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邯郸市位于河北省南端,西依太行山脉,与晋、鲁、豫三省接壤,辖4区、1市、14县,总人口九百多万。著名的响堂石窟在该市的峰峰矿区,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邯郸是一座拥有数千年历史的文化城市,历史上人才辈出,有“成语之乡”的美称。

“黄粱美梦”的典故出自于邯郸,中国人已经把它当成习惯性的口语用了。其实,“黄粱美梦”是一个关于修炼的故事。吕洞宾年轻时被道家的一个师父相中,可是他却热衷于对功名的追求不愿修道。这一年,吕洞宾赶考路过邯郸时住在一家旅店。为了度化他,师父使用功能让吕洞宾在打盹时梦见他的前程,看到他穷一生所追求来的荣华富贵转眼成空、性命不保。惊醒时一看锅里的小米(黄粱)还没有熬成粥呢。吕洞宾因此而放弃了对世俗功名的追逐,潜心修炼。邯郸,就是这样带着丰厚的文化底蕴从久远的历史走了过来。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期,“真、善、忍”法轮大法弘传到了古城邯郸。那清静优美的炼功音乐,缓慢圆的炼功动作,祛病健身的奇效,以“真善忍”修炼提高道德情操,象一泓清泉,通过人传人、心传心滋润着邯郸儿女。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性命双修的功法,修炼直指人心,要求修炼人必须按照宇宙的“真、善、忍”的特性严格要求自己。看淡名利,在名利面前不与人争,不与人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矛盾面前找自己哪里做得不好,下次做好。在社会上中,在家庭里,法轮功修炼者都要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一个先他后我道德高尚的人。

当年清晨,邯郸各县市的公园、大街小巷、一直到偏远的乡镇,处处都能看到晨炼法轮功的人群。人们发自内心感叹“真善忍”道德的感召力、感叹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功在社会上迅速的传播,没有走行政管理方式的下命令贯彻执行,也没有商业化的广告宣传推广,而是人传人,心传心,口传心授,默默的在社会上传播开来。根本原因在于法轮大法讲出了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唤醒了人的本性良知,找到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同时体现出心性升华后良善的行为、身体的变化,使周围的人受益。所以,邯郸无数的有缘之士找到了心灵的归宿,相继入道修炼大法,无数的病人因此而恢复了健康,无数家庭因此充满欢乐。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逆天而行,公然迫害法轮功这个佛家大法,狂妄的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邯郸从此一下子不再平静了。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七二零”)开始,邯郸市中共邪党、六一零及其指使下的公、检、司法、广播、电视及报纸等宣传部门,卖力追随江泽民邪恶政治流氓集团,毫无人性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用欺世谎言毒害欺骗和蒙蔽邯郸人民。它们指使各宣传部门不遗余力的配合邪恶的谎言宣传,颠倒黑白的造谣、诬陷和诽谤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同时,邯郸市邪恶六一零指使公检司法系统和各单位对广大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绑架、非法关押、抄家抢劫、非法劳教、判刑、强制洗脑、骚扰、监控、跟踪、罚款和开除工职等。

残酷的迫害使众多的邯郸法轮功学员家庭妻离子散,使无辜的好人流离失所。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近千人次被非法劳教、判刑。无数的学员被非法抄家、骚扰或送洗脑班关押,其中被致伤、致残、致精神失常者无数。截止到二零一二年八月,邯郸迫害致死的人数总计四十一人。其中邯山区五人,丛台区六人,复兴区三人,武安市,四人,成安六人,魏县四人,鸡泽县二人,永年县一人,馆陶县二人,大名县一人,曲周县八人,邱县一人。

'邯郸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含冤离世人员统计图'
邯郸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含冤离世人员统计图

这些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官员、高级工程师、退休公务员,也有乡间纯朴的农民。有二十岁出头的风华正茂的小伙子,有七、八十岁的高龄老人。有的是在劫持后几天就被迫害而溘然辞世;有的是在劳教所、监狱、看守所、洗脑班的长期酷刑折磨中而死去;有的是在遭绑架、骚扰和恐吓中郁郁而终。我们历经周折才搜集到这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这仅仅是其中的一部份,更多的由于种种原因的限制而无法统计。

