并绑架到石景山区鲁谷派出所,当晚被送到石景山分局,体检不合格,回家后第二天,石景山分局局长便指使国保大队的杨海飞等恶警与老山南里社区姓王的片警,以及社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姓毕的女子多次骚扰。五月十八日下午,石景山分局再次绑架王洪涛送洗脑班迫害未遂,现在王洪涛被迫流离失所。

国世荣,七十二岁,房山石楼镇双柳村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深夜,房山六一零、石楼六一零及派出所将国世荣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三、社会主流人士讲真相 遭绑架、非法劳教

张一粟,女,四十一岁,原北京京伦饭店的西厨师,居住在北京鼓楼大街。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获得了身体健康,还努力把真善忍作为自己的生活准则,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在利益上从来不争,也决对不贪图小便宜,老板都感叹愿意雇用她这样的人;她为人纯朴憨厚,善良热情,总是为别人着想,同情困难的人,不计个人得失,乐于帮助他人,有时同事朋友都觉的她太“憨”了,都愿意和她相处,她的为人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张一粟非常孝敬,对母亲和老人都能体贴照顾。

二零零五年三月,张一粟女士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北京女子劳教所表面冠冕堂皇,好象一座花园,实际是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在这里,邪党强制人必须按照邪党的命令去说话做事,必须换掉想做一个好人的真善忍原则,装进去邪党的“假、恶、斗”思想,连女性的基本权利和生理需要都被利用来强迫人放弃信仰,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被强迫坐小板凳体罚,被奴役做苦工,被强迫写心得体会,张一粟在这个人间地狱身心遭受了巨大摧残。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她象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被安定门派出所绑架,理由仅仅是因为她帮助难中朋友,法轮功学员曹东留住。张一粟现已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郭军,女,四十一岁,丈夫是美籍人士。据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报道,去年三月,郭军在街头向路人赠送法轮功真相光盘及讲真相时,被北京香河园派出所警察绑架,目前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郭军的丈夫是美籍人士,他自二零零八年以来,身体不能完全自理,日常生活与工作都需要郭军陪护、照顾,妻子无辜被绑架后,他不但精神上备受煎熬,生活、工作极为艰难,劳教所还无理拒绝他探视妻子,也不允许郭军给丈夫打电话;郭军的儿子(美籍)今年九岁,自妈妈被绑架后,经常以泪洗面,身心和学习受到巨大影响;郭军的母亲年高体弱,每周都须郭军照顾,在听到女儿被绑架后,郭母一病卧床不起。

目前郭军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二大队恶警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的信仰,用长时间罚站、罚蹲、罚坐小椅子、不让睡觉、限制洗澡、限制上厕所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所谓决裂书等“三书”“五书”。

淦立平,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机电工程系,后又攻读该校心理咨询方向硕士研究生,是二零零九年五月开始修炼的新学员。二零零九年四月到北京市恩济里社区做专职社区工作者,利用工作之便抓紧向周围人讲法轮功的真相。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被中共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两年,现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遭受迫害。

在劳教所三大队,警察最初将淦立平关押在顶层楼(三层,无人区)迫害,后来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多了,房间不够用,警察便将她关在十班。淦立平时常遭到包夹打骂,有时她自己冲出门大喊包夹打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强烈要求处理打人者,警察们与打人者联合造假,不但没有解决,还招致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们的进一步加害。加重体力劳动,以限制日常如厕、洗漱、喝水等刁难法轮功学员。她们还在平日的饭菜里下药,淦立平喊自己的饭被翻搅过,担心下药不吃。

三大队杨副大队长公开说:劳教所就是为(迫害)法轮功开的。所以劳教所从上到下,政绩考核、职位升迁都是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基本点。黄赌毒盗们在恶警们的威逼利诱下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那是她们能否获得恶警们青睐、好脸、减期的考核基础。迫害淦立平的恶警有樊慧玉、李守芬、王会侠等。

