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法的美好与世人分享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也不知哪生哪世积下了大德,让我在今世有了这么伟大的师父,得到了大法。但令我心情沉重的是:我得了这么珍贵的东西却没有珍惜,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磕磕绊绊,走了弯路,做过对不起师父的事。但我知道,我得到了这么珍贵的东西,从一个多病缠身的人到一个红光满面身体健康的人;从道德低下,对人生无望的人变成一个道德高尚,处处让人称赞的好人,全是得益于伟大的师父,得益于大法,我得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与世人分享。

修大法无病一身轻

我是华东地区大法弟子,今年58岁,于1997年11月幸遇大法并走入修炼。

在人类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当今社会里,由于受名、利、情的驱使,受人类社会大染缸的污染,甚至在睡梦中都在追求别人有而自己没有的东西,搞得我整天头脑雾蒙蒙、昏沉沉,身体每况愈下,患有十几种疾病:颈椎病,腰椎病,气管炎,胆囊炎,前列腺炎,肠炎,十二指肠溃疡,胃炎,心脏病,乙肝,高血压, 高血脂等等。我们单位一个领导和我开玩笑说:“你什么病都有,就差得妇科病了。”的确是这么回事,假如说拿一种病放在一个人身上也是很难承受的,何况那么多的病呢。

带着求生的欲望我跑了全国多处医院,真象人们说的“有病乱投医”,中医、西医、神汉巫婆全都求了也没有效果,反而越治越重。97年上半年我抱着一丝希望,和领导交代了后事,带着孩子老婆去北京求医,意思是治不好病希望领导给照顾一下孩子;带着老婆孩子的目地是如果做手术死了,就地火化把骨灰带回来。在北京去了几个医院无果,这时的我真是对人生没有一点希望了,整天愁眉苦脸,病多了吃的药多,胃就更难受了,每年花掉几万元医疗费不说,人真是生不如死了。不身临其境的人是不知道那种滋味的。

1997年11月,孩子的同学来我家串门,闲谈中说起她母亲原来患高血压,现在炼法轮功炼好了。我们听了之后非常高兴,感觉生命有了希望,我老婆高兴的说:“你去炼吧,我也陪你去炼,我伺候你实在伺候够了。”

走到炼功场,我们被那里的人感动了,整个场被祥和的能量包容着,他们对我们胜似亲人,互相让坐垫并教给我们五套功法。我第一天就能双盘腿了,同修们都为我鼓掌加油,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离不开大法了。

走入大法修炼后我非常精進,每天除上班外,我都坚持学法抄法,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到炼功点炼功,不管严寒酷暑,刮风下雨,一年365天从未间断。每天五套功法炼四到五遍,还组织了炼功点义务为学功的人教功,每逢周边大集,带着喇叭,录音机,组织同修弘法,使我区炼功的人数在很短时间就达到了400到500人之多,使很多人受益。我严格按师父的大法要求自己,去掉了在人中养成的很多恶习,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使心性得到了提高,道德升华了,放淡了人世间的执著,师父看到了我这个真修弟子的心,三个月后十几种病不翼而飞,真正感到了没有病的滋味,而且为国家每年节约几万元医药费,我单位领导和同事都亲眼目睹了这一事实,都称大法神奇,也有几个同事请了大法书。

屡次進出洗脑班、劳教所

99年7月20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当时我由于学法不深把这场迫害当作对人的迫害,对江泽民和中共邪党产生了愤恨心,谁要说共产党好就和人家争的面红耳赤,抱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情去北京上访,结果先后三次被绑架到看守所,三次被绑架到劳教所,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区市省各一次)。在劳教期间邪党恶警用种种卑鄙的手段迫害,不让睡觉 ,罚站,面壁,坐板凳,不让上厕所,谎言欺骗,软硬兼施等手段進行迫害,还有的学员被电击,灌食,打骂,关小号,戴手铐,成大字型捆绑,吃饭、大小便都不放下来,还用下流的语言污辱,我亲眼看到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被电击得大腿两侧发黑,不能动,一动就疼得昏死过去,生命垂危,恶警看到人要死了,送去医院半个月不省人事,邪恶怕担责任才放人。总之,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实行灭绝政策惨无人道,迫害手段之残忍,真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

由于我没有放下生死,在前两次劳教中,在高压诱骗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向邪恶妥协了,违心的写下了“三书”,对大法犯了罪,还以为这样做是骗他们的,回家再炼,何必再这吃苦呢?在这期间我也知道做错了,就不断的背法,抄法,发正念,同时也告诉警察善恶有报是天理,告诉他们要善待大法弟子,要给自己及其家人留一个美好的未来。

有一个警察刘森(化名)被感化了,每次被劳教该警察都是利用一切条件和办法热心帮助我,使我能尽早的离开这个魔窟。他对我说:你回去做大法的事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叫他们再抓住,抓住了送到这里吃苦遭罪,再说我帮你也不可能照顾那么周全。他道出了真心话,他对大法有了正念,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修大法道德回升