回顾这段历史,我们发现很多血泪惨案还是鲜为人知。我们之所以对其分类整理,是希望邯郸父老乡亲恪守良知与正义,了解身边迫害的真相,从而看清中共恶党的邪教本质,这个在西方遭到唾弃的共产邪党,六十多年发动种种整人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超过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

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惨剧

邯郸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不少是年轻人,二十多岁、三十多岁、四十多岁的都有。他们风华正茂,精力充沛,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们修炼“真善忍”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可是在中共暴政面前,他们被中共剥夺了信仰的权利,剥夺了年轻的生命,剥夺了他们为人子女应该尽孝道的权利,剥夺了他们为人父母应该养育孩子的权利。下面我们来几例。

(一)王书军三十六岁被迫害致死

王书军,男,三十六岁,邯郸地区成安县林里堡乡王彭留村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王书军和妻子赵素英带着只有两岁的女儿一起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石家庄第四监狱是邪恶的黑窝,王书军在那里因不放弃修炼受尽了折磨,于二零零三年十月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农历正月初六,成安县公安局闯入王书军家中,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当时王书军从监狱回来不久,身体还很虚弱,被迫害得生命出现危险。家属找到公安局要人,县政保股恶徒连日红故意推脱责任不肯放人。后来在家人的坚决要求下才把人放出,但又敲诈两千元,关押两个多月才把人放回。

回来不久,二零零四年四月王书军再次被邯郸六一零头目曹志霞之流,指使县公安局连日红等恶徒,以王志军不转化为由,再次强行从家里绑架到邯郸市洗脑班(邯郸劳教所专管队)。洗脑班恶徒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王书军绝食抗议二十多天。长期的监狱折磨,使他年轻而健康的身体已极度虚弱,在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后,王书军已是奄奄一息,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决不写保证书。曹志霞之流看他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担责任才放他回家。

可长期的迫害使王书军的身体再难恢复,王书军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凌晨四点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六岁。家中一贫如洗,连安葬的费用都没有。女儿那年仅仅六岁,再也看不着父亲了。

(二)卢兆峰溘然辞世天地为之呜咽

卢兆峰,男,三十九岁,河北省大名县埝头乡刘庄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农历九月被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十多天后又被转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关押,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农历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八九点钟,他正在家中制作大法真相资料,埝头乡派出所高占士、周清文等三名警察闯入家中,发现家里有印制大法资料的设备,就向大名县公安局举报。上午十一点左右,县公安局来了十几辆警车,几十名恶警,将家中的电脑、复印机、电视机、手机、传呼、真相传单及光盘全部抄走,强行将卢兆峰带走。同时带走的还有李海山、黄艳红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塞进了三辆警车。在押往公安局的路上,一名胖恶警骑在他身上,直到警车开进大名公安局,才从他身上下来。后来警察把他押回埝头乡政府大院,暂时关押在那里。

农历八月二十九日上午,家属接到通知让送换洗衣服,家属赶来后夫妻二人要求无条件释放,在其妻子为其买饭时(从被抓起他一直没饭吃),埝头乡派出所所长郑章社和乡政法委书记任学贤等恶人将其转移到大名县的一个招待所,关押五天后又将其送到邯郸劳教所。

在邯郸劳教所,卢兆峰长期遭受到恶警们的酷刑摧残,他双腿胀痛、抽筋、肌肉萎缩、呼吸困难,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晚上九点左右,卢兆峰丢下他所挚爱的父母妻儿、朋友,溘然辞世。凌晨五点,红光笼罩半个天空,山河变色,出殡的那一刻,忽降大雨,天地为他呜咽悲歌!

