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修炼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在法中走到今天,从一个满脑子污秽、满身业力的人在大法中成为师父的一名真修弟子是何等的幸运,每每想到感受到的那些师父的呵护、点悟,幸福感就充满全身,这只是能感受到的一点点,而不知道的那些师父为弟子付出的、承受的又有多少呢?下面就三件事向师尊及同修们汇报一下。

学法

我出生在一个中共邪党的干部家庭,而父母都是少年就失去了双亲,走入社会比较早,所以他们本身就没有多少传统的东西,而我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所以一生下来就接受着无神论的教育,邪党文化的东西很多。所以刚得法时,除了第一遍看法时,可能是自己明白那面很渴望,看的很明白外,之后真正走入修炼后,再学法就总是精神不集中,思想溜号是常事,但记住师父的要求,虽然学法质量不能保证,但也坚持着按部就班的天天看书,有时也看很多。这样一直到九九年“七.二零”進入正法修炼,由于没打好学法修炼的基础,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看守所,可即使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年后闯出黑窝,但毕竟浪费了一年的时光。

回来后,知道了发正念,学会了上明慧网,也坚持着学法,一点一点克服着,尽量在学法时不溜号。有一天学法感觉象一层壳似的破开,我从里边出来,哦,法中讲的不仅仅是一个道理,这不是在说我的问题吗,不是在告诉我怎么修吗,我以前怎么就觉得跟常人劝善的道理一样呢,跟看常人的书一样,好象很多跟我无关,我好象也没有附体、没有炼邪法、没炼不二法门、也没有显示心、妒嫉心等等,现在想来其实就是后天的东西太多,把自己的主念蒙得太厚,找不到自己,一切都是常人的标准,没有把自己放在大法中,也不会放在大法中,也就是不知道怎么修,好在还能听师父的话,坚持着学法,师父也可能就看着我这一点的努力,帮弟子除去了得法的障碍。

后来开始背法,虽然背了后段忘前段,可我不气馁,就是一段一段的背着学,背完之后感到真是太好了,觉得脑子就是自己的了,清理了思想中很多不好的东西,再学法不太溜号了。后来我们学法小组也开始集体背法,大家一起一共背了两遍,发现哪部份背的费劲,或老出错的地方,就是自己在那个修炼的方面有问题,所以自己一定在那方面努力,突破出来。一路走过来发现自己学法确实進步了,开始集体学法就是机械的念着,还不时的翻看着后边还有多少页学完这讲,不时的冒出“怎么还没学完呢?”这种浮躁的念头。现在是一字一字入心的念,觉得不一会就读完一讲,总觉得时间太少学不够。而且在修炼中遇任何的关难,只要一想起法就信心大增,因为真正相信法无所不能!体悟到真正听师父的话,学好法什么困难也挡不住。

发正念

开始由于法学的不好,主意识常常溜号,所以发正念时也是顺着后天的东西就溜了,立着掌一会就倒,莲花掌常常合在一起。周围同修有善意指出、提醒的,更有家人同修不客气的说,你怎么发正念老睡觉呢,我辩解说没睡觉,其实也确实是没睡着,可思想随着外来的东西想别的去了。我也想改,可是总也改不了,其实这不仅仅是发正念本身的单一的问题,是整个修炼状态有了问题。

首先就是法没学好,至少是没入心学法,再就是心性该提高时没提高上来,也就是常人的名、利、情没有放下。

比如跟丈夫的情关,我过的很难,剜心透骨的,几乎是常人办法都用了还是不行,反反复复花了近两年的时间,最后回到大法中,一步一步的在法中修,才真正走了过来。

这其中由于过不去关,长期精進不起来,不修自己就是做事,以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身上起了皮肤病似的东西奇痒无比,开始没太在意觉得过一阵子就会好,可是后来就越来越重而且眼看到夏天了还是没好,家里常人就百般的劝我抹药。我虽然知道不是病是自己修炼的问题,可我能意识到的心都找了而且也在不断的修,为什么还越来越重,师父说:“你们永远记住这一条,今天在大法弟子中所出现的一切干扰我都不承认的,不应该有的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它们把你们个人的修炼看作是第一位的。当然,个人圆满是第一位的,你圆满不了那什么也谈不上。可是今天大法弟子和历史上任何时期的修炼都不同,是因为你们有超越你们自己圆满的更大责任在身。救度众生、证实法,这是远远超越你们个人修炼的,这是更大的事情,这是旧势力摆不正的,干扰着你们。否定它们,正念对待这一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也不能承认这些旧势力的迫害就是正念否定,理清了法理后,我就加大力度发正念,到正点就发,尽量加长时间,最短发二十分钟,也就两天的时间,长了大半年的“皮肤病”就奇迹般的好了,周围的人都说挺神的,向家里的常人证实了大法。因为是闭着修的,以前发正念就是象完成任务,没有什么感觉,通过这次,体会到了正念的作用,所以现在真正知道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现在发正念越来感觉越好,很少走神,手型也不变了,而且来自外部的、自身的干扰、怕心等等影响,一发上正念就顿时烟消云散。

讲真相

由于在学法、发正念上有了很大的進步,讲真相救人也自然好了很多。

建立家庭资料点已有八年多,以前跟做常人的事一样,时常提心吊胆的,现在一有不稳定的心时,想到师父说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等讲法,是呀做这么伟大的事,怎么老是象干坏事一样不安呢,知道是后天的观念及恶党邪灵在起作用,在阻挡我救人,发正念解体,这样发一两次正念后,心就马上稳下来。所以现在越来越坦然,还帮大家建立了很多家庭资料点。

还有一次和两个同修去偏远山沟发真相材料,住到其中一个同修的亲戚家,晚上我们就去附近的村子发真相资料,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走在山根脚下那嗖嗖的风声好吓人,可一想到我们是在救人,做的是世上最伟大的事,感到师父就在身边,怕心立刻全无,心里立刻踏实了。

到一个村子里。我们三人分开发,然后定在分手的地方会合,我发着发着,拐了几个弯后忽悠一下想起,没记回去的路呀,完了我迷路了。我就转来转去走到山根下回来,走到村边又回来,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好一阵子也没找到回去的路,这时心里七上八下的急呀,咋办呀,别说是晚上,就是到白天我不知道同修亲戚家村庄的名字,不知道人家的电话,就是问也没法问,这时我也顾不上发资料了就什么都不顾的大声喊她们,把周围人家的狗都喊叫了,可是没有回音,这时想起师父一下子冷静下来,心想这是干啥呢,怎么真相都不发了,相信师父会帮我,就求着师父,然后继续发着资料,发着发着,一下发到了两位同修的身边。真是心中装着法,处处都能体会到师父的呵护。

现在面对面讲真相也突破很多,以前常常让那个不想讲的东西控制的错过了很多有缘人,过后就后悔,可到时还是这样,这让我很灰心,随着学法发正念的進步,坚信不正的一切都会在法中修掉,一次去修理部修电器,这当然是个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可不想讲的那个东西又出来控制我,想算了,但马上警觉,抓住这个念头想:你别想控制我,去死吧,然后背正法口诀,默默的求师父加持弟子,一定救他,就这样想着想着,很自然的就开口讲上了,这也不难呀,都是那个后天的东西在搞鬼,所以以后再有为难时就努力分清不是自己的后天的东西,解体它,并求师父加持。这样只要在法中努力就一定能修掉自己后天不好的东西。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跟自己比当然進步很大,可和那些精進的同修比差距也很大。有法在,有师父的呵护,我会努力精進、实修,真正让师父放心,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