修炼大法前我是个脾气暴躁、心胸狭窄的人,表现在:别人对我不好,我对别人更差,谁要得罪我就寻机报复,专找硬的顶,看不惯领导,尽找别人毛病,像黑社会老大一样。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

修炼后我严格按师父说的去做,控制自己的情绪,心胸开阔,心态平和,从不计较个人得失,遇到事修自己向内找,和睦邻里,孝敬父母,成了全村出了名的大孝子,每做一件事看是不是符合大法的要求,总是以大法为根本,维护大法的声誉,不给大法抹黑,做一个师父的真修弟子。

我是一个上班族,全家人的生活费以我的工资收入为主,我总是省吃俭用,把节省下来的钱用于做资料刻光盘,每年多至上万元,少则千元。我们地区有不少老年同修把子女给的生活费省下来做资料,他们为的是多救人,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早日脱离中共邪党,不至于在人类淘汰时被销毁。

99年我单位办了一个业务技术培训班,(学校)培训基层业务人员,让我担任校长,伙食也是我一人管,买菜等等都由我去办,每次买菜由单位出车。我知道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做好了是大法的声誉,做不好给大法抹黑,买菜时难免家属让捎点菜家里用,我公私分明,钱公私分开,各记各的账,买菜时我总是把个人家里与单位的分开买,实事求是,从不多开单据,不占公家一分便宜,连卖菜的摊主都觉得不可思议,说你就把公家的菜肉拿一部份自家用呗,或者多开点钱不行吗?谁能知道呢?你何必那么认真?像你这样的人现在真没有几个。司机也说你拿点回家用就行了,还专门买干嘛?我说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让我们做一个忠诚老实的好人。他们明白真相后都说大法好,共产党真不该迫害法轮功。

在买办过程中经常有多找钱的,我都如数退还,并告诉对方炼功人不占便宜,买菜回去有时也帮炊事员做饭,炒菜,经常让他们回家忙农活,我替他们做饭。我尽最大努力调剂好生活,每日三餐饭菜不重样,餐餐开桌,每顿饭就都炒几个菜。学习班结束后,账目公开,剩了六千元伙食费,我如数上交给单位,有一个领导说:“你真傻,装進腰包谁知道。”我说我才不干那种损公肥私事来,那种事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干的。我的做法受到领导职工的好评、信任。都说我不贪不占,饭做得好吃,菜炒得好吃,生活调剂的好,真的有点不想离开学校的感觉。领导也都认可我这样的为人,也知道是法轮功改变了我,知道大法好。所有在单位搞基建时,让我当装修方面的甲方施工员,大家都知道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搞基建是个很有油水的活,没有后台和关系还干不上呢。别人都羡慕我,我知道我是谁,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乙方购料时必须有甲方签名,乙方以孬充好,以低价充高价,只要我一点头签名,乙方就会给我好处,我是大法弟子,要“截窒世下流”(《洪吟二》〈普照〉),我决不干损害单位利益的事,做到实事求是,不坐他们的车,不吃请,不收钱物,有时回单位赶不上吃饭时间了,就在外花几元钱买点便宜的饭,骑摩托车带着乙方施工员购料。送礼我也不收,他们看到一招不行,又换一招,又到我家送了两千元钱说过节用,推辞不下,我又将钱送到单位交给领导。有一次对方把杀好的鸡送我家,时值夏天容易变味,也没法退了,我就折合成现金退了回去。

他们为多赚钱千方百计拉拢我,可我却寸步不让,我也告诉他们我是炼功人,我要对单位负责,不能让单位吃亏,该是你赚的让你赚到,你想多赚便宜也不可能,他们看实在不行又找了黑社会对我進行恐吓,当天晚上我刚好不在工地,他们扑了个空,回过头来我又严厉地告诉他们,这是犯罪行为,会失德,对你们未来没有好处,并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用大法开导他们,制止了他们的犯罪行为。后来听工头对我单位领导说:“人倒是个好人(指我),可现在这个社会吃不开了。”

由于我对工作认真负责,每次施工都为国家节约几万元或几十万元资金,同时也使领导认识到大法的美好,他们都在不同场合说些对大法赞誉的话。

迫害以后我不再担任基层主要领导,调到上一级科室任副职,我无怨无恨,积极工作,处处以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单位所在地经常堵水,厕所和下水道也经常堵,大小便淌的到处都是,很脏,这种活谁都不愿干。我在被迫害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下,主动担当了义务清洁工,每次打扫完卫生都累得汗流浃背,满身发臭,衣服鞋都得洗刷,我虽然被中共邪党限制人身自由,承受着精神上的痛苦,却时刻不忘自己是个炼功人,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别人不做的脏活累活我都主动去做,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一心想着让大法的光辉在我所到之处闪光。