沈越千,四十一岁,在北京自营公司从事高尔夫相关业务。二零零四年,她读过《转法轮》一书后,深深的被书中的法理所吸引,毅然选择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大法除了赋予了她全新的人生观,还给了她一个健康的身体,高尚的境界和宁静淡泊的心灵。她在工作和生活中处处以“真、善、忍”为准则,她待人宽容善良、工作敬业出色。所有和她接触过的公司员工、合作客户无不对她的人品交口称赞。自营公司以来,她奉公守法、不欺诈、不逃税,不昧良心赚钱,对家庭对社会负责任。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晚饭后,沈越千正在给八岁的女儿辅导作业,北京公安局朝阳分局国保支队联合亚运村派出所五名匪警突然闯入家中,不容分说把沈越千绑架走,随后又对她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正在哺乳期的妹妹进行骚扰问话,直到半夜十二点,国保大队叶队长等人,重新进行一轮翻箱倒柜的搜查,连厨房、书房、卧室的角角落落都不放过,最后在客厅抢劫走平时看的几张光盘,和她工作用的华硕笔记本电脑一台,还有厨房的大法挂历和放在穿衣镜上的大法装饰挂件。她的家人受到惊吓和伤害,八岁的女儿整夜未眠,妹妹两个多月的婴儿被惊吓的啼哭不止。

十八日凌晨,家人得知沈越千已被劫持至朝阳区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十二月二十七日,沈越千的丈夫接到北京女子劳教所的电话,获悉沈越千被非法劳教两年。沈越千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第四大队,原本一米七二的大个,现在被迫害的面目消瘦,腰背不能伸直。

沈越千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由于不“转化”,被关小号长达四个月,期间除了每日坐小凳迫害外,同时不允许任何人和沈越千说话。

张连军,就读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太平地乡太平地村人。他天资聪颖,与人为善,一九九五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真、善、忍”,一下就认识到这是生命的真谛。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因张连军的手机被窃听,海淀区国保不法人员破门而入,把他与吴相万绑架。二零零四年五月,北京法庭非法开庭审判吴相万,以二零零一年初吴在圆明园上放了六个大气球(三个没成功)为由强判八年徒刑。几天后,将已被迫害致瘫、绝食一年多的张连军抬到法庭,也非法强判八年徒刑。

二零零三年张连军被北京国保关押于北京东城区沙滩以南的公安医院病犯科,以“治疗”加重迫害,破坏了脑神经,被折磨的骨瘦如柴,整天躺着面朝天花板,不知吃、不知喝、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翻身,小便插着导尿管,大便由别人帮助,有人与他说话,他从不应不语。整天处于昏睡、意识不清醒状态。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北京不法人员把生活不能自理的张连军转至内蒙赤峰四监狱。张连军一到四监,(北京遥控赤峰),就开始了严厉的管制,由专人负责,建立监视记录,每天由三班犯人看管,每班三人,负责各种记录,喂饭等。对外严厉封锁消息,不许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探视。张连军一直躺着,自己无任何应对和保护能力,全身赤裸,白天有时也那么全身赤裸地晾着,有时给盖个布帘,有时给盖个被子,身上多处褥疮。就这样,张连军一直用仅有的能力抗议:拒绝进食。仅在赤峰四监狱绝食就整整七年一个月。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张连军被无端加刑半年多后得以释放回家,监狱声称北京方面有指示。

事到如此,中共依然昼夜监视张家,赤峰政法委、“六一零”、公安等迫害法轮大法修炼的人员还居心叵测地登张家门骚扰,并布置便衣昼夜监视,有时突然冲进屋里,看一看躺在床上的张连军才离去。

巢剑欧,四十二岁,女法轮功学员,大学英语系毕业,独自创业,在北京经营一家翻译公司已有六、七年的时间。她的公司有着一百多人的翻译团队,大部份都是各大学的老师,还有许多的审稿编辑,大多都是资深编辑。每天从翻译到审稿,诸多繁杂的工作在她的手中没有一丝的凌乱。凭着巢剑欧的聪明和勤劳养活着自己、孩子还有丈夫。

