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工商女干部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一名工商女干部,受益于法轮功,感恩师父,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却遭到了中共的绑架、搜身、洗劫、勒索、酷刑、冤狱、单位无理开除等迫害。

刘天清,女,今年61岁,原为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工商局干部。修炼法轮功以前身患多种疾病:高血压、心脏病、食管炎、肾炎等,可自从1999年春天修炼法轮功以后,很快,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飞了,她感到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暗下决心一定要坚持修炼下去。

一、外出被绑架、搜身、洗劫、勒索

2000年9月11日,刘天清外出乘火车,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大法书看,被乘警发现抢去。刘天清向乘警索要自己的书,并大声说:“还给我的书,大法是正的,是教人向善的,是教人做好人的”。乘警说:“我不管,这是上级的命令”。然后把她劫持到天津车站,刘天清欲走脱,又被警察追回去,并叫来女警察脱了她的衣服搜身,关了禁闭。

二天后被平山县南甸派出所王新平、李占山、王子文等三人带回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公安局恶警肖随龙搜身,见刘天清身上有200元钱,立即装入自己的兜里。还抢劫了她的三本大法书。封庆芳(股长)把她非法关押了4天。期间,封庆芳还到刘天清的家里抢劫,将她的大法书、师父法像、炼功磁带、讲法磁带等私人物品洗劫一空。期间,恐吓、威胁、敲诈刘天青姐姐5000块钱,否则拒不放人。她姐姐没有钱,东挪西借,只凑了3000块钱给了封庆芳,可他们连个白条也不给写。就这样还是不放,又叫平山县工商局副局长田元庭到公安局担保才放她回家。

二、被平山公安绑架、酷刑折磨

2001年1月6日上午,突然,一群警察闯入刘天清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把她摁倒在床上,给她戴上背铐。随后恶警们又打电话叫来工商局副局长田元庭,翻箱倒柜,将家里的师父讲法录音磁带、炼功磁带、横幅、手抄资料等洗劫一空。然后把她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问,铐在暖气片上、楼道里、桌子腿上等,晚上铐在两个床头上抻起来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等。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连续折磨五天五夜,刘天清一直不配合他们,封庆芳就把她投入平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刘天清经常遭到所长李国平、王明辰以及郄志军、封怀平、韩桂花(女)等人的非人折磨。如:暴打、电击、踩头发、戴手铐、脚镣、站铁笼子、把胳膊抱住腿铐起来等酷刑折磨。

三、平山看守所的酷刑折磨

在平山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刘天清认为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无罪,始终坚定自己的信仰,始终不配合警察的非法关押,经常遭到恶警们的迫害。2001年夏天,恶警郄志军、封怀平等把铁笼子扯到走廊里,然后把刘天清塞到铁笼子里(头、手在笼子上部,把手铐住,犹如古代的枷,而身体则在约一米高的铁笼子内,立不起来,坐不下去,非常痛苦)。这种酷刑折磨了她两次,一次连续两天两夜,一次一天一夜。晚上任凭蚊虫叮咬,满身红紫疙瘩,奇痒、疼痛交织在一起。

2001年冬的一天,新调来的看守所长王明辰喝醉了酒,带领几个人去查号,让大家都站起来,同时还诽谤大法师父。刘天清心里想:你不尊重我师父,我还不听你说呢。就又坐下了。王明辰见她坐下,就吼叫:“起来,给我跪下!”三、四个恶警去扯她,刘天清不从,并说:“除了师父和父母之外,我不给任何人下跪,你给我跪下”。王明辰还真是就不自主的单腿跪了下来。王明辰恼羞成怒,立即和几个恶警将刘天清推搡一顿,气呼呼的走了。

第二天王明辰仍记恨在心,让别的警察把刘天清叫到值班室,指挥几个恶警把她按倒在地,拽着她的胳膊,王明辰在她的腿上、脚上乱踩一顿,然后拖到号里扔在地上,致使刘天清好几个月走不了路。

有一次,看守所指导员韩桂花叫刘天清照像,由于刘天清不配合,韩桂花就叫来武警战士把她拖拽到院子里摔在地上,又扑上去,揪住头发拽起来,再把她摔到,反复折磨了十几分钟,最后三、四个武警有的揪着头发、有的拧着胳膊,强行给她照了像。

恶警们还把刘天清戴上脚镣,再把一只手和脚镣连在一起,使她立不起来,躺不下,全天不给打开,这种酷刑整整连续折磨了它五个多月。两腿、两脚肿的就要爆裂的样子。就这样还经常遭到恶警郄志军、封怀平等人的毒打和电击等折磨。