救众生步不停

师父教导我们,即使在魔难中还得去救众生,“谁都在喊救度众生、救度众生,谁都没有做,你们在做!”(《大法弟子必须学法》)邪党刚刚开始迫害大法时,还没有大法自己的网站,我就用节省下来的钱买了一个二手复印机、打印机,自己写反迫害文章,让世人们明白真相,从而得救,我不会打字,就让女儿打字我复印,把复印出的材料送给同修一部份,自己发一部份,后来知道有明慧网,我就鼓励有能力的同修建起了资料点,我骑自行车走遍市区大街小巷,送到千家万户,饭店、商店门前的车筐里,汽车挡风玻璃上,门缝里,田间地头,无处不有,我们还用喷漆,手写笔,粉笔,又写又粘贴,电线杆上,乡村墙壁上,随处可见大法的标语。我和另一同修配合,走遍全市、区各个村庄,各个角落,冬天寒冷,夜间农村没有路灯,我们走街串巷,狗叫声不断,再加上路不熟,经常掉到坑里。有时夜里车坏了,推着沉重的摩托车走上十几里路都找不到维修点,有时冬天冻得好象每个分子都在疼半天暖不过来,那个苦我就不用提了,但是只要是想起师父,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那个苦也就没有了。

有一次我和同修去几十里外的农村发资料,刚发了不多,天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当时只带了一件雨衣,我们把雨衣用在了包装大法资料上,我俩却光着头被雨淋了半个多小时,衣服、头发全身湿透了,冻得打哆嗦,牙齿咯咯的响个不停,等雨停下来之后,我们打开雨衣一看资料完好无损,一滴雨水也没有。我俩目光对视,会心地笑了。象以上这些事情每年都有几次,这些年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也都习惯了,也就不知是苦了。

我们所在地区方圆五十多公里,二十多万户一百多万人。我们从城市到乡村每年几乎发放两遍,使得百分之八十的人明白了大法真相。最近几年我们又增加了面对面发放神韵晚会光盘救人的项目。神韵是师父亲自带着做的救人项目,在学法中我们悟到救人要从多渠道全方位去做。

开始时我感到很为难,就觉着不好开口,爱面子,怕失身份,一开始我们先找一些年岁大的,看起来比较老实的人拉家常,一次在一个村地头上劝“三退”(退党团队)中,我问了一个中年男子,你知道退党,退团,退队和“天安门自焚”伪案吗?他说:“我知道。”我又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说是从捡到的小册子上看到的 ,说的都是真事。共产党太腐败了。我说你退了吗?他说我正想退还不知道上哪退呢。通过这件事情也告诉我们走不出来救众生的根本原因,都是自己后天形成的观念,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同时也解开了我怕这怕那为难发愁的心结。

我和同修配合除做好其它救度众生的项目外,现在每年发上万套神韵光盘,每次都带几百套,从不会到会,从怕到不怕,从发的少到发的多,辖区几乎村村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在这个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有说好听的,也有说不好听的,有要报警的,也有恐吓的,还有疑惑不解的,认为现在这个社会中竟有这么样的好事,这么傻的人?白白的送这么好的东西给人?我们从不懂到懂的过程也锻炼的成熟起来,遇到什么样的情况知道如何对待。我们也遇到拿钱硬让我们收下的,说是给个成本钱不能亏着你们。有不少人还让我们吃饭,喝水,我们都一一谢绝。有一次在一个村发神韵光盘,一个受邪党蒙骗的男子,接过光盘就问是不是宣传法轮功的,要是的话今天你们就别想走,我就把你们留下,这是上边讲的,村里喇叭也喊了。我说是弘扬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你拿回家看一看就知道了,“所以不管你们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情况下遇到矛盾的时候,都要抱着一颗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对待一切问题。”(《澳大利亚讲法》)遇到中毒比较深的人我们就智慧的离开。

我们利用街头巷尾,学生放学的时间,人员比较集中的时间发放,有时也到大集上发,我们悟到在大集发的优点是人员集中,十里八乡的人都有,影响面广,效果好而快,几百套光盘几十分钟就发完了。发完光盘后我们就动员“三退”(退党、团、队)不退的没入过党团队的我们也要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或发正念把法轮大法的美好留给众生。

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也没有影响我们救度众生,有的同修省吃俭用,夜里不点灯,把儿女给的生活费拿来做大法资料,同修成明(化名)甚至把盖房用的几万元钱拿出来用于救度众生的项目,自己却住在简陋漏雨的旧房里,这种高尚品德是当今社会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的,唯有大法修炼出来的生命才能做到。

在这十几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风风雨雨中,我虽然历经魔难坎坷,虽说是苦累,只要想起有伟大的师父,伟大的大法,这一生与师父同在,与大法同在,我就感到踏实欣慰充实高兴,同时也乐在其中。

在这十几年修炼中,历经风雨,做的好的一面,一切归功于大法,归功于师父。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要多学法,弥补不足,完成我的历史夙愿,救度更多的众生,像修炼一开始那样精進的走完最后一步。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