(三)段新树被迫害致死

段新树,男,四十二岁,邯郸鸡泽县曹庄乡段庄村法轮功学员。段新树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被邯郸六一零邪恶之徒绑架到洗脑班遭受折磨。由于不法人员长期的迫害,极度虚弱中还被不断骚扰,段新树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疯狂镇压迫害后,在当地六一零指使下,段新树受到乡、村不法人员的监视,不让出门。一九九九年八月,他为了说句公道话,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后押回本地,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家人被勒索交七百元才放人。二零零一年新年前,段新树又被鸡泽县政保股股长侯××、陈淑平、黄辰善和曹庄乡派出所的恶警们绑架到县公安局,强迫其放弃修炼。段新树坚持修炼,被不法人员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之久,又逼家人拿1两百元保证金才放回来。公安政保股,派出所,乡政府不法人员随便到家里骚扰、恐吓,使段新树和家人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摧残。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五日,邯郸六一零邪恶之徒又指使县公安、派出所将在家的段新树绑架,强行送到邯郸市洗脑班。段新树在洗脑班又受到非人的折磨。由于长期的迫害,又不能正常炼功,使段新树精神和身体都支撑不下去了,极度虚弱中还被不法人员不断骚扰。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二日,屡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段新树含冤离世。身后留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生活艰难。年老的父亲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一病不起,不久便也去世了。

(四)宋兴国二十九岁在邯郸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宋兴国,男,二十九岁,黄骅市滕庄乡朱里口村人。他是因病走入大法修炼的。19岁时他得了严重的肺结核病,常常大口吐血,久治不愈。后来经两年多的治疗,虽病情稳定,但身体很弱,没有半点抵抗力,略有伤风感冒,就会引起旧病复发,不得不长期用药维持。对年轻人来说,真是苦不堪言。一九九八年春夏之交,他喜得大法,感悟了宇宙真理的他全身心投入到大法的修炼之中,缠绕了他七年的病不知不觉好了。本性善良的他更加平和,处处与人为善,无论是在亲友中,还是同事中,人缘都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他几次被抓进黄骅市看守所被所谓的“帮教”,实际为洗脑。却从未改变过他对大法的坚信。在他第三次进看守所时,他以绝食方式抗议迫害,一个月后被释放。回到家中,他身体很快恢复,便开始上班。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正当他开始正常生活时,恶警又从家中把他带走,这次他被非法劳教两年,进了石家庄劳教所。他从进所开始,便以绝食抗议邪恶对他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劳教所恶警看到已绝食一年的宋兴国将不久于人世,并没把他送回家,也不通知家人,而是把他送到更为邪恶的邯郸市劳教所。转到邯郸时,宋兴国的左手臂已在石家庄劳教所被恶警使用酷刑打断。十一月上旬,邯郸劳教所恶警在宋兴国奄奄一息的情况下,竟然残忍的采用插胃管这种痛苦的方式给他灌食,十一天后,他离开了人世。宋兴国在邯郸市劳教所被迫害的离开了人世,年仅二十九岁。

(五)张俊河英年早逝父子永别

张俊河,男,三十六岁,魏县王营村人,二零零二年农历九月二十八被派出所及本村村民张三云(又叫黑蛋)等闯入家中,以搜出大法书籍和炼功带为由,强行将他绑架到魏镇派出所,后被非法送入魏县看守所,一个多月之后,由村支书出面,让家人拿出五千元才放人。回家后张俊河日渐消瘦,被医院诊断为糖尿病。

二零零四年“十一”前夕张三云、张庆子、李陈重、张海(大队会计,患脑血栓已死)在张俊河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再次非法闯入搜走一本大法书籍,以此要挟家人出钱,再次索要八百元。

由于多次非法勒索和长期的迫害造成的巨大精神压力,患重病,于二零零四年农历腊月二十八含冤去世,张俊河去世的时候儿子才十一岁,家中只剩下孤儿寡母和年迈的老人相依为命。

人的生命权是天赋人权,除了十恶不赦的杀人犯,谁也不能剥夺别人的生命。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用尽这世界上有史以来最邪恶、最疯狂、最流氓的手段。上述这些被迫害致死的青年,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就被邪党残忍摧残而死,造成人间的悲剧。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他们的父母情何以堪?老人的丧子之痛谁来抚慰?孤苦无依的晚年谁来赡养?而他们遗留下的孤儿谁来抚养?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怎样的创伤?