巢剑欧自从学了大法后,身上好像有着很多的力量,每天照顾孩子、做家务、上班,样样都做得井井有条。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她说是大法开启了她的智慧,也给了她无穷的力量。这几年巢剑欧一直从事着图书翻译工作,成绩斐然。去年刚刚完成《走遍全球》系列丛书的翻译和审稿工作,目前还有一些结尾工作待完成。

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下午两点,巢剑欧在位于万寿路的育英学校发神韵光盘,被恶人跟踪、恶告,后万寿路派出所非法抄家。当时她的老乡谭珍到她家串门,也被绑架。两人四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半。恶人对其绑架,翻译公司的工作无法正常开展。

王崇明,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原密云县法院法官,法轮功被非法取缔后,密云法院院长迫使其在法轮大法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结果年轻的王崇明毅然选择了自己的信仰,从此他失去了法院工作。二零零六年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曾遭野蛮灌食迫害。二零零八年回家后,为了谋生与妻子共同经营一家律师事务所。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前后王崇明因坚持信仰再次被邪党绑架。

曹东,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毕业后任职北京一家旅游公司。他能力强,淡泊名利,善待同事,深得公司信任。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这个善良、有为、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持续遭受邪党的迫害。他的苦难历程,是中共迫害法轮功青年才俊的铁证。他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再次被邪党北京安定门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于北京东城看守所。距他上次出狱时间才九个月。

曹东先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判刑四年六个月,被劫持到甘肃;于二零零五年回北京家中。此时妻子杨小晶已被第二次非法劳教,正遭受身心几无限制的残酷迫害。为谋生,曹东在北京与朋友合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经营理想。后北京国安二处以他接受采访为由,再次将他绑架,搜查车厂,并对车厂人员进行监视,终使车厂关闭,导致他负债累累。

二零零六年五月,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斯考特来北京走访民间,了解中国人权的实际状况,曹东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牛进平不顾邪党的红色恐怖,勇敢赴约,与欧洲议会副主席会谈,当时曹东谈到了被关押在劳教所里的妻子杨小晶所遭受的迫害,以及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黑幕。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在回家的路上,被北京市国安局二处便衣突然绑架,并在北京秘密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被劫持到他老家甘肃非法判刑五年。这期间,他的妻子,永远是面带微笑的杨小晶,在受到长期多次劳教迫害、惊扰、颠沛流离之后,在英华之年,二零零九年十月凄然离世。

二零一一年九月,曹东出狱回京。习惯于流氓特务手段的中共对他采取了跟踪,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再次被绑架,东城看守所有警察直接说:曹东没做什么,就是因为他还炼法轮功,所以抓他。现在曹东已被非法劳教两年半,人被关押在何处不详。

郭小芳,住北京市朝阳区,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在给警察讲真相时,被将台派出所警察构陷,绑架到朝阳分局看守所,二十一天后,转至拘留所,被非法劳教二年。

孙善香,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顺义区粮食系统退休职工,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在向世人讲真相时,被光明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关押在顺义泥河看守所,后转到怀柔拘留所非法关押。孙善香在这次被绑架之前,曾被非法劳教两次:第一次大概是在二零零一年。第二次是在北京奥运前夕,因为坚持信仰,而被中共恶党转移到位于太原的山西女子劳教所。

侯永春,女,五十八岁,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在顺义李遂镇宣户村的妹妹家,被顺义区国保(六一零)非法组织人员和李遂派出所恶警绑架,晚上六点左右被非法抄家,掠走二千多张光盘和许多大法书籍,第二天被转至顺义看守所继续关押。早在二零一一年1一月17日晚,侯永春就曾被婆家附近的海淀区北太平庄派出所绑架,非法送往苏家坨海淀看守所。北太平庄派出所采用便衣特务的欺骗伎俩,强行将侯永春拉进警车,绑架迫害使得侯永春血压急剧增高,后看守所拒收。在那场绑架中,侯永春九十多岁的婆婆被恶警惊吓后去世。这次,侯永春的独生女儿刚生完小孩,侯永春又遭绑架。

