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年轻人讲真相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我是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零八年末得法,其间有一年的时间因为一个严重的执着心没去,沦为常人,后来在师父的点化下,从新走回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道路上。前些日子与两个年轻的同修交流,我们都感慨身边的一些年轻的同修在救度众生方面做的不够,甚至有的整天忙于常人的工作,或成家之后陷入常人的家庭生活之中,每天的学法都无法保证,就更不用说救度众生了。虽然大家心里也都很着急,可是由于白天要上班每天都忙忙碌碌的,加上每个人各自所处的环境和状态也不一样,时间一长,救度众生的事就变的麻木了。

其实年轻同修肩负的责任很大。我们身边接触最多的群体大都是二十几岁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对儒、释、道传统文化和正信没有最基本的概念,绝大部份人属于无神论,叛逆,自认为什么都懂,什么也听不進去,只关心自己的个人利益,其它的漠不关心。加之从小受邪党文化毒害较深,人生观价值观发生偏离。对于救度这样一个群体,年轻同修责无旁贷!因为我们也是年轻人,了解这一代人的症结,而且无论从学识、学历、知识储备及掌握的技能方面都是有优势的。所以我们每个年轻同修都应该负起责任来,发挥各自的优势走出一条证实法的路,去救度自己一方的众生。

我仅把自己近年来讲真相的体会写出来与年轻的同修们分享,抛砖引玉,希望能给同修们一点启发。

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通常我讲真相的对像有以下三种情况:

(一)经常接触的朋友

因为私下里接触的机会相对比较多,所以面对面讲真相效果是最好的。切入点也非常多,视对方的情况及接受能力而定,这个就不具体叙述了。总之把握一个原则,能一次讲退的最好,如果讲一次不认同的就继续讲,只要有机会就去讲,期间要变换角度讲,直至找到对方的症结讲通为止。心态一定要好,不要急,不要轻易放弃,铺垫的多了影响就在积累,有一天也许一句话对方就认同了。我有一个朋友思想比较顽固,我和另一年轻同修对其讲真相长达两年的时间,最终朋友全面了解了邪党的邪恶,完全认同大法,与中共决裂、做了三退。

(二)公司同事

这个比较受局限,因为平时接触的时间不多,所以我就在有机会的情况下一点一滴的劝善,平时只要有点新闻或动态,我就借题发挥揭露邪党的本质,如养老金推迟六十五岁、什邡事件、蓟县大火隐瞒死亡人数等等。“王薄事件”发生后,公司同事都在讨论这件事,我就利用我所知道的信息给同事们讲王薄各自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反目,然后一步步地转到法轮功问题上,我讲薄因迫害法轮功被多国起诉,名誉非常臭……接着自然而然讲法轮功被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自焚是假的,讲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是属于佛家的上乘功法等等。讲的过程中不表露自己的身份,只是站在一个客观的立场上去讲述这件事,所以起到的效果是好的。

有时候会视各人接受能力,给同事拷贝一些《漫谈党文化》等视频,有对“翻墙”感兴趣的同事,给他们装个“翻墙”软件,同事们经常会上动态网了解一些情况和动态。我感到这些效果都很不错,也正在慢慢地清除他们头脑中的毒素。

铺垫的差不多了,就到了最后的一步,如何让他们三退?这时我通常采用两种办法,一种是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当面進行劝退,其中多数人都能直接三退;也有一部份人是无神论,表示清楚中共的种种不好,体制的腐败,但不相信神佛会清算中共、三退后会得福报,于是我就从另一层面说起,我说“我们都清楚中共是一党专制,独裁、暴力,于是造成了这个体制的黑暗与腐败,对于我们国人来说,我们每个人不应该都進行精神自救么?每个人不应该从良心上、道义上与中共决裂么?当年鲁迅弃医从文,是为了挽救国人麻木的灵魂,那么今天面对这样一个体制,这样一个独裁残暴的统治者,我们更应该觉醒,不能再这样麻木了是不是?现在国内及海外的三退大潮已有一亿二千万的勇士退出了中共,我觉得我们都应该退,不能再助纣为虐了是不是?……”主要围绕着“觉醒”与“精神自救”这根主线去讲,对方都会选择三退,这种办法对于无神论的人来说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吧。