二、社会精英被中共迫害离世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在中国大陆亿万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中,有很多人都是主流社会的,其中有军政司各级官员、大学教授、高级工程师、律师、老板……十三年的邪恶迫害中,邯郸许多主流社会的法轮功学员被摧残的妻离子散,生计无着;有的陷于冤狱,有的被迫害的失去生命。

(一)高级工程师积郁成疾而逝

李家功,男,七十二岁,邯郸市机械电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多年的高血压不治自愈,大法神奇在老人身上的不断展现使得家人相继得法修炼,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四月李家功参加了“四二五”和平请愿。老人回来后,仅仅因为这一合理合法的行为,遭到了光明桥派出所警察宋某的不时的上门骚扰,同时也开始了中共对这个善良老人长达九年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和众多当时的法轮功辅导员一样,在老人和家人均不知情的情况下,单位领导以谈话为由伙同光明桥派出所恶人将老人劫持到原联纺旅馆,非法拘禁长达四、五天,在逼迫放弃信仰未果后,又非法闯入老人家中抄走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其恶行令人发指。“七二零”之后,单位邪党书记马路昌多次给包括老人在内的几名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强行转化,逼迫他们放弃信仰。

二零零一年单位又伙同光明桥派出所和市六一零办公室将老人和同单位的几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临漳办洗脑班,连续二十多天看诽谤师父的录像,后来因为其弟有病住院才让回家。在此期间,老人表示:“我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功,如果党员不让炼,我自愿退党!”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期间,老人因邮寄真相资料这一全世界都认为合情合理合法的行为而再次被苏曹派出所绑架,恶警将老人铐在椅子上并连续一周多不让睡觉,老人当时已经六十三岁了,持续一周的折磨使老人咳嗽不止,最终患上了疝气。派出所指导员见状为推卸责任将老人送到看守所,一量血压已被迫害的高达二百多,一看和二看都拒收,最后向家人勒索了三千元才放人。老人的大女儿和二女儿也因帮父亲邮寄真相信而分别被丛台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二年和敲诈勒索八千元。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李家功的儿子李明涛被邯山区邪党法院秘密枉判十一年,儿子被枉判的恶讯、长达九年监狱摧残的事实、监狱多次无礼拒绝老人及家人探视等等,一桩桩一件件,压得老人喘不过气来,使得老人终日在思念儿子及担心儿子的处境中煎熬着,身心俱疲。再加上丛台公安分局把老人当作所谓“重点人员”,李家功的单位邪党书记马路昌、光明桥派出所恶警宋某、苏曹派出所等单位恶人,平时或每逢“敏感日”必上门骚扰、多次抄家、恐吓。

十年来,老人就是在这样的处境中度日,致使精神长期压抑,积郁成疾,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临终也未能和遭冤狱迫害的儿子见上一面。

(二)清廉干部被迫害致死

张清朝
张清朝

张清朝,一九九九年正担任曲周县槐桥乡党委委员。因为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被邪党解除职务。在过去的十二年中,张清朝多次遭中共恶党迫害。

一九九二年以后,法轮大法弘传于中国,“真、善、忍”的法理唤醒了有着五千年文明根基的炎黄子孙,许多上下求索的仁人志士看到了生命的意义,看到了医治末世堕落的良药,看到了世人得救的希望。张清朝经人介绍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修炼后,身体得到净化,病痛不治而愈,并且在学法后抽烟、饮酒、打麻将等各种不好的嗜好全部戒掉。终于摆脱了折磨他长达二十三年的疾病痛苦,法轮大法的“真、善、忍”使张清朝从本质上得到了改变和升华,身心健康了,道德高尚。他淡泊名利、清正廉洁,以自己的所能为他人无私奉献。

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张清朝到槐桥乡政府找领导,要求上班并讲明事实真相,结果都被拒绝了。因为一下子没有了经济来源,还要照顾年迈的父亲生活,张清朝的生活陷入困境。尽管如此,他还是无怨无恨,给县有关人写信,希望他们明白大法真相,好给自己及他们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可是这些中共地方官员已经完全受邪党洗脑,分不清善恶,始终不让张清朝重新工作,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不给他。在极大的痛苦及压力下,张清朝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三)《邯郸市日报》职员张晓茹被活活打死