四、“十八大”前愈疯狂

自二零一二年四月以来,中共北京邪党更是以十八大为借口,加剧了对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强度。仅举几例:

北京顺义区木林镇法轮功学员张秀芳,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晚七点左右,遭顺义区六一零、国保、木林镇派出所两辆警车,由马坊村治保主任马玉广带着七、八个警察,翻墙闯入家中进行抄家、绑架。张秀芳不配合恶警们的指使,在大街上与恶警据理力争,说自己炼功锻炼身体,没有错,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更没有错,法律明文规定信仰自由,你们为什么迫害我?当时家中只有张秀芳一人,在与恶警僵持时,她的亲人都赶了回来。

亲人与恶警讲理时,张秀芳上了自家的平房,恶警们又叫来三辆警车准备强行绑架,张秀芳不停地喊:我做好人没有错,你们为什么三番五次骚扰我、迫害我,我的丈夫就被你们非法劳教了,你们已经把我迫害的家破人亡,还有人性吗?

就这样,与恶警僵持到晚上十一点多,恶警才撤离她家门口,在远处监视,一直到凌晨四、五点钟才离去。张秀芳和她的女儿在房上整整呆了一宿。八、九点钟,她的亲人从房上把她接下来,在亲人的护送下,被迫离开家,流离失所。张秀芳的丈夫王国海,因修炼法轮大法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晚十一点多,被顺义区六一零、国保、木林镇派出所绑架,劳教两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大兴区新安劳教所二大队。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据北京裕龙三区业主反映,顺义六一零、国保、派出所公安近两天秘密抓了几个法轮功,怕民众知道。其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女儿刚结婚,丈夫在张镇乡政府工作;家住滨河小区的杨明华,男,六十多岁,其妻孙善香也是法轮功学员,两个月前已被绑架;裕龙六区的小段,男,三十多岁,其妻苏丹因炼法轮功已被非法劳教一年多,现还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单独关押。

多次骚扰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等地大法学员的正常生活。国保警察和当地街道、六一零不法分子无故私闯民宅,搜查、抢劫私人物品、强行把人带到派出所进行非法传讯等。如,法轮功学员陈璞,男,四十岁左右,温泉派出所恶警闯入家中,发现有大法师父法像,陈璞与其父亲(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到派出所。后其父被放回。现家中只剩七十多岁老父亲一人,由于受邪党的骚扰迫害,老父亲出现脑血栓症状,无人照顾,生活异常艰难。

又如,二零一二年七月间,亚运村地区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年夫妇大法学员,受到东城分局国保警察的非法抄家,和非法传讯好几个小时。另有天通苑社区等两家大法学员,也都是六十、七十岁的老人了,也遭到突如其来的抄家、恐吓,把其家庭安装的卫星天线拆掉,并长期严加监控。

近期,北京女子劳教所对坚信大法不“转化”的学员和一些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总共二十五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的图牧吉劳教所。现已知有上海籍的法轮功学员沈越千和哈尔滨的法轮功学员王少华。

结语

今年二月,自“王薄事件”爆发以来,中共政法体系内的很多人士看清了中共历次迫害黎民百姓、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本性和它卸磨杀驴的凶残暴戾,纷纷致电海外要求退党。截至目前,据海外大纪元退党中心统计,已有一亿两千万的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而且“三退”的数字还在以每天五、六万的速度累计着。

迫害修心向善的修炼人,天理公理法理不容,天怒人怨,七月,北京突降大暴雨;河北泊头、天津、黑龙江等地成百上万民众签名声援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即是明证。

古人云:识时务者俊杰也。对于那些还在追随着末日中共的不明真相或不愿明真相的人,我们奉劝:在这历史的巨变时刻,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了你和家人能有一个未来,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立刻停止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尽早退出中共邪党及其一切附属组织。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你自己生命的永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