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大法身心获救 做好人遭十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胡国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绑架、非法判刑十年,遭受电棍等种种折磨。下面是他自述其经历。

学大法身心获救

我叫胡国舰,今年四十三岁,一九九八年我因胃里长了几个瘤,造成胃部大出血,家人把我送到医院,医生要求住院进行进一步检查治疗。因为前几年其它气功盛传时,我就想:将来我要得病我就回家学气功,所以我没有住院,准备回家学气功。

回家后我就一直在寻找几年前盛传的一种气功,可是走到哪个炼功点,看到的都是炼法轮功的人群。十二月的一天到一个炼功点去看,全在那盘腿坐着炼功。这时有个法轮功学员过来问我:“你想学功吗?我借你一本书看吧。”

就这样,我拿着《转法轮》回家,一天的时间就看完了。看完后把书还给人家了。那个学员惊讶于我看的速度快,又借给我一本《大圆满法》。回家后自己对着《大圆满法》学功。前四套都学会了,第五套功法不会打手印。就不打手印了,只打坐。这时看见眼前出现一个三角框,里边坐着一个盘腿的小人,有束银光照在小人身上,一想仔细看就没了。反复几次,当时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想炼功去病,第二天早上就到炼功点炼功去了。

炼法轮功一周后,妻子带我去医院复查,一检查病都好了,胃里的瘤也不见了。

上北京反映情况被迫害

九九年四.二五早上到炼功场炼功,听说天津抓炼功人了,我就想到去北京反映情况,其他人也想去,于是我们四、五十个人就租了一辆大客车启程,但到北京西单被武警截住了。后来听说事情解决了,我们就回来了。

十月份听说要把法轮功定为×教了,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定为×教呢?我得上北京反映情况,就去了北京。我正在天安门坐着休息,过来一辆车问我是否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就强制把我带上车拉走了。拉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先照像、登记、审问,然后将我关到铁笼子里。里面当时已经有二十多人。一会儿抚顺驻京办事处的人来了,把我劫持到驻京办事处。到驻京办以后先搜身,二百多元钱被搜走,然后戴上手铐。

驻京办事处一共劫持二百多名从抚顺来北京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在地上坐了两天两夜后,驻京办包了一节车厢把我们送回抚顺,分到各人所在的公安分局。登记审问后,我被劫持到抚顺市东洲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八天。我们绝食反迫害这种非法关押,看守所恶警指使犯人对我们一顿暴打。回家后到当地将军派出所,勒索罚款五千元,不给任何收据凭证,还让我写保证,我不写,就把我的母亲和妹妹都传讯到派出所来。我还是不肯写,就让我妹妹写,然后让我签字。

二零零零年七月,抚顺市政法委在武家堡教养院办洗脑班,我被劫持到那非法关押十天。后来家里托关系,向人保证我不进京,才把我放回来了。

绑架、吊铐、电击一整夜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的一天,在新华街一同修家,恶警突然把我们包围,打开门强制我们全部蹲着,后送顺城公安分局,登记审问后劫持到当地(将军)派出所,恶警将我铐在暖气管子上吊了半宿,拿电棍电,用脚后跟磕我的后背;用种种折磨人的方法把我打了一夜,第二天把我送到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农历腊月二十八、九日,公安一处将我外提。到公安一处先给我带上摩托帽,然后将我吊起来,用两根高压电棍一起向我腋下和阴部进行反复电击。每电击一下时,脑袋都“轰”的一下子,像是被用大铁锤打了一下一样。从下午四点多钟外提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凌晨三、四点钟回去,就这样我被电了一整夜。

十年冤狱 四次被关小号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下来判决书,将我非法判刑十年。我上诉被非法驳回。十二月份送大北第二监狱二十监区,监区长是李建国。大北监狱不允许我炼功,必须做奴役,每天要看洗脑录像。我不看洗脑录像,把我关了十八天小号。小号每天给两碗粥,有时不给被盖,只能在地板上睡觉。抚顺望花区学员刘明杰因关小号迫害出精神分裂症。

十年当中,我一共关了四次小号。零七年十二月份被劫持到一监狱。同样不准炼功,必须做奴役,两个包夹形影不离。由于长期迫害,二零一零年某天出现眩晕症状,脸色煞白,同修把我扶进屋里躺下。第二天早晨腿脚不好使,说话不清楚。休息一周后,又被强迫出工做奴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