张晓茹,女,五十岁,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法轮功学员,原在《邯郸市日报》报社工作。张晓茹因到北京上访多次遭到邯郸六一零犯罪团伙的迫害,她曾经三次被绑架,两次被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劳教一年,送石家庄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回来后继续向世人讲真相,被邯郸市六一零犯罪团伙及派出所恶警连续骚扰,并唆使张晓茹的丈夫对她进行毒打。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张晓茹和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到河南省濮阳市赵村散发真相资料时,有恶人告密,被大庆路派出所绑架,被劫持到文华龙区公安分局,后又劫持到市公安局。副队长王海真非法审问张晓茹两人时,遭到抵制,这两位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王海真这一伙中共暴徒恼羞成怒,拳打脚踢,百般折磨,当场将张晓茹活活打死。

(四)原林业局局长遭迫害离世

张钦增,男,八十岁,原邯郸市曲周县林业局局长(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是身患多病的人,每年的药费就是二、三千元,在农村赶集走三、四里路都得停下来休息几次。一九九七年张钦增有幸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身心得以净化,身体上的病都没有了,每年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村里人也都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好,张钦增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真、善、忍”好,还经常到外地、邻村弘扬大法,好让更多的人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大法时,张钦增受到乡镇派出所、“610”小组不断上门骚扰,威逼、恐吓,使其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尽管这样,他还是把法轮功的真相讲给了乡里乡亲的有缘人,揭露着邪恶的迫害,有时他骑自行车到十几里的村庄去讲真相,在本村一桩丧事上把大法真相讲给各局级及“610”的人。

由于中共江泽民团伙的迫害,张钦增精神上受到打压,致使身体健康恶化,就这样在二零零五离开人世。

(五)经济师周俊华悲愤离世

周俊华,女,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八日生,籍贯河北永年,一九八七年毕业于河北邯郸大学企业管理系,八七年分配到邯郸棉机厂工作,干部、经济师职称。年年被厂评为优秀工作者,先进个人等。在一九九九年镇压法轮功前,周曾患有肿瘤疾病,修炼大法后,身体发生很大的变化,精力充沛,身体轻松。曾先后在邯郸两区(复兴区、丛台区)举办的大型法会上,讲述了自己的修炼心得,对人们启悟很大。九九年“四二五”、九九年“七二零”,曾两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后经常受到中华桥办事处、中华桥派出所、居住地居委会及单位的骚扰,恐吓施压等种种迫害。逼写保证书及不修炼等等。再加上各个媒体不断诬蔑、造谣、诽谤大法,周在精神上受到很大的伤害,身体状况陡降,后虽经过医院多次治疗,还是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悲愤离开了人世,年仅三十七岁。这是江氏集团迫害大法的又一血证。

(六)交通局职工夫妻遭迫害撒手人寰

苏某某,男,六十三岁,邯郸市交通局职工,曾患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疼痛难忍,多方医治无效,九七年初喜得大法,炼功不久疾病痊愈。其妻是邯郸市十二中教师,同时随之得法,身上的多种疾病不治自愈,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夫妇二人双双精進实修,老苏还自愿做了体育场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

九九年“四二五”时夫妇两人去北京上访,中共不法人员在九九年七二零前几天就对其家骚扰,并非法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将老苏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关押迫害,不让睡觉,身体受到摧残,嗓子嘶哑,说话很难。老苏在二零零零年回老家邱县在村头发真相资料,被邪恶之徒绑架,遭严重迫害后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自理。恶徒才把他放回家后,不断对老苏夫妇又三天两头进行骚扰恐吓,老苏于二零零三年十月含冤离开人世。

苏妻,邯郸市十二中教师,九七年初喜得大法,炼功不久,疾病痊愈。在老苏于二零零三年十月含冤离开人世不久,也含冤而去。

十几年来,邯郸这片承载千年璀璨文明的土地上,发生了多少对善良修佛修道之人的虐杀?十几年来,中共邪党一直把邯郸作为迫害的重点地区。其迫害元凶之一——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曾经数次流窜邯郸,亲自坐镇指挥,我们难以想象,邯郸究竟发生了多少这样的悲剧?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