另一种办法是,在没有机会当面三退的情况下,我就事先写好一封劝退信,在网上上发给同事(信的内容通常打成压缩包)然后可以说这上面的内容挺好的(也可以说是同学或朋友发给自己的),于是也发给你看一看……等同事看完后视对方的情况引到主题,这种办法效果也不错,但一般情况下,对方会有一些不同看法或疑问,这些正是我们要讲清楚的,但需要注意的是在网上交谈避免使用敏感词,有些必须要说的中间要加上符号分隔开(此法根据个人状态而定,不适宜普遍效仿)。一句话:安全问题一定不能忽视。

目前我们部门同事中,除了两名年轻的男性和两位中老年人没有机会讲真相之外,其余人均做了三退。

(三)离的远不能见面的朋友、同学

我身边还有一些离的很远,平时完全没有机会见面的朋友、同学,这种情况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在网上发真相信,因为时间不等人啊,如果没有见面的机会怎么办?这种人就不救了?显然不行。于是我把这些朋友按名字建成一个个文件夹,每个人视情况不同写的内容都不一样,侧重点不一样,于是一有机会就把真相信发给他(她)们,具体做法前面都提到过就不赘述了。这其中绝大部份都退了,也有的看完就没下文了,你再问他(她),就忙别的事去了,这事就搁置下来了,当然这种情况非常少。绝大多数看过信,经進一步有针对性的讲真相后,都选择三退,这其中仅举一个较特殊的例子。

有一次我给一个初中同学(女生)发真相信,她看完后对我说,我信基督。我说这不矛盾啊,耶稣也是神,那是西方天体的神,东方天体有东方天体的神,是佛家和道家。然后我接着说圣经也提到了,人类社会会出现末劫,那时所有人类会面临大审判的问题,不信你可以问问你的教友啊,所以说三退这个事,是十分必要的。我同学又说无所谓啦!我说怎么是无所谓的事呢,既然你相信有神的存在,那么你就应该明白,这个三退绝不是形式的事、无所谓的事,这是在善恶面前表态。我同学说无论是共产党还是什么党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东西,换与不换不还是一样活着啊!我说你说的对,我也同意你的想法,换成哪个执政党我们都一样活,但是,上天要清算共产党,所以它的党徒它的一份子都要被清算,我们干嘛要做陪葬品?同学说我不相信。我说我也不是在搞什么分裂党,党是什么与我一点关系没有,我只是在告诉我的朋友,在为他们好,不管你信不信,都不代表这件事不存在,当初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耶稣是神,更没想到有一天会被神清算得瘟疫!所以说,人不信的东西太多,只有真正发生那一天人才会知道,但那已经晚了。听到这我同学决定退了。我不禁感慨,人其实都有明白的一面,他们为了此言已等了千年万年……

面对年轻人这样的群体去讲真相,三言两语有时候是不够的,真得需要理智的、智慧的、深入的去讲。讲的过程中,不要着急,不要和常人去争论,也不要把自己搞得像传教士的宣讲一样。对于这样的群体去讲真相,不涉及怕心的问题,本着一颗慈悲之心,我们就是要救他(她),正念要强。除此之外,还是要尽可能多掌握一些准确的史实材料吧,丰富详实的知识储备可以使我们更好的去救人。再有,就是不要轻易放弃,随时随地有条件就去讲,变换角度去讲,这一次虽然不成,但是也许你已经为其铺垫了下一次被救度的机会!

年轻的同修们,我们肩负的责任重大啊,我们总说要助师正法,可是我们做了多少?也许我们曾签过誓约要成为正法时期的年轻大法弟子去救度这一时期受邪党毒害最深的年轻人,时间已经不多了,那些还没有走出来或做得还不够的年轻同修们都行动起来吧,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向师父呈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层次有限,写得有不在法上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