四、人格侮辱

2001年冬,平山县政法委在南甸中学大操场召开所谓的公捕公判大会,把刘天清强行扔到大卡车上游街示众。在公捕公判大会上,在万名民众的围观下,和杀人犯、抢劫犯、盗窃犯等刑事犯站在一起。原县政法委副书记郝玉法(已经遭恶报死亡)一一点名,并强行给她挂牌示众,公然侮辱大法弟子的人格。

在遭受侮辱时,刘天清心里就想:我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们不配“宣判”我们,他们的喇叭响不了。恰好到“宣判”法轮功学员时喇叭没声音了。她就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立即用绳子把刘天清的脖子勒住,憋得她几乎喘不上气来,脸色都是青紫的,感觉到就要昏死过去了,一下子倒在地上。这时有一个好心的县干部过来说“你们把人都抽死了,还要抽”。恶警们才松了手,把刘天清扯到车旁边,几个人把她抬起来头朝下扔到车厢里。

五、被非法判刑、开除工职

平山县公安局封庆芳等恶警等捏造伪证;伪检察院杨爱平、刘晓霞等二人徇私枉法,不分真伪向法院起诉;法院尤新建、曹华萍、齐保祥等对刘天清非法审判,枉判三年冤狱。在非法关押期间,原平山县工商局局长武彦平(现调任石家庄市工商长安分局)将刘天清开除。

在平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以后,2002年4月13日刘天清被劫持到石家庄市的河北第二监狱。在那里又折磨她一夜,她一直不配合邪恶,第二天就被转往保定女子监狱。那里的警察很伪善,他们一般不亲自动手打人,但却利用刑事犯们充当打手,叫他们手执刑具值班。让邪悟的犹大们强行转化大法弟子,逼着她们看污蔑、诽谤、攻击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她不看,七八个犹大围着刘天清吵吵,不许她和任何人说话,不让她去厕所,无论白天黑夜看着她,一直折磨了她几个月。利用欺骗的手段进行转化,犹大们分三个组(组长分别是石家庄的梁业宁、史金花和无极县的史从军)。有一天,刘天清炼功,刚举起胳膊,就被犯人们拖到二楼暴打一顿,还关了小号。

监狱强迫刘天清劳动,下车间做铁道布,扫院子、掏垃圾。由于长期被迫害,刘天清的身体虚弱,还老咳嗽。马队长就叫犯人把刘天清拽到诊所(据说该诊所是狱长太太所开)强行输液两天,不知道给她注射了什么药物,然后刘天清的眼睛就看不清东西了。马队长和杜队长不知从那里又给她弄来了一副眼镜给她戴,却越戴越模糊,至今眼睛还看不清东西。

2003年9月的一天,大法弟子胡沈华在院子里背写经文,被值班者发现,8、9个追上她,把她按到地上压住,强行把经文抠出来。刘天清为了保护她,就往开推犯人,可是她们人多,把她们二人扯到三楼上的一个库房,一边一个大字型绑在地上,熬鹰好几天,把她的衣服撕开,开着电扇冻她们,十五天才让刘天清下楼。

相关责任人:(邮编:050400)
王明辰,男,两河乡庄沟村人,现住锦绣花园3号楼6单元1楼西门,电话:13673180981;车号。
封怀平,男,1955年生,小觉镇郄家庄村人,现住房产局4号楼,4单元1楼西门,电话:13931976206;
李国平,男,1949年生,下槐镇李家沟村人,现住东回舍镇西回舍村东回舍镇西回舍村人,电话:;13111563548
郄志军,男,1968年生,平山镇西水碾村人,现住建材街金辉公寓,电话:13582119646;
韩桂花,女,63岁,东北籍人。
封庆芳,男,1961年生,下槐镇柏岭村人,电话:13931979369;
胡月涛,女,1965年生,祖籍河北完县,现住县供销社家属院3号楼2单元1楼东门,电话:13931976389(0311--82912890)。
肖随龙,男,1960年生,平山镇孟堡村人,电话,13832157411;
杨爱平,男,50,平山镇南贾壁村,电话,13832307509;
刘晓霞,女,1971年生,平山镇中贾壁村,电话,13582356092;
尤新建,男,64岁,大吾乡尤家庄村人,法院退休,宅电:0311--82941392;
曹华萍,女,47岁,东回舍镇南望楼村人,电话:13171560280(0311--82948971);
齐保祥,男,60岁,下槐镇东黄泥村人,法院退休,电话0311--82910328;
武彦平,男,1960年生,下槐镇下槐村人,下槐镇石家庄工商长安分局,电话,13803399318,
田元庭,男,1951年生,平山镇北西焦村,现住工商局家属院,宅电,0311--82931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